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业界 > 赢家输家专题 > 正文

张旋龙:儒商走江湖 不经意踏上的IT之路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11月28日 10:58 中国计算机报

  作者:凌曼文

  他是一个商人,又不像一个商人。

  张旋龙,位列胡润IT富豪排行榜第29位,年近天命之年,仍胸怀梦想,踌躇满志。

  他是一个商人。

  他行走于政府官员、三院院士、研发天才、海归派经理人之间,游刃有余;他进入中关村十余年,却只谈合作,不做企业;他逢官说官话,逢商说商话,目的只有一个,吸引你,让你信任他和他的产品。

  他又不像一个商人。

  他手中的核心产品被许多买家看好,可以赚上亿美元,“按照商业价值判断肯定该卖”,但他还是把产品揣在怀里。

  金山:不经意踏上的IT路

  IT行业开始兴盛的时候,也是张旋龙在香港最神气的时候。

  那时,香港名列前十位的大富豪几乎都给张旋龙打电话,请他吃饭,坐游艇。张旋龙说:“你们干嘛?我没觉得我对IT 有很深的见识啊。”张旋龙越这么说,找他的人越多,人们不相信一个和方正、四通、联想、金山都有着密切关系的人会不了解IT 。

  “香港很多记者采访我时都说,你怎么眼光这么好,那么早就知道搞IT。其实我那时候是要解决温饱问题。”张旋龙微笑着回忆。

  1972年高中毕业的张旋龙,“误人子弟”教了六年书——毕竟没有读过大学,而是高中毕业教高中。1978年,初到香港的当天,张旋龙的大学梦想就被严峻的现实打破了。第二天,张旋龙开始找工作养活自己,先在亲戚的工厂做工,后改做导游。

  张旋龙的父亲张铠卿,上海同济大学毕业,1972年去香港,养过金鱼、鳗鱼,卖过牛仔裤,但都不成功。1978年,随着张旋龙赴港,张铠卿的转折点来到了。那一年,他开始做芯片生意。芯片当时被巴黎统筹委员会严控,张铠卿偷偷带进国内的芯片最早卖给了株洲电子研究所,该研究所用这些芯片做成了CMC-80双板机。这款机器后来被写进六届人大政府工作报告,报告号召全国科研单位向株洲电子研究所学习。

  正是这份报告给张铠卿带来了机会。后来,张铠卿帮国防科工委带芯片,这些芯片被用在了潜艇、卫星等行业。这种生意越做越多,香港金山公司就在张铠卿所租的房子里诞生了。“金山”二字是从张铠卿的“铠”字拆出来的。

  1981年,张旋龙放弃一个月近1万元的导游工作,帮父亲打理金山公司。除去芯片,金山还做显示器、

苹果电脑的生意。

  四通:带来转机的“修吧修吧”

  1984年11月,身为香港金山公司老板的张旋龙,一脚踏进中关村做生意的时候,中关村只有一条泥路,几栋铁皮房子。张旋龙从中关村采集回香港的信息是国内计算机太贵,市场还承担不起。于是在苹果PC上赚了几百万港币后,香港金山决定生产自己的Super PC,低价杀进中关村。

  刚刚创立6个月的四通公司让张旋龙看见了不一样的“生意人”。张旋龙当时主要和部委做生意,有株洲电子研究所写进政府工作报告的招牌,张旋龙在各部委如鱼得水,他主要帮部委和科研院所做进出口贸易。而一和四通人接触,发现就是不一样:张旋龙卖给四通的机器,四通会将机器拆散了,看看哪张卡是真的,哪张卡是假的,以及硬盘是什么牌子。张旋龙过去将机器卖给国家单位,卖过去就收钱,哪有人看这些。这样,张旋龙和四通越走越近,到1987年,张旋龙和四通合资成立天津四通,张旋龙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

  张旋龙的Super PC的价格只是IBM PC的三分之一,

长城0520的二分之一,一台IBM PC/ XT 要卖到三万多元,而Super PC只卖一万多元,因此,Super PC经常脱销。但当Super PC做到一定程度,张旋龙却果断地停止了Super PC的生 产。

