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业界 > 上海交大证实汉芯造假专题 > 正文

高丽华 杨霞清:汉芯造假谁之过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5月22日 15:41 计世网

  高丽华 杨霞清

  计世网消息 一个仅仅在外企有过芯片测试技术背景的工程师,为什么能让“汉芯系列芯片”这一并不高明的“系列谎言”一路绿灯,畅行无阻,套取了上亿元的科研拨款?它的背后究竟牵连着什么样的背景?应该受谴责的仅仅是一个陈进吗?“危机既可能成为更大危机的前奏,也可能成为一个重大转机的开始。”人们期待着后者。

  5月12日,随着新华社一纸新闻通稿,沸沸扬扬闹腾了近半年的“汉芯造假”案终见分晓:“上海交大证实汉芯造假,决定开除陈进院长职务”。据称,汉芯一号“造假属实”这个结论是由科技部、教育部和上海市政府组成的专家调查组,“本着客观公正、尊重科学、实事求是的精神”,历经两个多月的认真调查之后做出的。

  真相大白,尘埃却没有落定。面对这一影响堪与韩国黄禹锡事件相“媲美”、手段却要拙劣得多的科技诈骗大案,公众在震惊之余不能不思考和追问:一个仅仅在外企有过芯片测试技术背景的工程师,凭借着什么能让“汉芯系列芯片”这一并不高明的“系列谎言”一路绿灯,畅行无阻,骗过众多专家,骗过上海交大,甚至骗过上海市政府和中央相关部委,套取了上亿元的科研拨款?它的背后究竟牵连着什么样的社会背景?应该受谴责的难道仅仅是一个陈进吗?

  一样的“黄禹锡”,不一样的社会反响

  “我知道这件事儿比较早。当时汉芯是不是造假还众说纷纭,没有定论。但是很奇怪,我在网上看到一个调查,竟有七八成的网民愿意相信这是真的。这与韩国的黄禹锡事件正好倒了个个儿――韩国绝大多数民众不愿相信他们的民族英雄‘造假’。”南京博芯公司总经理凌明接受采访时说。

  南方都市报一篇被广泛引用的文章甚至称,汉芯一号造假举报的帖子出现在网络之后,参与讨论的中国网民,竟“毫无例外、一边倒地表示绝对相信举报者”。

  凌说,中韩两国民众的这一心理差异“很是耐人寻味”--它说明在不少人心目中,我国的学术造假、科技腐败现象之严重,已到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地步了。在国人看来,陈进只不过是造假大军者中的一员,所不同者,无非是他这个“汉芯骗局”玩得太大,触动了太多人的神经,骗到手的荣誉与金钱也最多,如此而已。

  的确,中国当前学术腐败和科技造假泛滥,已是不争的事实。从成果剽窃抄袭到论文黑市交易,从

四川大学的海归到清华大学的教授,相关案子一件连着一件,以至于有评论称,“中国虽然还没有出现世界级科学明星,但是国家级科学明星被发现造假的已经不少”。在我国,高等学府一向被认为是学术和道德的圣殿,如今这一领域似已沦为学术腐败和科技造假的重灾区,“汉芯”即为突出的一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监督委员会发布的2006年第一期简报,通报了20个科研项目虚假申报案例,其中就有15个案例涉及高校,占总体案例的75%。

  面对这样一种局面,国人似乎已经顾不上维护自己的面子,“对于学术腐败和科技造假的痛恨,已经超越了中国民众对于民族自豪感的坚持”。而这恰恰是最令人痛惜、也最值得深思的事情。

  该受谴责的还有谁?

