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中小企业融资难并前进着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10月30日 20:55  中华工商时报

  访时代集团公司总裁 王小兰

  作为中关村科技型中小企业中为数不多的具有22年历史的企业的领导者,时代集团公司总裁王小兰近年来以高新技术企业的代表和民营企业家身份频频出现在各大媒体上,观点多犀利,常语惊四座。

  本报记者 史秋实报道

  身兼北京民营科技企业家协会会长及中关村协会联席会主席的王小兰,有很多机会接触中关村的企业。日前,就当前中关村企业的融资难问题,王小兰谈了自己的观点。

  银行、股市不是为中小企业设计的

  记者:中关村企业的发展状况可以说是中国高新技术企业、民营企业的缩影和代表,目前,这类企业持续发展最大的难题是什么?

  王小兰:资金问题。

  记者:这是你的亲身感受吗?

  王小兰:去年有关方面做了一个调研,后来针对调研结果出了一本书《中关村发展蓝皮书》。调研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当前你感觉最困难的问题是什么?”在资金、人才、技术三个选项中,绝大多数企业选的是资金。

  记者:你怎么看待这个调研结果?

  王小兰:有这样的调研结果,一方面与科技企业的发展阶段有关,大部分企业属于初创企业,所以可能最缺的是资金;另外也应该看到,资金问题是困扰中关村企业发展的一大难题。

  记者:有人说中小企业贷款难是世界难题,你曾经在公开场合表示,我国中小企业的贷款难更有中国特色。“中国的中小企业特别是科技型中小企业贷款比其他国家的中小企业贷款更难”。为什么这样讲呢?

  王小兰:我们可以看一下融资渠道。先说银行。我们团队下海创业20多年,中国的商业银行改制也有20多年。商业银行的贷款最初就不是为科技型中小企业设计的,而是为大中型城市的大中型企业设计的,最近两年商业银行才开始研究如何解决中小企业的贷款问题。所以,可以这么说,大部分科技型中小企业出生时没遇到比较好的银行服务环境。

  记者:其他渠道怎么样,比如风险投资?

  王小兰:我国的风险投资走到今天还是非常非常不尽如人意的。因为现在对于中小企业来说,风险投资业还没有建立起一个非常合适的筹资机制以及有效的风险转移和退出机制。现在有不少风险投资机构在“吃螃蟹”,进入中关村市场做风险投资,他们确实是如履薄冰。

  记者:很多科技型中小企业对我国的股市也有看法,你了解的情况怎么样?

  王小兰:说句心里话,中国的股市也不是为我们这些科技型中小企业设计的。中小企业板到现在也没有降低门槛。

  记者:那就剩下民间融资了。

  王小兰:民间融资也存在很多问题,私募基金到现在也没有合法的环境。

  总而言之,在所谓的中国特色的环境下,面对所有制的歧视——大量中关村的民营企业姓“民”而不是姓“公”,再加上没有良好的银行贷款环境,缺少足够的风险投资,又没有合法存在的私募基金,我们的科技型中小企业又背着一个出身不太好的包袱,所有这些确实使我们企业的融资比世界其他国家中小企业融资更困难。大家很关心这个问题,希望目前的状况能够得以改进。

  60%以上企业有民间融资行为

  记者:这么多的科技型中小企业有这么大的资金缺口,要生存下去资金从哪里来呢?

  王小兰:在这次调查中,我们也研究了这个问题:这么多企业怎么活呢?原来我们认为中关村没有地下钱庄,没有地下融资,没有类似浙江的典当行支持,但是实际情况出乎意料。

  调研发现,2004年,中关村企业占有资金1200亿元,除300亿元企业自有资金外,300亿元来自银行贷款,300亿元来自上游供应商,另外300亿元是通过各种渠道获得的借款。

  记者:有多少企业曾有过民间融资行为?

  王小兰:60%以上的企业。

  记者:上述的“另外300亿元通过各种渠道获得的借款”,是从哪里来的呢?

  王小兰:中关村企业的民间融资行为不像浙江地下钱庄,有一个所谓的行情。调研的结果显示,这部分资金来源比较复杂。

  记者:1200亿元企业资金中,1/4来自银行,1/4来自供应商,1/4来路不明,你怎么看待这个比例?

