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业界 > 正文

微软亚洲研究院:变不可能为现实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9月04日 17:24 互联网周刊

  支撑微软这部宠大商业机器运转的微软亚洲研究院(MSRA),正在进行一场蜕变

  作者:李洋

  北京,希格玛大厦四层—沈向洋临时的办公室显得有点凌乱。由于最近人员扩充,整个五层在全面装修,他不得不与微软亚洲研究院副院长洪小文挤在一间屋子里。在办公桌背
后的墙上,一面白板占据了大部分空间,他喜爱的书法挂饰只好委屈地斜倚在地上。那白板上写满了还未擦去的字符及公式,仿佛随时等待着记录下主人的思考。

  在沈向洋2004年刚刚接任微软亚洲研究院(MSRA)院长一职时,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评论》曾经这样评价他:“如果你在感情上难以支持微软,那是你还未曾遇见沈向洋。”是的,沈向洋能给人留下很深刻的第一印象。他跟人握手时,会很主动的把手伸向对方,紧紧地握住;谈话时,脸上常带着亲切的笑容,不断用

幽默打动对方;大笑时就像个孩子,表情天真。

  沈的风格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的员工,也渐渐成为了MSRA的风格。这群被外界形容为“天才”的研究员们,常被人想象为高深莫测,其实却像孩子一样淳朴。他们习惯穿短裤上班,在下午茶的时间一起“抢”水果。有一次,几个研究员为了测试一项视频成果,买来一些模型飞机,在研究院四层的天井里遥控测试;“玩”得正高兴时,沈向洋走了过来,也饶有兴致地参与其中,过了一会儿他突然问道:“这些飞机得花掉我不少钱吧?”等他回过头来,刚才那群人已做鸟兽散了。 

  从20到300的质变

  正是这样一群人为微软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今年6月,MSRA获得了“中国计算机图形学大会”为其专门设立的“特别奖”。此次大会的组委会主席彭群生教授在颁奖时这样说道:“微软亚洲研究院长期不懈的努力,为国内相关领域整体研究水平的提高做出了突出贡献。”截至目前,MSRA已在全球发表了1200多篇被沈向洋称为“非常了不起”的论文,拥有了几百项专利,并有200项技术被集成到了微软现有的和下一代的Office、Windows、Media Center、Xbox、Tablet PC等产品中。作为科研成果的诞生地和商业产品的孵化器,它的发展甚至在某种程度上直接影响着微软的未来。

  设立在北京的亚洲研究院已经成为微软除总部之外的全球第二大研究院。研究人员也从设立之初的20人,发展到目前的近300人。这看起来只是一个数字上的量变,其实背后却经历了一场艰难的、自我证明式的质变。1998年,李开复受命成立了微软中国研究院,并把张亚勤、沈向洋和张宏江等人塑造为第一批“领军人物”。后来他到Google去重复八年前所走过的历程时,曾这样概括跨国公司海外科研机构成功的秘诀,即通过一批领军人物把团队从小带大。

  “八年前,大多数人都没有对在中国设立的研究院报有很大希望。我本人当时也对在中国做世界一流的技术、科研机构,持有很大的疑问。”作为被李开复带到这里的第一位研究员,沈向洋这样回忆道。因为在此之前,还没有跨国公司的研究院在中国做出过优秀的研究成果。“最困难的地方在于人家需要很长时间才会觉得你行,我们需要证明自己。”

  通过不断在国内外招收优秀的人才,努力做出和世界上一流的科研机构相媲美的工作成果,MSRA上上下下都憋了一股劲。2002年的“国际图形学年会”(SIGGRAPH),无论对于沈向洋本人,还是研究院来说,都可以被看作是一个转折点。SIGGRAPH是国际公认的高规格学术会议,论文通常很难被选用。而亚洲研究院有四篇论文入围,占总量的5%,这等于向世界证明中国人“不光可以生产鞋子、衬衫”,跟国际上一些水平很高的研究人员相比,并没有太大的差距。

  研究员们都为此备受鼓舞。欢喜之余,大家也认识到,微软在北京成立这家研究院是非常正确的。和他们有着相同认识的还有盖茨和微软的高层们。盖茨曾自豪地说:“我敢打赌你们都不知道,在微软中国研究院,我们拥有许多位世界一流的多媒体研究方面的专家……以并不算充裕的人手,完成如此之多有价值的成果,这说明中国研究院的成员特别富有激情。”  

