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博弈现场》第二场:生物制药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8月21日 15:42  新浪科技

  《博弈现场》大型演播室互动节目,是在2005年大型系列电视论坛《博弈中关村2005》取得较大成功基础上,予以品牌性构建的电视节目,并计划在首次5期节目群播出后,根据社会反响,再行优化,成为常设周播的电视栏目。

  大型系列电视论坛《博弈中关村2005》播出后,深得各方好评,这使此次《博弈现场》更被各界寄予了厚望。新浪科技为《博弈现场》独家网络支持合作伙伴,以下为《博弈现场》第二期生物制药现场文字实录全文:

  《博弈现场》第二期生物制药

  本期编导:马春颖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洞察时代风云,关注创业人生。您现在走进的是资本和市场,与创业者直面交锋的博弈现场,下面先让我们来认识三位创业者的简单创业经历,他们是金磊。

  一号创业者金磊短片

  主持人:好,我们有请金磊先生。(掌声)我们来听一听他的速求宣言。

  金磊:主持人,各位嘉宾大家好,大家看到了,中国有250万的瓣膜病人,他们需要换瓣膜,其实远远不止这些,老人性的瓣膜病远远要几倍几数,……我们要作出世界上最好的瓣膜,我们今天到这里来,不仅需要资金,我们更需要运作高手和战略合作伙伴,谢谢大家。

  主持人:好,接下来,让我们再认识一下邱子欣先生。

  二号创业者邱子欣短片

  主持人:……有请邱子欣先生。(掌声)

  邱子欣:大家好,主持人好,那可能讲到乙肝,包括我们在座的是有做甲肝的专家,但是大家知道,(物型肝炎)我想没有,那我们今天研制出来的乙型物型肝炎的疫苗和物型肝炎的检测试剂,这就是我们想请教专家怎么能够使得这个新的检测方法和疫苗更造福老百姓。

  主持人:好,好,谢谢。再来认识创业者赵常贵先看一下他的简单的创业经历。

  三号创业者赵常贵短片

  主持人:好,让我们来认识一下,刚从大海里游泳上来的赵常贵先生。

  赵常贵:主持人好,大家好,各位朋友下午好,……口蹄疫苗大家从小片里看了,其实威胁人类的重大疾病80%是人畜共患病,我是希望通过这个节目来寻找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然后能给动物,生灵接触痛苦,为什么?给人类消除威胁,为社会创造财富,为您的投资倍增效益,好,谢谢大家。

  主持人:好,谢谢,谢谢。今天为了帮助我们的创业者解除他们在创业当中的难点问题,我们请来了非常资深的许多专家,我来介绍一下,段永基先生。

  主持人:欢迎,欢迎,还有我们德高望重的艾丰先生。

  主持人:我们再来重新认识一下尹卫东先生。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将要认识一个匆匆赶来的,拿钱去了,带着好几亿美金的周志雄先生。

  主持人:好,那么刚才我们通过小片只是了解了简单的了解了我们创业者的一些创业经历,下面我们要跟他们进行深入的探讨。首先我们将要有请的是金磊先生,请看一下金磊的短片回放

  主持人:首先他是2003年创业的,据说他研究的生物瓣膜好象是达到世界先进水平,03年创立的,你怎么就能够在三年之内可以说你的技术达到世界性的水平呢?

  金磊:我们国家对生物瓣的研究也进入的很早,国家从65、75、85一直到95一直在进行瓣膜的研究,幸运的是就是我们当初的这种研究,我们最终通过临床验证,我们找到了这个办法。两年前,我们的瓣膜的产品已经被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监督管理局批准进入了市场,目前我们是国内唯一一家既有自主知识产权生产人工生物瓣的企业,那么就(牛心包)生物瓣来说,除了美国爱华公司,我们是国际第二家可以生产这种人工生物瓣膜的企业。

  主持人:能够跟世界上最先进的水平来相比吗?

  金磊:我们十几年来一直用爱德华公司的技术作为对比,那么在批准他上市以后,我们就已经知道,我们可以作出来比他更好的瓣膜。

  主持人:另外我知道,因为我无数过采访金磊,金磊说起他的技术的时候,他是非常开心的,有时候你是打不断他的话了,为什么?……他太执着,他有无数的想法,而且我也知道,他知道全中国有38万等待着用这个生物机械瓣膜来整治生命对不对,你现在缺的是资金和市场和渠道。

  金磊:我们现在缺的不仅仅是资金和市场渠道,其实我们觉得更深层的一个问题,就是一个品牌的问题。

  主持人:那么说到品牌,首先最能跟你对话的就是我们的艾丰先生。

  艾丰: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这个东西是卖给谁的?

