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体育 娱乐 游戏 邮箱 搜索 短信 聊天 点卡 天气 答疑 交友 导航
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互联网 > 正文

新一代互联网呼唤天使投资人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04月07日 09:12 新经济导刊

  纽约时间3月4日,国内又一家互联网公司“灵通网”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预计筹资7300万美元;紧随其后,TOM也将在3月10日正式在纳斯达克上市;另外,作为中国移动最大的彩信和百宝箱业务提供商之一,空中网赴纳斯达克上市的时间表也被锁定在3月下旬。

  与当初上市的三大门户概念不同,此番三家互联网公司的上市卖点均在无线互联上,特别是灵通网和空中网,是中国以纯粹的手机娱乐门户网站率先在美国上市的集中代表,
服务器市场四强易位 张国荣风采依旧一周年
金犊奖玩创意最正点 AC-尼尔森互联网调查
而此前一直热闹非凡的中芯国际和盛大网络的上市日程,反而被排在了后面。

  业界普遍认为,灵通网和空中网的相继上市,再一次将中国的互联网推向一个新高潮。

  资金重回互联网

  如果说,互联网发展的第一阶段是以三大门户为代表,第二阶段以搜索引擎为核心,那么如今,互联网又将进入应用的第三阶段。这股热浪已经扑面而来。

  单从外资大举进入便可窥一斑。短短半年间,互联网行业吸引了为数众多的外资投资者,不断地在中国疯狂掠地。

  最早引爆这一行情的是网上酒店预定公司E龙,当时还是2003年9月,其获得美国老虎基金为首的1500万美元投资;紧接着,就是卓越、当当,分别获得同样来自老虎基金的750万美元和1100万美元;而由王志东创立的点击科技也获得了富达等基金1300万美元的鼎立支持(王志东仍是互联网的旗舰人物);而以软银中国为首的VC更是不甘落后,开了近几年VC投资数额最高的先河(除中芯国际外),一下子追加投资阿里巴巴8200万美元;老牌创投IDGVC更是重拳出击,与中国网通共同出资5亿人民币(以IDG为代表的VC共出资2000万美元)打造宽带门户九州在线;一家由海归派创立、不到半年,并不太知名的交友网络UUME,也于3月2日宣布,荣获美国硅谷著名创投公司Accel和DCM数百万美元的投资。最新消息,2004年3月5日,VeryE集团又宣布,刚刚获得了来自日本三井住友保险公司1000多万美元的投资。这一切都说明,新一轮互联网热潮真的来了。

  而刚刚上市的灵通网和即将上市的空中网又将这轮互联网高潮推向极至。

  于是,我们看到,越来越多有创业情结的人开始蠢蠢欲动,似乎是冬眠之后的苏醒,特别是一些年轻的学子们,也纷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憋足了气,重新书写商业计划书,准备向VC们要钱创业,希望复制第一代互联网精英们造富的历程。

  问题是,这些创业者真能拿到VC的投资吗?

  VC已非当日的VC

  新一轮互联网着重解决应用层面的问题,更加垂直、更加细分的应用中存在着巨大商机。但是,让人担心的是,这次互联网高潮真能快速来临吗?关键是资金的支撑有多大,说白了,这次VC能从兜里掏多少钱出来支持创业。

  如果我们将上述系列融资案例稍加分析,不难看出,尽管此番VC投资互联网的热情异常高涨,但该轮投资亦有明显的特点。特点一,原来以投资早期项目著称的VC,其投资阶段开始纷纷后移,基本是对第二轮、第三轮的追加投资,而较少对早期项目进行第一轮投资,不仅如此,投资的金额巨大,动辄在1000万美元以上,令只需少许资金的初创企业有点望而生畏;特点二,此番投资最明显的特征就是,投资人在追寻已经成功的创业者,而较少顾及业内新人,此番被资本选中的创业者,大多都是有过成功创业经历的,至少是第一轮互联网热潮中大浪淘沙后的胜出者,典型代表如点击王志东、VeryE张向宁。前者是新浪的创始人,后者则是万网的创建者。总之,在所有获得资金的创业者当中,很难见到新鲜的面孔。

  上述分析表明,一个没有创业经历的人,获得VC支持的概率几乎为零。而这,发生在五年前第一轮互联网热潮时,则是另一番热闹景象,就比如当初华登之于新浪、IDG之于搜狐、霸菱之于网易,无论是新浪的王志东、搜狐的张朝阳,还是网易的丁磊,最终都获得了VC的支持。而当时,他们个个都是早期的创业者。

  但事隔5年,情况已然大不同了。初创企业,想得到VC的钱,简直是白日做梦。

  当然,这与外部大环境有关,中国的创业板迟迟未推出,VC们投资的项目在国内无法退出,无法获得回报,则只能投资风险较小的规模大的后期企业。以华平为首的国际创投们,更是看中了中国传统产业升级改造的巨大回报,将触角身向传统产业。以至,很多人说,VC不再投高科技了,VC走了样,VC越来越苛刻,以前是雪中送炭,现在是锦上添花。VC非VC也!

