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免费邮件用户注册网站地图
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互联网-国内 > 正文
等待黎明的朝阳--访搜狐公司总裁张朝阳

http://www.sina.com.cn 2001年04月12日 12:32 新浪科技-IT“三家村”--于东辉

  作者:本报记者于东辉

  主持人的话

  飘渺的压力

  采访的时候,张朝阳坚决拒绝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进行,他说太闷。

  走出光华长安大厦,穿过东长安街,是一家辛巴客咖啡馆。张朝阳把记者和他的公关经理留在座位上,自告奋勇去买咖啡,一身轻松的样子。我们的整个采访都是在邻座的盯视和指点下进行的,偶尔会有人过来礼貌地打断我们,要求和张交换名片。或许,张朝阳喜欢这样。

  是时,搜狐股价已经持续数日停留在1美元的警戒线之下。

  一连几个小时,记者的问题始终停留在“压力”上,最后张近于愤怒:“为什么你们一定要认为我应该压力重重、垂头丧气?我没有啊!”

  这时候记者终于搞不清到底是谁在固执,我们?还是张朝阳?

  当我们批判网站们被纳斯达克蒙住双眼的时候,我们自己是否也太过迷信纳斯达克?我们自己是否也坚信它是一个企业甚至一个行业的全部?搜狐在3月份接二连三地推出商业拓展项目,然而没人关注这些事,大家更愿意关注搜狐的股价跌破1美元,然后倒数计时,等待4个月后它被一脚踢出纳斯达克。

  为什么会这样?或许因为在疯狂的2000年我们犯下太大的错误,付出太大的代价,而今天必须有人要为此受到示众性的惩罚,于是我们要找一个家伙拖出去毙了,而这个家伙就是搜狐,理由太多了。

  但,这不公平。至少张朝阳,这个让众多的中国民众知道何为互联网的人这样认为。

  如果不再经历一段历史,我们很难给张朝阳的身份下出准确定义。据说在得知搜狐的一位老“中层”被裁掉后,张朝阳冲到裁员计划制定者的面前愤怒地说:“你知道吗?搜狐今天发生了一场大地震!”张朝阳就是这样一个重感情的领导者,被一群同样重感情的追随者所簇拥,向一个完全没有坐标的方向摸索。不管他身上有多少缺点,不管他犯过多少错误,除了挖苦和攻击,我们是否还该给予他一些别的东西?

  “我们还有5亿人民币的资金放在银行里,我们的季收入达到2000万,我们每天为网民提供1亿页面的下载,我们做的还不够好吗?”

  这是个艰深的问题,我们该怎样回答?

  我的事业低谷在98年

  主持人:许多人认为您目前承担着很大的压力,而且他们相信这种压力的很大部分来自于股市,您是否感觉到了这种压力?

  张朝阳:股票跌得很惨我心里当然不会好受,但股票的跌涨不是以我个人意志为转移的,它的大势就是这样不停地跌下去,凭我个人的力量也不可能改变它,所以我也只能听天由命。但我知道它一定会回升的。我也不在乎短线怎么样,所以也就不是那么的痛苦不堪。

  主持人:目前董事会对您有没有要求,比如万一股票在纳斯达克被摘牌,就要您负一定的责任?

  张朝阳:没有。这不是以某个公司的意志为转移的,美国的市场就是这样子,美国市场对中国的企业也不关心,这都不是我们马上能够解决的。也许你要问搜狐公司为什么不马上赢利?如果赢利股票至少不会跌得这么惨。但中国的互联网发展才两三年,你怎么可能指望一个产业在两三年的时间里赢利?你怎么可能指望网上广告会被传统客户立即接受?幸好资本在前一两年表现出极端的热情,才使互联网公司在不赚钱的状态下有了这么快的发展。目前我们有幸上市融资,所以能在资本市场转为冷淡之后,还有一段能够继续摸索赢利之路的时间。

  主持人:那您怎么看来自于媒体方面的压力?

