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业界 > 北京电视台博弈现场专题 > 正文

《博弈现场》第六期现场脚本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10月20日 18:24 新浪科技

  《博弈现场》大型演播室互动节目,是在2005年大型系列电视论坛《博弈中关村2005》取得较大成功基础上,予以品牌性构建的电视节目,并计划在首次5期节目群播出后,根据社会反响,再行优化,成为常设周播的电视栏目。

  大型系列电视论坛《博弈中关村2005》播出后,深得各方好评,这使此次《博弈现场》更被各界寄予了厚望。新浪科技为《博弈现场》独家网络支持合作伙伴,以下为《博弈
现场》第六期现场文字实录: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创业需要投资,投资需要回报,看看今天谁能够在博弈现场博出精彩,博得双赢,首先让我们认识三位创业者,请看大屏幕。

  主持人:好,让我们来认识一下刘展先生,有请。我先问一下刘展,你手里拿的是你的兄弟吗?

  刘展:这是我的亲人。

  主持人:你的亲人。

  刘展:对。

  主持人:管他叫什么名字。

  刘展:小型智能检测机器人。

  主持人:机器人,因为你今天怕到博弈现场胆怯,然后让机器人来给你撑腰、壮胆,是吗?

  刘展:对。

  主持人:好,你说一下你的诉求宣言。

  刘展:就是我手上所拿到的就是我今天所带来的一个项目,小型智能检测机器人,我们的资金需求是100万美金,同时也希望借这个机会能够找到一些市场营销的合作伙伴,谢谢大家。

  主持人:好,谢谢,请你到座位上,下面让我们认识另外一位创业者,请看大屏幕。

  主持人:谁说女子不如男,让我们看看齐籍到底能为我们做些什么,有请。

  齐籍:大家好,我来自间小小的商贸公司,五年前我和我一位值得尊重的大姐共同收留了一位能源项目发明家,没想到我们收留了一个绩优股,我们经过五年的时间,大家非常默契的合作,我们研发成功了系列能源项目,我今天带给大家的就是廉价产经济货,来到博弈现场,我希望能够寻找到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为我投资一亿元人民币,为我发展我们的能源公司,把我的能源公司做大做强,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再让我们认识一位,第三位上场的创业者,我们看一下大屏幕。

  主持人:请憨厚的董缤上场。

  董缤:大家好,我是董缤,董是踏草而行,日飞千里的董,北国风光,千里缤纷的缤。今天我带来的项目是前酸蓄电池还原修复技术,这是一个有着140年历史的古老行业,我们的价值就在于电费(卫报),而实际上我们对于资金实际上是一个非常苛刻的,昨天我会告诉大家,刚刚拒绝了一张150万元人民币的支票,我希望寻找到的是能够帮助我们做大做强的资金,是能够实现IPO的资金,请所有支持环保产业的朋友给我一点鼓励的掌声。

  主持人:三位很友好,三位创业者拿着自己认为非常有市场潜力的项目来到我们的现场融资,融资的数额大家也都听到了,那么要想融资可能得跟我们电视机前的风投还有我们的专家去讲,为此我们为你们请来了三位很知名的专家,让我们有请专家上场。

  主持人:好,让我们用掌声来欢迎三位专家的到来,谢谢你们。三个创业者是带着需求而来,他们都希望能够成为第一个陈述者,我们可以通过棋盘来决定我们的陈述顺序,车、马、炮,你们三位创业者谁先选一下,刘展你先选一下,你选什么?

  刘展:我选马。

  主持人:为什么要选马?

  刘展:我觉得我的性格中间有一种像马一样比较沉稳,希望是步步为营,也希望是一马当先。

  主持人:一马当先,马到成功,你成了今天的第一个述者,祝愿你能够顺利的进行陈述。

  刘展:谢谢主持人。

  主持人:第二个创业者。

  齐籍:我选车。

  主持人:选车。

  齐籍:对,因为我是希望我最大限度的不被束缚,这是我的性格。

  主持人:好,您是今天第二个陈述者。董缤你没有选择了。

  董缤:不过我很高兴,因为我下棋下的还不错,而且很喜欢用炮。

  主持人:用炮。

  董缤:用炮对我来说又直来直去,又跳跃发展。

  主持人:好,今天我也祝愿你能有一个好的结果。

  董缤:谢谢。

  主持人:三位创业者的陈述顺序已经产生了,在你们进行陈述之前,我向你们介绍几位,观察团的观察员,坐在前排的八位观察团的观察员,他们有的是来自投资机构的投资人,还有我们的有经验的或者说有丰富阅历的创业者,一会儿他们会对你们进行价值评估,现场来的很多创业者,而且很多创业者是拿着项目来的,一会儿给你们留下30秒的抢答,请你们准备好你们在30秒当中能不能说出关键词引起风投的重视。接下来我们的博弈陈述就开始了,首先让我们有请刘展上场,在你上场之前我们看一下刘展的短片。

  主持人:好,让我们来有请刘展上台来,好,欢迎。机器人不离手,要放在台中央,看来今天的主角是它,而不是刘展。刘展比较瘦弱,但是意志却很坚强,打球的时候很有力量,喜欢踢球,喜欢看球。

  刘展:我觉得在足球场上你能感觉你的血液在沸腾,作为一种血性男儿你会感觉到这是真正你的战场。

  主持人:而且在我眼里,我觉得他是一个很幸运的人,特别早的时候是大学毕业之后就进了IBM,是吧。

  刘展:我一直是学计算机,然后很幸运的毕业进了IBM的研究院,成为了一个开发者。

  主持人:而且据说当时你的年薪是8万美金。

  刘展:因为IBM去跳槽的话,都会去美国,所以当时有美国的一家公司过来,说年薪是8万美金,当然这是在911之前。

  主持人:然后你转到日本。

  刘展:对。

  主持人:然后看到了机器人,又与机器人结缘。

  刘展:在我去日本之前没学过日语,所以在那一段时间,在去的第一年,第二年期间都非常的辛苦。

  主持人:然后你为什么要选择创业呢?

