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iOS生态链寄生数百万开发者:艰难求生面临决择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6月21日 01:28  第一财经日报微博

  编者按

  短短4年间,依托iOS系统平台,形成了一个庞大的苹果商业生态链——第三方应用达到了60万左右。在这个生态链上,“寄生”着数百万开发者。尽管苹果给他们支付了50亿美元的分成,但这个生态链开始呈现出越来越多的生物属性:随着苹果市场份额的增长速度远远跟不上第三方应用的增长,众多的应用开始展开你死我活的竞争,艰难争夺有限的生存空间;另一方面,随着iOS系统功能的升级,越来越多的重要应用被苹果淘汰出局。在这个平台上,似乎很难再有最终的胜利者。是告别苹果,还是坚守阵地、艰难求生?这是数百万的开发者面临的选择。

  苹果iOS生态链:谁侵略了谁?

  李娜

  [ 苹果切入应用市场,会毁了刚刚建立起来的生态环境。这样下去应用开发商和开发人员都会成为苹果的试金石和小白鼠,一旦一些应用有市场苹果就介入的话,开发商和开发者怎么办? ]

  在刚结束的全球开发者大会(WWDC)上,苹果宣布了iOS 6系统将提供一个全新的应用——Passbook(电子钱包),这是一款可以存放登机牌、会员卡和电影票的工具。使用Passbook,iPhone和iPod Touch用户可以在屏幕上调出条形码,在登机、看电影或兑换优惠券时进行核对。这项服务的推出被业内解读为苹果正式介入电子支付领域。

  当负责iOS业务的苹果高级副总裁斯科特·福斯特在台上介绍iOS 6的新功能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流露出他所期待的眼神。

  iOS 6的新功能引起了一些公司和开发者的不满。“人群中传出抱怨声,这些公司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再存在了。”国内一从事LBS优惠券项目应用的开发者王猛(化名)对《第一财经日报(微博)》表示, Passbook应用则让他觉得自己的公司前景渺茫。

  由于iOS 6推出不少新的操作应用,一些iPhone里常备的应用或许会成为历史。开发者们担心:在平台进攻之下,第三方软件何去何从?

  苹果抢食开发者?

  在去年的WWDC现场,Arment 在 Twitter 上喊了一句粗话,那是因为他发现苹果推出的iOS 5中,在Safari里增加的Reading List功能和自己开发的Insta paper应用是那么相似。

  Insta paper是APP上一个简单的保存网页留待稍后阅读的小工具,《连线》杂志曾经这样赞美它“实在是太棒了”。作为其开发者,Arment表示,去年苹果更新的Reading List和Insta paper简直如出一辙,同样也可以给网页文章添加书签,和计算机同步,方便日后阅读,而在今年,该应用还支持了离线阅读功能。

  这一动作被业内解读为“苹果要彻底干掉Insta paper”,就像干掉谷歌(微博)地图那样。

  而苹果则将其解释为更好地为消费者提供服务。每当新的操作系统发布之后,由于功能的革新,苹果都会淘汰掉一些此前曾很重要的第三方应用,而这次iOS 6也不例外,涉及约上千款的应用。据悉,这次被淘汰的重要应用数量是iOS系统问世以来最多的。

  北京瓦雅科技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苹果切入应用市场,会毁了刚刚建立起来的生态环境。这样下去应用开发商和开发人员都会成为苹果的试金石和小白鼠,一旦一些应用有市场苹果就介入的话,开发商和开发者怎么办?

  “拿Passbook来说,其实就侵占了旅游市场,而且把LBS和优惠券一网打尽,优惠券其实就是移动电子商务前期,以后苹果带着终端做移动电子商务,谁能竞争过它?”

  深讯和公司的CTO 段雪峰则认为,苹果iOS作为封闭智能平台的代表,应该说从其诞生之初,其基因里就已经奠定了现在的业务模式基础,就是硬件+软件、手机+服务的模式,所以当前更新iOS 6,内部集成更多自有应用,这个情况毫不奇怪。“这就是苹果要做的事情。”

  “可以看到苹果的产品和服务更多的是在围绕手机本身的功能深度挖掘来做,比如电话功能的增强、Safari的升级、Siri的中文支持、地图等,这些都是手机必需的功能,也可以称之为基础设施,同时200多项更新里,也引入了很多的第三方应用,并不排斥具互补性的产品。”段雪峰说。

