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08年开始,大概每半年或者一年,就有机会与程炳皓聊上几个小时,但与其他采访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这些更像是漫无目的的聊天,比如减肥、小孩子教育、牙齿重要性等等。

  这是一个很生活化的CEO,很认真、自信以及带有些技术人员的偏执,追求良好的生活作息,比如每天定点10点左右就会睡觉,看起来好像与互联网大潮里不眠不休的创业氛围格格不入。

  这些带来的好处是,开心网很少冒进及炒作,安安稳稳的以产品的思路进行发展,带来的坏处也显而易见,在发展早期比较保守,在财务、销售及推广上速度都比较慢,加上SNS在中国整个大势呈下滑趋势,开心网不再是市场的宠儿。

  对于程炳皓个人来说,这几年开心网的起落以及2012年的扩大业务及转型,更是让他从单纯做产品技术的思路,转而如何去管理、运营一个公司。“早期开心网的管理并没有做好。”程炳皓也认真进行过反思。

  虽然在2012年前左右2年的时间里,外界看开心网似乎停滞不前,但程炳皓认为从内在来说,开心网一直在成长,毕竟世界上并没有如何做CEO的速成班,最好的经验往往来自于实践。

反思

  程炳皓出生在北京郊区,没有读过大学,一路野路子在新浪做到技术管理层,这些经历给了他很好的心理素质以及自信的状态,但他身上也有许多技术型人才创业时最容易犯的一个毛病,就是太过于专注于产品技术本身,而忽视了其他的重要环节。

  在开心网走红初期,争车位和朋友买卖火热的一塌糊涂,这足以让以产品经理、工程师为主的团队高兴一阵,接下来他们的逻辑是,持续按照自己的想法做更好的产品,但对其他方面都不重视,甚至没有兴趣,比如营销、广告、商务、市场甚至财务。

  用程炳皓自己的话说,早期的开心网团队,更像是一个产品工作室,由于产品迅速获得市场认可,于是所有的热情都投入到更努力的做产品上面去。比如很长一段时间内,开心网的财务一直外包给记账公司去记录,差不多公司成立2年的2009年底,公司才招聘了一个财务经理。

  这种不重视,在开心网发展初期的一两年里,并没有暴露出太多问题,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产品的迅速发展,几乎掩盖了公司的其他问题和需求。其实早在2009年初开心网最火热的阶段,有各种品牌广告上门来谈营销,但由于销售团队、市场推广团队的匮乏,让开心网失去很多机会。

  2010年开始,中国互联网开始进入新一轮低迷,SNS光环散去,无论开心网、人人都开始走向下坡,各种倒下的垂直类SNS更是数不胜数。由于此前开心网的规划发展都是围绕产品和技术来做,各种其他弱点也开始暴露出来。

  比如财务。程炳皓认为,之前财务的不专业给公司造成很大损失,虽然他没有列举具体的例子,但表示会影响到收入、融资各种方面,这种不专业同样影响到了公司内部的财务管控,导致很长一段时间内资金的安排并不理想。

学习

  这与程炳皓的性格有关,就像之前所说的,他并不是一个“商人”。在2009年真假开心网大战的时候,程炳皓对山寨开心网的做法很愤怒,曾向新浪科技表示,“你们怎么能帮这样的人进行报道?”

  4年过去了,新浪科技再向程炳皓提及此事时,他已经不太记得了,还连续追问,“当时我真的有那么说吗?那真是太不专业了,当时他们的行为确实对媒体来说是有新闻性的。”

  这也是程炳皓这几年反思的重要一点,就是自己并不是什么都懂,专业的事情还是需要找专业的人来做。

  开心网成为黑马时,SNS是中国最火的概念,不少人都希望能够加入开心网。而从业务发展角度,比如销售、商务、市场等,开心网也急需引入人才并且开始在一个领域又一个领域打硬仗。但是这一幕并没有出现,因为以程炳皓的思路,是他在一个领域想明白以后,才会动手去做。