  刘展:两个原因,第一个就是这个产品本身有很大的市场前景,我觉得这个是起关键性的作用,第二个是我们这个团队做好了创业的准备,从技术上、从心态上。

  主持人:技术准备做好了,精神准备做好,就是没有做好资金准备。

  刘展:前期的研发的我们已经做完了。

  主持人:现在把这个东西研究出来之后,现在需要钱把他发展壮大了。

  刘展:对,在它市场推广上面,我们需要100万美金的资金的支持。

  主持人:好,至于100万美金的需求,能不能够拿到,然后拿这个钱要干这个,最清晰的语言让专家能够明白这个东西好在什么地方,他为什么会有市场?好,开始。

  刘展:这个产品实际上他是在一个检测设备,他身上是一个检测设备,但是他不是在某一个领域,他是一个通的检测器材,第三个最重要的就是他价格很低。

  何鲁敏:还希望说的稍微具体一点,就是你准备把他卖给谁。

  刘展:我就举环保领域,在水治理上面,水治理前对于这个水质检测,用我们这个可以放在野外,可以放在湖的中间,然后它会把数据传回来。

  何鲁敏:去把他卖给谁,具体的人或者具体的单位,你给我举一个例子。

  刘展:环保总局。

  何鲁敏:环保总局。

  刘展:对。

  何鲁敏:比他低一点的有吗?因为环保总局只有一个。

  刘展:下面的一些水处理的一些公司。比如说还有像环境治理,脱硫工程,有公司做这样的事。

  何鲁敏:那他为什么买你这个。

  刘展:因为这是他的需求,他需要大的数据。

  何鲁敏:他为什么需要这些数据?

  刘展:因为有数据才能证明你确实达到了这个标准。

  何鲁敏:达到了标准以后能怎么着。

  刘展:我们是提供设备,提供一个工具,让他去采集数据,实际上采集到什么样的数据是我们的客户所关系的。

  何鲁敏:我问这个问题实际上很简单,就是有很多产业,特别是环保产业,你看起来他这个市场很大,但是它真实的市场很小,是不是能让他升官发财,帮助他升官发财,是吧,是不是能够帮助他减轻工作量。

  刘展:我觉得您说的这个是一个很严峻的事实。

  袁岳:假定你前面说的东西要卖给环保总局。

  刘展:对。

  袁岳:我想问你怎么能够卖给环保总局,你知道在什么情况下环保总局会买你的,而且你知道环保总局哪个部门管这个事,你知道在什么情况下他才会采购你,就是说在这种采购中间,你怎么能够具备优势,能够打败竞争者,能够把这个东西卖出去?

  刘展:对,实际上在我们这个团队中间非常需要一个懂政府公关,这也是我们今天希望通过这个过程,招聘也可以,寻找到这样的合作伙伴,我想如果可以,何总是最适合。

  袁岳:你有这么多的不确定,甚至卖给谁,怎么卖搞清楚,为什么你能算出来后面一个回报说,第一年总的会卖出去2000万,第二年总的会卖出去1.15亿,第三年卖出去好几个亿了,就是上升的幅度非常非常大,那我就觉得你怎么算出来的,就是这个算是不是就是,因为我的投资人角度来讲那不是在蒙我嘛。

  刘展:这个我们现在,其实我们这个已经有推广了。

  刘展:湖南省,就是“十一五”规划里面,关于洞庭湖水治理,有一个很明确的一个规划,比如说洞庭湖这边有200台我们的小机器人工作的话,这就是有一个市场的评估。

  袁岳:你就根据这个,那我们假定他们已经把洞庭湖的那个项目已经搞定了,然后你说如果我们这个项目搞定是这么多,我们全国再搞定多少个项目就卖多少,是这个意思吧。就是推,就是简单的这么推。

  刘展:对,目前只能是在纸上第一个工作。

  袁岳:谢谢。

  主持人:刘展初次走进我们节目组的时候,其实他说的其实挺流利的,今天他就没说清楚,我特别为他着急,就是这个机器人其实有很多功能,能干很多事情,但是他只说了一个治理水处理,有搜集水树立的污染,我替你叙述一下好不好,我真的替你着急。这个机器人可以放在田地里面,说它不怕风吹日晒,他可以24小时昼夜工作,然后他可以去检测环境指标,可以检测水土、虫害、为农作物去检测很多指标。

  刘展:对。

  袁岳:我现在的感觉,就是你如果现在问一下李主持人,他现在的年薪多少,然后你把他请去我看不错。

  李建光:你不怕人家不敢做地铁了吗?这么多污染物。

  刘展:还是回到刚才说的袁总提到的有一些灰色的数据大家不愿意公开,就好象我看到的《北京晚报》提到的8月份有30个蓝天这是一样的,其实外国人根本不关心这个,他希望知道更详细的,就是这个数据可以供我们内参。

  李建光:刘展你是这个湖南人,在我们IDG我们有一个习惯,一看到湖南的创业者,首先加两分。

  刘展:谢谢。

  李建光:然后减一分。

  主持人:减一分。

  李建光:加两分的理由我们就是我们湖南人特别有这种意志鉴定,一往无前的精神,这是为什么加两分。减一分的道理。我不是湖南人,减一分的道理就是湖南人太爱钻牛角尖,太死心塌地去爱上自己要做的事情,所以在何总和袁总的帮助下,做一个投资人,我明白你做的事,我也明白你面对的市场,但是当整个所谓环保,或者环境治理产业是一个,大家都很难赚钱的一个产业的时候,那么当你为这种产业提供服务,或者提供技术,那么很不幸,你也可能是在经济上也暂时是想赚到钱也是挺难的一个事,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袁岳:这里面只告诉我们说,你有一个玩意儿,那个玩意儿很管用,但是你没有说,我其实把这块市场怎么开发。

