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业界 > 赢家输家专题 > 正文

老板榜中榜:柳传志进退自如赵勇救火无包袱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7月09日 17:41 中国经营报

  作者:刘元煌 张翼

  造榜者言

  给老板造榜源于两点:一是半年一总结是许多企业的惯例,我们也未能免俗,尤其是今年上半年老板们的命运又多是起起伏伏;二是欢乐和忧愁的老板们虽然各有各的幸福和不
幸,但这并非个案,他们大多具有典型性和普遍性,只不过由于他们的明星身份让他们更加显性而已。

  为了将他们的典型意义示于表面,我们特分榜公示。这不是哗众取宠,只是用一种独特的方式进行归总。得意榜中人,上半年是鸿运当头,但未来是否一路平安难说。失意榜中人,近来确实时运不济,但这不代表未来走势,只代表当下。

  得意榜

  No.1

  尹同耀

  上榜理由:自主品牌令人瞩目

  指数:★★★★★

  尹同耀,得胜收场

  不少人都说,奇瑞是机会主义者,奇瑞模式中的地方政府全力支持,其他企业无法“克隆”。

  当一贯低调的奇瑞掌门人尹同耀出现在央视《对话》节目,哀兵姿态谈奇瑞人如何执著于研发的时候,当奇瑞在今年4月的上海国际汽车展览会上一下子推出多款新车的时候,奇瑞这个中国汽车业民族品牌的领军地位,一下子深入人心。

  显然,机会更垂青有准备的人。如果说奇瑞在“风云”进入市场的时候,正赶上中国汽车业“井喷”的话,那么,作为小型车的QQ,则有一点儿预知冬天来临,未雨绸缪的感觉,依靠定位精确赢得市场。虽然它的外观设计有争议,但你不能不承认,奇瑞人的市场感觉很正确。现在的奇瑞相当于红军完成了长征到达陕北,获得了一个坚实支点,已经不再惧怕任何竞争了。

  在中国汽车业的自主品牌和技术软骨病流行之时,奇瑞就是一面旗帜,或者镜子。

  No.2

  潘刚 赵勇

  上榜理由:给点儿机会就灿烂

  指数:★★★★☆

  潘刚、赵勇,救火队员没有包袱

  一般来说,接班人会被前任的巨大成就笼罩在阴影里,但是无论对于倪润峰的接班人赵勇,还是郑俊怀的接班人潘刚来说,前任的黯然离开使他们不自主地承担起了救火队员的责任。他们不必对历史负责,这样正好可以轻装前进,创造自己的历史。

  赵勇选择了回避价格竞争策略,回避产权制度的策略,实施以财务为主线,以利润为核心的策略,加大技术方面投入,与微软等公司进行战略联合。现在的赵勇终于可以自豪地宣布,长虹最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6月20日新掌门人,仅35岁的潘刚同样是走过了一条“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的道路,潘刚先是在危机中迅速稳定局势,维持正常生产销售,并且以开门宴客的姿态友好地接待各路媒体,充分沟通防止危机的扩大化。其后,潘刚又率领伊利在二三级市场开拓新业务,强化奶源和产能建设,在大的危机后仍然实现了主营业务的大增长。

  危中有机,时势造英雄。

  No.3

  李焜耀

  上榜理由:并购游戏后来居上

  指数:★★★★

  李焜耀的挑战:变革管理

  说到德国公司,李焜耀既敬又畏。当年施耐德找上门来联姻,李焜耀婉拒,因为施耐德与明基既有业务关联度寥寥,更重要的是单单一个施耐德无法快速放大明基。参观德国公司时李焜耀时常生发矛盾的感慨:“这样严谨的公司为何亏损?这样的公司不亏损才怪!”明基没接施耐德,TCL壮胆拿去了,横竖就是盘不活。李焜耀有句口头禅,“成功很难模仿,失败容易避免。”如何规避德国公司的高额亏损?李焜耀口气过硬、底气不足。

  为什么非要并购德国公司西门子?原因有二:明基要做大;李焜耀是个偏执狂。

  施振荣有言:“突破成长极限,必须做好两件事,一个是长期投资,一个是变革管理。”这话李焜耀听过,李承认,他个人以及明基的最大挑战来自变革管理。

  No.4

  柳传志

  上榜理由:进退自如

  指数:★★★

  还原柳传志

  年逾花甲,会自觉地对身边之人之事心存依恋,柳传志概莫能外。61岁的“长者”柳传志稳稳当当地走上“本能回归”之路。

  两年前,柳传志极其艰难地迈过了个人情感的一个大坎儿,流传下来的是一篇情真意切的祭文《怀念亲爱的父亲》。据传,与柳传志持不同意见者读到那篇悼词亦为之动容。

  有人说,“血肉丰满”的柳传志从此“立体”起来,更具人格魅力。于是,品评柳传志,人们开始从人性深处寻找答案。

  至今,柳传志依然保持着早睡早起的良好习惯,每晚11点以后,几乎不再看书,因为“脑袋里什么也装不进去了”。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柳传志自我要求头脑清醒时缜密思考、慎做决断。谋未定而事不动,步子慢点没关系,柳传志做事的首要原则即是“不犯错误”。

  失意榜

  No.1

  顾雏军

  上榜理由:梦里不知身是客

  指数:★★★★★

  顾雏军会有几条命?

