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体育 娱乐 游戏 邮箱 搜索 短信 聊天 天气 答疑 导航
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业界 > 2004年IT业界重要人事变动专题 > 正文

微软、唐骏各自起飞 这是必须的权力移交吗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02月09日 09:11 经济观察报

  本报记者 黄继新 周依亭 北京 上海报道

  Timothy Chen和Timothy Chen,同一名字,两个老板。对于2004年2月9日的唐骏来说,与这两个同姓陈的Timothy携手与外界见面,是其职业生涯中最富戏剧性的一个事件。

  两个Timothy·陈都是现下风头正健的人物。一个是全球最大软件公司微软的全球副
总裁、履新五月的大中华区CEO;一个是刚刚跻身中国大陆富豪榜、中国最大网络游戏公司盛大网络的董事长。

  在2004年2月9日之前,没有人会把这两个Timothy·陈联系起来,直至这天唐骏以微软(中国)有限公司荣誉总裁的身份正式退休,辞别陈永正,转向陈天桥,出任后者正筹备上市的上海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的总裁。

  退休,对唐骏来说,离开这个为之工作了十年、屡次获得鼓励和荣誉、正准备大展拳脚的地方,是一个令人难过的决定。唐骏并不想掩饰他对微软的留恋。“过去的十年里,我从来没有想也不会去想我离开微软的那一天,我一直觉得它会离我很遥远很遥远,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要和大家说再见了。”在给员工的告别邮件中,唐骏写道。

  但毕竟,退休并不是最糟的选择。如果谈物质补偿,唐骏此番转换东家,不管是微软的退休补偿金还是盛大的加盟签字费,都可能是一个不菲的数字。但这些,事实上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他平静地接受了这些变化。

  退休,一个足以入选2004年在华跨国企业最佳商业创意的方案。从来没有任何一家跨国公司在中国如此实践过,颁发荣誉总裁称号在微软也是史无前例的做法。

  第五位离任者

  在微软中国公司总裁这个人事更迭频繁的岗位上,在任不足两年的唐骏是过去十年里离开的第五个人物。同样失落,但心情相异。与田本和、杜家滨、吴士宏这前三任负责人不同的是,唐骏是有业绩的。唐骏实现了微软中国公司有史以来最好的销售业绩:2003财年上半年,微软中国公司是全球80余家子公司中惟一连续六个月突破销售记录的,而整个2003财年的成长速度,微软中国公司也是所有子公司中最快的。

  唐骏的前任高群耀事实上也是有业绩的,但与唐不同的是,高群耀是愤而出走的,原因就是微软大中华区和中国区的架构设置责权不清以及微软中国业务的多头管理。

  微软大中华区过去基本上是一个销售和市场部门的服务性机构,办公室设在北京,就意在加强对中国市场的管理,而大中华区和中国公司两个总裁,各自的职责权利却从没得到美国总部的明确指示。处于下级的中国区总裁尽管能够听取一线人员的报告,却不能把意见及时和准确地反馈到美国总部,因为大中华区往上,又还隔着一层亚太区。

  除此之外,微软美国总部为了表示对中国市场的重视,在中国设立了很多机构,包括销售团队(微软中国公司)、基础研究机构(微软亚洲研究院)、产品开发部门(微软中国研发中心)、服务支持部门(微软全球技术支持中心),其组织架构的完整性在美国本土之外是罕见的。这本是好事,但恰恰因为不同的机构向美国总部汇报的部门不同,反而使微软在中国的业务没有一个统一的规划和形象。这一点,微软首席中国战略师、美国总部的实权人物克雷格·蒙迪(Craig Mundie)在2003年9月访华时也向本报坦承:“这些机构各行其是。我们在中国的各个独立的业务单位看来没有被认同为一个整体,没有形成合力。”

  权责不明、多头管理,迫使将大量精力耗费在非业务事务上的高群耀不辞而别,并在自己随后出版的书中表达了委屈。而高群耀之前的吴士宏也出于同样原因导致业绩不佳而弃职。吴也将同样的不满写进了自己书中,以至有人笑言,微软找总裁应该找不会写书的。

  但唐骏退休的消息的确引来了书商。唐骏一位做出版的朋友劝唐骏赶紧出一本类似的书:“卖个十几万册,赚了钱咱们一人一半。”唐骏却说:“不行,我写的书肯定全是夸微软。”

  必须的权力移交

  事实上,唐骏的起落,原因恰恰是微软试图解决这个屡屡令微软中国高层离去的问题。

  微软总部逐渐意识到了微软中国问题的解决办法,举措也开始逐步成形。首先,2002年底,微软大中华区从亚太区中独立出来,大中华区总裁直接向总部负责销售市场部门的微软集团副总裁(group vice president)汇报。2003年7月,微软2004财年开始时,微软中国公司升格为Top Seven,即微软全球最受重视、最有优先权的七家子公司之一,微软中国公司总裁可以越级向总部直接汇报。

  其次,微软在总部成立了中国顾问董事会(China Advisory Board),董事会由微软所有业务部门的最高负责人组成,再在董事会的基础上设立了大中华区CEO,这样微软每个业务部门就都能够直接接收到中国市场的反馈,而且能够及时和充分地给大中华区CEO提供资源支持。而与以往隶属销售部门的大中华区总裁不同,大中华区CEO是微软在中国全部业务的统领者,是微软公司在这个区域的全权代表。因此,大中华区CEO注定要将微软在中国的所有资源都集中在自己手中,而这也正是这个职位的责任所在。不管谁来当这个CEO,微软中国公司总裁手中的财权、人事权和具体的销售和市场业务,都将自然而然地移交给大中华区CEO。在微软员工眼里,包括唐骏在内,都深知微软此举是必然的,也是正确的。

