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nice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完成三轮融资时,百度搜索里几乎找不到关于创始人周首的任何资料。

  周首称自己是典型的潮人,一度收藏了四百多双鞋,甚至曾在高中靠晒鞋吸引女生的注意。尽管周首之后做的事情都离不开一个“潮”字,但却从未想过自己会将对“潮”的理解和对“晒”的热衷发展成一款社交产品。

  在2013年,周首没有料到nice会从一个男装导购平台变成如今的社交App;如今,周首也同样不知道未来nice的具体形态将会是怎样,但可以肯定的是,周首希望将nice的触角伸向线下,真正对用户的生活产生影响,而不仅仅是让用户泡在线上。

潮App和潮人

  在采访周首之前,新浪科技针对nice在朋友圈里发起了一个小的调查。在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八零后、九零后的朋友里,“潮App”是出现率极高的一个评价。相比Instagram,nice的用户显然更关注于打在照片上面出现的潮牌。

  对于这样的结果,周首非常地认可,在他看来,“潮”是nice的一个标签。同样在周首的助理、同事以及合作伙伴看来,“潮”也是周首的一个标签。

  不过,nice并不是潮人周首的首次创业。从大学时,他就开始制作自己的网站,在自己的网站上卖球鞋。按他自述的经历:为了获得更多的限量版球鞋并“避免父母掏钱买鞋的唠叨”,周首兜转于北京城内的外贸鞋服店铺,再借助eBay平台,捣腾各种球鞋。

  大二下半年,他自建了专营乔丹鞋的网站AJshoes.com。那会儿,周首的愿望是做出自己的潮流品牌。

周首的微博截图,他每天都会给拍一张自己的照片,标上品牌,通过nice发到微博。 周首的微博截图,他每天都会给拍一张自己的照片,标上品牌,通过nice发到微博。

  而周首的第一个互联网创业项目依然以“潮”为第一驱动力,但nice并不是一上线就是现在的模式,“我们团队在最初开发的app名叫kk购物,是一款针对品牌男装的导购应用,用户可以测试自己最适合的品牌,追踪明星达人的穿着,并被推荐值得买的商品。”

  周首之前做过潮流媒体和电商网站,在他看来,移动端是个正确的方向,而导购则是其中离钱较近的领域。

  但在kk购物上线不到三个月,美丽说、蘑菇街被淘宝封锁流量的消息相继传来。此外,男性用户倾向于迅速做出购买决定的用户行为也让周首看不到男性导购的前景,甚至一度产生了卖掉公司的想法。

  “在朋友圈和微博上,我最关注他们穿戴的服饰,也因为过去做潮流杂志,本能地会问‘是什么牌子’、‘在哪儿’等等之类的问题”周首说。在自己的使用体验下,kk购物砍去了之前的导购功能,转型为可以让用户给照片打上品牌标签并进行分享的图片社交应用。

  这次转型之后的首个用户测试结果,让周首和其团队兴奋不已,“当时kk购物还没有对女性用户开放注册,但在添加了分享功能后,一些女性用户特地更改了关联微博账户的性别设置,想要来用它。”周首说。在随后的一个月里,kk购物砍掉了照片分享之外的所有功能,只留下了打标签的功能,并开始对女性用户开放。

  出于对鞋的沉迷和潮人的本能,采访中,除了看手机之外,周首做的最多的一件事情就是弯腰打理鞋带,他的脚上是一双被誉为日本第一潮鞋品牌visvim的棕色皮鞋,已连续穿了两天,但一尘不染。每天晚上周首都会给拍一张自己的照片,标上品牌,通过nice发到微博,通过这些照片可以看出,这个男人对服装品牌极致的追求。

“晒”生活

为了让自己的鞋有地方晒,同时又能得到圈内人士的点评,是周首做nice的初衷。 为了让自己的鞋有地方晒,同时又能得到圈内人士的点评,是周首做nice的初衷。

  除了潮之外,“晒”是周首给nice的另一个标签。潮男周首曾一度收藏四百多双男鞋,“我喜欢晒鞋,但在挤满了同事、合伙人的熟人朋友圈里,我很难得到回应,同时也需要在他们面前保持我的专业性”。

  为了让自己的鞋有地方晒,同时又能得到圈内人士的点评,是周首做nice的初衷,尽管现在的nice并不是他最初设想的,但不妨碍它最终的样子。如今,nice的用户量有千万,日活百万,但只有20%的图片标签是品牌,更多的则被美食品牌占据。

  格知创始人、前新浪微博产品经理“叉小包”曾评价,“nice 幸运地,抓住了一股强劲的用户需求暗流,甚至可能他们自己都没想到,用户如此渴望新鲜的社交内容发布工具。

  很多人认为,追求品牌是为了能够获得虚荣和自信。“潮”则更是一种对外表的追求,可以让别人觉得自己特别有“面儿”,而基于图片分享的社交软件nice则活跃着一大批这样的人。

  但在周首的眼里,“潮”这个字并不简单,追求“潮”的人都是热爱生活的人,因为潮是一种对品牌的追求和对审美的挑战,通过加深对品牌的认知,能够提升生活的质量。“只有真正热爱生活的人,才会在方方面面关注品质,追求品牌”。

  周首认为,nice存在的意义也不光是晒出自己的品牌衣物,用户在给图片打标签并进行分享的同时,也能够传递出用户对品牌的品味以及对产品的使用心得,从而能够帮助到更多人发现并理解一些好的品牌商品,“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潮”,周首又一次低头整理了一下鞋带。

