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武林:北京像少林,天下武学,出于少林,归于少林;上海似武当,太极八卦,精微深益,以柔克刚;深圳如明教,起于海岸,凌厉中土;厦门无门派,不分邪正,飘零于海岛,招式套路,卓然不群。

  厦门岛小,南北长13.7公里,东西宽12.5公里,面积约132.5平方公里,不如中关村海淀园大。这里走不出大企业,BAT崛起,跟这里毫无关系。

  但厦门岛邪,不会有气贯长虹的掌法剑式,持别致兵刃,一招出而天下惊叹。

隔绝于世 不知天高地厚

厦门全景厦门全景

  厦门是个海岛,旅游城市的印象深入人心,这里有阳光海岸、凰木香樟,白天喧嚣明媚,夜晚树影婆娑,厦门天高地远,适合想象一切。

  但厦门似乎不适合创业,这里孤悬海上,地小、人少、资源有限,想象不到互联网创业的前景:大海无边,天花板却有限。

  然而,仍旧有14685家互联网企业在这里萌芽,其中有5317家生于2014年,有5558家生于2015年——即使这一年还有4个月才迎来年关。

  这些企业并非全都是籍籍无名之辈,美图秀秀依靠自拍起家,估值超过20亿美金;美柚专注“大姨妈”生意,已囊获1亿用户,成为丽人母婴领域的领跑App;他趣主打成人用品,也接近完成B轮融资,与同行业的北方诸强分庭抗礼;至于请他教等新兴O2O创业项目,纷纷在年内完成北上融资……厦门并非互联网创业沃土,但依旧有一批项目顽强生长,直至全国瞩目。

  不难发现,这些企业切入点各异,但风格形态都有着深深的“厦门”特色,厦门是旅游城市,无论是美图,还是美柚,抑或更早之前的4399,都不具北上广深纵观全国、气吞如虎的创业气概,它们更感休闲,备显逸致,甚至可有可无,但一旦成为用户,又很难再让人“回到从前”。

  此外,厦门也不缺投资,如果说知名天使投资人蔡文胜是互联网创投的典型代表,那坚信“七分靠打拼”的闽商也始终有土豪辈出的传统。

  更重要的是,这里的人更富冒险精神,对新事物有着异于常人的敏锐嗅觉,在“O2O”和“互联网+”吹遍大江南北之际,这里的芒果小贩也会用“移动支付”、“全国包邮”招揽生意。

秘密花园 习得独门绝技

厦门大学厦门大学

  厦门并非天然适合创业,但厦门创业成活率很高。截止2015年8月3日,厦门互联网企业注销数仅78家,在10875家注册在案的初创企业面前,犹如九牛一毛,不值一提。

  厦门创业者很容易在大潮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这种“人影响环境”还是“环境改变人”的讨论永无休止,但不可否认,能够在厦门壮大的企业分两类,一类如美图美柚,休闲为主,在缓慢文艺的慢时光里自成一格,技术壁垒不高,但核心气质绝难超越,于是在海岛里依旧能依靠影响力辐射开去,称霸全国。

  另一类如请他教,在可标准化的O2O领域创业,利用厦门作为最佳的跑马场:一方面,海岛相对隔绝,是天然的试验田;另一方面,厦门特区人口稠密、经济发达,是独一无二的模式探索地。这些初创企业心里清楚,一旦标准化服务的模式在厦门成功,即可挥师北上,迅速复制到北上广深,从而引爆市场。

  今年初,一篇名为《再平凡的人,也可以有不平凡的梦》在创业圈中引发了一次大规模的刷屏。这篇文章的作者,正是请他教的创始人陈远河,与至今仍盘踞在厦门当地的美图美柚不同,陈远河在创业不久就率领团队出走,将大本营设在了北京。

  家教O2O并非乐土,这是一个竞争激烈充斥着明星创始人、互联网巨头的行业,相比于竞品请他教的起步并不算早,初创团队也只能用草根来形容。不过,令人深思的是,在请他教成立至今大半年的时间里,这家起初略显草根的创业团队接连完成两轮融资,一度成为该行业中的佼佼者。

  回顾陈远河的朋友圈,新浪科技发现,早在今年三月,请他教初来北京还未拿到A轮融资的时候,美团CEO王兴就曾造访请他教当时还略显简陋的办公场地。业内认为,王兴此举不仅能为请他教增加人气,其站台效果也给请他教带去了很多无价的资源。

  一位参加新浪路演厦门专场的早期创业者表示,闽南人抱团的天性是支撑创业者们背井离乡的一大依靠。据新浪科技了解,在请他教因团队扩充需要更换了更大的办公场所之后,其原来的场地则转给了另一个背井离乡的福建团队——“驾遇”。

  “拉帮带”这一传统的协作模式,在如今竞争激烈、略显浮躁的互联网圈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事实上,凭借着传统的套路,越来越多的厦门创业者在告别故乡之后,依然在北上广的互联网圈完成了多起投融资。

  据了解,在当地的投融资圈中,这种拉帮带的模式也占据了成功融资案例的绝大多数。据赛富基金一位内部人士介绍,在厦门的创投领域有很多以商会为核心的创业圈子,与北上广深的路演文化相比,更多的成功案例都是在圈子里达成的。在他看来,从这种圈子中走出来的创业项目即便本身不靠谱,但经过圈子的洗礼也会比单纯从外面找的项目靠谱的多。