  顾雏军会有几条命?只有顾雏军知道答案。

  眼下,顾雏军正处在风暴的核心。中国证监会关于顾本人是否涉嫌挪用科龙资金的调查即将水落石出,而科龙生产线停产等传闻逐步被证实,顾将出售科龙的传言也越来越逼真——风暴也将顾雏军裹得越来越紧,像科龙内部人所说的“大变在即”。

  但是,顾不是那种没有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上一次因为收购科龙电器,顾也是被紧紧地卷裹在传媒刮起的倒顾风暴中,在香港的上市公司格林柯尔市值蒸发10亿港币。

  但是地球人都知道,顾挺过了那场风暴。不仅如此,他还进行一连串的出手,通过收购美菱等企业,把自己打造成为中国最大的制冷王国。当选2003年度中央电视台的年度经济人物,是顾荣誉的顶峰。

  但随着顾雏军从制冷到汽车的一系列出手,他的高达10亿元以上的巨额资金如何而来的问题逐渐浮出水面。如果没有更为合理的解释,那么最好的解释也不过是“短融长投”,这是一种危险的玩法,短期也许会做出业绩,但长期看必然走上不归路,德隆就是顾的前车之鉴。

  No.2

  麦伯良 谢企华

  上榜理由:越描越黑,话多反失

  指数:★★★★

  麦伯良、谢企华:换个地方卖股票

  本报编辑部,电话铃声骤然响起。“你告诉我,我手里攥着的中集、宝钢股份两只股票要不要往外抛?我已经亏了不少了。”一位四川读者在电话里急急地说着。

  树欲静而风不止。宝钢股份增发在争议中跌跌撞撞过关,股权分置改革又遇麻烦;中集尤其“不幸”,一会儿是炒股被指斥,一会儿业绩真实性遭强烈质疑,一会儿又被传有退市之可能。起初,中集总裁麦伯良还煞有耐心地一边介绍业绩一边积极回应,后来,也是被市场整疲了,麦伯良恼了,干脆自我封闭缄口不言。麦伯良注定还要承受更多的风雨,因为中集太过“扎眼”。

  “你强,因为你霸道”,这已成为不少投资者言说宝钢股份的主流语汇。与之对应,是扭曲、变形的对谈氛围,宝钢说的越多反弹声调越盛。对此,谢企华经常无奈苦笑,空余一声叹息在心头。

  麦伯良、谢企华,磨热了嘴皮子无法给出投资者不卖他们股票的理由。这时候,有人给他们两位献上一计:换个地方卖股票。点子不错。

  No.3

  王佳芬

  上榜理由:态度决定一切

  指数:★★★

  王佳芬,胜也强势,败也强势

  米卢曾说过一句名言:“态度决定一切。”这句话的适用范围后来居然极其广泛。比如在做企业的过程中,不小心被发现丑闻的时候。

  魅力十足的铁娘子王佳芬也许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失足的原因竟然是“态度不好”。

  自从光明乳业郑州公司被电视台曝出“回炉奶”事件后,王佳芬却将火引向光明自身而不可收拾,光明不被舆论同情,更没有同仁站出来力挺。为什么呢?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郑州事件后,王佳芬的处理不到位,另外态度不诚肯。试想,在道歉的同时又表示这是行业普遍存在的情况,言外之意是消费者不必大惊小怪。显然,这句话一方面伤害同行,另外一方面显示对消费者不够尊重。不是态度是什么?有这样的态度,决定了光明的危机从郑州开始,经杭州,然后直接烧到大本营上海,不可收拾。

  现在怎么办,只有让消费者淡忘。

  No.4

  李东生

  上榜理由:是先驱还是先烈

  指数:★★☆

  李东生:荣誉越多,压力越大

  TCL是中国企业发展的一个缩影,从TCL身上既能看到中国企业的过去,又代表着中国企业的未来。从当年以“我有一个梦想”而请来吴士宏,到龙虎计划而整体上市和“合法致富”,以及大手笔地连续吃下汤姆逊的彩电业务和阿尔卡特的手机业务,李东生几乎是创造性地“步步高”。

  然而,当李东生真正开始了自己长期以来的国际化发展的梦想之时,严峻挑战和潜在危机也开始接近了TCL。

  TA(TCL与阿尔卡特的合资公司)因为管理理念的不同,导致内耗严重而产生的短时失去控制和流血不止,应当说让李东生清醒地看到企业国际化管理控制能力的不足。

  过去,李东生一直给人以稳健的印象,TCL采取的也往往是看准机会进入的后发策略。当TCL的实力积累到一定程度,必然在客观上承担中国企业国际化排头兵的重任。TCL现在的干部,能否跟上TCL国际化发展的要求,包括李东生自己在内的高层团队,能否在国际化发展的遭遇战中高瞻远瞩,继续创造性地发挥,成为决定TCL是先烈还是先驱的重要分水岭。

  国际化是一条真正的不归路。


  点击此处查询全部柳传志新闻 全部赵勇新闻

评论】【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82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