  张朝阳:对于媒体和公众方面我们一直在不停地做解释。媒体会有自己的视角和观点,但是,整个市场都比较低迷,我呼吁大家真正的看清整个经济的发展规律,看清中国独特的互联网市场和其独特的发展历程,看清中国互联网企业在险恶的市场环境下仍然爆发出的巨大生命力和发展潜力,对中国互联网进行真正的全面的评估和报道,不要盲目的把股市的波动作为唯一的杠杆,更不要听到些风吹草动,就人心惶惶,自乱阵脚,听不进任何的其他声音。经济本身有其特定的螺旋式发展规律,过热了就会回落,太冷了就会回升。而到纳斯达克上市只是一种市场手段,你不要赋予它那么多的意义,否则就会这样:一会儿兴奋,觉得它多么伟大;一会儿失望,又说它一无是处。

  主持人:如果搜狐股价继续不见回升,您会采取哪些应对措施?

  我们还是集中精力做好一个企业,给投资者看到一个赚钱的希望。

  主持人:您是否认为目前是您创业以来承担压力最重的时候?

  张朝阳:不算是。现在企业有压力但远没到关系到生死存亡的程度。我压力最大的时候是98年,那时候融资不到位,企业眼看就撑不下去了,谈判又谈得很辛苦。

  主持人:当时压力大到什么程度?

  张朝阳:记得第二笔融资的时候,投资方是Intel,从98年7月到99年3月,很长时间,非常艰难。我整天坐在电脑前,回答投资方的提问。在融资关键的时候,我得了重感冒,发高烧。但我不敢表现出来,怕影响投资方的信心。每次打电话的时候,都提起身上所有的精气神,小心应付。一天投资人给我打来电话,我病得没力气说话。他问我为什么有气无力的,是不是信心不足。我不敢说生病了,就承认是信心问题。结果下一轮谈判时他们又追加了条件,原因是我“信心不足”。

  主持人:许多人相信目前是您事业的低谷期,您自己是否也这样认为?如果不是,能否具体说明您事业的低谷期在什么时期?

  张朝阳:现在不能算低谷。如果一定要找低谷,那也应该是98年融资困难的时期。

  不能迷信“美国船长”

  主持人:您说您现在面临的最大压力不是来自于股市,那么是不是还有比股市更大的压力?

  张朝阳:是,那就是来自于董事会内部的摩擦,这种摩擦源于东西方观念的差异。

  主持人:您认为这种摩擦正在阻碍搜狐公司的发展?

  张朝阳:没有这些摩擦搜狐会发展得更快。

  主持人:能不能具体谈一下这种摩擦?

  张朝阳:其实很多中国企业都存在这个问题。人们往往把在美国成功的经验奉为经典,导致一切都是照搬照抄美国经验,但是中国有中国的情况。许多企业都存在两条路线的斗争,就是到底按西方的经验做,还是按照中国的实际情况去做?本地化又有本地化的局限,它缺乏经验,容易走弯路。尤其到资本市场,太本地化你很难拿到钱。但如果一味按照西方的方法去做,又和本地市场不接轨。所以怎么吸收美国的一些好的做法,同时把它那些急功近利的、教科书般的理论过滤掉,是一个值得我们研究的问题。

  打个比方,就象开船,在美国,那里的市场已经很规范,就象一片平静的海面,在那里航行你只要掌握正确、规范的操作技术就可以了。但在中国市场,到处都是冰山,那些规范的、程式化的操作就没有用了,你随时要躲避冰山。真正面对中国市场的企业家,我们都是第一代,我们都在探索在中国这样一个不成熟的市场探索发展之路。现在的风险投资家把钱一投进去就要求换管理层,这在硅谷是行得通的,但在中国,到哪儿去找有管理经验的人?有管理经验的一代人还没形成呢。投资家安排的人是有经验,但他们有的是在美国的经验,他们没有在中国的经验。所以象搜狐、新浪都走过这样的弯路,我们都曾迷信所谓的国际管理经验,花了很多的钱,给自己设置障碍。

