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业界 > 新浪科技评论空间专题 > 正文

评论:达·芬奇密码与人类精神基因的家园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5月22日 16:05 大洋网-广州日报

  周庆安/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

  新华社报道说人类1号染色体的基因测序图宣布完成,标志着历时16年的人类基因组计划终于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这无疑是2006年5月世界科技史上的一个重大新闻。

  科学很伟大。了解生命基因组的结构,能够帮助我们战胜大量的遗传疾病,回答了心
血管病从哪里来,肿瘤从哪里来等等。但是在肉体之外,我们还需要回答一些更加形而上的问题,比如“爱”从哪里来,“仇恨”又从哪里来,“信仰”从哪里来。我更愿意把这种绘制称为精神基因组的绘制。

  最近的电影《达·芬奇密码》正讲述了这样一个精神基因的遗传与变异的故事。那些充满信仰的教士们终其一生所守护的,其实正是一个足以导致许多人精神基因发生突变的秘密。其实丹·布朗并没有颠覆耶稣的神性,只是试图通过这个故事向我们说明,精神基因的形成和修复也来源于真实个体的体验,正如我们生命基因的形成是千万年选择的结果一样。

  问题在于,在可以记忆的过去里,因为科学技术的变革,引起人类信仰、观念变革乃至社会结构变革与进步的历史进程比比皆是。丹·布朗所探讨的精神基因并非孤证。比如解剖技术的发展颠覆了许多人对神圣的看法,航海技术的发展重新撰写了国际政治的强弱关系,而火器的出现让国际政治的结构性变革成为可能。

  这些变革之所以有如此巨大的威力,是因为这些技术变革能够迅速传播并且改变人们的信仰和观念。这也说明了精神基因的构成来源于我们千百年来形成的信仰、道德和价值观。这些基因是社会形成过程中对人际关系的一种认知和界定,也是我们不断改良社会和发展自身的需要。而科学只是改变这种基因的技术手段之一,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通过社会手段来修复和维护精神基因在人类健康中的作用。

  因此,今天在绘制人类生命基因组的同时,我们也要想一想我们的精神基因组。它能够帮助我们辨识今天社会中的善良与邪恶,同时也能够了解今天中国社会的各种“社会病”的由来,让我们能够理性面对信仰缺失、贫富悬殊、偏执极端、躁动不安。甚至某些时候,认识精神上的基因遗传和突变,要比认识生理上的遗传突变更为重要。它甚至能够推动我们反思制度革新中的弊端,解决更多的人所面对的困惑与痛苦。这些痛苦丝毫不亚于肉体的疾病。

  社会的发展是多种力量推动的结果,历史上人们曾经用宗教作为精神基因的修复工具。那么在一个多元文化和多种信仰并存的世界上,我们的精神基因有什么样的共性,又有什么样的差异性?汤姆·汉克斯在《达·芬奇密码》中用“爱和信仰”回答了奥黛丽·塔图的疑问,这是一种自发的认知。但我们决不能只满足于此,正如科学家们不会停步于生命基因组的绘制一样。

  我们都还记得W·C·丹皮尔在《科学史及其与哲学和宗教的关系》一书第三章中说过的话:“人类历史上有三个学术发展最惊人的时期:即希腊的极盛期、文艺复兴时期与我们这个世纪。这三个时期都是地理上经济上发展的时期,因而也是财富增多及过闲暇生活的机会增多的时期。”在今天我们这个世纪,人类生命基因组序列图绘制完成,但是精神基因组序列的绘制才刚刚开始。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