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戴尔公司CEO罗林斯犯了谁的众怒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9月07日 02:55 第一财经日报

  文/邵轩岚

  两年前,当创始人迈克尔·戴尔将首席执行官“让贤”给凯文·罗林斯,凯文·罗林斯一下子被推上了美国乃至全球PC产业的前台。凯文·罗林斯也借此登上了他个人事业的巅峰,他在过去10年中的忠诚与努力终于赢得了一个相当完美的升级。

  没有人怀疑凯文·罗林斯对戴尔公司的贡献,他曾无数次引领戴尔公司走出困境的泥沼。戴尔曾认为,如果仅让更具企业家个性的自己或处事严格的罗林斯单独行事,他们都可能犯错误,但协同工作能有效避免此类错误——“这简直可称是戴尔公司必胜的宿命。”

  也许我们不应该相信戴尔的话。因为华尔街投资者对罗林斯的不满情绪正与日俱增。主要原因是由于其在任期间业绩欠佳,罗林斯不仅受到股东们的批评,最近更是引来华尔街对其能力的质疑。有关文件显示,该公司的一些大股东正在削减持股数目。

  以成败论英雄

  《华尔街日报》近日报道指出,罗林斯自2004年7月上任以来,戴尔公司连续5个季度收益及销售数字未达预期,财务状况也不尽如人意。不久前,该公司又因安全问题召回410万块手提电脑电池。自从罗林斯接管戴尔以来,该公司的股价已下挫了60%左右。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著名主持人吉姆-克莱默对此尖锐地指出,罗林斯应尽早辞职,这有利于刺激公司股价上扬。克莱默对罗林斯的评价是:“使一家伟大的公司陷入窘境。”

  这似乎印证了华尔街的一个简单的商业思维:商业追求利润的内在逻辑已经外化成为普遍的社会思想。不管你的言辞多么诱人,不管你的行动多么迅速,不管你的态度多么诚恳,投资者最终认的只是:业绩。

  今年第二季度,戴尔的净利润为5.02亿美元,大大低于去年同期的10亿美元,跌幅达到51%之巨。每股收益也从去年同期的41美分,跌到22美分。销售增长也不容乐观,仅为5%。

  更加尴尬的是,戴尔最大的竞争对手惠普近日公布的季度财务数据优于预期:销售额上升了6%,利润上升了6.7%。可见,在罗林斯率先发起的价格战中,戴尔并没有获胜,反而使得自己市场老大的地位受到威胁。

  罗林斯的错误在于没有看到:不是卖出了比竞争对手更多的产品,而是有没有更高的利润率。从成本上来讲,戴尔与惠普相差无几,但其低价抢占市场策略显然忽略了对自己现有利润的挤压,更要命的是其销量也没有真正提高多少。

  分析师认为,罗林斯目前仍未提出清晰的整顿计划来拯救戴尔。虽然戴尔已采取一些措施——例如保证投入1.5亿美元以提高客户服务──但深层次的问题似乎并未解决,如公司的笔记本销量仍然不及对手。

  人才流失动摇军心

  除财报之外,人事变动也让戴尔处于多事之秋。日前,原戴尔中国总裁麦大伟跳槽到联想出任亚太地区总裁、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此后不久,Sotaro Amano 、 David Schmoock、Christopher J. A skew、G erry P.Smith也正式宣布加入联想,两周内已经有5位戴尔副总裁级人物宣布加入联想。

  虽然,戴尔称自己有很好的人才储备,个别人员的离开,不会影响公司的业务,而且将采取有效的措施保护人才。但高管们纷纷投向竞争对手显然已对公司的军心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动摇。

  有评论指出,戴尔中低层员工的流失与高管频繁跳槽,其实都根源于其企业文化。戴尔以结果为导向的企业文化决定了它在成长路上将遭遇越来越多的危机,而现在的危机不过是一个开端。

  戴尔在中国的本土化策略也遭遇了尴尬。据说,前戴尔中国区总裁符标榜的离职就是这个原因,他是迫于戴尔总部的不认可才离开的。外界普遍认为,戴尔在中国的本土化策略缺变通。人员本土化配置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导致许多“空降的高管”在中国水土不服,最后都不得不黯然离开。

  现在,摆在迈克尔·戴尔面前一个棘手的问题是:是继续坚持任用罗林斯,还是“挥泪斩马谡”?但戴尔在最近在多个场合表示:“凯文·罗林斯是一名出色的管理者”,并暗示近期内不会发生管理层变更。

  但投资者会就此放过罗林斯?“人们对戴尔的股价很不满意……总要有一个人站出来解决问题。如果负责人不能解决问题,那么就要由其他人帮忙了。”一位分析师这样表示。

  显然,罗林斯面临的麻烦还没有得到最终解决。我们现在唯一所要做的就是,观看罗林斯如何使自己从麻烦中脱身。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