  VC们自然也有自己的一套理论。反正,现实的情况是,VC不再向种子期、早期的项目投资,即使有,也是零星的很少。一般的创业者,已经很难再得到VC的投资。

  呼唤天使投资人

  又要创业,又拿不到VC的钱,怎么办?

  这样的状况,让人开始怀念起天使投资人。

  张朝阳曾在宣布其2003财年取得2640万美元的利润时,特别强调,像他们这样的高科技企业,是在天使投资人及VC的帮助下,度过了最艰难的创业初期后,立足了脚跟,生存下来,才取得今天的成就。最难的就是创业早期,如果没有当初天使投资人和VC的支持,靠传统企业模式慢慢积累增长,是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成立6年)有近2亿人民币利润的成就的。支持搜狐的VC中,比较早期的有IDG,至于更早的阶段,则是天使投资人的帮助。

  其实,在第一轮互联网热潮中,很多VC也充当了天使投资人的角色。但是,好事不再来。

  互联网这一行业,尽管是一新兴行业,但相对于生物医药、新材料等,创业门槛要低得多,更容易创业,特别是对一些刚刚走出校门的学生。但这里有一个前提是,必须有人投资,但通常不需要太多的资金,一般几十万即可,而这正是天使投资所偏好的。所以,当彻底对VC失望后,很多创业者都将希望寄托在天使投资人身上。

  “相对其他行业,互联网创业更需要天使投资人”,一位业界专家对记者说。但如今,天使投资从何而来呢?

  天使投资最早起源于美国,通常来自三类人群,第一类,是传统意义上的富翁,医生或律师,这些人收入颇丰,或继承了大笔遗产,沉浸于打高尔夫球及出入乡村俱乐部的生活方式,对高速发展的高科技产业既陌生又羡慕,惟恐自己落伍;第二类是创业者,无论是从事传统产业还是新型产业,他们如同娱乐圈中的“演而优则导”,实行“创业优而创投”,从“千里马”摇身变成“伯乐”;第三类,本身就是新经济的栋梁之材,任职于高科技公司,平时日日夜夜写程序、抓虫子,赚来的钱没地方花,对技术的发展又不乏独到见解,于是,心动不如行动,要么自己创业,要么用金钱支持别人创业。

  在美国,天使投资能够占风险投资总体盘子的40-50%,确切地说,美国硅谷的风险投资,适合个人创业的天使投资占了风险投资的大部分。

  在美国,受益于天使投资的企业很多,1993年,金柏林向西埃纳公司投资169万美元,1997年上市后回收1。5亿美元;有天使投资皇后之称的麦克琳1998年投资了10万美元建立美国健康保健系统,1999年,外筹130万美元,赢得了350亿美元的市场份额。

  据悉,美国天使投资者的数量有4万家,即使在泡沫较大的2001年,天使投资也向5万家创业企业投资,金额达400亿美元,在美国风险投资总额中占有相当大的比例。很多颇具规模的公司都是在种子期得到天使投资后蓬勃发展的,美国能够拥有数量庞大的高科技公司,天使投资者功不可末。

  美国的天使投资人有一大特点,往往是几个人结伴而行,以团队的形式存在,几个投资人合在一起,共同拿出10万-100万美元,换取被投资公司20-30%的股份。

  那么中国呢?有没有天时投资人?

  清华紫光创投副总裁孙惠新博士,对天使投资人有专门的系统研究,他告诉记者,相对于国外的以团队形式存在的天使投资人,中国零星出现的多是些单枪匹马的“独行侠”。

  中国的天使投资尚处于萌芽阶段。中国大陆现有的天使投资人大多来自海外,主要是三类,第一类,外国公司在中国的代表或管理者,比如当时是微软副总裁的李开复博士和微软中国研究院的张亚勤博士,就曾投资清华学生创业团队的东方博远;第二类,对中国市场感兴趣的外国人和海外华侨。比如当初亚信的投资人爱国华侨刘耀伦先生和投资SOHU的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尼古拉庞帝教授;第三类,本地的富人和成功的民营企业家。

  “当前,中国天使投资人主要由前两类组成,但后一种极有可能成为未来中国天使投资人的主力军”。

  孙惠新的预期正在成为现实。中国已经开始出现这样的天使投资人,特别是在互联网领域,他们大多是在第一代互联网中最先富裕起来的一拨人,是一拨网络精英,他们正在而且已经成为中国天使投资人的主力军。