  何鲁敏:你像你的这种推算,亚都是奥运的空气品质设备的独家供应商,你想改善空气品质吗?独家供应商,只能用我的,但是到现在我也没解决什么问题呢?就是每一个具体的场馆的业主,每一个具体房间的业主,他为什么要买我的,怎么让他买我的,他有什么动机来买我的东西,是吧。那我到现在我也没研究明白。

  袁岳:你发现找了湖南人搞定洞庭湖项目,你到江西人不一定搞的定同样的项目,而且你跑到另外一个地方,到湖南你搞不定小浪底项目,为什么呢?每一个地方他是盘根错节的一种模式。

  刘展:何总哪天整明白了,我跟何总合作,我这个东西我就已经卖出去了。

  李建光:我很吃惊何总和袁总还会看你后面那个数字预测,我是职业投资人,我从来不看,没跟我讨论的数字,因为我知道十有八九都是瞎扯的,所以这个是我们觉得不要浪费时间看那个数字。

  刘展:我明白了。

  主持人:我们让专家帮你支下招,看看他是接着往前走,还是是不是应该迂回,还是应该找什么样的合作伙伴?也算刘展不需此行吧。

  何鲁敏:我认为这个都是一定要先想办法能卖出去,只要你能卖出去就有人出钱。

  主持人:想清楚卖给谁。

  何鲁敏:一定要想清楚这个,否则再好的东西都没人投你。

  主持人:别再给卖给国家,或者是环保总局,那就一家。

  袁岳:所以那个就不好玩,你往上玩就不好玩,但是你要真的在玩小的地方玩成了气侯,上面以民为本了,那你这个就有机会了。

  李建光:那我觉得记住何总说的话,商业模式,商业模式最核心的东西,说我服务于谁,人家为什么买你的东西,这是你可能需要想清楚的问题。

  刘展:谢谢。

  主持人:刘展你的时间就到这儿了,谢谢你,谢谢。

  刘展:谢谢

  主持人:好。接下来让我们再了解一下二号创业者的创业故事,请看大屏幕。

  主持人:好,让我们有请齐籍,有请。我们大家来分享一下他的创业经历。

  主持人:还没到你叙述的过程,我们先来了解了解一个女子,怎么样跟氢打起交道来,我有几个问题跟他对话。

  齐籍:好。

  主持人:女人不太让别人问他年龄也多大?但是我想知道你体重有多重?

  齐籍:110多斤吧。

  主持人:110多斤正好,比较适中,氢有多重?刚才你问大家,你们知道氢吗?氢我多重?

  齐籍:我倒还真没有办法用什么办法,用语言形容氢有多重,因为我现在一般都是用立方,也有可以用吨的。

  主持人:我想问你用氢干事情的那个体积那个重量也多重?

  齐籍:那我觉得太大了,真的是太大了。

  主持人:我知道,我先回答,我先举手,氢能冲气球。

  齐籍:没问题。

  主持人:是吧。

  齐籍:对。

  主持人:气球一冲上氢就上天了。那个力量很大,虽然拿着很轻,力量也很大,而除此之外,氢还能干什么呢?

  齐籍:汽车上,未来的汽车上,因为现在我们已经有了燃料电池车,他也是用氢的,我现在说的是未来,未来有可能我们飞机、轮船、汽车都要用氢。

  主持人:齐籍跟氢结缘是很有意思,女人开商贸公司我觉得很正常,可以理解,但是齐籍参加过一次中央电视台或者中央教育台的一个电视节目,是一个关于发明的发明是吧。

  齐籍:就是也是偶然的跟教育台的合作。

  主持人:合作。

  齐籍:合作发现的我们研发人。

  齐籍:实际上这个发明人他当时真的是穷困潦倒,就是第二个,就是我们的发明人。

  齐籍:因为我当时见着他的时候,人家跟我说这是一个氢能的发明人,当时他的技术已经出来了,但是后来我们知道真的特别不完善,只是能出来了,但是里面好多的东西都是我们后来了完善的。

  齐籍:对。

  主持人:就是廉价产氢的这项技术。

  齐籍:对。

  主持人:现在齐籍掌握了这项技术,于是今天的齐籍带着一个非常大的诉求,我希望找到一亿,一个亿的投资,要把这件事情做大,这哪是一个女人干的事啊。

  齐籍:开工没有回头剑,就一往无前的往来前跑,

  袁岳:我问你几个问题。

  齐籍:好。

  袁岳:如果我把大概把这个产品分成四个步骤吧,一个步骤是构想,产品构想,第二个步骤他就已经变成一个产品形态,就是他是物理产品,有物理形态的产品,第三个他是个实验性产品,第四种叫适用性产品,那么目前我们这个产品是处在相当于我说的这四个阶段的哪一个阶段。

  齐籍:我们现在要拿到资金的话。

  袁岳:你现在没有拿到资金,现在处在什么形态?

  齐籍:我已经拿了大概十几项的国家检测,就是说我们氢力院国家给我们的评价我们已经可以进入工业化的阶段了,我们可以进入应用领域的研究了。

  袁岳:就是相当于实验性产品。

  齐籍:已经过去了。

  袁岳:假定你现在拿到了一亿了

  齐籍:对。

  袁岳:我们以三年为距离来看的话,他在短期内具有可能成为他的用户的现实用户,你能卖给他,那是谁?