  所以,选什么样的股东就象降生在什么样的家庭一样,他懂得管理,企业就会健康发展,反之,就会给企业的发展带来麻烦。我们就曾经有过很不好的股东,削弱了公司的战斗力。由于对中国市场认识的差别,产生了内耗,错过了许多发展的机会。

  搜狐犯过两个错误

  主持人:在网络企业在资本市场受挫之后,人们现在开始批驳“眼球经济”理论,而您一直被认为是“注意力经济”的提出者和支持者,在互联网市场发生很大变化的今天,您对以前的看法是否有修正?

  张朝阳:大家不应该要求我是一个理论家。理论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我不是理论家,我只是个商人,我只能在什么情况下说什么话,做什么事。在两年前,资本为你提供无限机会的时候,提倡“眼球”是必须的,你只有提高自己的访问量才能得到资本市场的关注,有钱才有下一步的机会。现在资本撤出了,你就该省着点花了。我当时也说过注意力经济不是一种经济模式而是一种现象。新经济一出现的时候,大家以为以后一切经济规律都须改写,但其实没有。

  主持人:但现在网站整体陷入困境,就是因为过分依赖注意力而忽视了自己赢利模式的建设。难道这不该由“注意力经济理论”负责吗?

  张朝阳:我们那时应该尊重传统的商业规律。我当时提出注意力经济只是描述了一种社会现象,就是在知识爆炸的时代,你抓住了注意力,就有可能抓住赚钱的机会。但这不是一种可以持久的理论,不应该被用来指导什么。

  主持人:回顾搜狐公司三年以来走过的道路,您认为公司最大的失误是什么?张朝阳:有两点。在技术队伍的建设上,我们当时应该找更好的合作者。我们当时有很多好的想法,但在后来实践上做的不是特别彻底。比如说电子邮件,我们是最早提出来的,但是后来做的并不令人满意。技术问题在我们兼并了ChinaRen之后已经有了改观。

  除了没有组建一个好的技术队伍,我们犯的另外一个错误就是没能及早上市。

  主持人:您认为如果您努力了,会争取到更早的上市时间吗?

  张朝阳:如果当时董事会能够及时沟通,分析市场状况,我们应该不会拖到那么久才去上市。现在想想很后怕,好在我们赶上了末班车,如果连那一班车都没赶上,我们现在就很危险了。我们不该冒这个险。

  主持人:一些人至今不认为兼并ChinaRen是一项明智的举措,他们认为这种门户的简单迭加更多地是增加了搜狐的负担,并导致搜狐赢利变得更加遥遥无期。您是否认同这种说法?

  张朝阳:现在大家的逻辑是不对的,因为我们股票跌下来就否定我们做过的所有的事。股价栽下来跟公司栽下来完全是两码事。现在之所以搜狐还有很强的实力,与兼并ChinaRen是分不开的。我可以举出一系列的事实来证明,首先管理团队的实力和带宽都大大增强了,ChinaRen原COO周云帆现负责整个网站的运营,很大部分担负了已离职的李文谦的职责,ChinaRen原CTO杨宁现负责搜狐公司的技术管理,他们都是非常好的管理者。ChinaRen代表了中国第二代互联网的发展优势,代表了中国互联网的最新的发展和技术趋势,合并带给搜狐新的巨大的发展动力和活力。

  另外,合并之后,搜狐的技术实力也得到了大大的加强。早期搜狐也有很多好的策划,但是苦于没有足够的技术支持,没有做起来,现在合并以后,整个技术实力大大的增强。

  再者,搜狐还得到了ChinaRen庞大的年轻而富有活力的用户群体。

  总的说来,搜狐的集合优势正在不断的突现,现在是新闻直逼新浪,社区赶超网易,主页大巴,校友录,搜索引擎、邮件组等等都颇受网友欢迎,具有很大的市场竞争优势,并多次在第三方互联网权威评测机构如iamasia、Alexa, Netvalue,华通,新生代等基于多项指标的排名中,名列榜首。说明搜狐的集合优势越来越明显,综合实力越来越强。

  主持人:收购Chinaren是您个人的决定还是公司的决定?当时董事会和公司管理层一致支持这个决定吗?