  金磊:卖给医院。

  艾丰:那么你现在在卖给医院当中有什么障碍?

  金磊:我们卖给医院的障碍就是国产的就不如进口的好。

  艾丰:这是关键问题,是吧?

  金磊:对,也是品牌问题。

  00:31:36:00

  艾丰:品牌问题其实是很简单的问题,当然说起来很复杂,打造品牌最简单的就是以实造名。

  主持人:他请你说的再确切一点吗?

  艾丰:以实造名就是以你的质量,你的功能,你的价格为人们所公认就行了。像你这么突出的一个产品,我事先是不知道的,也就是说不一定患病的人知道,说明你在社会的知名度还是不够,应该花一定的经历做一些宣传,这个宣传倒不一定通过广告,而更多的我是新闻界出身的,我建议通过新闻,因为你的这些成果很多是很有新闻价值的,很多是自主创新的,而且是在世界上具有先进水平的,那么你要找到媒体,特别是找到相应的媒体给你做广泛的宣传,我认为这个品牌就可以打造出来。

  金磊:我知道艾老的品牌的理论,您说这个品牌不仅要有知名度,同时还要有一个信任度。那么事实上就是我们的知名度,我们认为在心外科界很少有大一点的医院不知道,当然就是我们没有,还没有让新闻界来知道。

  艾丰:太多东西需要一定舆论的作用,舆论的作用,比如说我是个病人,我要换这种瓣膜,朋友告诉我,说中国有个瓣膜又便宜又好,那么我就可以向医院说,我要你这个东西,希望我可以提出一个建议,跟大夫提出一个建议。

  金磊:艾老的意思可能是,不仅让有病的人。

  艾丰:不仅要让进医院的人知道,要让有病人的人知道,还要让没病的人知道.

  金磊:还有我是想说,从艾先生的发表的东西里我们看到,其中您说过一句话,就是这个企业不是因为做大才有名,而是因为他先有名才能变大,那么我想请教艾先生,您看我们怎么能够让它先有名呢?

  艾丰:很简单,多交些新闻界的朋友。

  主持人:但是金磊我打断你,我也算你新闻界的朋友,我跟踪采访他三年,我知道他的创业经历,我也知道他的用心良苦,我也知道他的新技术,但是我很难看到他给很多,接受了瓣膜之后的状态你没有记录,没有文字记录,没有影像记录,首先我觉得对于媒体来讲,我不能,你没有证据告诉我,让我能够心服口服。

  金磊:是,主持人说的这个事情确实非常重要,

  艾丰:现在我们这些技术产品,他们宣传都是用技术指标去宣传,而老百姓并不懂得这些技术,所以需要什么,需要故事,你在你的800病人里面有没有生动的故事,不用多,10个故事就不得了,要有故事,你才能够传播出去,你把这些故事传播起来,交给新闻界的朋友,相信他们给你宣传的很好,你要光宣传技术指标,是枯燥,就像广告一样,没法给你宣传这些东西。(掌声)

  金磊:很多人建议我们,说你要想出名的话,甚至有人,专家也建议我们,你出口,通常是中国是要认可,你要是在墙外开了花,墙内就自然而然的接受了,还有人建议我们说,说你做大,你把价格降下来,我规模做大,这个就会产生影响,还是有人说,你干脆,大家都认为外国的好,他们又造不好,你去找他,那么接他的发,我觉得这三种建议,我不知道,我也都是觉得不是很稳的,我想请艾先生。

  艾丰:我以前这样的,我反对你第三种,前两种都可以考虑。

  主持人:段总您帮他出出主意。

  段永基:准确的说我比较怀疑你刚才的定位,你刚才三年就是世界领先,据我所知,一个生物器官和临床实验在三年之内,一期临床,二期临床,三期临床,你怎么能用三年时间就能够完全这所有的过程呢。