  齐籍:是这样,我说几个数据好吗?因为2002年的时候,我们的氢能的工业的产值是在2000个亿,到2003年的时候已经上升到2500个亿,未来还要增加,应该是在3000亿左右的市场,我要想切入这个市场,还是应该有很大的优势的。

  袁岳:客观上不管存在多大,跟你没什么关系,我有关系的是在于哪一块,用什么方法他会归你。

  齐籍:就是现在现有的这个工业市场,因为这一块我为什么这么讲,我还是比较有信心在三到五年当中。

  袁岳:那不是信心,我说的是哪些用户,哪个行业,什么样的用户他会买你的帐,他会用你,凭什么他说他会买你的帐,。

  齐籍:我跟您讲是这样的,它就是牵扯到哪些行业在应用氢能。

  袁岳:不是,很多行业在用这个,但是不是所有人对你感兴趣,这是两码事,所有的女人都想找男人,但是不代表所有的人都对我感兴趣。

  齐籍:其实我就是要告诉你的,是现在的很多的人对我的产品感兴趣。

  李建光:我打断,越听越糊涂,我从小就知道水是什么H2O,从小就知道个氢能燃烧,所以它肯定是一种能源,现在我就不明白,你从1992年把这个老专家请回家,到底他有什么本事,是说他拿水一摇就出来氢气了。

  齐籍:不是。

  李建光:简单的告诉我们你这个到专家在氢能方面到底作出了什么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

  齐籍:你看氢长久以来,这么好的氢为什么不能大面积的推广,其原因就是一个是产氢的成本太昂贵,再一个就是他的化学性质决定他储存和运输非常困难,但恰恰是我们的项目把这三个问题都解决了。

  李建光:一个是产业,一个是储存,第三个是什么?

  齐籍:储存跟运输是最成问题的,因为它氢很活跃。我们的技术是什么,我们是几种物质组成的,我可以把它做成能量块,也可以是粉,我们放在水中,就可以把水中的氢氧打开,把氢气置换出来,我们一立方的成本四毛到六毛,而现在我们市场上面的用的氢的制取的成本最低的都要在两块钱以上,那么电解水就更贵了,所以廉价是我们的一个优势。

  袁岳:我给你举一个例子,假定说,这个说实话飞机公司肯定一开始不敢买的,因为他有安全性的考虑,但是我觉得农用车会啊,你就是说农用车因为他的安全要求没有那么高,而且你把成本大幅度降低,农民本身对价格又非常敏感,所以说最后他们会先买的,你最后算的出来了,因为在农用车这个市场上,你就可以计算的出来。

  齐籍:我可以打断您嘛,其实恰恰让你说的正好相反。我们不可能去定义在农用车上,您知道吗,因为恰恰这也是我们对氢能的一种误解,氢能的安全性要超过我们现在的天然气。

  李建光:其实他问的问题正是我要问的问题,我认为氢能这个东西跟价格是非常非常敏感的,加入说现在汽油涨到每一铜200美金,可能明天就各种新能源就出来,所以我就是同样的问题,不管你用在哪儿。

  齐籍:我现在理解是不是你们一个就是想说,要问我的商业模式,或者是说我的风险。

  主持人:他们有资源,他们也很广阔的资源,他们会帮你去销售。

  袁岳:换句话说,你这个专家他是个技术专家,所以他只按技术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你是办商贸公司出身的,你用贸易的方式去思考问题,但是你现在要拿风险投资,风投有他的思维模式,你要拿他的钱,你要按他的思路去思考问题,你才能拿到他的钱,你不要说是个好东西,人家一定会把钱给你。

  齐籍:你看这样,允许我把这个话说完了以后,看能不能满足你们。

  李建光:实际上很简单,实际上在我看来,能源就是一个成本的问题。

  齐籍:对啊。

  李建光:所以我就问你,就你所知道,用氢你的这种氢飞机1000公里和用现在的航空煤油飞1000公里,到底成本怎么样?

  齐籍:差距非常大。

  李建光:谁便宜。

  齐籍:他用我这个一定便宜。

  主持人:这样,这样,我们先问一下观众朋友们,看看谁能够替齐籍来回答两位专家问他的问题。

  观众:主持人好,专家好,大家好,我在这里简单的只是阐述一下氢能的作用,氢能目前在我们国家现在每年要消耗800万吨,居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美国就一位,他的用途主要是在工业的发明,一个是炼油、化肥、制药、冶金,

  主持人:你就直接说他谁想用。

  观众:在天然气管道里打入5%的氢,而且不破坏他的天然气的成分。

  袁岳:你们跟天然气的管道公司,比如说讨论过这样的问题吗?

  观众:还没有。

  袁岳:所以他还不算,你说的还是指他可以放在什么用途上,就跟女人可以生出孩子一样,这个不是我们要讨论的问题,你说我这个女人专门帮人家待孕,生一个收你三万块钱,好了,李总就能够看出来了,说你能够生三十个孩子,那我就能算出来你这个投资价值有多大。

  齐籍:我现在就搞不懂袁总要的是什么,因为你看这样。

  何鲁敏:我解释一下袁总的话,你们现在有具体应用吗?

  齐籍:现在还没有。

  何鲁敏:为什么没有具体应用。

  齐籍:因为我们还没有完全进入工业化生产,我来拿资金。

  何鲁敏:实验室里面能做出来吗?

  齐籍:能,没有问题。

  何鲁敏:量不大,是吧。

  齐籍:可以做大了,但是我们现在没东西储存,就不能做大了。

  何鲁敏:那为什么不去找一个地方去用呢?

  齐籍:我们现在就是想找资金,就是想做这个啊。

  何鲁敏:为什么一定要先有资金才能用呢?

