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24券内部邮件曝光:创始人投资方激烈对峙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9月20日 17:06  DoNews微博
来自团购网站24券的两封内部邮件日前曝光,从邮件主题和内容来看,这两封邮件分别为公司CEO杜一楠和投资方代表KK(任24券代理COO)发送,收信人为数十名公司核心员工。  来自团购网站24券的两封内部邮件日前曝光,从邮件主题和内容来看,这两封邮件分别为公司CEO杜一楠和投资方代表KK(任24券代理COO)发送,收信人为数十名公司核心员工。

  DoNews 9月20日消息 来自团购网站24券的两封内部邮件日前曝光,从邮件主题和内容来看,这两封邮件分别为公司CEO杜一楠(微博)和投资方代表KK(任24券代理COO)发送,收信人为数十名公司核心员工。邮件显示,自上周末开始杜一楠提出正式解除投资方工作组成员的职位,而资方代表KK所代表的两家投资集团也宣布停止向24券注资。

  杜一楠的邮件内容包含了以下四个关键点:

  第一,指责以成功集团为代表的投资方有意借战略合作投资方的进入实现“金蝉脱壳”,且提出所有的既得利益要优先考虑投资方,给创始人团队和员工的期权等补偿极不合理。

  第二,确认“劫持”资金200万元的存在,但否认自己个人占有公司资金,称将200万元作为预留资金,确保在最坏的情况下能够保证员工的利益。

  第三,否认自己已经放弃公司和离开24券的说法,并称自己虽然出走,但是一直在筹备进行与资本方的博弈,并且时刻关注着员工的情况,以求为公司和员工负责。

  第四,宣布以KK和黄会计为代表的投资方工作组不再参与公司运营,免除KK作为临时COO的岗位角色,解除鞠欣COO特别助理的岗位角色,且黄会计脱离一切财物决策和审批流程。在杜一楠从外地返回公司期间,公司团购事业部运营事宜由吴念龙暂时替代,遇到重要事情需即时向杜一楠本人报备。

  投资方代表KK的邮件内容包含了以下四个关键点:

  第一,表明投资方没有放弃24券,称投资方截止目前共计向24券投入约5000万美金。

  第二,确认杜一楠个人在2012年8月扣押了公司银行账号中的200多万元,9月6日财务向杜一楠申请190万元工资和30万元商家借款,但至今未得到杜一楠的回复,并指出杜一楠扣押的“保障金”其实是投资方为了保障团队工资和商家借款而提供的政策流动资金。

  第三,指责杜一楠单方面解除自己和相关同事的职务,由此也使投资方失去了和杜一楠正面沟通的机会。

  第四,不希望同以杜一楠为代表的创业团队形成对峙关系,期待和团队一起度过现在的难关。(完)

  附24券CEO杜一楠和投资人代表KK内部邮件全文:

  杜一楠邮件:

  关于与资本股东的对峙和事发背景

  这几天有很多关于我的“故事”,主要来自于一个人。他在24券行使着重要的管理角色,但所代表的却是资本方,因此在思考和做事的出发点上与24券普通员工和创始团队是不一样的,尤其是在触及核心的利益等问题上。以下的内容,只针对事和角色,而不对某人。

  不为人所知的是,就在2个月以前,悄然中,24券其实面临了一次生死危机。那时,我们的两个投资方中的一个(成功集团,也就是KK所代表的投资方),陡然终止了对24券的资金支持,选择放弃了24券,导致另一投资方不得不也选择放弃。千钧一发之际,24券面临死亡,幸亏我提前有所准备,在几天时间内,我为24券物色了一个战略合作投资方,拥有足够的财力,能够永久地支持我们走下去。成功集团陡然嗅到了钱的味道,立刻回来谈条件,也就是在这个时刻,充分显示了作为资本方的贪婪本性。他们要求,所有的既得利益,优先考虑投资方,因为创始人和管理团队,曾经“犯下错误”,不值得补偿其贡献。(在不透露具体数字的前提下,他们所提议的补偿比例-其中包括员工期权等-少得让人羞耻;用蚂蚁和大象作比喻,不足为过。)

  经历过风风雨雨,把公司养活,又在投资方已放弃的时刻,通过个人关系带来这新的生机。这,显然不是具体数字比例的问题,而是关系到每一个24券人的尊严。为什么,我们要放弃所有曾经付出的辛勤汗水,所有的理想,为资本打工,让他们获利?难道我们就不是有理想的人了么,我们只能是他们达到资本最大化的筹码和工具了么?