  周首把自己定义为典型的nice用户,每天会把自己喜欢并接触到的品牌,分享到nice上,满足“晒单”欲望的同时,可以发现一些更有意思的内容;在发现内容的同时,通过建立起社交关系,获得新的内容,然后再将新的内容分享到社区,形成一个社交闭环。

  不过,周首并不想让用户整天泡在nice上,“把在nice上的体验延伸到线下,是我们这个团队真正想做的事情”。由于 nice 天生的品牌标签属性,周首希望 nice 的用户不仅仅是在网络社区晒了一个东西,而是通过“晒”东西,获得一些东西。

  比如用户晒了nike的品牌,可以获得该品牌的折扣券或优先购买权;又或者现在nice正跟冈本合作,推出nice 定制款避孕套。具体未来会怎么做,周首表示并没有想得非常清楚,但把 nice 体验延伸到线下增强社交这个属性,是一个大的方向。

找投资人更在意志同道合

  对于一般的互联网创业公司来说,一年内融资超过三次,是一个非常高的频率。缺钱么?周首说,“我们不怎么花钱,到C轮为止,95%的钱几乎都没动。”

  在选择融资的时候,周首显得非常任性,一般而言,创业公司融资大多离不开两个原因:需要钱、志同道合。多数人更看好前者,但周首更在意后者。“nice这一年多基本上只在团队建设上花了点钱,在C轮之前,我们90%的钱都没花”。

  作为一名资深球鞋收藏者,以及潮流杂志编辑,周首认为自己对目标用户的理解足够深刻,“nice是一个可以聚集潮人的地方,只要产品体验做的足够好,凭借潮人的敏锐度,基本上是不需要做推广的。”

  nice有时候借助一些合作进行推广。周首曾对nice上的品牌标签进行过一个统计,他发现Chanel、Nike、i.t 和ZARA是现在Nice中使用频率最高的标签。今年6月,i.t 曾与nice合作了一次晒单活动,用户拍摄i.t产品的搭配照片,就可以获得i.t店铺的消费折扣,给双方都带来了很好的传播效果。

  周首坦言,近期nice都没有什么特别需要花钱的地方,对于推广仍将选择像i.t 这样的潮牌,以线下活动的方式进行,尽量让用户能保持自然的增长。“不过,绝对不会局限于服装品牌”周首补充道。

  促成不缺钱也不怎么花钱的nice频繁融资的原因,是周首认为对方能够弥补nice现有团队的短板,让产品得以不断优化。以nice的A轮投资方经纬中国为例,其在互联网的投资,三分之二投向了移动端,陌陌是其手中成功案例之一。

  “他们真的懂社交,而且能给我的团队带来一些指导和启发”,这就是为什么经纬给nice 的估值既不是最高的,跟nice 接触也不是最早的,周首仍然选择了经纬。

  未来,周首仍然会把大多数钱花在挖人才上,“过去一年,如果人才充足,很多产品细节可以处理得更好”。现在,面试几乎成为是周首的主要工作,在新浪科技采访前的半个小时里,面试和等待面试的人占据了nice办公区几乎所有的角落,甚至一度没有办法找到一个安静的采访空间。

未来摆脱“中国版Instagram”称号

周首认为,尽管nice与Instagram都是图片类社交,也同样具有打标签的功能,但两款产品中标签的位置,就体现出两者迥然不同的体验追求。 周首认为,尽管nice与Instagram都是图片类社交,也同样具有打标签的功能,但两款产品中标签的位置,就体现出两者迥然不同的体验追求。

  在nice上线之前,在照片上打上品牌标签的体验在国外已经有了较为成熟的案例,比如swaag(美国一个专门分享sneaker的社区)。加上周首对鞋的痴迷,很多人认为nice抄袭了swaag的模式。甚至有人在知乎上,抛出“nice是不是抄的swaag ?”的问题,邀请周首来回答。

  周首坦言,“nice在标签的UI上确实是借鉴的swaag,或者你说是抄也可以。但是我想明确的是,除了这一点,nice与swaag几乎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产品。”除此之外,nice和swaag从产品形态到目标用户,都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产品。而在今年nice丰富了贴纸、地点标签、个性标签等元素之后,这样的质疑声渐渐偃旗息鼓。

  但无论nice怎样调整,“中国版Instagram”的称号一直如梦魇般常伴nice左右。不久前,图片社交软件Instagram宣布,它的月活跃用户人数超过了3亿人,这个数字的威力在于超越了Twitter 2.84亿的月活跃人数。但周首仍不喜欢把中国版Instagram的标签打在nice身上。

  周首认为,尽管nice与Instagram都是图片类社交,也同样具有打标签的功能,但两款产品中标签的位置,就体现出两者迥然不同的体验追求。nice晒的是生活品质,而Instagram更侧重于图片的美感。

  不过,周首也承认,“中国版Instagram”是多数用户给nice打上的一款标签,但正如nice通过贴图、地址标签等摆脱了“中国版swaag”的标签一样,明年,nice将和Instagram在用户体验上出现很大的不同。但具体nice会怎么做,周首最终还是未能透露。

栏目介绍

  在这个高速迭代领域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法则,他们的思维模式和生活方式值得关注,这和他们企业的生存发展息息相关。

  新浪科技推出的《人物》栏目,将聚焦科技领域内的领袖、高管以及创业者等,关注企业家运营逻辑的深层次思考,还原人物的工作与生活情景。不宣扬成功学鸡汤,力求人物的真实生动。

制作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