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业界 > 首钢8英寸芯片浮沉录专题 > 正文

评论:首钢惨败芯片业 该向谁问责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11月03日 11:04 ChinaByte

  文/阿祥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看看论坛里面的许多贴子,就明白首钢惨败芯片的症结所在了:

  ——首钢积极进取电子业,本身不是坏事,但是首钢的高层绝大多数是以冶金、机
械、矿业等重工业为本行的专业干部,干电子行业,谈何容易。

  ——当初钢铁形势不好去投芯片,结果是钢铁形势好了没赶上;现在钢铁形势好了,倒回来投钢铁,结果钢铁又过剩了。首钢的决策就这样随意。

  ——首钢技术情报工作所起到的参谋作用也十分有限,甚至不能提供详尽的科技情报资料供高层参考、决策,更不能提供详实、有力的资料来否定不切实际的领导意图。

  ——首钢还是好好干一下钢铁,才是正经,国家规划的新材料高新技术项目,超强钢也是一个重点,技术含量不比什么芯片低,为什么不去好好做一下呢?

  ——国家的钱,当然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了,现在不同了,体制已经转变为股份制,与以前大不相同了,每项决策给股东带来何种利弊,亏了股东的钱,要秋后算帐的!应追究决策和管理者的法律责任!

  群众都能想到的问题,为什么决策者就想不到?为什么就不能多走走群众路线?决策者一时头脑发热,盲目在首钢搞芯片大跃进,结果,败局是无可挽回地注定了。

  对于一个走向市场的企业来说,首钢公司放弃了自己的芯片业务,也是一种明智的选择,打得赢就上,打不赢就退。但是,为投资8英寸芯片项目而募集的18亿元,只剩下2.5亿元,那15.5亿元是不是打了水漂?

  这个重大损失由谁来承担?这项决策失误的责任由谁来负?

  有人提醒说,首钢内部肯定会有一些相关人员受到批评或撤职,但是不会影响高层人员的地位。

  结局可能如此,但这恰恰是最根本的症结。决策者一拍大腿,十几个亿的项目就上马了;项目一失败,处理几个相关人员就能了事,这在国内已是司空见惯。

  4年前,芯片热聚然升温,京沪两地同时上马4个大型芯片制造工厂,四大项目总投资超过46亿美元,超过了此前30多年国家投资集成电路所有大小项目投资额的总和。除了京津沪三地,天津、西安、广东佛山、四川成都、乐山……芯片企业在大陆全面开花。

  当时的许多口号至今依然记忆犹新:

  “我国的芯片将不再依赖进口!”

  “北京要做世界‘芯’脏!”

  如此气冲牛斗的口号,听起来是那么耳熟。远在上世纪50年代末的“大跃进”姑且不说,单说改革开放以来,就有80年代的“彩电热”、“冰箱热”、“汽车热”,90年代的“开发区热”、“房地产热”,等等,每一次热潮过后,结果总是,国家的白花花银子付诸东流。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重大决策失误的教训太深刻了。有据可查的,在上个世纪90年代,全国有上千亿的投资因决策失误而造成无可挽回的浪费。比如:全国的彩电生产线利用率只有45%;冰箱、洗衣机生产线利用率只有40%;汽车生产线开工率只有58%;棉纺闲置三分之一,相当于120至150亿的投资未发挥作用;铝材生产厂230多家,从国外引进的挤压机150多台(套),设备利用率只有20%;全国易拉罐年需求量最多不会超过50亿只,而耗费巨额外汇引进的易拉罐生产线年产量已超过100亿只;自行车行业因盲目引资合资而陷入困境,全国75家骨干生产厂约50%亏损,40%的生产能力放空或产品积压。更有甚者,河南中原制药厂、中州铝厂投资33亿,分文未赚,负债高达65亿。

  我国经济发展的严重弊端之一,即:投资融资决策不科学、不规范,缺乏有效的监督,因而造成失误。人们对因决策失误而报废的工程,有一个形象而生动的比喻,称其为"三拍工程"。所谓"三拍工程",意思是说,这些工程从立项到建成,决策者是先拍大腿,后拍胸脯,再拍屁股――拍大腿是冲动上马,拍胸脯是盲目自信,拍屁股走人是推卸责任。

  中国人喜从众,但是,历史的经验证明,群众的热情再高涨,决策者的头脑也不能发热。拥有决策大权的地方领导抓经济一起哄,就要坏事。一些地方为了局部利益,往往置中央政府的产业政策于不顾,不惜血本讨好外商,大上芯片生产线。结果,许多项目上马之日,便是惨败之始,外商溜之乎也,地方守着烂摊子,徒唤奈何。

  十几年的改革实践证明,境外投资者来中国大陆投资,无不是利用地方政府吸引投资的焦急之心,投机取巧。芯片企业投资动辄十几亿,甚至上百亿,一旦出现重大投资失误,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一个18亿的投资项目失败了,最后竟然找不到决策者是谁,岂不滑天下之大稽?这个"玩笑"未免也开得太大了!

  决策失误还有许多更深层的因素:

  唯上不唯实。许多领导干部只对上级负责,只对上级领导人负责,就是不对群众负责,不对由他拍板的某一项目的结果负责。

  “政绩意识”太强。决策者只图眼前,不顾将来,动不动就搞“最大”,主观上是想“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而客观上一不小心,往往就祸害了一方。

  监督失灵。决策时总得有人最后拍板,谁来拍板?现行的领导体制决定了,非一把手莫属。一把手的权力太大,也就失去了应有的监督。一把手的权力失去监督,一项重大决策的成败胜负皆系于一把手之身,这是何等的令人担心?在我国,法律对重大决策失误者的制裁,也缺乏最起码的力度。

  中国芯片业的发展之路极其艰难,过去是,现在和未来仍然还是。究其实,最重要的制约因素,不仅仅是资金和技术的缺陷,而是管理体制上的弊端。

  无论美国硅谷,还是台湾新竹和新加坡的白沙园,投资主体大都来自于民间。在我国,高风险的芯片业,应不应该由政府(纳税人)来承担风险,值得深思。

  我们希望,中国芯片业多一些创新,少一点浮躁,决策之前,冷静地听听专家的分析,仔细地论证一下可行性,少一点冲动,多一点理智;少考虑一点自己的面子,多想想国家和老百姓的利益,怎么还会一误再误呢?



评论】【推荐】【 】【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热 点 专 题
美国总统大选
2004珠海国际航空展
拉登最新录像曝光
阿拉法特病情严重
央行9年来首次加息
高峰亲子鉴定风波
中国足球改革风暴
万张精彩家装美图欣赏
购房装修答疑集锦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48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