  我起初,为了和平和感恩,选择了暂时的沉默,但投资方并没有就此罢休,一再要求24券交出财务权限,希望通过对24券现有资金的控制,确保他们的利益得到最大化。这,也就是大家为什么看到KK、黄会计等,从2个月前开始明显介入公司管理工作的原因。为什么,投资方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候、即将放弃我们的时候,没有安插人员介入管理,而是在公司刚刚出现7月收入转折点的时候,当我们出现战略资本转折机遇的时候,才出现呢?大家可以自己去体会。

  对峙的升级

  也就在这时,我已无法再沉默;为了尊严,我选择了拒绝;面对丑陋和贪婪,我宁愿选择站起来,去争这一口气。但我同时也意识到,今天的24券仍然依赖资金,只要这种依赖存在一天,我们就无法真正回到与投资方的谈判桌上。虽然战略资本就在门外,且由我所支配,但这也解决不了企业短期对资金的需求。正是为了能够重新平等地回到谈判桌,加速谈判进程,确保在最坏情况下员工的利益保证,才会有我“劫持资金”的说法。而这笔钱,至今分文没动;这,是24券尊严的“保障金”。

  在我拒绝与投资方妥协的时候,就在这几天,以KK为代表的资本方,趁我不在之际,误导很多人说我“已放弃24券”,且他们筹划把公司“套空”。所谓“套空”,就是计划另外成立公司,宣布现有公司破产,彻底放弃偿还商家债务的义务,以挤出创始团队,充分掌控对其利益的谈判控制权。

  一旦投资方达成这一“金蝉脱壳”的举措,24券团队会群龙无首,根本不存在与投资方平等谈判的可能。更可怕的是,所有24券人将背弃我们过去将近1年以来一直坚持的理由,那就是,为了对欠债商家、对所有曾经为24券付出过的人,为曾经为了支持“清帐止损”而被迫离开我们的24券人,负责任。

  让人愤慨的是,投资方宁愿选择“金蝉脱壳”,也不愿意考虑保障24券团队和员工的利益和尊严;如果这不是贪婪,我不知道什么是。

  关于信任、共同命运和“对峙阶段”的开始

  作为24券人,我们的命运,从24券创建至今,一直都是紧紧捆在一起的;无论风雨或彩虹,有近3年的历史见证。这种信任,不曾被有图谋的人所毁灭,更不应该在此时此刻,因为外界的干扰受到影响。

  投资人思维永远都是很简单,回报;但我们比谁都清楚,如果仅仅是满足投资人的回报,24券早就不值得做下去了,对于商家我们需要处理好债务加以回报,对于持有公司期权的员工和存在亏欠补偿的员工,我们需要回报。投资人,我们也需要回报,但如果代价是其他的原则,那么我们会损失自己的尊严。

  我们经历过市场膨胀期的战役,萎靡期的生死离别,甚至经历了最艰难的半年的生死挣扎。现在,我们又在面临一场特殊的战役,这个战役的对象,是资本方;这个战役的主题,是曾经为24券付出辛勤汗水的所有人的权益;这个战役的意义,在于这件事是否值得我们再去坚持。正因为我们都不是资本方,在此特殊时刻,唯有团结,才能获得与资本方博弈的最终胜利。

  也正因此,为了自身的独立和发展,我们从现在起,需要进入一定时长的“对峙阶段”,以真正获得平等谈判的地位。

  关于我“已放弃”、“已离开”

  关于我“已离开”的谣言,更是可笑。如果我没有在工作,24券已早无法熬过2个月前的那一关。而今,我没有离开,也不会离开。我曾经说过,我是24券最后的一面旗帜,我不倒,就意味着我们还有希望。在过去最艰难的1年中,这句话用历史证明了其中的分量。我没有失言失信。