  金磊:一个非常尴尬的问题,我曾经参加过国家75和85生物瓣膜的研究,当时我是在阜外医院的瓣膜研究室,作为中小中医院的硕士和博士研究生,那么我们在1991年的1月第一例病人就用上这个瓣膜了,一直到1994年用了61例患者,那么1994年以后我出国走了,当我们回国创业的时候,我们随访了这些病人,我们随访到的46位患者至今还没有一位因为瓣膜出问题,再去手术的,那么这样一个结果要比爱德华公司的瓣膜,当年他们这个阶段要好的多,那么他6年的时候他差不多有10%的瓣膜坏了,就是您说的这个问题,当然我们现在不能把我们当时的这个技术是阜外医院的这样的一个资源作为我们公司的资源,说这个技术没问题,阜外医院当年就这么用过,你也会问我,那是阜外医院的啊,不是你的公司的,是,我就有一个尴尬,但是阜外医院本应该把他做的很好,就是至今也没有把他产业化,因为一个研究成果到产业化他会有很多很多漫长漫长的过程和很艰辛的工作,这个后期的工作他们没有做,但是我们把他做成产品了,说这是第一。

  段永基:你做大了,阜外医院会告你。(掌声)。

  主持人:我想,你跟段总的对话,可能他会给你很多建议,但是他不能给您资金

  段永基:也不一定。(掌声)

  主持人:段总可能要给你投资,也可能会成为投资伙伴。

  段永基:我投资生物医药已经投了十年以前了,就开始投资。

  主持人:我知道您之所以问这么尖锐的问题,是想要跟他合作,给他投资。

  段永基:有这个可能性。

  主持人:我们期待着,我们期待着给段总和金磊鼓鼓掌。(鼓掌)

  尹卫东:那我想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今天来参加这个节目,或者是说你在公司经营过程中,你最想要见的两种人是什么人呢?两种,只给你选择。

  金磊:我觉得我最希望要见的人是一个,就是职场运作的高手。

  尹卫东:那第二种人呢?

  金磊:第二就是熟悉中国市场的,为能够做品牌的这样一个运作的这样的一个高层的。

  尹卫东:一个是职场的高手,一个是做品牌的,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你现在能不能大概对你这个企业,自己心目中有一个估值呢?

  金磊:我们现在,我们新注册的公司是2980万,那么我们对,我们公司自己的价值是我们未来市场的容量,那我说这么几个数字,是美国爱德华公司,他就是2000年8月上市,现在他就是世界的第一。

  尹卫东:大家注意听,我跟金博士已经第二次认识了,就是他是个在科研方面,在心脏瓣膜方面是一个非常权威的专家,他在成立这个企业之前,已经是专家了,所以他这个研究已经是有一定历史性的,很有名的一个,但是我现在问他的问题,是他现在对他企业的价值不是,我不打断他的话,他还得讲半小时。(笑)这就是金博士最大的优点,但是金博士这可能也是您作为一个企业董事长,就是您应该把握这个企业,因为假如我是一个投资人,我问您的问题可能真的想给您投资,或者是你有一个估值,我们谈的根本不是技术问题,完全是另外一个企业在运作过程中的一个最核心的问题。

  金磊:我刚才说的恰恰是想给,就是我们原来做学问的,做学问有一个习惯,就是必须先把依据告诉你,然后我再估值,我一拍脑门,我是三千万,两千万,我不会说出这种话来,我告诉你说,爱德公司他值多少钱,他有多大市值,他的是容量有多大。

  尹卫东:你知道我有问你这个问题的人,他就是在策划的爱德华上市的一个投资人。

  金磊:对。

  尹卫东:他对爱德华的故事比你熟悉的多的多,那为什么你不先讲你自己,而是先讲人家呢?

  金磊:我先讲人家是说,我们中国的市场现在还看不到那么清晰,那么在美国他这个市场就比较成熟了。

  主持人:周总,如果我是金磊的话,我有两种叙事方法来说,您看您会喜欢哪一种,一种,爱德华是世界最先进,他爱德华有多大的市场价值,有多大的市场规模,我一定要跟他比,我比他还要强,这种话说的话您愿意听,给您印象深刻。还是我们什么什么,中国有多少病人,我们有多少市场,我们要做什么,将来我们会赶超美国,是这样的话,您觉得更能打动您呢?这两种说法。

  周志雄:其实这两个,我觉得都没关系,因为其实我们在看一个企业的时候,看的不是你30分钟做完的讲演,我就决定了,不是这样的,其实我们在做一个判断的时候,需要经历很多的过程,……真正你跟我说的是说,我的技术含量什么样的,我们的竞争地位是什么样的,我们花了多少年的时间研究的,我今天的营业额是什么,我今天的利润是什么,我未来发展的规划是什么,我今天的团队是什么,我的对里面还需要什么样的人,由于种种种种这些东西,所以我需要多少多少钱,我需要,我认为我今年的我现在目前的企业估值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估值,一个情形,然后从那个再开始。

  金磊:我想问周先生一个问题,我非常钦佩您创造了哈佛大学FA一个典型案例的,就是投资盛大,您这个投资很成功,我特别关注到的一点是,大家评论您是既有创业者素质的投资家,那么我最看中的是,不仅投了钱,你还去帮助盛大,去帮他们策划,运作,以及他现在的(陡壁),最后成功的上市,我想说,您是不是对每一个投资的企业你都这么做呢?