  齐籍:因为我们现在反正是五年的投入,我们现在所需要的资金就是想进入后面的这个应用领域的研究。

  何鲁敏:我现在非常想知道,有谁第一个吃这个螃蟹。

  齐籍:何总,其实这个问题也是困扰我们的问题,因为我们就是全国第一个加氢站已经建成了,是上个月剪裁的,他们还用的是电解水制氢,基本上都是我们自己注册产权。

  何鲁敏:能不能。

  齐籍:我跟他谈了,他现在同意如果我要能拿到资金,在他的加氢站旁边把我的产权设备建起来,跟他的管道并起来,就是因为他卖的是电解水的氢,我卖的是我们这个氢,这个是我们第一家。

  主持人:因为我们给每个创业者的时间只有30分钟,但是在30分钟之内其实你应该阐明了你这个技术的应用

  齐籍:其实没有,用不了十分钟。

  主持人:我希望我们的创业者也要抓紧时间,在面对专家的时候说你们最想说的话,就是一个微观入手。

  齐籍:最想说的就没说。

  袁岳:说实话再给你两个小时,我不认为你会说的清楚。

  李建光:齐籍,我给你一点鼓励,第一你绝对不要失望,我对你的项目非常有兴趣。我是真心的说,因为不管是从所谓现在整个国际市场,有一个新的名字叫…(英文),这个是非常非常热,我们风险投资人都愿意跟热,所以我会真的仔细的看你的东西。

  齐籍:非常感谢。

  李建光:所以不要失望,但是的的确确你没有回答清楚大家的问题。

  袁岳:对。所以我要说的第二句话,不要因为李先生说不要让你失望,他就会给你钱,为什么?因为技术用途这是一个思路,你如果今天跳不出你思考问题的思路,你不能够用他的思路思考问题,他认为没有投资性,他就不会给你钱的,所以我就说这是个思路的转化。

  齐籍:不给我钱没有关系,因为我觉得我能把我,我后面能够说的好多话说出来,我觉得你们对我的项目会有一个更深的了解。

  主持人:我们留在下边吧,因为李先生已经对你的技术产生了很浓厚的兴趣,我们接下来私底下谈,好吗?

  齐籍:好的。

  主持人:谢谢。

  齐籍:谢谢。

  主持人:下面让我们来了解一下三号创业者的创业故事,我们看一下你的短片。

  主持人:好,有请董缤上场。拿一个大家伙,我们一会儿再说你个大家伙,是蓄电池,我们先了解一下董缤的创业经历,清华大学的高材生,在上学的时候21岁不好好上学,就开始创业了,然后卖书,对吧。

  董缤:对。

  主持人:经销书,然后还开过软件公司,据说你还有一个无算嗜好,是爱好,是个非常可贵的爱好,是拿一个,拿书作为催眠。

  董缤:对。

  董缤:是这样的,我非常感谢我父亲,我父亲已经去世了,他等于给我养成了一个非常好的习惯,就是在我初中三年的六个寒暑假,他就是把我扔在一个图书馆里,扔在书库里面,所以那六个寒暑假我把那个图书馆,其实企业的图书馆,差不多是一万多本藏书,我是没有分种类的全部读了一遍,包括什么烟草制造什么那种东西都读了。

  主持人:你爸爸给你养成了习惯每天是自己看着书睡。

  董缤:所以打那以后,我每天睡觉之前至少要看一个小时以上的书,否则没法睡觉。

  主持人:坚持了多长时间?

  董缤:很多年了,差不多从初高中到现在一直这样。

  主持人:他非常关注经济领域方面的书,投资方面的书,建光他很早就想当投资人。

  李建光:没有一个投资人是看书看出来的。

  董缤:是。非常赞成。

  董缤:我当官的时候,我向大家保证,我向毛主席保证,我绝对是一个好干部,我秉承的信条是当官不发财,发财不当官,是我决定创业以后,我选择的辞职。

  主持人:这样,你跟专家叙述一下你跟蓄电池结缘的这种过程吧。

  董缤:我不喜欢用虚的,我喜欢用事实来说话,这是我们的一个低端应用,这个技术在昨天一个浙江的商人找到我们,是带了一张150万人民币的支票,他当时就要跟我们签署由他来做全中国的总代,然后被我当时就回绝掉了,我说这个决议不要等上董事会,我说我作为CEO我是不可能接受,那么最后我们谈的是什么条件?他最后昨天我们签署了领域一个协议,他当时采购3000套,11万40000元人民币,然后我们约定只限定在浙江一个县,就是他出生的县,他现在告诉我那个县已经有了两万辆电动自行车,然后我们约定是三个月,他如果在三个月之内完成了这三千套的销售,OK,我同意的是我把浙江省的代理放给他。

  主持人:你拒绝了150万的支票,那李建光要给你160万的话,你还会拒绝吗?