  “如果说检讨,首先应该检讨的正是你们媒体。现在跑出来批评汉芯造假了,你们当初都干了些什么?如果不是记者的吹棒,陈进和他的‘汉芯’能走到今天?什么‘中国芯横空出世’,什么‘汉芯之父白了少年头’。你想想,造假都造到了那种程度,居然一路绿灯。这里面,媒体的吹捧和渲染起了很坏的作用。现在出事了,又来一个千夫所指。这种舆论环境难道不值得检讨吗?”上海某微电子公司一位邹姓副总裁接到记者的采访电话,毫不客气地甩出了这串责问,末了还语气坚决地告诫记者:不准在稿件中出现她公司和她本人的名字。

  笔者哑然。但平心而论,与推波助澜的媒体记者相比,芯片领域的学者特别是负责成果鉴定的专家和机构,似乎更应当受到谴责。

  博芯公司总经理凌明告诉记者,凡有几年芯片研发打拼经历者都应知道,一个在摩托罗拉做芯片测试的工程师,回国后居然在两年时间里就拿出拥有自主

知识产权DSP芯片,“这几乎难以置信。” DSP是一种非常复杂的数字信号处理芯片,凡与通信、多媒体处理有关的设备,其核心处理器一定是DSP,它的指令非常多,验证起来很困难,尤其需要时间的考验。“两年拿一个样品出来是可能的,但实现产业化可是难上加难的事。”可是汉芯一号在2003年2月26日通过鉴定时就声称已经量产,稍有集成电路产业常识的人对此都应心存怀疑。

  记者查阅了2003年2月26日某媒体关于《“汉芯”出世》的报道,文中确有“‘汉芯’系列产品已跨入国际市场并获得超百万片的订单”的话。另有材料显示:在“汉芯系列DSP”申报相关国家级项目时,项目申报材料上赫然写有“两年跨越二十年,汉芯DSP将取代美国TI公司的高端DSP”的字样。

  对于这些在今天看来是天大的笑话与讽刺的评价和报导,当时为什么就没有人提出质疑呢?

  按照凌明的看法,审查“汉芯”是不是具备产业化条件并非什么复杂的事情:一可以看看它在Foundry(代工商)那里下了多少订单;二可以看看它给下家开具的订单发票或合作意向协议。遗憾的是,相关专家和部门似乎都“忽略”了此事,结果是让这个漏洞百出的“研究成果”,在申报国家级高技术产业化项目时一路过关斩将,顺利拿到了巨额资金。

  笔者记起,今年2月采访中芯国际一位副总裁时,对方曾谈及汉芯量产的事,说汉芯在他们那儿只做过流片没做过量产。他介绍:“通常芯片设计企业在Foundry那里流片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我把设计交给Foundry,你先要为我验证一下设计是否正确,帮我把好设计关,然后再流片;另一种是我把设计交给你,你什么都不要管不要问,只管为我做流片即可。汉芯属于后一种。汉芯流片之后并没有在中芯国际下过量产的订单。”做这个采访时,有关汉芯是否造假的调查结论还没有出来,但明白人听到这些话,心里也就有个大概数了。

  除此之外,社会的浮躁心态对陈进的造假也起了某种诱导乃至“鼓励”的作用。凌明分析,陈进造假有个“从小到大”的心理过程。“我揣摩,陈进最初可能不会想到能把‘假’造得这么大,他送给专家鉴定的那个208管脚的DSP芯片的确是自主研发的(这种芯片还缺少外围的东西,不具备产品化的条件)。只是在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为了烘托汉芯的功能演示效果,才拿出了打磨掉摩托罗拉LOGO的那个114管脚的芯片来演示。但开弓没有回头箭,这个‘假’既然造了便一发不可收拾,因为这种‘卫星上天’的东西迎合了社会上那种追求业绩、政绩,急于求成的浮躁虚荣心态,再加上媒体的大肆渲染,陈被捧上去了,如同上了贼船,已经身不由已,想下来已经不可能了,最后就变成了‘皇帝的新衣’,问题和漏洞不是没有,但是谁也不愿意戳穿它。”

  华东师范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唐安国教授认为,从造假起步的科研项目越是做大、做出名声,就越难发现其中的问题。“这就是光环效应、马太效应。”

  由此来看,今天汉芯出了问题,需要检讨的是包括媒体、专家、评审体制、领导政绩观、国民心态等在内的众多群体和制度。正如一位叫赵福军的网民所说,“汉芯之所以能够形成一系列的互动环节,最终构造出一个相互欺骗的合力网络,每个环节都存在一定程度的过失”。

