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业界 > 正文

软件协会发布报告:开源模式不值得政府支持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10月28日 18:16 IT时代周刊

  中国的开源软件要不要由政府扶持,扶持的方式方法是否得当,在跨国公司垄断商业软件条件下提倡由市场去选择是否合理

  《IT时代周刊》记者/于丽娟 宋保强(发自北京)

  日前,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发布了《有关开放源代码软件与商业软件知识产权的研究报
告》(以下简称《研究报告》),明确提出“反对政府直接支持或干预任何形式的软件商业模式”。这是国内相关机构首次作出类似表态,并被业界解读为是直指国家偏向开源模式的做法。而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具有的半官方性质更让业界为该报告侧目。

  《研究报告》以知识产权为切入点,历陈开源模式不值得政府支持的理由。不过,这些理由及观点非但没有得到业内认同,反而成为众矢之的。

  出台背景遭质疑

  作为《研究报告》执行机构的中国软件联盟(中国软件行业协会的下属机构)的秘书长,邹忭预料该报告必将在业界引发争议,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报告的出台背景也成为争议焦点。一直关注中国软件产业发展的中科院院士倪光南也表示在最初不知报告来源。

  值得留意的是,《研究报告》出台的产业背景是,从2000年以来,中国软件产业取得了长足发展,但始终没有在世界软件产业价值链中找准位置,表现出的主要不足为中国软件企业和产品同时缺乏国内和国际竞争力。而它出台的小背景则是“中国软件产业已经到了非深入研究不可、非要把扶持政策具体化不可的时候”。

  中国软件行业协会秘书长陈冲认为,产业界人士应该动起来了,看到软件产业发展中有不对的地方就要大胆指出来,这对中国软件产业的发展非常重要。

  在国际间交往,中国软件产业最让人头痛的问题是知识产权,作为信产部电子信息产品管理司前副司长的陈冲曾断言,如果软件知识产权的问题解决不了,中国软件产业没办法发展。“合理地利用知识产权和创新,把我们的企业做大才是正途。”

  另据陈透露,这个报告当初本来是计划和信产部电子信息产品管理司合作出台,后改为由中国软件行业协会授权,中国软件联盟主持撰写,在撰写期间动用了软件行业和法律界的资源,组织了企业和知识产权领域的专家。邹忭还特别声明,该报告已分送交信产部和知识产权局各一份。

  《研究报告》涉及到政府部门和相关企业,但质疑的声音绝大部分发自于后者。“这份报告并不代表广大厂商所想!”全球最大的开源厂商红帽(RedHat)公司中国区市场经理杨林就这样认为。另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则话带讽刺地说:“报告是找了一些不懂的人瞎凑出来的。”

  “谁有这样的力量来做这份报告?谁对自由软件有对抗心态?自由软件对谁有威胁?”中科红旗总经理郑忠源这样问。郑忠源正抱有“政府也是可以被公关”的心理,所以,他相信《研究报告》是某些商业软件公司散布的恐惧心理。

  面对怀疑和指责,陈冲的反应只有愤怒,他相信该报告肯定会触动了某些人(特别是学者)的利益,业界也会有不同的声音出现,但他不接受无端的猜忌。“国内很多人都比较浮躁,有几句不同意见就接受不了,就问是谁支持、谁掏钱的,这不是科学的态度。”陈冲一面说,一面表示敢于承担全部责任。

  同时,也有一些公司对中国软件行业协会给予支持。SAP中国公司就觉得应该有一个反对的声音,并表示相信《研究报告》的出发点是善意的。红帽中国公司总经理陈实也肯定这份报告自有其价值。他认为,作为一个行业协会,从侧面的角度来看一个商业模式、一个行业是比较好的。

  政府偏心?