  董缤:我们对钱是有选择的,我们不是所有的钱都要。

  李建光:我是晃了一下,我没看清楚那个东西。

  董缤:我想用两分钟解释一下我们的技术,就是说我们现在做的叫前酸蓄电池还原,(前酸)实际上是一个有140年历史的一个古老行业了,那么这个电池报废以后,他只能靠回收,而本身整个行业从制造、到销毁、到回收是个非常破坏污染环境的东西,那么我们现在做的是什么,我们拥有的核心技术可能使所有的硫酸,我们叫(前酸蓄电池)再延长使用一个周期,为什么我说这个是我们低端的,刚才我给大家拿上来的,这个是已经,我是从一个库房里报废了三年的一个电池,我修复以后放在我自己的汽车上用的,又用了一年多,但是我们真正的核心技术还不在这个上面,我们真正的,我现在可以很自豪的向大家说的,我们做到全世界第一的是我们真正能做到修复五百安时到两千安时的大容量(前酸蓄电池),而这种蓄电池是广泛的应用在通讯、船舶、电力、金融、铁路所有的特大型行业都在使用。

  袁岳:这个是你真的修复过。

  董缤:对。

  袁岳:不是技术能力,是真的修复过。

  董缤:对,我们的技术是,实际上从1999年做的,我们整个团队,实际上已经历时七年,我们的商业化运作实际上是从今年的8月,就是上个月我们才开始做商业化推广,但是我也可以很自豪的告诉大家,当我昨天拿到这个定单的时候,9月份我们就已经实现了(正向)现金流,就是已经足以维持我们公司。

  主持人:我是外行,我能不能粗浅的理解你说的两个概念,一个是解决环境污染,回收之后进行修复之后,跟新的蓄电池的使用寿命是相同的。

  董缤:对。

  主持人:我不知道这个有没有可比性,我了解了一下,就是说一号电池可能会影响一平方米的土地,让土壤没有办法再利用,一块钮扣电池会污染600吨水,也就是一个人的一生的饮用水量,那么这个大家伙,这里面也硫酸和铅,如果这个蓄电池要是污染的话,报废掉,污染的话,它的污染度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董缤:我就这么说吧,至少在我们的有生之年他的污染是永远存在的,不会被降低。

  董缤:所以在这里我还可以,我可以给大家透露一个,就是我们这个技术现在,我们已经在跟美国,德国萨斯州环保局沟通以后,他们现在已经给了我们一个很明确的答复,如果他说欢迎我们去德州,如果说在德州每修复这样的一个汽车电池,那么有州政府给我们三个美元的现金补贴,就是因为他们对环保,他们想每卖一个这样的电池,美国政府要收十个美元的环保税,所以他说如果我们能够,事实上这个再延长一个使用周期,等于减少他的一半的产量的话,OK,他每一个政府愿意补贴我三美元。

  主持人:我们下面进行另外一个环节,就是要跟我们的专家进行短兵相接的融资对话。

  何鲁敏:我想了解一下,你小学的时候,一般这个功课是得多少分。

  董缤:我不认为我智商很高,但是我觉得我很会学习,如果是考试的话,基本上都是满分。

  何鲁敏:那到研究生以后呢?

  董缤:研究生以后我的信条就是60分万岁,就是我不追求任何好成绩,我只追求很实用的东西。

  何鲁敏:你在学校里把做这个物业公司能赚钱吗?

  董缤:实际上我们当时创建的清华大学物业公司,我们产值做到了5000万人民币。

  何鲁敏:好,因为我问过这两个问题,我不再问你关于商业模式,因为你会做生意,我只想问一个问题,就是说你的竞争对手是谁?

  董缤:是这样,可以这么说,在五百安时到两千安时这个领域,全世界我们可以很负责任的说确实只有我们一家能够修复,所以在这个领域,我应该说没有竞争对手。

  袁岳:一个因为你只要200万美元,你说了这200万一个是说用在启动海外市场,还有一个是说用于国内市场建设,我想知道这个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说你启动海外是要干什么事,国内市场建设那是什么?

  董缤:第一就是关于200万美元我们怎么用,现在像美国这个,我们已经联系了,我们就希望能够,如果有可能的话,想在海外市场我们怎么进入,那么实际包括按照当地环保部门的测评,我们要去做一些东西,在欧盟日的一些环保的展会,或者电视行业的展会,对我们而言是这样的,如果没有投资我们肯定不去然后在国内这一部分,就是说我们本身一个扩大产能的需求,包括我们化学试剂部门两条小生产线。

  董缤:但是我也可以说如果没有这笔钱我们只是说会发展的慢,并不表明我们发展不下去,或者我打个比喻,就是我这个团队说的,就是我们要像蟑螂一样的活下去。

  袁岳:然后技术的可复制性。

  袁岳:你本人懂技术吗?

  董缤:我懂,其实大家都觉得我是文科生,其实我个人还有国家发明专利,我很喜欢科研。

  李建光:我看这个片头好象我说了一句话说,我们投市场更投人,跟听了你这个事,和看了你这个人我觉得我更觉得投你这个人比较有底。

  董缤:但是我觉得我们事业很有谱的。

  李建光:那你做这个事情我真的坦率的讲,我有一点感觉,我一直在想我也每天开车,假如说我的蓄电池坏了,你说你能帮我修一修,我会不会修,我肯定不会修,因为我觉得不可靠,几天又发动不开车,假如说你这是你修好了,又贴牌是新的,我以为是个新的,个我换上我没有意见,但是绝对我不会去把我这个蓄电池修一修再用,这是我自己作为一个消费者的感觉,所以我真的不知道,所以我愿意再给你去很好的探讨这个想法。

  董缤:实际上我们还有觉得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就是我们希望我们将来这个企业能够成为(前酸蓄电池)的国家标准甚至世界标准,到那天的时候,所有的老百姓都相信这个技术一定是可行的,现在您说的问题非常对,如果他不是很在乎钱的话,他可能会觉得没有必要。

  主持人:董缤有两愁,第一愁是人家不知道他能做这个东西,人家不相信他,因为他公司太小没有名气,他的技术好没人用,银行不会用,包括很多地方都不会用,因为他会选择那些比较有实力的,有名气的企业去做,这是他的一个愁。第二愁是如果这个节目播出之后,他一夜成了明星之后,很多人都买这个东西,他没有生产能力,是吗?

  主持人:发生第二种情况你赶紧告诉李建光先生,您觉得有可能发生第二种情况吗?