  不过,在业内看来,这种过于依赖人脉的投融资关系,长久以往会导致当地创新人才和创新项目因难以突围而被迫出走。

  需要指出的是,与北上广深相比,厦门的人才链条略显单薄,总人口是北京的七分之一,与其他城市动辄名校扎堆的情况相比,厦门只有厦大一所排名靠前的高校,更何况,毕业生始终面临北上广深的诱惑。

  另一角度来看,从北上广深来厦创业的人才也不在多数,“这里有25万软件人才,但BAT级别的程序员、工程师永远在缺,不是数量不多,是质量问题。”参与新浪路演的厦门创业者告诉新浪科技。

利剑在握 一招天下无双

闽商闽商

  如果单从企业数量和企业规模来看,厦门一定远远落后于北上广深等城市,但不可忽略的是,厦门面积只有北京的十分之一,本岛面积更是只有132.5平方公里,远小于中关村海淀园。但即便如此,在创业生态上,这座城市展现出的实力和潜力,令人惊叹。甚至一度有行业分析人士,将厦门排在北京、上海和深圳之后,是中国互联网创业第四大城市。

  个中缘由,除了闽南人超乎常人的生意头脑之外,优越的投融资环境被认为是其遥遥领先其他城市的一大法宝。

  毫无疑问,蔡文胜是福建投资领域的一个标杆,除他之外,手握重金、恋祖爱乡的闽商也是厦门人甚至整个福建人出来创业的一柄利剑。

  今年7月,厦门大学的一场看似普通的讲座唤醒了这座正处于暑假的大学校园,现场座无虚席,除了厦大的学生之外,演讲现场还挤进了很多前来一睹这位明星投资人风采的创业者们。

  域名之王、个人网站教父、天使投资人等这些极具光环的头衔都被用以形容这位明星投资人的不凡过往。他投资的美图被认为是厦门创业项目的楷模,他个人的成长经历被看作是闽南人创业的真实写照,在每一个厦门亦或是福建创业者口中,蔡文胜都是一个被寄予无限荣誉的符号。

  作为福建本土最为知名的天使投资人,蔡文胜的很多投资理念也影响了厦门当地的投资机构。最广为流传的一条蔡氏投资原则是“前期投入不超过200万,如果要靠烧钱才能做大,我不会做;当然,如果能吸引到VC那就是另外一会事儿。”

  在新浪科技采访厦门创业项目以及投融资机构的过程中,蔡文胜的这一原则,几乎成为了所有项目和投资机构的共同特性。背靠闽商这棵大树的厦门人并不缺钱,因此大多数创业者的第一轮融资都来得异常简单。

  作为中国强大的商帮之一,闽商因“驾福船、走异邦”一度被认为是一个略显另类的群体。在创业大潮席卷全国各大城市的当下,这样一个卓尔不群的团体,支撑起了厦门这座东南小岛的创业生态。

  鸿星尔克是福建本土的服装品牌,近年来因电商的兴起,传统服装业均面临转型难题。然而,当大多数服装商还在怨天尤人的时候,极具生意头脑的闽商已经开始将目光放在了新兴互联网上。

  在新浪路演厦门专场的活动现场,这位来自鸿星尔克的投资经理引发了不少的关注。而事实上,这对于厦门本土的创业者来说,并没有特别的地方。据新浪科技了解,近年来七匹狼、九牧王和特步等传统鞋服行业均在试图通过转型做投融资(包括股权投资和信贷相关业务)。同时,还有一些国企,如信息集团、厦门航空、建发集团等也在开展相关投资业务。

  据鸿星尔克投资经理陈龙安介绍,鸿星尔克早在2011年就已经设立了独立的投资部门,但并未下设基金,投资地区以福建为主,投资了趣奇自行车、麦高和华大基因等多个项目。

  与福建地区的众多投融资机构类似,手握重金的闽商也是鸿星尔克投资项目背后的依靠。赛富基金厦门站负责人黄延涛称,陈嘉庚是多数闽商的一个写照,“驾福船、走异邦”的他们相比于其他商帮更加恋祖爱乡,愿意回馈桑梓。

江湖地位 桃花岛声名远扬

蔡文胜蔡文胜

  回馈和反哺不仅意味着感恩,也表现出对家乡厦门的信心。

  蔡文胜并非离不开厦门,他是泉州石狮人,曾长时间旅居南洋打拼,但在功成名就之后,厦门似乎成了他身上挥之不去的标签,他也成了厦门互联网创业的符号。

  蔡文胜曾谈到:厦门不能和一线城市相比,但是却有自己的优势。把厦门定位为硅谷或者金融中心都不合适,厦门其实和美国西雅图很像。它在美国的边角,风景秀丽,有著名的华盛顿大学,诞生了微软、亚马逊、波音和星巴克这样的大公司。星巴克是休闲文化的代表,这一点和厦门是相似的,在高科技、文化创意和休闲产业方面,厦门会诞生世界级的公司。

  然而,西雅图离国人太远,印象太模糊,但桃花岛很近,这里不会有气贯长虹的掌法剑式,这里习惯持别致兵刃,一招出而天下惊叹。

  这里是创业桃花岛:厦门。

栏目介绍

  我们关注的概念从SNS到O2O,再到智能家居;我们关注的产品,从网站、到应用、再到硬件或服务。创业,是科技圈里永恒的话题。

  回头再看几年前流行过的概念,或是融入了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或早已被人遗忘。每个概念背后,都有着一批批创业者前赴后继。

  白银时代栏目,展现正在发生的产业历史。

 

制作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