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初,法迪-切哈德(Fadi Chehade)站在泥泞湿软的田垄上,出神地望向远方。在他的面前是一大片郁郁葱葱的甘蔗田,那抹油亮的翠绿与天空纯粹的碧蓝,融成他对非洲岛国毛里求斯的记忆。

  在这一天,他到访了一所学校。炎热潮湿的天气里,在破败不堪的教室,他对着30多名15岁上下的少年问道:“你们当中有没有人使用互联网?”沉默充斥在空气中—有着黝黑皮肤的少年们,睁着圆圆的大眼睛,不说一句话。

  切哈德没有气馁,继续询问是否有人知道互联网是什么,还是没有人作答。这一幕令他难忘,深入骨髓:“想想我们是如此幸运。而当今世界还有很多人不知道互联网可以改变他们的生活,要走的路还很长。”

  执掌ICANN(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两年有余,切哈德认为,这家非盈利性国际组织的核心目标是,让由域名导向的无数网站构成的整个互联网,成为一个整体,而非割裂开来。

  这也正是他此行到访中国所怀揣的理念。在今年ICANN伦敦大会上,他和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会面。切哈德一直记得鲁炜说:“中国想要的是一个世界,一个互联网。”

新浪科技独家专访ICANN总裁法迪-切哈德(Fadi Chehade) 新浪科技独家专访ICANN总裁法迪-切哈德(Fadi Chehade)

成为掌门人

  流淌着埃及人血统的切哈德,出生在黎巴嫩这个动荡的国家。而他出生时正处于战乱纷飞的年代,因为无法忍受内战带来的灾难性生活,切哈德一家选择前往美国,寻求另一种安定的生活。

  初到美国的他,深知自己移民身份和语言不通带来的尴尬。经过半年的英语学习,他已逐步适应在美国的生活。与混迹在纽约大都会的当地人不同,切哈德还在寻找他的方向。

  从化学到计算机科学领域,在年少好友的推荐下,他走上了一条在他至今看来都非常正确和无悔的机会。在斯坦福大学,切哈德开始攻读工程管理硕士,重点研究人工智能方向。

  而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尚属深锁研究机构和高校的前沿领域,并不像今天一样为人所知。而今天,谷歌和百度这样的搜索引擎公司均使用了人工智能的技术,机器学习的能力可以随时间自我更新。

  在他看来,中美在AI领域的差距逐渐缩小。“中国目前具有非常大的创造力,会孕育更多的成功企业。中国正在经历互联网创新的复兴,未来5-10年会取得非常大的成就。世界各地的企业家都来到中国,参与这场革命。”他如是说。

  在成为ICANN总裁之前,切哈德创业数次,有过失败,也有成功。在他手下,较为知名的公司为利用AI技术优化教育贷款系统的Vocado、研发供应链智能系统的Viacore和致力于推广B2B机器语言标准协议的非营利性组织RosettaNet。

  在上述后两个公司中,切哈德渐渐积累了在智能系统整合领域的管理经验,旨在弥合世界各地不同公司间机器交流的差异,将希望从事交易的公司进行标准化的系统语言对接。

  比如,Viacore主要开发一种整合制造业升级的智能供应链系统,包括思科和IBM都在使用这项技术。这个系统将亚洲的供应商和世界各地的零售商整合到一起,进行按需生产。从前商家向工厂反馈销售情况需要两周时间,而Viacore的系统可将时间缩短为两分钟。

  而RosettaNet旨在建立一种共同的标准化语言方便机器与机器间交流复杂的信息。切哈德举例说,比如苹果零售店的一台机器问富士康中国工厂的一台机器,“这个型号的设备卖光了,什么时候才能再生产?”富士康的机器说,“下个月。”

  上述经历为切哈德成为ICANN总裁铺就了道路。今天,ICANN的工作同样是致力于协同和整合,以保证全球互联网的稳定和安全,使得互联网的基础设施成为一个互联网而存在。

ICANN职责

ICANN董事会 ICANN董事会

  “这项工作是我做过的最艰难的工作,责任重大。”切哈德对新浪科技说。因为ICANN在确认域名分配、归属和管理方面的作用独一无二,如果ICANN的工作出现问题,互联网就会出问题。

  在接下这一重任前,他不是没有犹豫过—他曾问ICANN方面是否可以不接受这项工作。而最终促使他下定决心的是他的妻子和两个20多岁的儿子。他们对他说:“这份工作对世界、对互联网都非常重要,能够保证互联网的开放和安全,意义重大。”

  在成为总裁后,他感受到了这份工作超乎想象的艰难。不仅需要为了公众利益掌握外交手腕,还需要令互联网足够开放、透明和统一。在这其中,他了解到了互联网安全的重要性和灵活性,也领悟了互联网可以令生活更美好,习得如何应对和减少互联网的滥用,包括互联网犯罪。

  那么,ICANN的职责究竟重大在哪里?难道负责全球互联网域名的分配、管理重任仅仅落在一个非政府、非营利性组织的身上?未来ICANN又即将面临怎样的挑战和机遇?