  周志雄:我们一定要做的一件事就是说要帮助企业,不光是钱,而是要从各方面去帮助企业,

  金磊:第二个问题今天我们在座的是三位医药的企业,我看您投过的这些企业,除了网络技术,半导体通讯,ID电视,这是您感兴趣的领域,那您今天到这儿来,是不是兴趣有些转变,是是对生物医药开始感兴趣。(掌声)

  主持人:周志雄,金磊说白了,就是说您看您能不能给我投资,就是开始对生物制药感兴趣了,或者对三位创业者感兴趣了。

  周志雄:我们在过去几年的中国投资的一个策略基本上是说,我们会选择一个行业,然后我们投资这个行业里,投第一或者第二的这样的一个专业,比如说我们网络游戏我们是第一个,支付我们是第一个,但是其实作为卫生,就是健康医药这个行业他有一些特殊性,因为他太专业了,整个投资周期会非常长,所以我们在这个行业,在这个领域正在逐渐的探讨。另外一个数据我想给你是说,去年一年,就是整个国际的风险投资在中国,应该是55亿美金的一个量,这个到目前为止,几乎还没有基金在生物医药,包括医疗设备这个整个这个很少很少有资金在投。

  主持人:周志雄,周先生您能给我们一点希望吗?坐在您对面的都是三位从事生物制药企业的创业者。

  周志雄:对,我下面的话是讲说,实际上我们对于这个领域是有兴趣的。

  主持人:是有兴趣的。

  周志雄:我们在这里看到超过半年左右吧,时间不长,超过半年左右,现在还在实验。

  主持人:您现在还在看,那您今天到现场是看还是留意一些想要选择他们其中一位呢?

  周志雄:有可能。

  主持人:有可能,像点样的,刚才金磊说的,您觉得他象样吗?

  周志雄:我觉得有很多有兴趣的,有意思的地方,所以我们有兴趣继续看。

  金磊:好,谢谢各位嘉宾。

  主持人:好,谢谢。(掌声)

  主持人:接下来,让我们再次的深刻认识一下邱子欣先生。让我们看看邱子欣的短片回放

  主持人:我们要采访这个邱子欣,首先说他是世界第一,全球第一,第一时间,最好的技术,一定要用第一和最好来宣传你不可复制,但真正的第一,他的可行度到底是什么样子。

  邱子欣:中国有句老话叫做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所以因为我们在做这方面的研究,所以我们有很多,所以我们认为的第一,我们认为的最好,所以这是一方面,我们在研究技术上建立的,如果要是讲依据呢,今天的时间肯定不够讲。

  段永基:我遇到第一的人,常常问他,你告诉我世界第二是谁。

  邱子欣:像我们的物型肝炎的研究,国际上有一个很知名的公司,那么他也在建立行业标准,

  段永基:今天不讨论这个问题,一定要知道第二是谁,第三是谁,然后你对你的定位是你的坚实的基础,而且你知道你跟他的差距。

  尹卫东:段总讲的是问题是谁第一,谁第二,实际上在拷问你的竞争对手是谁。

  邱子欣:我们没有竞争对手,我们现在也面临一个问题,没有竞争对手,没有跟你一起在忽悠,没有人在跟你一起煽动起来。

  尹卫东:这一点利弊是好事。

  邱子欣:对。

  尹卫东:你第一的价值是什么,你是第一,但是如果第一没有价值,你没有任何意义。

  邱子欣:对。

  尹卫东:所以有的时候可能从企业的利益来讲,做第二,做第三未必是坏事。

  段永基:第二个问题,你们几个都是媒体,我得罪一下媒体,你能举个例子告诉我,因为媒体的宣传而做成功的企业有什么?(笑)