  在我貌似“出走”、漠不关心的日子里,其实都是在筹备或正在进行与资本方的博弈。只是,背后的细节,我之前也无法也无心与大家分享,免得影响大家的情绪。所谓漠不关心,也是假的,一是出于此博弈中的无奈,二是为了更好的思考方向寻找更质变的资源,三是为了偶尔博弈需要所作出的一场戏(冷处理)。

  我虽然在外地,时刻关注着大家的情况,我的每一个选择,是否被别人误解我无意问及,但我问心无愧。就如同最艰难的那一月,我在致全体员工录音中所讲,我坚持到现在,只为了一件事,就是对得起大家,求一个负责。所谓离开、放弃,所谓只图私人利益的话,以我这一段日子的时间和实践为证,显然是虚伪的。如果大家信了,也会让投资方认为我们很单纯很容易被引导,误入歧途。

  投资方其实并不可怕,他们很依赖我寻找出路,也依赖大家去实现每一个业绩目标,所以本质上,24券团队的路,我们自己选择,不要被投资方所引导。投资方就像乘客,每一轮的融资都会上来些乘客,但要是让乘客代替驾驶员开车,麻烦可就大了。即便短期看不出来,长期的潜风险也会很快显露端倪。

  24券的出路和未来

  24券的出路依赖于彻底的产品革命和创新、现有业务需要整合至规模,这两者,都需要创始团队的努力,而一旦创始团队被排挤,不能有效被激励,甚至没有了创始团队,就无从谈起所谓企业的“出路”。请大家记住,历史上,没有被投资人所控制的企业是能够发展壮大的;想想阿里巴巴,想想百度,想想腾讯。

  但说了这么多“出路”,我希望大家不用担心出路的事,我既然敢于做出与投资方对峙的选择,我就一定能够也会确保大家有出路。

  未来的几周中,我会为24券的未来做出一些艰难而必要的选择,这个过程,可能会给大家造成一定的心理负担和压力。但,我请大家选择相信,相信我的直觉,相信团队。这种信任和直觉,在过去的近2年多中,曾经带领过我们走到光辉,走过低谷,在求生和发展的路途上,走过一些在别人看来的“不可能”;现在,我们需要用同样的信任和直觉,带领24券,在这一关键的时刻,坚持我们的独立自主,坚持我们对商家和员工的承诺,坚持我们曾经坚持的信念。

  “对峙阶段”的举措

  基于以上背景,以下决定由即日起执行:

  由KK与黄会计代表的投资方工作组,从即日起,不再参与运营,即:

  第一、 免除KK作为临时COO的岗位角色,由本周一(9月17日)起,不再介入24券事务。同时,保留其顾问的角色,但其顾问的工作内容仅由CEO支配。作为非职员,其邮箱将被终止使用,不再允许其在未经CEO允许的情况下,进入24券办公室,或召开任何与24券相关的会议。在KK退岗后,由于其特殊投资方身份,建议员工和各管理干部不再与其进行任何形式的书面或非书面沟通,以避免涉及个人处理不了的问题和麻烦。

  第二、 从即日起,黄会计将脱离一切财物决策和审批流程,不再担任24券的任何财务角色。日常审批由申益萧代理,5万以内额度邮件报备CEO,超过5万以上额度,需由CEO亲自邮件确认。

  第三、 鞠欣将不再担任其作为COO特别助理的角色,其具体运营职责和角色将在未来2周内重新落定。在此之前鞠欣暂任吴念龙的业务助理,督促项目进度、立项及其他等工作,具体后期安排待我回来后再商拟决定。因鞠欣之角色是为KK所任命,并非己为,请大家不要误解此角色调整的意义;鞠欣仍是好同志。

  第四、 在我未从外地回来期间,一切其他团购事业部运营事宜由吴念龙暂代,杨苹、黄宇、孙战荣、鞠欣共同辅助,遇到重要须决策事项及时向我报备,直到我返回。

  第五、 请各部门负责人、各大区、各城市分总坚守自己岗位,确保日常业务正常顺利的开展、确保团队与员工的稳定,抵制各类影响24券团队团结稳定的行为,防止各类不利于24券的流言出现。

  “对峙阶段”的预期

  对峙时期有可能会短至几周,长至1个月。在此期间,有几点需要大家谨记:

  第一、我们将启用之前提及的“保障金”支持正常运营,尽可能确保平稳,但财务支出层面,需要缩紧开支,直到对峙期截止。

  第二、对于“出路”,请大家不要担忧;既然我敢于对峙,就一定有准备。特殊情况下的补偿,也有“保障金”作为保障。24券自去年11月以来已经在“清帐止损”上有了质的变化,而目前又有新战略投资方的支持,后期的资金,不是问题。

  第三、业务层面,请各分公司、事业部延缓一些资金需求较大的项目;“对峙阶段”,业绩会受到影响,但我们宁愿降低短期的业绩目标,也不愿意不明不白地被投资人引入歧途、被人所利用。

  第四、此“对峙事件”须对外保密,否则对全体24券人的利益都是伤害;为了保护每个24券人,由此带来的一切个人名誉上的风险,由我一个人承担,因此,一旦遇到问题,请及时告诉我,也必须经过我。

  第五、在此期间,未经我同意,不要采取任何可能会影响整体团队利益的动作,如有不清楚,等待我回京后再议。

  第六、为了所有人的尊严和权益,我承诺我会回到谈判桌,而且一定会给大家有个交代,希望大家配合的是一个稳定团结的团队,站在一起,才能有生机,历史证明了,也会再次证明。

  在这段特殊时间里,请各部门、各大区、各分总各司其责,稳定地做好日常工作;这一点虽然不难,但很重要。在外期间,我电话短信可能无法及时接通,请通过微信(加:du-yi-nan)和邮件,与我联系,我会尽我所能及时回复大家。

  我确信,此对峙风波会早日结束,让24券重归战场,继续新的篇章。

  KK邮件全文:

  Dear 24券同事,

  我在24券的几个月时间,是我的职业生涯中最难忘的经历。感谢你们接纳我像家人一样,感谢你们如此亲和、努力的和我一起工作、分享快乐和困难。你们在过去的一年里经历了各种债务的危机,商家结帐的压力,公司发展的困惑,太多的艰苦太多的患难,感谢你们一直在坚持到现在。

  我也在30岁时候创业,多年的创业和企业经营经验使我深深体会创业者的艰辛和梦想。今年4月我来到24券的时候就特别能体会到大家这种心情,尤其那是在24券最艰难的时刻。

  至今,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投资方一直站在24券创业团队的身后。在2012年团购网站遭遇空前的危机时,投资方至今没有放弃过24券,投资方共计投入约5000万美金。

  9月16日晚,公司管理团队收到了杜总从美国发来的邮件。邮件相关的内容让我和投资方都感到伤心,因为我们从没有想到过对峙,没想过杜总会和一直支持他的投资方宣战。我们总是期待着沟通、合作、彼此信任,共同努力一起度过现在的难关。

  所谓的200万元对峙

  2011年10月以来,几乎没有团购网站获得新的融资。但是投资方持续拨款保障24券的正常运营。2012年8月中旬,杜总扣押了公司银行帐号中的200多万元。9月6日,财务申姐向杜总申请190万工资和30万元商家结款。但是杜总一直没有回复我请款的电话、短信和邮件。我通过彭总接触杜总,但是都没有得到正面回复。杜总在邮件中提到他劫持的所谓“保障金”,其实是投资方为了保障团队的工资和商家结款提供的正常流动资金,是公司目前最需要的流动资金。我认为股东之间针对股份的分歧,不应该引发占用公司正常资金的事件, 不应该影响到团队工资的发放和商家的结款。杜总启动的对峙,使整个团队不能在彼此信任、共赴患难的气氛中带领24券继续前进。哪怕在这在正常流动资金被扣押的期间,我也没有停止任何一个会议,任何可以帮助24券做的更好的会议。在资金被扣押这期间我和结算与财务的同事,每天需要东并西凑,支付这批商家,暂缓那个付款。我也把资金被杜总扣押的事瞒了董事部5天,直到要发工资的那天才汇报给董事部。最后工资还是延误了2天才能发放。这其中的难,我相信你们能明白。对于杜总所说的对峙,我今天还认为,应该没有对峙,而是期待,期待24券有更好的明天,期待24券每一位团队成员都是成功者。