  王小兰:肯定要好好反思。首先,1200亿元的数字说明中关村的企业发展需要钱;其次,资金来源的比例不合理。如果我是银行我就要考虑,是不是银行资金占有的比例太低了。

  记者:银行比例过低造成什么结果?

  王小兰:银行应该好好研究一下,中关村的企业既然有1200亿元资金的支配能力,那么银行贷款的比例如果稍微多一些,对企业的支持就会大一些,企业的生存能力就会更强,银行的风险也会小一些。

  大量拖欠款成企业最大包袱

  记者:企业的应收账款怎么样?

  王小兰:不太好。中关村企业中很多是做IT信息的,主要的服务对象是一些垄断企业。对他们我们不敢去要款。

  记者:这好像也折射出中国特有的一种现象,这是为什么呢?

  王小兰:人家给业务就非常不容易了,你再谈钱就更不好意思了。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下,中国的企业确实比世界其他国家的更难。

  记者:垄断行业企业的应收账款大约有多少?

  王小兰:中关村中小企业的应收账款1/3来自国内的垄断行业,如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石油、中国石化等等,垄断行业占着中小企业资金的1/3。

  记者:你觉得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王小兰:由于我们的市场经济发展基础和发展时间、水平有限,我们对垄断行业的约束或者对垄断行业的制约,没有相应的法规。

  记者:垄断行业企业拖欠款问题是世界性问题吗?其他国家如何规避这个风险?

  王小兰:大企业责任感的建立也是需要法规的。美国、英国都有对垄断企业和垄断行业付款方面的规定。比如,英国改善付款状况蓝皮书涉及此类问题,对垄断企业的延迟支付行为有商业债务法案。我国如果也有这样的法制环境,应收账款给企业带来的拖累就会减少。

  记者:背负着银行贷款的利息,各种不明渠道资金还款的压力,还要加上不知何时归还的应收账款,中小企业的发展特别难吧?

  王小兰:是的。但是,我们的中小企业发展到今天,并没有被这些难题吓倒。我们都在顽强拼搏,我们没有垮掉,说明我们有比别人更顽强的生命力。

  欠缺技术与资金链接的机制

  记者:看来,资金问题是目前中关村企业最急需解决的。

  王小兰:中国不缺钱,缺的是把高新技术和资金链接起来的机制,包括风险投资机制和资本市场机制。我们缺的是对私募基金合法化的监管能力和制度的合理安排。中国的银行也不缺钱,缺的是如何为中小企业服务的价值定位和产品系统,以及风险控制标准和监管水平。

  如何尽快解决中国不缺钱但是缺机制的问题,是提给金融创新的设计者和参与者的命题。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自主创新、建设创新型国家、建立以企业为主体的创新体系就是一句空话。

  记者:除了金融体制的问题,我们的企业自身是否也需要提高?毕竟银行也是企业,也要考虑效益,要经过严格的考核机制才能够把钱贷出去。

  王小兰:是的。现在中关村的企业存在的问题也很多。其中一个问题就是企业认为银行的钱、国家的钱应该用于企业。就这个问题,很多企业想得不透。

  有的企业认为,政府应该创造一个银行把钱贷给企业、风险投资把钱不断投给企业的环境。但是这些企业并没有想过,别人的钱为什么给你花,让你花的目的是什么?你花了以后能为人家带来什么?这个问题我们考虑的不是很多。

  记者:银行界的很多人都认为企业应该换位思考。

  王小兰:我经常看到企业家与银行业人士讨论问题,半个小时也对不上话。企业说,我的产品多么好,我的产品生产出来微软也不行了,Intel也不行了,我好得不得了。但银行不关心这些问题,他们关心的是贷款给你,半年以后你的现金流在哪里,到时候用什么钱还银行。所以企业应该多研究一下,为什么银行的钱要贷给你,你如何与银行进行对话,如何保证按时归还贷款。毕竟融资是一门技术,不是一个简单的靠公关、吃饭、洗桑拿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