  李建光:我真的对这个事情一点感觉没有。

  主持人:好,说到现在,我们可以再帮董缤支下招了,我想听听三位专家给他支支招,看看支的招看看适适合你。

  何鲁敏:咱们下来再商量,我的想法是把你介绍到上汽去,他们很愿意做这方面。

  主持人:是您给他介绍吗?

  何鲁敏:对,我给他介绍。

  主持人:您有关系是吗?

  何鲁敏:是的。

  董缤:非常感谢。

  袁岳:其实我觉得这次参加这个项目是我想提的问题最少的一个项目,如果能把针对,就是你可以操作的行业,你无论是电动自行车,或者是摩托车,或者是到汽车,你能够把他变成一个在三年左右能够看得到的一个…(英文),就是行动计划这样的所以你会后面讲到的所有的东西都比较靠谱。

  董缤:谢谢。

  主持人:谢谢。

  李建光:因为你诉求很清楚,你说你想找钱,我给你的建议就是咱们再聊聊。

  董缤:谢谢。

  主持人:咱们再聊吧,看上董缤的人了,首先我们感谢董缤,请你回到座位上。有请我们观察团的观察员到台下去综合一下三位创业者的评估,好,谢谢。

  主持人:我们现场的讨论仍在讨论,我们给我们的创业者,观众里面的创业者留下30秒的时间,对你们的项目进行一个经典陈述,所谓经典就是在30秒当中,你们能不能非常清晰的说出关键词来,然后引起风投的重视,我们试试看,这是第一个环节。第二个环节我们一会儿要对三位创业者进行我们内心的一个价值评估,首先我们先进行30秒的抢答,看看哪一位创业者。那位先生。请您站起来。对,等一下,只有30秒,我们看着时间开始

  主持人:好,预备开始。

  观众:我们的项目是一个会员制的交通信息服务,这个技术是商业化智能交通系统的一部分,我们为用户提供在当前路矿信息情况下最优的行使路线,这个技术是付费方式来收费的,这个市场规模是中国是600亿,北京有30亿。

  主持人:好。

  观众:我们的信息来源是自己解决的。

  李建光:其实这种,就是你讲的一个事很容易理解,也有很大的市场需求,但是就是我最想说的你没说到,就是说你用什么方法来提供,比如说人家说我是用手机的流量来模拟交通,我是用什么GPS定位,我是用类似的,就是说你这样讲的,光说我有这么一个事,没有最重要的打动点的东西没有说到。

  主持人:你能用一句话说清楚你用的什么方法吗?

  李建光:就是因为你的会员越多,所以你的模拟反映交通的状况越准确,是这样吗?

  观众:我有一个专有的车载终端,这个车载终端是会员自己购买,会员越多,我采集的交通信息越准确,我给用户预测的路线方法越准确。

  主持人:好,谢谢,谢谢。我们看看还有哪一位创业者想要发言,真的不少,真的不少。那位女同志。女士。

  观众2:随着家用电器越来越普及,越来越多的家用电器有待机能耗,那么我们的小国家的产品就是消除待机能耗百分之百,比如说你的电视或者遥控器关了,他有待机能耗,24个小时你只看4个是,那么有20个小时在待机,那么我们目前的产品在国际上都是非常领先的,消除待机能耗百分之百,谢谢。

  主持人:我听一下袁岳先生,听明白了吗?如果您是风投的话,您会给他名片吗?

  袁岳:这个你收谁的钱?就是这个,还有你要多少钱办这个事?

  观众2:你说我的客户,对吧。

  袁岳:对。

  观众2:目前可以这么说,我们的客户是所有的家庭用户,所有的办公室,所有的都用得上,我们是一个智能的节电的插座。

  袁岳:你要讲的最终的东西是什么,而不是我们有什么,听起来好象是革命理想似的,是一个产品形态。

  主持人:谢谢,谢谢。为什么我们做30秒,其实30秒和30分钟没有太大的区别,就是说上来之后你们就要想大,要研究一下,风投资到底希望听到什么,用什么办法,从一点一点的递进,不要把他说的太大。我们还有哪一位?我们问一下那位先生。

  观众3:我带来的是一个国家一类新药的项目,刚才这几个人说的就是市场在哪里,我现在先回答您市场,我们的产品可以垄断市场,再一个我们的药效是对照组的40倍,进口的新药,而且我们的新药是有很多专利是世界首创,而且我跟这个项目,我不是发明人,我跟这个项目已经跟了八年了,我坚信能做到底。

  主持人:谢谢。何总,

  何鲁敏:那是治什么病的?

  观众3:抗神经病毒,举个例子。

  何鲁敏:因为我比较愚钝,我自己的原则是只做自己会做的事,所以你这个项目听起来很好,但是我肯定不投。

  袁岳:我补充一点,药的产品人们去投资,他们对产品的整个要求是非常严格的,不能觉得我们的信念就可以让投资。

  观众3:但是这里面也很多实验都已经证实了。

  主持人:我们现在只想说在最短的时间内去感受一下你的叙述的能力。

  观众3:好。

  主持人:请坐,请坐。看来我们专家想要听的和投资方想要听的,跟我们创业者想要叙述的很难一下就能碰上,首先你们在找项目的时候,首先先了解投资商,你对哪个领域感兴趣,

  观众3:今天的投资商真正要投什么?

  主持人:所以呢,不能有病乱投医,好不好,谢谢,谢谢,谢谢你。

  主持人:那么我们进行下一个环节,我们大家看一下,你们认为三个创业者谁的个人表现更可信,给你们留下的印象更深刻,我们试试,我听一下大家的说法。

  观众4:说一下粗浅的见解,三号创业者,他对项目的叙述给完备,而且我觉得很可行。

  主持人:如果你要是风投的话,你会投谁呢?