  24券的出路和未来

  从2011年10月,24券背负债务(未结款项)近亿元,投资方通过注资使公司债务缩减到6000万元,也在2012年4月开始协助公司的具体运营。在今年5月通过整体团队的努力,公司业绩开始出现拐点。但是在过去的2个月里,好些总监都知道,杜总已经启动了新的项目,很少参与到24券的运营管理中,对管理团队的工作邮件也不经常能及时回复。不论是投资方还是公司管理团队都期待杜总能够重燃当初对团购行业的激情,更关注、投入更多精力在公司的运营工作中,哪怕只是和站在前线的伙伴期待已久的和他们说说话,打打气。然而在这个关键时刻,所爆发的扣押公司正常流动资金事件,使投资方不能再正常注资,也使24券面临空前的运营危机。如果现有的团队不能够取得现有投资方的信任,我们怎么能期待其他投资方有信心进入24券的事业中来呢?难道一直在支持24券, 承担所有的风险的现有投资方就应该被唾弃?难道所有的员工的未来就应该被“团结”起来成为杜总谈判的筹码?我至今仍然不理解。我从今年4月至今,没拿过投资方和24券一分钱工资,报销过一分钱费用,尽心尽力希望24券有更好明天的伙伴,需要动用外力来阻止我进入办公室吗?难道就不能通过沟通来解决?

  我期待能和杜总沟通,但是杜总通过邮件单方面解除了我和相关同事的职务,使我不能和团队一起站在最前线,也使投资方失去了和杜总正面沟通的机会。杜总所谈到的长期对峙是不应该出现的,一个正常运营的公司也不应该有所谓对峙升级的问题。我们不愿意面对一个“失去信用的村庄”,我们不愿意面对受到伤害的伙伴。实际上,我们都受到了伤害,也包括杜总自己,包括无辜的员工,商家和许多债权人。

  我就现在的危机,向董事部进行了汇报。我也期待杜总亲自向董事部,向24券的全体员工当面解释。在公司面临巨额亏损,董事部愿意让给杜总高达40%净利益的前提下,杜总还要坚持个人利益更大化,导致今日的信任危机,不是大家愿意看到的结果。投资方不能再正常注资是无奈的选择,董事部不知道会不会有下一次劫持“保障金”的事件再发生,也不知道刚转到他个人名下的24券域名是否能让公司继续使用,更不知道下一个“事件”会是什么。年轻,浮躁,不能是一次又一次的理由。杜总没能兑现他几次融资时对投资方承诺的业绩,但投资方仍然一直支持24券到今天。

  我期待,我们还有机会,可以坦诚、理性,本着对24券全体员工负责任的态度。不是以威胁,利诱的方式来和董事部沟通。虽然我不愿意看到,但是大家都知道劫持“保障金”有可能触犯了法律。我也期待杜总可以立即的把他邮件里提到的“拥有足够的财力,能够永久地支持24券走下去的新投资方”介绍给大家。同时尽快的把资金合情合理的注入24券,这才能兑现杜总对所有员工,商家, 债权人,投资方负责到底的承诺。

  我作为24券团队的一员,我的心对24券团队的每一个兄弟姐妹是不舍得,我会一如既往的及时回复大家的问题,随时倾听团队的意见。希望大家坚强,希望明天会更好!

分享到:

> 猜你喜欢

  • 新闻温家宝就钓鱼岛再表态:铮铮铁骨毫不退让
  • 体育欧联-国米2度落后补时平 利物浦逆转胜
  • 娱乐罗仲谦被拍车震40分钟 杨怡全程趴伏(图)
  • 财经官员称房地产税将扩大试点最终全国实施
  • 科技阿里宣布云OS业务独立运行
  • 博客空军少将乔良:钓鱼岛为何此时引发争端
  • 读书太阳旗坠落:日军不愿提及的十大败仗
  • 教育新一代大学生进校园成天之“娇”子?
  • 育儿小学四年级男生五年来自乘地铁上学
  • 健康大米里加硼砂? 喉癌组织真能咳出来?
  • 女性时装周模特豪放露肉 凯特王妃亚洲行美妆
  • 尚品一席关于龙虾的盛宴 跑车界的北欧爱迪生
  • 星座测试你是好贤内助吗 15种风水法器
  • 收藏俄隐瞒超大钻石矿30年 否认巨矿破坏市场
  • 更多关于 投资方 对峙 创始人 24券 杜一楠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