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中国软件外包加速造星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1月27日 09:28 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 窦毅北京报道

    印度外包软件巨头塔塔6万人的规模和营收能力正在成为中国软件商的梦想。

  东软集团董事长刘积仁在公司举办的媒体答谢会上透露:截止到今年底,东软将为引进新的软件人才留出超过3万人的办公座席。其中包括去年已经完工、可以容纳1万多名员工的成都东软软件园;正在建设中、能容纳7000多名员工的南京东软软件园;原有大连软件园的扩建工程,至少增加1万人的办公座席。此外,2007年还会有相应的软件园区开工的可能。

  在经历了连续两年多并购、扩军发展后,中国软件外包企业扩张势头依旧不降,而且显示大幅度增速攀升的迹象。

  每天睡觉都会梦到兼并扩张

  “在今年内,这些基础设施还不会全部使用上,不过我们相信未来五年这些设施就将成为东软国际化业务(即:软件外包业务)竞争法宝。”刘积仁表示:东软三年后从事软件外包的员工将扩展至3万到5万人。而作为中国最大的软件企业,截止到2006年年底,东软员工总数不过1万人。

  东软急速扩张的态势放在传统领域可能令人瞠目,但在软件外包领域,这样的神话似乎已成为家常便饭。易观国际分析师此前曾比喻到:“目前中国软件外包商每天晚上睡觉都会梦到兼并扩张。”

  1月9日,中软国际宣布以5500万美元收购软件外包商和勤环球资源全部股份,打响了2007年中国外包资本兼并的第一枪。作为正统的软件外包国家队,中软国际刚刚在去年5月和7月分别拿下创智国际和北京正辰科技公司的微软外包业务组。素有中国软件国家队之称的中软国际在一年时间已完成三笔大规模收购,组建了自己的软件外包军团。

  与东软、中软相比,规模很小的企业也都在私下采用更多使用的“1+1组合”战略谋求规模扩张。1月24日,杭州一家对日软件外包企业董事长告诉记者,他的公司也正在寻找合并对象,而这在行内几乎是每个月都在发生的故事。

  刚刚过去的2006年,大展集团与北方新宇合并,海辉软件、天海宏业、科森信息三家公司合并组建海辉集团,软通动力收购了联合创新。并购中,除软件商自由组合外,国内企业并购境外企业,以及外资并购国内外包商的情况也频频发生。2006年11月8日浙大网新发布公告:出资700万美元收购境外软件外包公司Comtech 51.5%的股权,这是一家微软的重要合作伙伴,可以帮助浙大网新获得微软项目。2006年7月,美国风险投资商老虎基金投资2000万美元入股东南融通,后者注册成立于美国,而公司实际业务在中国开展。

  急需摆脱散兵游勇状态

  之所以出现如此多的外包并购事件,赛迪顾问执行总裁李峻认为:“国内软件外包企业主要表现为订单分散,成规模的企业非常少,这使得国内企业的赢利能力和竞争能力都处于下风。”

  “而随着近年来人民币升值,国内软件外包企业利润率已经遭受了数轮削减。”CNET集团市场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刘炜认为:从这种因素出发,国内也急需改变软件外包领域三五百人的散兵游勇状态。

  此外来自发包商的需求也加速了这一进度。计世资讯副总经理曹开彬透露:日美等发包商已提高了对外包合作商的规模要求,发包从零星分布、多家承包,逐渐转向重点扶持大中型专业软件外包企业,这种市场需求从客观上要求外包企业尽快做成一定规模。

  2006年底,开发银行与商务部签署了《支持“服务外包基地及企业”贷款合作意向书》,双方约定按照“商务部积极组织推动,开发银行独立审贷,按市场化进行操作”的原则,对商务部确定的服务外包基地和企业,开发银行将在五年合作期内提供50亿元人民币的信贷额度支持。“该笔巨额投资也会加速软件外包商扩军的步伐。”有专业金融人士告诉记者。

  订单换市场的隐患

  软件外包的高速扩张也给产业带来了相应的隐患。首先高速扩张下,基础建设开始出现泡沫。据了解,目前四川一家软件园打出了每平方米5元/月租的

写字楼报价,甚至低于民居价格。

  此外人才供应能力和企业管理也存在隐患。刘积仁表示:以Infosys的例子做论据认为“高速扩张”完全有可能,并符合商业发展逻辑。作为全球知名的软件服务公司,Infosys几万人的员工队伍中近半数人进入公司时间不超过三年。但同时刘积仁也强调:“这种扩张必须通过一套管理和技术机制才能实现。”

  而对国内软件产业自主创新的威胁是最近被一些专家提出的新担忧。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答复记者的邮件中表示:据预测,到2010年,中国软件外包市场规模将超过70亿美元,但这只占到中国软件产业的1.9%。“从重要性方面,外包也不如软件产业的其他部分。”

  令倪光南等一批专家担忧的是,大部分规模大的中国软件外包商都同时兼做国内市场,而且大多为市场主流企业。倪光南认为:大批跨国公司以外包订单换取国内市场的作法,非常值得警惕。一些跨国公司将外包订单交给国内软件巨头,另一只手要求国内软件商在市场产品上基于它们的标准研发推广产品。

  其实,东软、中软、浙大网新等都有类似问题。而用友和金蝶两家软件公司相继将外包开发业务转手,有人士认为在于免受“影响”。

  “如果因此被夺走中国软件企业的生存空间,是得不偿失的。”倪光南:“印度因为缺乏国内市场,只能主要做外包。中国有巨大的国内市场,应当充分运用这个市场来带动中国软件产业的发展,建立起一个自主的软件产业体系。”

  对软件外包和自主产业,还在一种平衡选择中。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