  停掉Super PC,是因为建行(中国建设银行)朋友的一句话。当时张旋龙用Super PC打下了很多建行的单子。一天,建行电脑处的处长对张旋龙说:“每次投标都是你中,但是你的Super PC简直就是‘修吧修吧’机,整天坏。”张旋龙暗自思量:“这帮兄弟这么帮我,我老是坏可不行啊。”张旋龙在一个星期内决定不做Super PC了,那个时候他已经在和李汉生代表的HP拼单。拼单中,他清楚,组装的Super PC和西方流水线生产、全世界销售的模式没法比。很多人认为,张旋龙没有坚持将Super PC做成联想可惜了,张旋龙却认为,“拖下去就惨了。”张旋龙知道,他不是做生产的人,他只是做生意的人,他要见好就收。

  停掉Super PC,张旋龙新的转机来了。在和四通推Super机的时候,张旋龙认识了四通员工求伯君。张旋龙在深圳蔡屋围酒店为求伯君定下了501房间,让求伯君在那里开发汉卡。此时的所谓投资,就是养着求伯君开发。张旋龙劝求伯君劳逸结合,但是他不听,肝炎复发三次,每次住院一个月到两个月,第二次肝炎复发正是软件开发最紧要的关头,求伯君就把电脑搬到病房继续写。

  公司上下只有张旋龙敢和求伯君住同一个房间,张旋龙永远记住了求伯君的一句话,“老板,我真的无所谓,我只要活到30岁的时候就够了。”

  而同样在求伯君领导开发下的WPS(文字处理系统)也成为民族软件产业的代表,“很多国际性大公司要买WPS,但是我们不卖,如果卖了,会被人骂叛国的。”沉吟片刻,张旋龙说,“从商业价值判断,当然应该卖,但是有时候不能光想着挣钱。”

  方正:九年换来的一鞠躬

  在张旋龙的记忆中,方正的海外市场并非一帆风顺。

  “在日本市场,我们的历史经验是非常惨的,主要是我们自身的原因。第一,我们对日本软件了解不够透彻。日本方正成立九年来,我从来都是给人家赔礼道歉。”

  就是在这个赔礼道歉九年的日本市场,最近出现了新的迹象。“我们给日本的《体育报》做了出版系统后,社长亲自给我鞠躬,我真的非常自豪。他还私人掏钱奖给我们的员工,请我吃饭,这是过去从来没有的。”

  与香港《明报》的合作,则让张旋龙又结识了一个好朋友,金庸。“《明报》的项目最开始测试时,我们比竞争对手慢了很久,后来王选老师还生病,但是我们最终做出来了。你看,做了生意我和金庸还成了好朋友,他还帮我女儿取名字,叫张双成。”张旋龙为方正的员工搞到了四十多本金庸签名的书,其中送给求伯君的那本,金庸还提了字,但被粗心的求伯君搞丢了,求伯君为此懊恼不已。

  就是在这样的风风雨雨之间,方正海外市场日益茁壮。现在,有华人居住的地方,就有方正的中文出版系统。到今年为止,方正控股已在美国、加拿大、日本、马来西亚等7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根据地,组成北大方正的海外舰队。北大方正集团领导曾这样说:“方正能拥有这么多海外市场,除了王选领导的创新技术之外,张旋龙也是第一功臣。”

  有人问张旋龙:“王选挺看不起商人的,不知道为什么你和他关系那么好?”张旋龙的体会是,“王选会的,我都不会;王选不会的,我都会。”

  张旋龙很自豪他赶在互联网泡沫破碎之前,让方正仅花2000多万元就在香港买下了一个控股的主板上市公司,并拥有了3亿港币现金作为方正发展互联网的后盾。

  谈起50岁的梦想,张旋龙最希望的就是能够再找出更优秀的人。“我们还想在日本继续开拓市场,因为日本的市场比中国的还大十倍。这是我跟王选老师十几年来的梦想。我们更大的梦想是打入英文市场,这就是我50岁的梦想,不过实现梦想的不一定是我,可能是我下面年轻的优秀人才。”

  张旋龙简历

  现任方正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1956年出生于

福建,1973年随父亲在香港定居;

  1980年,开始协助父亲经营香港金山公司;

  1984年,作为第一个来中关村做生意的香港商人推出Super PC;

  1991年,和方正合资成立方正Super汉卡部;

  1994年,和方正全面合资,任方正控股有限公司总裁;

  2002年7月底开始担任方正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