  邱子欣:在媒体这方面,我们确实没有过研究,我们这方面我们确实不懂,但是。

  段永基:我觉得企业要成功,媒体非常非常重要,但是一定有市场的策划。

  主持人:这是段总的主意。

  段永基:对,营销方面。

  艾丰:那我就反过来说,哪一个成功的企业离开了媒体的宣传?(笑、掌声)

  段永基:我说的意思是,产品在营销策划的这个过程中,媒体是一部分,怎么借助这个宣传,但绝不是全部。

  邱子欣:我今天来讲,通过媒体来讲,我是想宣传我们的物肝. 80%以上的猪感染了物型肝炎,然后通过吃猪肉或者是饮食有可能造成物型肝炎,有多少老百姓知道的,有多少专家通过你们希望媒体宣传,所以这个就是我们之间的一个困惑,我们研究出这么好的,这么重要的东西,但是没有人知道.

  主持人:为什么没有人知道呢?我们每天喜欢吃肉,肉身上有那么多的病菌,我们也不知道,那为什么不让我们知道呢?

  邱子欣:这是研究的过程,这就是在研究还没有达到一个程度的时候,你不能去抱怨科学家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但是等科学家研究出来的时候,用什么样的形式让公众知道,怎么去配合。

  主持人:尹总的做法跟你的不一样,你看,他是研究禽流感和SARS疫苗的,你是研究物型肝炎疫苗的,但是我可以拿出大量的证据,他从2003年到现在,他研究SARS疫苗,研究禽流感疫苗的整个过程我们全部知道,包括志愿者,包括什么事,我们全都知道,我们就知道他的整个过程,社会公众也知道。

  邱子欣:所以这是我们要向尹总学习的地方,所以我今天也。

  主持人:尹总。

  尹卫东:那博弈,你现在到这儿最大的商业目的是什么,不要从个人目的,不要讲科学家自身的兴趣,你最大的商业目的,你代表万泰公司你最大的商业目的是什么。

  邱子欣:现在物肝又面对着这么大的一个市场,但是我们没有能力去把这个市场占领,所以这就是我们从公司的战略角度来讲,怎么能够得到支持跟帮助跟方向,怎么去做这个事情。

  尹卫东:你在疫苗上能取得的巨大价值,你认同的未来的巨大价值与你在整个试剂行业发展,将要取得的价值更大吗?

  邱子欣:更大的多,而且这个产品可以,有可能快的多。我们这个诊断市场,我们现在有一个亿的市场,通过几年,我们现在每年30%的发展,我可以做到两个亿,三个亿市场,但是我们做物肝的评估,我们做十个亿的市场,但是这个市场你怎么去做。

  段永基:对不起,先生,我打断您的话,您知道厦门为什么出钢琴家吗?你知道吗?就是英国,类似的家庭也很多,所以英国人就说,钢琴一定特好卖,所以就弄了一台钢琴,弄了3000块,就是他的媒体的潜在宣传,中国当前是具备购买能力,就是市场有两种,一种是潜在的,一种是现实的,你这个物肝就是潜在的,所以英国人就抽钱了,弄了3000台,中国人没人买。他是一个潜在的市场,所以你有一个教育市场和培训市场。

  尹卫东:所以段总讲了一个非常有哲理的故事,你自己认同的市场,真正的市场,你比如说CDC,你做的CDC的所有的医生和决策者,他们认同的市场有多大,还有一个就是有我们投资人在这儿,他们认为这个投资市场有多大,加上你的各认同,才能真正形成一个真正的认同。

  邱子欣:所以我今天来的目的也是请教专家,怎么样让物肝让大家感兴趣。

  段永基:你去看一本书,因为在IT界里面引导市场最成功的就是索尼,就是沃克曼,因为当时人们在不兴听音乐,就是当时的市场没有形成一个现实需求,但是他研究出来,所以怎么教育,你开始讲一个教育和培育的时候,看这本书就行了。

  主持人:艾老有点坐不住了。

  艾丰:我理解,这个事恐怕要找政府。(掌声)。

  尹卫东:政府的作用是不可轻视的,那么政府打出一张牌就是说,我的便宜又进口,当你有资源调动政府,因为政府他必然倾听你资源的时候,他是很注意的,给你这一点,把企业能够调动政府的资源再开发的更好一些,就会有事半功倍的作用。

  主持人:好,邱子欣怀着满心的希望,然后接下来就是说找政府,邱子欣就可以说,我离场了,我去找政府去了。

  邱子欣:从政府角度来讲,就是说很关心公共卫生的问题,那我们就从研究的角度来讲,就是发现这个是一个物型肝也是很大的公共问题,所以我们现在也在跟进政府,也在把我们的研究报告给政府。