  所以,管理能力出众的唐骏,也许仍然无法令微软总部相信他拥有足以整合两岸三地资源、领导微软在中国的所有部门、并且在电信等新兴市场中纵横捭阖的能力。而在中国市场浸淫十余年的陈永正,拥有充足的政府公共关系、新兴市场开拓经验和国际化背景。

  尽管如此,这似乎仍没有改变唐骏对微软的态度。“微软是一家全球最好的公司,以后也一定还是最好的公司,我们都应该庆幸我们是其中的一员,即使哪天也还会离开,但我们都曾经拥有过,这就够了。”唐骏在给员工的信中写道。

  “我盼着能见到你回来”

  然而事情变得并不太坏。唐骏虽抱憾离去,但对于唐骏的业绩,微软内部仍是给了极大的肯定。“无论是在产品开发和产品服务支持方面,还是在努力扩大微软在中国的业务方面,骏都做出了重要的贡献。我想借此机会感谢他所作出的重要贡献。鉴于他的成功业绩,我们将和凯文·庄森(Kevin Johnson,负责全球销售和市场部门的微软集团副总裁,微软最高层实权人物之一——编者注)同时授予唐骏“微软中国公司荣誉总裁”称号。请大家和我一起恭喜他获得了如此高的肯定,并祝愿他在新的领域里取得成功。”2月3日下午,微软大中华区CEO陈永正在给全体员工的电子邮件中写道。

  从这个层面来讲,史无前例的“荣誉总裁”称号并不仅仅是一个安抚工具。陈永正想到并提出了这个主张,也足见其一番苦心。北京时间3日夜,凯文·庄森发给唐骏的电子邮件进一步表现出了微软的诚意:“骏,谢谢你对微软作出的贡献。我很高兴你能带着‘荣誉总裁’的称号开始新的工作。”

  “我已经很满足了。”唐骏对本报记者反复说道。事实上,“荣誉总裁”更深一层的含义是,唐骏不管去到哪里,永远也是微软的人。唐骏很高兴地接收了陈永正发出的这个信号。“陈永正非常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他少树了一个敌人,多交了一个朋友。”一位熟悉微软公司的人士分析道。

  而比尔·盖茨几乎与庄森同时发出的电子邮件则让唐骏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你在公司的工作非常了不起,我盼着能见到你回来。”

  “这一句话让我觉得什么都值了。”唐骏激动地对记者说。

  自此,微软大中华区+中国区的统一架构已搭建完毕,二十来名管理人员已悉数到位,微软针对中国的新战略规划至少在人员和组织体系上已清晰明朗。事实上,叫微软中国还是叫微软大中华已不重要,究竟是谁领导也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这家公司能不能实现自己许下的与中国软件产业共同成长的承诺,能不能在中国市场上获得体面的、受人尊敬的成功,这是去年9月1日正式就任至今的陈永正所面临的真正挑战。

  盛大前途

  而如能做一家纳斯达克上市企业的总裁,对唐骏来说,毫无疑问也将是他职业生涯中的一个重要契机。

  赴纳斯达克上市,是总部位于上海的盛大网络2004年的第一目标。专事网络游戏开发、代理和运营的盛大网络,经过三年时间的发展,目前凭借1.7亿用户而成为全球用户规模最大的网络游戏企业,这家公司高达5000万美元的年收入已使其创始人兼董事长陈天桥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富豪。中国内地富豪排行榜始作俑者、英国人胡润的计算方法显示,还未上市的陈天桥身家已是40亿元人民币。

  陈天桥早在2001年接触到高盛之后,就有了去纳斯达克之心。令盛大成名的网络游戏《传奇》的一位代理商毛健伟告诉记者,“唐骏的加入对盛大来说是上市的强心剂。当年8848在准备要上市的时候也是从微软挖将。”

  陈天桥明确告诉记者,“唐骏的加入一定会把跨国公司的管理理念、管理模式带进盛大,更加完善盛大的管理团队,使盛大在公司理念、企业管理、产品研发服务和运营上处于领先地位。”

  但更为现实的原因是,为了上市,高盛和软银都建议陈天桥在公司高管的组合上,要多吸纳在跨国公司工作的有经验、有名气的管理人才。“当时选择风险投资商的时候,软银的条件并不是最好的,选择方向很多。陈天桥主要就是考虑到了软银在纳斯达克的影响力。”软银上海的高层表示。当时,软银投资盛大惟一一个较为犹豫的关键点也是盛大的家族化成分过大,缺少像唐骏这样的管理人才。在这一点上,软银施加的压力,促成了陈天桥改造的速度。

  唐骏向本报记者表示,是陈天桥的“网络迪斯尼”梦想吸引了他,促使他在2003年12月与陈天桥的第二次见面之后很快便答应与陈天桥共创大业。唐骏相信,做网络、做游戏、做娱乐,相当于又回到了自己的老本行。11年前,31岁的唐骏在美国有两家公司:一家是做网络恋爱速配软件的双鹰公司,另一家是做音乐录影带的好莱坞娱乐影业公司。2003年12月在上海的那次见面,听唐骏聊起了十年前的经历时,陈天桥突然道:“我想做‘网络迪斯尼’,你要不要一起来?”

  但唐骏也承认,这家公司2004年在纳斯达克上市前后的筹备和治理工作,给了他一个可见的光明未来。事实上,就盛大的发展趋势而言,如果上市成功,并且顺利将盛大培养成为一家国际化的网络游戏巨擘,唐骏的事业基础和个人价值无疑将会得到强大的提升。


  
 
评论】【推荐】【 】【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48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