  谁是中国第一个天使投资人

  2004年3月5日,VeryE总裁张向宁不仅宣布了其成功融资,重组原来的VeryE、互联网新闻与情报中心365Agent、北京经茂伟通信息技术研究所统一为“天下互联”有限公司,还正式宣布将设立2000万元人民币的互联网专项资助基金。该基金专门资助互联网创业企业、创新技术,并将分2年投出,其中500万用于无偿资助,1500万用于与“天下互联”业务有关的有发展潜力的创业公司的业务合作。

  张向宁,曾是万网的创始人,1995年与其兄共同创办了万网的前身北京创联通信网络公司;并成功地帮助其引进IDG和NEWBRIDGE CAPITAL等VC。2000底,进行二次创业,创建VeryE。在谈到他为什么离开好端端的万网,又去艰苦创业时,张说自己是一个有企业家精神的人,喜欢迎接挑战,更重要的是,他对互联网行业发展前景充满信心。他认为,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已经从当初的信息门户、搜索引擎,向情报竞争转化。由原来的信息大爆炸,到搜索有用的信息,再到让有用的信息帮助你的新阶段。这新一轮发展阶段,有很多新的应用尚待开发,而这中间则孕育着丰富的商业机会、创业机会,特别适合小企业创业。

  而目前,对创业者的最大挑战就是资金,不少小企业,即使有好的创意,但因为缺乏资金支持,很好的项目也夭折了,非常可惜。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才诞生了2000万人民币的互联网专项基金。

  仔细分析其结构,2000万中的1500万,相当于一个战略投资基金,类似INTEL、西门子、高通的战略投资基金,主要投资于与其业务有上下游关系的创业企业;而另外的500万,其实就是一个天使投资基金。

  其实,在这之前,国内也有零星的天时投资人,比如成立不到半年、由海归派创立的UUME网,在获得风险投资之前,主要投资人就是个人投资者,包括Chinaren创始人陈一舟、亚信创始人之一郭凤英等。有人说,他们就是中国第一批互联网的天使投资人。

  天使基金助力创业

  相比他们,张向宁显然又往前推进了一步,他做成了一个天使投资基金,一个公开的创业基金,创业者可以更加明确地知道找谁要钱。

  当有人问,为什么会想到做天使投资人时,张告之,“我是创业过的,深知创业的艰难,特别是早期,坚持下来非常不容易,所以设立这样一个基金,专门为早期的项目投资。另一个原因,这次设立的是一个互联网专项资金,那是因为,我们长期浸淫在这个行业,对这个行业比较了解、有经验,可以在很多方面帮助创业者”。

  张同时抱怨VC,“在创立VeryE时,我接触过很多VC,但逐渐发现,VC们在经历2000年泡沫后,个个变得小心翼翼,支持阶段开始在向后移,投资更多后期的项目,早期的也有但非常少。关键是他们怕风险,其实他们对中国互联网行业并不太了解,只是在跟着资本市场转。这样的背景下,使得相当一批本来可以很不错的企业夭折了,可惜”。

  “现在,我们走过来了,我们有义务有责任,支持帮助他们一把,像我们当初创业时一样的创业者。如何帮呢,早期支持是关键”。

  时至今日,互联网造富,已经造出了不少亿万富翁;而同时,这些人也都看到了互联网未来的发展曙光,那么,大家都拿出一部分资金,或成立一个联盟,共同支持创业者,把整个行业做热做大,将来一样会有更大的回报。

  对于大家特别关心的有关专项基金如何申请,张向宁表示,很快,将有相应的管理办法、细则公布。

  500万人民币,对于一个基金来说,是太小的一个数字,就按平均每个创业企业50万来算,也就足够支持10家。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里,张只是带了一个头。

  有人说,国家也应该积极参与这种基金,至少目前科技部中小企业创新基金应该加盟,发改委的中小企业发展基金中,也应该拿出一部分,作为政策引导资金,吸引更多的民间资金进入互联网行业。

  而前不久,有关权威人士透露,以信息化为主旨的国信办,目前也在积极探讨对互联网的支持。以前国信办将重点放在电子政务及安全方面,今后则会加大在内容产业上,特别是互联网行业的支持力度。据悉,有关人士已被派往欧美等地考察,以此来确定具体的支持力度。

  总起来看,中国的天使投资规模尚小,还不成熟。在中国的创新体系中,创业企业发展过程中,还缺少天使投资这一环节,目前,我国国内存在巨额民间游资,但尚未形成完整的风险投资体系,尤其是法律法规不完善,特别是税收优惠不到位,天使投资的环境尚不完备,很多持有大量资金的个人对天使投资不了解。但随着环境不断成熟,中国的天使投资者,将更多地走上历史舞台,推动中国的创业事业。(孙瑞华)


评论】【推荐】【 】【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48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