  段永基:我有点不同意见,我建议你找一个会卖东西的CEO。(掌声)我坦率的说,我觉得不太够,你的优势是个科学家,但是不是个市场营销的事。

  邱子欣:我应该严格来说,我不算个科学家,因为我们的科研成果都是厦门大学和我们一起研究的,但是厦门大学那天批评我们,说我们有这么好的产品交到你们手上,你们怎么没有把它推广出去,所以这是我们很惭愧的地方。

  主持人:我想邱子欣,这三位专家进行沟通,段总,您说您已经关注生物制药产业已经十年了,如果您也认为他这个产品很好的话,不过他这个物肝产品很好的话,您能不能跟他合作或者并购。

  段永基:我不行,我也不是一个卖东西的专家。(掌声)。

  主持人:那尹总,您看您禽流感疫苗研究的非常出色,然后SARS疫苗也攻克了我们国家的科技难关,再加上我们的物肝,您能不能收购他那里的项目?

  尹卫东:从投资人的利益考虑,我更愿意他收购他整个系统的。(笑)其实个人感觉上我支持邱总。(掌声)

  主持人:那么周志雄,最后轮到你了,您能不能给他投资,把他的团队帮他组建一下,给他派一个CEO。

  邱子欣:他缺资金,我们全是资金,一个很好就是我们的投资公司是养生堂,所以我们的资金不缺。

  周志雄:你不缺资金,那你认为把一个产品从不知名推到知名是上游,你怎么做,要通过市场的运作

  。

  邱子欣:通过市场运作。

  周志雄:怎么通过市场运作?

  邱子欣:那就是这是我不知道的。

  尹卫东:实际上这个周先生这个理念呢,像您这句话邱总,可能我们在上千家公司里面没有一个CEO站出来敢讲说我不需要钱的。

  邱子欣:因为我不知道怎么花钱,所以我不需要钱。

  尹卫东:这是你最大的问题。

  周志雄:你如何把一个产品也好,一个品牌也好,用最快的时间把它推出去,一定是需要资金的,一定有各种渠道,一定是用这个市场,

  主持人:周志雄你犯愁,我知道你犯愁,你不要觉得在这儿很坦然,其实他犯愁,那说明他有钱花不出去,那花不出去就能赚来钱,他就会失业,那邱总也是这样,他身上有钱,也不知道该怎么花,你们俩为一件事犯愁,都为钱犯愁,那么现在大家刚才说过,你到底有多少钱,想怎么花出去。

  邱子欣:不知道要花多少钱,所以很多要给我钱的人,我都跟人家讲,我不知道该怎么花钱,所以我也不敢要别人的钱,现在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主持人:那艾老你也给他一个建议,怎么样把钱花出去。

  艾丰:我是老想做任何事情要付三种成本,第一种是生产成本,第二种成本销售成本,把这个东西卖出去,做广告,做网络,给人家点回扣等等都属于销售成本,第三种是风险成本,是吧,政策变了,或者是对手,新对手出来了,……如此等等,这三个成本都要付出,……根据我的经验,特别是销售成本,应该说越来越高,是不是?以广告为例,越来越贵,越来越不管事。

  主持人:那邱总越来越不敢投广告,他想投他怕。

  艾丰:15年前投广告,你看现在投广告的市场如何,是他的远的很,越往后越会是这样,就是销售成本会越来越高。

  主持人:邱总,有钱得投广告,当然不仅仅电视台了。

  主持人:谢谢,段总,人家要给邱子欣钱,您建议要吗?这钱该怎么花?

  段永基:我觉得这个钱不是问题,就是缺一个会做市场营销的一个专家,所以应该放下身段,全球范围去找卖东西的,不管是卖什么的,只要他有卖东西的成功率就可以请。

  主持人:段总是把球踢给国际上了,在座的都不要帮着邱总去卖东西,咱们上全球去找去,尹总。他钱怎么花?

  尹卫东:我想要是不知道这个钱怎么来,或者是说这个钱怎么花的时候,最好先把这个事忘了,至少作为CEO来讲先别管他,顶多交给部门经理去管。

  邱子欣:我这个投资者不干了,你这么好的项目,你还把他扔一边,我这么说我的老板得不干了。(掌声)

  尹卫东:实际上是李利君导演的托,我也是站在他的角度,也觉得物型肝炎很好。(掌声)

  邱子欣:所以我们可能会有合作的机会,你们的甲肝加上我们的物肝这可能是一个好机会。

  尹卫东:所有的合作都不会在镁光灯下完成是不是?