  创新始于管理

  盖茨所言的激情,在沈向洋们身上的具体表现,也许就是自信、积极、乐观的性格。做基础研发是一件异常枯燥而辛苦的事,但做出“了不起的东西”时又会令人兴奋不已。在沈看来,乐观的性格对于一个搞研究的人非常关键。“有了积极的人生态度,剩下的事情都好办。”他经常对自己的学生这样讲。当沈还在管理一个研究小组的时候,其他组的一个女孩看到他们兴高采烈地讨论问题,不无羡慕地说:“你们组的气氛真好,简直就是一群小Harry(沈的英文名)。”

  作为MSRA的第三位院长,沈向洋这样评价他的两位前任:“我觉得自己是个十分幸运的人,能够跟这样出色的人一起共事。”“打下江山”的李开复是一位“极具人格魅力及号召力”的人;而作为李的学生,张亚勤做事则显得非常低调而平和,并不擅长激励人,却是位不折不扣的实干家。在任4年间,MSRA在张的带领下快速成长。凭着一份优秀的成绩单,他得以和当年的李开复一样,升任微软全球副总裁。今年,张亚勤回到中国,成为微软在中国新成立的研发集团的负责人。这个新成立的研发集团,无疑是微软在中国增强 “兵力”、加大投入的重要棋子,把微软亚洲研究院、微软亚洲工程院、研发中心、技术中心以及新成立的MSN技术部(中国区)等十几个在华研发机构,都统一在了同一个平台下。这一点多少有些与正由李开复所率队的Google中国相抗衡的味道。

  沈向洋和他的前两任一样,是位洋溢着学者气息的管理者。他保持了研究院固有的低调管理风格,并主张“无为而治”。“只管理50人时,我甚至能够说出每个员工父母的名字。”但当手下人数变得越来越多,沈向洋开始学会“放手”,通过自我约束的方式,实现一种自下而上的管理。MSRA每年的研究经费基本上没有上限,盖茨和沈的直接“老板”Rick Rashid博士都不会直接干涉研发的方向和操作方式。

  在这里,几乎所有的研发项目都是研究员们自发提出的—通过捕捉市场上用户的需求,他们可以充分发挥想象力,把一些“不可能”的东西变成现实。MSRA的管理层次力求平滑,下属19个研究小组拥有各自的研究方向。研究院并没有硬性的“考评指标”,因为检验学术研究成果的方法很简单—一个研究员如果在学术界受到尊敬、他的技术成果屡次被公司的产品所应用,那么其在研究院中的地位和威信自然不言而喻。 

  支撑微软的方向

  人们之所以对跨国公司的研究院感到好奇,是因为它支撑着跨国公司5年~15年的未来。

  近几年,随着微软对中国市场不断加大投入力度,MSRA也越来越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在成立之初,它只有“新一代用户界面”和“多媒体”两大研发方向。两年后,随着网络技术重要性的突显,微软的整体策略也开始向互联网转移,因此又添加了“网络与系统”的研究方向。此后,微软又把其Windows Live战线的重中之重—“数字娱乐”、“互联网搜索与数据挖掘”的基础研究,交给了MSRA。

  目前,在微软较晚进入的搜索领域,Google和雅虎等竞争对手已经走了很远,而在中国市场上,百度等公司也是不可小觑的对手。这一切都给微软带来了压力。搜索技术不仅是一个市场,更是一项可以渗透到未来商业各个环节中的基础能力。目前,由马维英博士带队的“互联网搜索与数据挖掘”研究部门的人数已经近30人,力图“将互联网搜索提高到一个新的层次”。

  以备受外界关注的视频搜索为例,目前市场上包括Google、雅虎及Blinx等公司所提供的视频搜索服务,还仅仅停留在基于文本的检索,即通过视频文件的说明、视频脚本,以及视频中对话的语音识别所建立的文本信息来建立索引。这种搜索的缺点是,易遗漏有用的信息,降低搜索的准确性及其与广告的关联度,而MSRA目前正在研究的视频搜索技术,能够真正搜索到视频的内容,智能学习、分析和定义各个视频场景,建立基于内容的索引。目前,与此类似的其它基础研究也处在不断深入研发过程中。它们都将是微软与对手抗衡的利器。

  而随着“在华研发热”的不断升温,人才的发现、培养,以及与高校的合作正成为各大公司格外关注的重点。“你会发现,很多具备资质的人最后却不适合做研究。这是因为在他们大三、大四的时候,没有机会获得很好的文化熏陶。”沈向洋希望,MSRA可以给更多的年轻人提供这样的机会。在希格玛大厦的大厅里,随处都可以看到那些红色的欢迎新实习生的条幅和画着笑脸的汽球,每个汽球都意味着又有一张新鲜面孔加入了MSRA的团队。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