  “汉芯事件”的警示

  “涉足技术密集的集成电路产业,最需要实事求是的态度,脚踏实地的精神。”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东南大学射频与光电集成电路研究所所长王志功博士接受采访时说。

  在王志功教授看来,中国出了“汉芯造假”这种事,与科技界的浮躁有很大关系。这是汉芯事件给我们的第一个警示。

  长期以来,我们吃尽了“缺芯少魂”的苦头,芯片产业承载着国人太多的希望与梦想,有关“中国芯”的话题也被一炒再炒,一些人难免会因此浮躁起来,急于求成,总想一口吃个胖子,一天赶上人家几十年。汉芯造假所以能频频得手,很大程度上正是利用了人们的这种心态,也反映和折射出了这种心态。

  作为东南大学射频与光电集成电路研究领域的带头人,王志功说,自己这些年也不时被这种急于求成的浮躁氛围所困扰,外部压力很大。“在我们研发射频和光通信用芯片的过程中,经常有人对我吹风说:人家这个芯那芯都出来了,你们为什么还没产生效益?”。

  王教授说他完全理解人们的心情,“希望我们尽快做出一个很大的成就来,一举解决中国的很多问题,成为一个创造巨大效益的企业,应该说这种希望的本意是好的,但如果期望值过高,高得失去了科学依据,就会出现问题。“我们需要有赶超的意识, 但更需要是科学的态度,拼搏和实干的精神,急功近利只能适得其反。”

  有着13年在德国深造,并从事集成电路客座研究经历的王志功指出,在芯片技术上,我们需要“补发达国家30年或20年前的课,而补课的首要内容是人才”。培养一个集成电路专业硕士要两年多,博士4年多。一个学校里可能有10多个教授在培养,但一个教授顶多带十几个学生。这是一个十分艰巨的任务,需要时间。

  人才培养出来了,技术平台和科研环境建立起来了,不断进行技术积累,攻破技术难关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如果操之过急,就会瓜不熟,蒂不落,“想去催熟那个瓜,就可能是苦瓜”。汉芯就是一个深刻的教训。

  汉芯事件的另一个警示,则是对现行的专家鉴定、科研管理、科研政策等敲了一记警钟。审查一个项目,应该做细致的调查,进行科学管理,不能让虚假的东西得逞。不要为了政绩而去助长学术上的不正之风。

  以专家技术鉴定活动为例,“实际上不少单位搞技术鉴定的目的不纯”,为了政绩而鉴定,为了拿奖而鉴定;还有不少产品鉴定,是靠公关拿下来的,是靠吹喇叭吹出来的,有很多虚假的东西在里面,最后害了党和人民,也害了那些吹喇叭的人。这是科技和产业界的一个弊端,也是汉芯造假的社会温床。计世资讯(CCW Research)半导体资深分析师李东宏认为,在本土IC涉及造假中,汉芯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王志功希望我国的科技和产业界都能从汉芯这件事上汲取教训,把它作为“摈弃浮夸、浮躁,讲究科学,扎实做事”的新起点。

  汉芯造假称得上是学术和科研领域的一件惊天大案了。正如有人所评价的那样:“它比此前任何一次的学术腐败都更具规模性与典型性,蕴涵着极大的腐蚀力与破坏性”。

  其间有关部门和当事人的一度沉默曾让很多人为之愤怒与无奈。就在人们失望之余,科技部、教育部和上海市政府成立的专家调查组公布了调查结论,陈进被撤消了一切职务,剥夺了一切荣誉称号,停止了一切特殊政府津贴,终止了相关技术产业化的项目计划,并被追缴了相应拨款。让人们看到了政府“创新打假”,直面高科技管理体制弊端的决心和行动。

  然在欣尉之余,人们更希望早日看到政府在制度和规则上的跟进,这才是杜绝此类弄虚作假事件的根本举措。

  “危机既可能成为更大危机的前奏,也可能成为一个重大转机的开始。”人们期待的是后者。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