  主持人:看来这个问题比较深刻了,我们私底下再进行一些深刻的交流吧,好不好?谢谢,谢谢邱子欣先生。谢谢。(掌声)

  主持人:下面我们要详见的倾听一下赵常贵先生的创业故事了,看一下赵常贵先生的短片回放,有请赵常贵先生。(掌声)可能很多人不太了解赵常贵先生,他的身份比较复杂,做过教师,做过旅游,然后又做过投资人,做投资人,做投资人做的好好的,他自己又要做CEO,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再做投资人的时候,你怎么面对像你寻求资金的人呢?你怎么去判断他们呢?

  赵常贵:我觉得有一些原则吧,各有各的活法和做法,(笑),所有的寻求是有缘分的,投资人他有不同眼光,不同的角度去看,作为创业者他有不同的眼光,不同的想法去走,那么大家走一条路上了,这个事就OK了,

  主持人:这要看缘分是吧。

  有的人看人,有的人看项目,有的人,有的团队说第一是人,我投资就是投的人,有的是,我投产品,我投技术等等,我想可能简单概括这个创业者,他们这些具备这三二三的素质,可能就是一个比较成功的团队,那么三个,首先有三个比附,一种就是抱负,远大的理想抱负和信念,另外就是一个充满激情,充满创业的激情。第三种就是动作,行动,执行力要快,那么要具备两种素质,一种素质是诚信,一种素质是专业,还有必须具备三中能力,管理能力,还有营销能力,还有技术研发能力,我为什么坐在这个位置上来做CEO呢,因为我认为我这三二三我都有。

  主持人:您已经把投资人所需要的条件研究透了。

  赵常贵:我理解的,在我个人的判断的这个原则下,我是这么理解的。

  主持人:您觉得最想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赵常贵:我现在,我们现在面临的是比较大的问题是,其实是资金了,主要是资金。

  主持人:缺资金。

  赵常贵:对,不像这两位,可能他们不太缺钱。

  主持人:他们缺钱他们不直接说。

  赵常贵:但是我就是钱还不能是乱要的,实际深我自己也能找一些钱,身边也跟了一些大大小小的朋友,但是他们的钱我认识不合适,不能用,所以我怎么去选择这个钱可能是比较主要的,那么现在只有两点,第一点我是选择一个大的,国际上非常有影响力的VC,还是选择一个比较好的在行业内具有很大影响力的一个渠道,这是我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

  主持人:您觉得周志雄有足够的影响吗?

  赵常贵:有。

  周志雄:……其实找风险投资作为投资人和找行业作为行业找投资人,是两个很不一样的路,其实最大的区别就是说,风险投资的一定不会跑来接手你的企业,说这个企业我给你做,……而行业投资呢,他一般来说,他是对你的企业,他是有想法,他可能会跑来做,我们的目的非常简单,就是作为财务投资,我的财务的投资得到汇报,……对于行业投资人,这不见得是他的目的,所以这方面你们先想好,所以我从这个角度是一个什么样的考虑。

  赵常贵:这个我理解,但是从我们公司角度来讲,我想有两条路都是可以走的,

  主持人:刚才赵总说我缺钱,缺多少钱?

  赵常贵:我现在根据不同的需要,我有两种要钱的方式,一种是按人民币计量,500万人民币。

  主持人:500万人民币。

  赵常贵:这样的话,我们的疫苗可以拿到证书,这是一段,另外一种是500万美金,就是我们直接进,就是我们直接做产品。

  尹卫东:我来之前翻看了你的这个计划书吧,……从你提供的资料上看,确实你的现金流如果断了怎么办?

