不支持Flash

金山征战日本投身互联网 十人团队备战东京上市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5月14日 06:59  北京晨报

金山征战日本投身互联网十人团队备战东京上市

日本最大风投商集富投资的认可,证明市场承认了日本金山的互联网方向。晨报资料图片

  十人团队备战东京上市

  在东京繁忙的商务区涩谷,金山的领地是一间仅仅几十平方米的办公室。作为拥有13年历史的中国软件旗舰级企业,到了东京,金山却只能抛掉光环,以创业者的身份从头开始,而他们选择的,是和传统软件完全不同的互联网。这种艰苦的变身经历,中国企业海外征战乏有先例。

  “日本周鸿祎”重塑金山

  日本金山公司负责制定宏观战略的董事沈海寅在当地业界小有名气,他和合伙人翁永飙在2000年创办了JWord公司,JWord因为和中国互联网悍将周鸿祎合作,首先在日本大卖网络实名而得到“日本3721”的绰号,而沈海寅本人也因此被冠以“小周鸿祎”的称呼。

  负责人的互联网背景,注定了日本金山和金山的传统强项有很大差别,他们把销售软件当成搭建广告渠道,“我们可以把产品网站变成社区,然后在用户界面上加广告,在文件更新的提醒中加广告,在产品中加入搜索功能直接销售关键词广告”。

  在日本,互联网广告的值钱程度让国内同行难以想象。搜索关键词广告中,一个点击的收入达到几日元到上千日元不等,求职类的搜索关键词,一个点击可以卖到1200日元,关于牙科诊所的点击甚至值上百元人民币。而在国内,类似点击的价值不过是几分钱而已。为此,目前正在日本销售的金山办公软件WPS中已经加入了搜索功能。

  今年3月,日本金山得到了日本最大风险投资商集富投资的认可,证明市场承认了日本金山的互联网方向,鼓励其用软件去占领用户桌面的策略,但这一充满冒险精神的转型重担,现在却压在仅仅10人的创业团队身上。

  两年之后预备上市

  销售、市场推广、商务拓展、产品设计包括文秘和前台,所有这一切工作竟然只需要10个人。相比金山总部在中国已经上千人的团队和多年积累,日本金山完完全全是初创公司的模样。公司成立初期,两位负责人甚至还借助原有公司的人马帮助拓展市场。

  金山在国内的两项知名产品——金山毒霸和办公软件WPS对日本来说完全是陌生的,中国民族软件的旗帜在这里无人知晓,创业者只能寻找最快速出名的方法,比如强调中国的产品是如何有效而且便宜。

  公司的日常运营按照日本式企业最强调的“效率”进行,办公环境不到20平方米,有客人来访时临时租用旁边

写字楼的会议室,包括社长在内的日本籍员工占了多数,中国籍员工也要习惯常常90度的鞠躬礼节以及在炎热的夏天仍然西装笔挺地拜访客户。

  按照日本金山的发展计划,2006年创业团队已实现营收平衡,2007年开始赚钱,两年之后预备在日本东京交易所上市。“在日本,仅仅50人的上市公司比比皆是,不过一开始都不容易。”沈海寅说。他回忆起自己曾经的创业经历,也谈到同样身在涩谷的百度,中国的探路者要说服固执的日本市场看来并不容易。

  日本几乎没有盗版

  “这不光是中国品牌的难题。”沈海寅说,“日本市场对每一个后来者都保持冷漠。”在日本的软件和互联网行业,来自欧美的品牌垄断市场,庞大的门户网站日本雅虎提供日常所需的资讯和搜索服务,MSN占领了即时通讯领域,

杀毒软件方面,则是诺顿和mycafe遥遥领先。在这众多的巨无霸面前,连日本品牌都难以突围,中国名字更是太过陌生。

  在日本生活了10年以上的沈海寅对固执的日本市场有了很深的了解,“它太难改变,除非是做日本同行想不到的事情。”这其中就包括提供低价的正版软件,当金山宣布提供百万套杀毒软件的免费下载时,沈海寅听到日本同行的评论,“你们很有魄力”。

  免费试用期限一过,金山又将杀毒软件的价格定在980日元,这几乎等于日本一碗面条的价格,随后,日本杀毒软件的价格应声下滑,连垄断市场的美国厂商也被波及,而日本媒体则大多惊呼,“原来我们长期使用的产品实在不用这么贵。”

  金山办公软件的销售也因为同样的策略而奏效,国产办公软件WPS在日本的售价是微软OFFICE的十分之一,作为一款办公软件,竟然曾在日本最大的下载网站排名第二。“最有利的条件是日本几乎没有盗版。”沈海寅说,“这是软件品牌得以生存的最优良的环境。”晨报记者 张黎明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13,700,000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