  实际上,域名归属权的分配和管理这一职责被统称IANA(Internet Assigned Numbers Authorty)。通常而言,浏览网页的第一步是输入域名,而这个域名会被解析到对应的网址。比如输入apple.com,但如何能够跳转到苹果官网而非其他网址?再比如,如何确认.xxx是否是一个有效的通用顶级域名(gTLDs)?谁来负责这一切呢?

  由于历史原因,互联网的原始架构搭建在美国,所以这一任务交由美国政府管理。然而从1990年开始,美国政府开始逐渐将其放权给第三方机构,即ICANN。为了确保工作的严谨,ICANN和美国商务部下属的通信和信息管理局签署了长达15年的协议,以履行这一职责。

  但是作为管理者的ICANN并不拥有决定权。ICANN对于DNS系统和IANA功能的管理,需要遵循美国政府合同,以执行上层下达的指令,另外具体的实施工作则交由Verisign公司进行。

  而就在今年二月,美国电信和信息局突然发表声明,宣布在满足一定条件的情况下,将放弃对由ICANN管理的IANA的监督权。这意味着ICANN将真正实现独立,对域名的管理归属将拥有决定权。

  然而这一重大决定仍然悬而未决。美国政府对于ICANN是否能够承担这一职责,需要进行审核,要求其提交一个详细的实施计划才能顺利移交IANA权责。

  切哈德对新浪科技透露,ICANN将于明年向美国政府提交上述计划,如果美国政府接受该计划,就会终止与ICANN此前签署的协议,放权IANA。届时,ICANN将会成为一个独立的域名管理组织,面向国际社会实现真正的开放和透明。

  美国之所以放权对IANA的监管,在切哈德看来,互联网本应是全世界的中立空间。“因为历史上美国政府在ICANN中扮演独特角色,但现在是时候向前看了。美国政府乐于向国际社会转移管理权,因为ICANN已经做好准备担负这个责任。”

中国的机会

未来五年,ICANN将致力于成为一家独立的、服务全球的、值得信赖的机构。这是切哈德的最大愿景。 未来五年,ICANN将致力于成为一家独立的、服务全球的、值得信赖的机构。这是切哈德的最大愿景。

  为了顺利满足美国政府提出的要求,ICANN正在与国际社会各界政府、企业和技术人员共同制定这一计划,投入高达数百万美元。目上述参与计划的人员正在德国法兰克福进行探讨。

  该放权计划引起了全球的关注和担忧。因为美国政府移交IANA管理权后,也不会让其再归于其他政府的管辖之下,而是需要使之保持独立。所以,对于ICANN来说,需要抵御更多的寻租机会,从而保持法定的强势和中立地位。

  切哈德说,为了完成这一移交过程,ICANN在内部必须保持运作透明,纳入多方进行共同参与,制定出合理的申诉和问题解决机制。但是,这一机构也面临一些问题,例如当国际社会不同意ICANN所作出某个决定时,该如何处理以及如何进行申诉等问题。

  所以,ICANN正在邀请国际社会各方面来共同审视其内部运作机制,以帮助其更好地完成这一计划,从而保障在执行IANA职能时有一个健康有序的规范。

  面对这一巨大挑战,切哈德说自己一直很乐观,只是不确定全球的参与者是否会同意ICANN作出的一些决定,还需要继续完善工作。从目前的进度来看,他仍充满干劲:“到今天为止,我都是很有信心的。”

  而在IANA管理权真正实现移交后,对中国而言,又意味着什么?切哈德透露,既然美国不再承担管理IANA这一独一无二的角色,那么意味着所有国家都可以加入其中,共同参与互联网治理。

  “中国政府也会享有同样的话语权,帮助ICANN来推进全球互联网事业的发展。而除了中国政府,中国企业、互联网公司,包括广大用户都需要参与其中。”他说道,“但是这是一个机会,也意味着责任。因为我们享受了互联网的好处,也需要参与互联网治理。”

  未来五年,ICANN将致力于成为一家独立的、服务全球的、值得信赖的机构。这是Chehade的最大愿景。

  而这一机构将承担起统筹国际社会需求和意愿,从而管理全球互联网域名的独立组织,致力于为同一世界构建同一互联网的基础架构。

  就在两周前,他收到了开篇提到的非洲学生发给他的第一封电子邮件。现在他们已经可以上网,并且通过邮件联系到他了。“我非常高兴,这就是我们努力的目的,不是吗?推广互联网,让每个人用上网络,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儿童、妇女这样缺少机会的群体。这非常重要。”他说道。

栏目介绍

  在这个高速迭代领域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法则,他们的思维模式和生活方式值得关注,这和他们企业的生存发展息息相关。

  新浪科技推出的《人物》栏目,将聚焦科技领域内的领袖、高管以及创业者等,关注企业家运营逻辑的深层次思考,还原人物的工作与生活情景。不宣扬成功学鸡汤,力求人物的真实生动。

制作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