  尹卫东:你现在谈的几个产品上,从诊断到抗体到疫苗都已经含概了,……但是你仅有几十万人民币在帐,所以这个时候你再美妙的空间理想,都会化成未来几个月如何开工资的现实。

  赵常贵:没错,实际上我一直在往公司放钱,我已经自己个人已经放的20万了,……如果紧急的话,我身边的朋友我还是可以借点的,而且我们现在就是现金流有,就是说我的公司和一般的初创企业不一样,我现在有产品在卖,我们现在需要钱的目的是把公司主打产品,就是我们作为基因工程疫苗,而且是年额免疫的基因工程疫苗,……要做临床前相关的一些实验的工作。

  尹卫东:现在从农业部对疫苗的控制来看呢,特别是你这个年末疫苗要经过一个审批,相对来讲也是要有个过程。

  赵常贵:对。

  尹卫东:这个时候要谈到具体建议,我倒觉得用你现在的技术资源和管理资源,和你的理念真的能去整合一个兽药已有的资产资源,固定资产资源,因为我们国家有好多小的兽药厂,他们的体制跟技术都非常不错。

  赵常贵:是这样。

  尹卫东:你比如说包括一些厂房,基础设施啊这些,那你的身价,就是公司的价值会调的很快。

  赵常贵:没错,但是这里有两个问题,一个是这个在行业内,这个小的兽药厂,小的生物制药厂很多,他的产品没有什么市场,所以有死在那儿,我们存在一个,去谈判,然后去双方来进行财务的一个审计,然后再坐下来谈价格,然后谈的差不多的时候,可能黄瓜菜都凉了。

  主持人:艾老,赵总的问题不少吧。

  艾丰:我的感觉可能还不是钱的问题,因为投钱一般来说,就是产品出来卖不出去也麻烦,所以他们讲了四种人嘛,一种人是又会做又会卖,一种人是既不会做又不会卖,一种人是会做不会卖,一种是会卖不会做,这四种人目前嘛,最好就是既会做又会卖的,想的是什么是最坏的,那么往往认为是既不会做,又不会卖是最坏的,有的人认为会做不会卖是最坏的,为什么,因为他他东西做出来的,卖不出去,他就亏损了,那既不会做又不会卖的,他不会做他也不会亏损。(笑、掌声)

  赵常贵:我们国家是口蹄疫计划免疫,是政府有补贴的,所以这块市场是大家吃的都是在现有的格局上,中路占全国的54%的市场,因为我们国家,从咱们的大牲畜,口蹄疫类的牲畜大概有10个亿,中路他一个动物扎两针,他四毛钱的批发价,大概是不到一块钱,所以这10个亿他占一半就是5个亿,所以他一年就上亿的利润,这是很清楚的一个帐,但是因为他是灭火和减油苗,这个苗是在发达国家是不准用的,……因为安全问题,所以他是疫苗发展的一个方向,所以他总会被取代的,所以这个市场我们倒不愁,但是也还是需要运作。

  艾丰:不是不愁,是说潜力市场和现实市场不是一个概念。

  赵常贵:对。

  艾丰:你要有一个过渡期。

  赵常贵:对

  艾丰:打造一些现实的市场作为依托,然后你有一个过渡期,可能将来是你的天下,现在不是你的天下。

  赵常贵:对。

  艾丰:到你的天下已经死了,那也就没有你的天下了。所以就要找一个依托,但是我觉得这个依托不是钱,而是一些著名的相关的企业,比如说大的医药企业或者兽药企业,和他们形成一种合作关系,

  赵常贵:行业之间的这种渠道之间的合作我们已经谈过了,好多企业知道我们代言的一些项目和产品,也表示了很浓厚的兴趣。但是有两点我们比,我们不太有些不安,第一个就是说我们还是不想被简简单单的被购买,第二个就是我们的技术平台是在生物的这个基金重组的平台上面,……我们具有比较大的这种空间和含概能力,所以实在要是说,并购买的话,可能我是觉得,是不是我们选择一个财务投资者,或者一个渠道的一个更强的一个,然后我们来继承,然后反过来我们供应他们,所以我觉得可能这样是一个路子,因为我们代表的是一个方向。

  主持人:需要别人帮助,又不想别被别人控制。

  赵常贵:对。

  主持人:那我想周志雄可能就会失望了,他要是希望寻求像你这样的帮助,又不想被你们控制,而且反过来他要控制你们。

  周志雄:这不是控制的问题,我觉得基本上现在他这个企业,目前的状况可能机构不太具备可投的基本标准,所以其实尹总提的这个可能是一个方向。

  主持人:从赵总的速求宣言来讲,我们感到得到作为一个创业者真的是很难,选择创业就选择了博弈,但是博弈不在输赢,但是博弈一定是在一个非常艰难的情况下,能够提起人的意志和勇气,所以赵总面临的问题很多,资金问题,人才问题,市场问题,好多好多,但是他们仍然坚守在他们的岗位上,首先我们对于创业这种精神应该给予掌声,应该尊重他们的创业精神。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