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业界 > 记者报道富士康案遭3千万索赔专题 > 正文

新浪网友:建议最高人民法院直接调取本案审理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8月29日 19:51 新浪科技

  有钱能使“法”推磨?

  2006年6月15日《第一财经日报》刊登了由该报记者王佑发自上海的报导《员工揭富士康血汗工厂黑幕:机器罚你站12小时》。2006年7月3日,鸿雷锦精密工业(深圳)有限公司以记者王佑和编委翁宝为被告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名誉侵权的诉讼,向二被告索赔3000万元人民币,

  同时申请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二被告的个人财产进行财产保全。在向法院提供了以原告法人的开户银行进行担保后,法院对二被告位于广州和上海的房产、一辆汽车和二个银行帐户进行了查封、冻结。按照现行法定收费标准计算,案件受理费应为161,010.00元、财产保全费应为150,520.00元。可以肯定的是,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目前已至少收取了本案的诉讼费用31万余元。

  上述公开的事实,已经远远超出了该案本身的争议范围,也远远超出了一些私企和外企在我国的用工中是否违反了我国《劳动法》以及法律怎样保障劳动者权益的范围。它所彰显的原则是法律可以论为钱的奴仆,只要有钱,就可以用“法律”这个名正言顺的国家公器作为武器来威慑任何敢于与财主较量的人。目前,引起公愤的显然主要是作为财主的原告方;或者,有人把愤怒指向我国目前法律的不完善,比如没有《新闻法》,没有对媒体和记者的必要保护等。

  但是,如果执掌公器者能坚守公平,正义的立场,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那么法律论为金钱的奴隶也是不可能实现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侵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之第三条规定:“……但作者与新闻出版单位为隶属关系,作品系作者履行职务所形成的,只列单位为被告。”本案所涉的报导已经载明作者系“本报记者王佑”,至于翁宝本不是作者,只是报纸的编委,他们的行为是职务行为,这是一目了然,无需调查的。作为原告,可能因为是台湾人,对相关法律不甚了然;作为原告委托的律师,当然也可能装一回糊涂。但作为深圳市的中级人民法院不可能对此法律规定完全不懂。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人民法院在审查立案及裁定财产保全的过程中发现被告主体错误时是有义务告知原告人,并不能裁定对错误主体实施财产保全的。

  可见,本案虽然尚未进入审理,但受理法院的天平已经倾斜;财主依财发威,威慑编委和记者的目的已经达到;法律、执法者沦为金钱奴隶的可能性已经彰显;在台湾已经使过的手段到大陆照样有效。如此的后果,恐怕不仅仅是两个被告为冤案所累,失去的是社会公众对法律、对法院的信任。对这种危及共和国政权的炸弹,千万不能为它象湖南省永兴县的曹华法官一样,蠢到浇水而引爆。

  鉴于本案已经造成的广泛社会影响和已经产生的不良后果,建议最高人民法院直接调取本案进行审理,在“名誉侵权”被广泛滥用的今天,为如何正确处理此类案件作一个表率。

  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