  观众4:应该说二号的市场更看好,是未来的市场更好,但是中国现在汽车,就是用氢动的汽车这个行业还没起来,我们必须在传统行业上用这个二号的产品。

  主持人:我们前面戴眼镜的先生,我想问一下您,您认为投资这三个人谁的风险最大?

  观众5:我回答是一号。

  主持人:给一号投风险最大,为什么?

  观众5:我也是投资人,我觉得直觉如此。

  主持人:如果这三个项目摆在您眼前的话,通过他们的叙述,您会给哪一个人,对他的项目更感兴趣呢?

  观众5:目前都在探讨阶段,三号董先生的好象是花最短的时间最能了解,我的看法是既然大家都那么容易了解的话,大家为什么都不去做呢?所以一个很容易,一听就懂的东西不一定是能立刻投资的项目,反而是比较难听的懂的,大家都难听得东。

  主持人:您认为。

  观众5:所以二号的机会也不少,因为不光是我并不懂,很多人都听不懂,如果听懂了人去做的话,可能成功的机会会更大。

  观众5:顺便提一下,我是美国…(英文)。今天刚好朋友带过来的。

  观众6:我觉得二号的风险最大,但他的收益可能也是最大的,我觉得从我这个角度考虑,我觉得提问题的投资商和回答问题的创业人,他们的思路是不一样的。

  观众6:但是我仍然觉得他这个项目是最大的,就是最有前途的一个项目。

  主持人:好,谢谢。

  观众6:一号我觉得他的风险是最低的,因为没人会投他这个项目。对不起,这是我的知觉,董缤的项目说的非常清楚,我觉得不需要投资,他的项目可能,他靠自己的现金流的增长。

  主持人:您谈的非常好。那么下面上我们欢迎观察团的观察员们回到我们的博弈现场。

  主持人:我们来听一下我们的观察员们对三位创业者的价值评估,

  观察员:博弈现场观察团经济认真审慎的讨论,对一号创业者刘展的智能机器人项目作出如下评论:一,市场风险指数得分27分,二,技术含量指数得分27分,三,个人表现得数得分28分,最后得分82分。我们建议刘展先生组建强有力的市场销售团队,使智能机器人在广泛应用中得到人们的赞赏,做到可上九天览月,可下五阳捉鳖,谈笑凯歌环。

  主持人:谢谢,我们请另外一名观察团的观察员代表上来。

  观察员:博弈现场观察团经过认真审慎的讨论,对三号创业者董缤的蓄电池修复项目作出如下评论,一,市场风险指数得分30分,第二技术含量指数得分27分,第三,个人表现指数得分31分,最后得分88分。我们认为环保产业是朝阳产业,能源产业是永恒的产业,横跨于环保产业和能源产业的前酸蓄电池修复技术,一定能够拥有广阔的市场前景,我们建议董缤先生确立完善的盈利模式和系统的市场推广计划,就一定会千里董缤,万里红旗飘。我曾经在清华投资创业公司有过多年的工作经验,我对董缤的项目很感兴趣,我在私下里会把他这个项目推荐给投资人,谢谢。

  主持人:清华的校友伸出了友谊之手,好,谢谢。我们请另外一位代表上来。谢谢。

  观察员:博弈现场观察团经过认真审慎的讨论,对二号创业者齐籍的廉价制氢项目作出如下评论,一市场风险指数得分26分,二,技术含量指数得分28分,三,个人表现指数得分27分,最后得分81分。我们认为氢能是新能源的一颗明珠,廉价制氢项目则是明珠上的项链,我们建议齐籍女士找准市场突破点,尖兵急进,尽快使廉价产氢项目得到实际应用,才能博得投资家的深切关注,我们相信奇迹一定会发生。我来自清华创投公司管理的中国环境基金,那么我们投资主要是环保新能源领域,我个人,我们基金对这种项目非常感兴趣,我个人愿意在私下跟齐籍女士进行进一步的接触和交流,当然我并不表示我对其他项目不感兴趣,我都对这三个项目比较感兴趣,好,谢谢。

  主持人:好,这位先生不需此行,把三位创业者的三个项目一网打尽。博弈现场有机会,博弈现场很幸运能够认识很多的创业者,在他们身上,我感受到了一种创业的激情和勇气,我们希望更多的创业者能够有机会走进博弈现场,那么在这里,我们今天的博弈现场到这儿就要结束了,感谢我们三位创业者的坦诚告白,也感谢我们的专家尽心竭力的为创业者解决难点问题,同时我们感谢观察团付出的辛苦,也感谢我们在场的观众朋友们,谢谢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收看我们的节目,再见。

  观察团

  1、我觉得在这三方面来讲,三方面表面都很一般。

  2、他对企业的经营管理和他项目都没有叙述清楚,拿钱给他,我想靠不住。

  3、目前他不明白自己的产品具体应该应用在哪方面。

  4、我觉得他还是挺执着的一个人,而且他自己本身还是学计算机的,整体评价还是不错的。

  5、科学性我没有得到任何的体会,这纯属是对这个事情的,他这种态度的这种肯定。

  6、这个项目有一点是非常可取的,就是他讲的他的氢的生产成本是四毛,市场上现在氢的制造成本是两块,它的真实性需要我们证明。

  7、他对这个产业在战略上的诉求和市场上的一些东西他没有详进,他没有指到点上。

  8、尤其是专家支招了以后,可能会有很大的前途。

  9、我是一个专业投资人,在我看来是一个放行的项目,这个项目基本上可以往前走,还可以。

  10、我还是对整个项目,还是比较认可的。

  11、我觉得他还是有这种企业家的精神,就是他很执着,也很专一,本身就是这种很专业化。

  12、 这快产品的市场可行性好操作。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684,000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