  外界质疑《研究报告》的起因并非毫无根据,而是因为该报告表明的观点———“政府不应该偏爱某一软件,应该让市场自己去选择,否则容易造成第二次正版化,并且不利于我国软件企业提高竞争力”———普遍招致反感。

  “让市场自己去选择?这听起来很‘公道’,可惜现实世界并非这样。”一直力挺国产软件的倪光南明确反对报告的上述提法。他举例指出,中国的纺织品是靠价廉物美而畅销海外低端市场,根本谈不上什么垄断,但发达国家却要加以限制,不允许“由市场来决定”。

  “大家都知道软件对国家安全的意义显然远超纺织品。那么,在软件领域,尤其是在桌面操作系统和Office等市场已被垄断的情况下,政府怎么可以不作为,交由市场决定呢?”倪光南反问道。

  和倪光南相比,陈实更愿意从政府动机的角度去看《研究报告》指出的问题,他认为中国政府和美国、欧盟等其他很多国家政府类似,既要考虑对高成本垄断性产品对国家安全带来的制约性,还要顾虑软件产品的高价拉大和发达国家的数字鸿沟。

  “在中国的中西部地区,因为价格原因,很多人不能使用传统软件技术。从这种角度来说,推动开放源码是有一定的道理。”陈实说。此外,他也表示中国政府对开源的支持是有必要的,有一些非常理性的思考在里面。对经济的宏观调控作用一定是有的,提出一种思路、一种大方向是非常关键的。

  另据中国开源组织负责人陆首群介绍,西方国家在软件巨头公司还没诞生时就广泛使用各种版本的操作系统和应用软件,但中国的IT产业起步比西方差不多晚了20年,我们对个别跨国软件企业的垄断形成强烈的依靠,这时就不能让市场决定一切。陆首群认为跨国软件巨头已经足够强大,中国所有软件企业加起来都难以与其抗争,在这种情况下市场竞争并不公平。

  不做撒芝麻盐的事

  对于知名专家学者提出的不同观点,中国软件行业协会认为《研究报告》并非彻底反对政府扶持,但站在产业角度,如果企业长期依靠政府给钱肯定不行,政府部门必须拿出真正的扶持办法。

  陈冲向《IT时代周刊》分析指出,国家的投资就像撒芝麻盐一样,很多企业几乎是利益均沾,甚至有些已被市场淘汰的企业都得到了国家有限资金的支持,这样造成的结果是被淘汰企业还在市场上和成功的本土企业竞争,而后者还要应付跨国软件公司的挑战。

  面对此境,陈冲无奈建议国家对企业的扶持应该分阶段进行,初期是“普惠制”,让所有软件企业都得到好处。而软件企业发展到现在,到了选出一些企业进行重点支持使其做大的时候了。“如果今天支持这个明天支持那个肯定不行,我们只有结成力量做大做强才能抵抗外力。”陈冲说。

  除了陈冲提及的原因,还有行业分析人士提醒本刊记者,中国软件产业头上有多个“婆婆”,国家发改委、信产部和科技部,以及中科院下属的一些学术机构和事业单位都对软件厂商有干涉的权力和支持的资源,众多的“婆婆”导致了行业资源分散,政府扶持难以形成合力。所以,该分析人士认为,中国软件核心产业至今没有核心产品的部分责任要由政府部门承担。

  因此,业界有观点认为《研究报告》不是完全反对政府支持开源模式,而是建议要遵循一定的办法,让企业真正得到实惠,产业得到真正的帮助,而不是按惯性做下去。

  “开源模式是大势所趋,但有很多问题必须得到重视,拿出可行的办法,否则中国的软件产业仍然难以发展壮大。在这个敏感时候,必须有人站出来说话,这份报告只要引起企业足够的关注,并开始着手解决问题,目的就达到了。”

  陈冲的上述说明与众人的意见仿佛并不相悖,但与报告里体现的观点并不完全相符,也许正像陈冲说的,他们是有所顾虑。而邹忭也指出,我们并不反对国家对软件产业的扶持,但是反对国家力量对某一种特定软件的扶持。因为谁也不知道哪种特定软件最好,并且对企业来说形成对国家扶持的依赖也不是好事。“一种新方法、新形式如果能加快产业发展,促使产业更快的创新是好事,但是任何一种特定软件也不是万能的,所以必须符合市场规律,让市场自己去选择,而不要过多干预,违背市场规律是不行的。”邹忭说。

  值得注意的是,信产部电子信息产品管理司软件与应用处一位负责人表示对此事并不知情,并称:“国家的软件政策是集体决策,不是某一个人说了算,有关软件政策也没有调整的打算。”

    相关报道:

    倪光南回击Linux怀疑论:大棒欲扼杀中国软件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45,700篇。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