  “我过去在新浪待了那么多年,和销售打了那么多交道,我一直都以为自己挺懂销售的,其实一点都不懂。”程炳皓认为,开心网初期最懂的就是产品和技术,并不太懂其他领域,然而更为严重的是,“我并没有意识到我并不懂,我一直认为自己懂。”

  所以外界对开心网保守、反应速度慢的评价,或多或少也和上述原因有关。“我现在真的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懂,这几年一直都在努力学习和进步的过程中。”程炳皓说,他会更加开放的找来更多专业人士加盟,更多的思路交给这些专业人士去决定,而他更多要观察的,是这些人是否专业。

  不过程炳皓依然有他的坚持,比如可能不太会像个互联网商人,比如依然每天10点左右就睡觉保持健康。

  “做开心网最开始是觉得好玩,后来就做成了一个企业,我得做好,这很大程度上也是一个责任,对员工、客户和投资人负责。”程炳皓说。至于如何学习去做企业的CEO而不是产品工作室的负责人,程炳皓则表示没有什么捷径,“实践是最好的老师”。

转变

  2012年对开心网是很重要的一年,公司内部开始梳理业务、并开始对未来的趋势做出战略反应,并且开始对内外强调开放、迅速反应。

  “我知道你们很需要戏剧性的故事,但是真没有。”程炳皓说,这些在开心网内部是一个逐步提高的过程,到了该做决策的时候,加上希望更加专业的思路转变,改变自然而来。

  具体的调整为:开心网的业务结构变为三个层面:第一是原有开心网SNS业务,因为已经沉淀下一批比较稳定的业务、用户,并且收入层面也比较稳定,不再去正面与微博、微信竞争,保持持续稳定运营。第二是开拓移动游戏市场。第三是成立独立创新工作室,开发和开心网没有关系的移动产品。

  事实上开心网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游戏,据程炳皓介绍,早年经典的社交游戏“偷菜”至今在开心网上还有80万日活跃用户。目前开心网成立了奥神、开腾两个游戏工作室,去年立项4款移动游戏,其中《恶魔宝藏》已经能够赚钱,而今年6月推出的三国策略类游戏《一统天下》上线一个月收入超过100万。

  目前开心网还有《诸仙》、《暴走大搜索》、《大神传》等系列手游在封测中,预计今年一共发布10款手游产品。据程炳皓透露,未来一年内开心网还将至少再投1-2亿元,用于团队及人才储备。

  在创新工作室方面,开心网则推出一款熟人二手物品交换的APP“米粒”,希望在社会化电商方面进行探索。

  当然这并不是开心网这两年开发的全部产品,事实上早期开心网也做过类似微信的产品“飞豆”,和米聊属于同时间发布,还有类似Path的产品“美刻”、基于Web群的产品、美图产品“开心集品”、与微博类似的产品等等,不过这些产品大部分都处于了“停滞”状态。

  程炳皓表示,开心网内部有一个产品的管理体系,一旦有了概念就快速行动成为产品,并且用最小的时间成本进行反复试验和测试,如果用户体验和效果都达不到模型计算的要求,往往这个项目就会立刻叫停或者改变方向。

  “数据不好之前我们不会进行大规模烧钱的推广,现在开心网能够达到盈亏平衡状态,也没有太多财务压力,还是应该抓住移动互联网发展的机会,去投资新的项目。”程炳皓说,“市场留给我们的机会只有3年,如果抓不住,这一波热潮就过去了。”

  程炳皓表示,开心网过去这两年的工作,将会慢慢在业绩上有所体现。“如果明年公司业绩得到大规模提升,一定是今年做的不错。”当然移动互联网竞争已经白热化,甚至有泡沫出现,程炳皓对于未来保持的是谨慎乐观,他希望开心网能够成为一家围绕社交多产品的移动互联网公司。

(采写:崔西 制作:co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