  不少iOS的开发者和他们一样,开始忧虑苹果的“入侵”。部分开发者因担心而决定将业务模式转向。

  “在我们的领域,早在前两次升级中苹果就加入了。”从视频转换工具类应用转向游戏应用的开发者李爱国表示,苹果站在了产业链的顶端,随便改变点什么,对下游的人都会产生不小的影响。“APP改变了网上软件格局,我们这些人都是在夹缝中生存的,没有什么核心技术就得尽早想办法。”

  事实上,对于已经被“侵占领土”的应用来说,似乎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Arment曾在自己的博客上写道,“苹果的抄袭也不一定是一个致命的威胁,因为 iOS 的保有量可以让更多人意识到这类应用程序的便利,无形中开发了这个市场,从而让其中愿意花钱获取更好体验的人购买 Instapaper。”但可以看到的是,同样持有乐观态度的OpenFeint负责人在苹果推出类似应用Game Center之后,就把业务给出售了。而在那之前他还认为“最好的时候”来到了。

  告别苹果?

  iPhone开发者的兴起,要追溯到两年前。

  2008年3月,苹果为开发者们提供了iPhone软件开发包,并且在7月开放了iPhone App Store。短短几个月中,就有不少开发者蜂拥而至这个平台淘得第一桶金。随后,Google、RIM等公司也开放了类似平台。

  朱连兴就是中国第一批加入苹果App Store应用开发的创业者。2008年他就开始在iPhone上开发应用,在2009年通过一款名为“多彩水族箱”的应用进入了苹果发布的官方视频,那时候每天的收入都在1000美元以上。“我们就是靠着苹果吃饭的。”朱连兴说。

  事实上,苹果这几年对第三方应用的回报甚为丰厚,在iOS和Mac上的App Store已经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软件发行渠道——Mac App Store自称已经超过Best Buy(百思买)和沃尔玛等成为第一PC软件销售渠道,而iOS上已经给第三方开发者支付50亿美元分成。

  但随着平台上应用软件的增多,情况有所转变,过往开发者“我可以写程序,也可以做老板”的百万富翁梦在现在看来变得有些遥远。

  朱连兴并不担心自己开发的应用会被苹果抄袭,比起这个,他更担心自己到底能够活多久。

  “App Store的市场变化太快了,竞争太激烈。”回顾过去的日子,朱连兴不由感慨。他刚开始做iPhone开发时,苹果的App Store中只有1500款应用。而现在,这一数字已经接近60万。对中小开发者来说,想靠单做一款应用获得成功越来越难。朱连兴向记者表示,曾经用半年时间,花费几十万费用开发的游戏项目在苹果商店里没有任何的回报,没有一点声响就被淹没了。为此,他选择了转向,从事外包项目。“这样风险会小一些,至少有保障。”

  LBS优惠券项目应用的开发者王猛则认为,作为小开发者并不能享受所谓的公平,“尽管苹果的软件生态系统看起来很平等,事实却并非如此。像一些大的软件商拥有专门账户,可以及时提交问题。而小的开发者却要指望苹果程序审核员大发慈悲,也无法影响到决策。”

  由于缺乏对用户的把握以及散兵游勇的作战方式,绝大部分的国内开发者目前仍处于举步维艰的状态。相关数据显示,目前国内iPhone开发者队伍,其中70%~80%难以维持生计,每天的收入只有几美元甚至没有收入。

  “但目前最赚钱的还是iOS平台,Android相对混乱,Windows Phone现在不稳定,无论从市场还是平台自身应用环境都还没成熟和稳定。”王猛表示,用户需求始终都在,应用会越来越细分。

  在王猛看来,要求“平台不与之上的应用竞争”是完全不切实际的。对用户而言,基本的、常用的功能具有整合、一致、一站式的界面和体验显然更好,因此平台永远有不断扩张功能的冲动。对于像他这样的开发者,只能从不同的平台上找到最适合自己的生存方式,不能把眼光局限于竞争越来越激烈的苹果系统。

  值得注意的是,Insta paper的开发者Arment从来不认为自己会在Android上开发应用,“我的世界中没有 Android。多数时间里,它不在我的注意力之内。对 iOS 应用的思考是全职工作,保持在 iOS 上的竞争力是全职工作。”但在前不久的采访中,他开始表示安卓的开放性和灵活性是一柄双刃剑。

  手机应用开发者之惑: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马晓芳

  杨迅所在的一个名为Snack Studio的开发者团队苦守App Store半年之后,终于决定转投Marketplace的怀抱。Marketplace是Windows Phone的应用平台,正如App Store之于iOS。

  如今,如果消费者要选购一款智能手机,除了要考虑品牌之外,他还不得不考虑操作系统——这直接关系到他能享受到什么样的应用。

  市场调研公司Gartner的数据显示,Android目前有36%的市场份额,苹果份额为17%,Windows Phone初露头角。分析机构Ovum预测,到2017年,Windows Phone的市场份额将达到17%,而Android为48%,占据统治地位,iOS为27%。

  对于不少消费者而言,iOS虽然简单易用,但已经是一个上市近5年的平台,新鲜感大不如前,Android虽然在功能上与iOS非常接近,但版本升级过于频繁,更适合对“刷机”感兴趣的发烧友和年轻人,横空出世的Windows Phone则给消费者带来了一些新鲜的空气。

  同样的问题也摆在杨迅等开发者面前,他们有三个选择:苹果的App Store、谷歌的Android Market以及刚刚崛起的Windows Phone的Marketplace。

  面向各种平台开发应用已经成为创业者们淘金移动互联网的重要方式之一,各种排名靠前的应用和游戏也大多获得了来自PE或VC的各种投资。但也正是因为淘金者众,三个平台该如何选择?如何才能从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对开发者而言实在是个很困惑的问题。

  “App Store上的竞争者太多了,应用的数量也太大了,做到脱颖而出几乎不可能。”对于为何放弃App Store,杨迅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这样解释,他所在的团队为App Store开发了一款游戏应用,在App Store上免费下载,通过内置广告来获得收入,但半年下来,用杨迅的话来说,收入少到可以说“没有收入”。

  据他测算,在App Store上每发展一个付费用户,需要付出的推广成本是5.53美元,发展一个免费用户的推广成本是1.02美元,对于一个进入App Store时间相对较晚,而且没有拿到投资的开发者团队而言,不菲的推广费用与少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收入已经让他们难以为继。

  虽然现在正值移动互联网浪潮之中,但对于开发者而言,杨迅认为,用“冬天”来概括也并不为过。

  原因是早期发展起来的各种应用均已拿到投资,还有一些开发商拿到了A轮投资或者小额的天使投资,但如果想继续扩大规模或者拿到更多投资也并非易事,而进入这个市场较晚的开发者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光。

  “苹果的封闭性导致应用生态系统的发展完全依赖于苹果的发展,一旦某一款产品出了问题,整个生态系统的崩盘也并非没有可能。”杨迅认为。

  与App Store相比,Android Market虽然表现出了更强的延续性,任何一款产品出问题都不会对整个生态系统产生打击,但也同时带来了更大的混乱。“每个厂家都有自己的Market,每款产品的版本和分辨率都不太相同,开发一款Android应用通常要开发3~6种版本,加上需要在不同的平台进行推广,其推广成本甚至高于App Store。”杨迅介绍说。

  一位诺基亚(微博)人士这样打趣Android平台:一位投资商给了三个开发者各100万美元,针对三个平台做开发,一年之后,iOS平台赚得盆满钵满,Windows Phone平台刚刚起步,而Android平台的开发者无奈地说,“我们在买了第1001个手机之后,就没钱了。”

  该平台的竞争激烈程度甚至超过App Store。杨迅了解的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做Windows Phone应用开发的团队不超过500个,但做iOS应用开发的超过500万个,而做Android 应用的,还在500万之上。

  思考再三之后,杨迅和他的开发团队将目光投向了Windows Phone的Marketplace。诺基亚承诺永远不做Android,并且将所有资源全部投向Windows Phone,这是杨迅选择这个平台的重要原因之一。

  “现在正值Marketplace发展的早期,就像当年刚起步的App Store,只要去做应用,很快就能收到现钱。”杨迅说,他的团队开发的几款应用已经名列热门应用排行榜的前30名,在各分类榜上基本都能名列前茅。

  数据显示,到2011年底,Marketplace的应用数量大约为4.4万,(到现在为止已经增长到6万),仅是App Store的7%,是Android Market的6.5%。Marketplace的开发者数量为1.2万,分别是App Store的14%和Android Market的11%。

  据杨迅估算,与App Store平台的高推广费用相比,在Marketplace上新发展一个付费用户的推广成本仅为0.53美元,发展一个免费用户的成本为0.02美元。

  “这就好比我在一家新开的超市里摆了一个摊,而且位置还不错,未来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商家加入,人流也会逐步多起来,但每个新进来的人都会看到我的摊位。”杨迅分析说。

  不过究竟能否在Marketplace淘到真金白银,现在还很难说,这取决于Windows Phone能否借诺基亚之力真正击败Android,在市场上站稳脚跟,还取决于开发者以及开发者背后资本的竞争状况。而大浪淘沙的过程正是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写照。

分享到: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