  张朝阳:一致支持啊。没有董事会的支持这个决定是不可能实施的,因为公司的股份一下被稀释了15%左右。所以这是一个集体的决定,当然我是整个事件的主要推动者。

  不是不放权,而是放权太危险

  主持人:搜狐的企业建设尤其是品牌建设一直在走“偶像道路”,个人品牌的过度发展是否可能对企业品牌的发展起到负面影响?搜狐在今后是否会继续发展自己的“偶像策略”?

  张朝阳:更确切的说,搜狐是采取了个人推动品牌的推广道路,早期搜狐的融资策略非常保守,用于市场推广的费用非常少。说到这个,大家可能不相信,觉得搜狐的形象到处可见,这是一种假象,从另一方面,也正说明了搜狐推广策略的成功。当然,业界也有很多的非议,在中国人的脑海里,觉得一个公司的老总应该是西装笔挺,正襟危坐在宽阔明亮的办公室里,或者穿梭于公司的各种高级会议,像我这样大量的对外抛头露面,许多人不以为然,称我为“作秀高手”。其实这种推广手法在国外非常普遍,很多公司连宣传广告片都由老总担任主角。其共同的原因就是推广“人”比推广“公司“费用要少得多,大家对人的接受能力比起了解认可某个公司,要容易得多。其实接触比较多的人对我都有一个印象:不是很善言辞,甚至有些木讷。但是为了公司的利益,为了节省费用,我没有其他选择。现在公司整体进入了规范化运做阶段,管理团队和技术实力都得到了很大的增强,前进的脚步非常踏实,我的精力也正更多的放在公司的运营发展上来。

  主持人:一些人认为您是个“守规矩的人”,还有些人认为您是个很“叛逆”的人。您自己觉得您是哪种性格?这种性格对于您做事业有哪些影响?

  张朝阳:我认为我的个性还是比较感性的,虽然我攻读的是物理。其实读书的时候,我觉得对个性的压制特别大,虽然不喜欢,但又要求自己做到最好。所以那段时间,是一段特别残酷的经历,给了我一个不能磨灭的承受压力的强化训练。而且那时侯还没有任何承受能力,对很多事情的看法还不很清晰,所以心理负担就会特别重。而现在不一样了,看的事情多了,对很多事情都理解了。随着搜狐的成长,我也越来越成熟。

  主持人:许多创业者在企业壮大之后,会放弃对企业的管理权,比如盖茨、杨志远、还有丁磊。您个人是否有在今后退出CEO位置的打算?

  张朝阳:目前来讲没有这样的机会。我也不想一天到晚有这么多事情。但杨志远在硅谷可以按照正规的方法把船开下去,他找船长很容易。但在中国我们找不到,我们就是第一代,如果迷信地到美国去找船长,公司就会非常危险。现在搜狐公司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者,但目前的中国市场上我还没有发现这样一个人。风险投资家可以拿着简历告诉你他们的推荐者如何如何有经验,他们不知道这些经验会让船撞上冰山的。所以我现在不会退下去,不是我不愿放权,而是放权之后太危险。国内许多企业对自己不自信,到外面去找空降兵,空降兵来了又把企业搞乱了,这样的例子是很多的。

  当然我自己也要不断学习和进步,不要成为企业发展的瓶颈。

  主持人:那您现在是更愿意努力提高自己的水平,在以后继续为搜狐掌舵,还是等待在时机到来时,把位置让给新的掌舵者?

  张朝阳:我更愿意在以后只在大方向上为公司指路,提醒大家冰山可能在什么地方,至于具体开船,我还是希望能够让别人来开。创业这么多年,我也想休息了。我希望达到那种状态,但相信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主持人:您创业6年,自认为在哪些方面有了长进?

  张朝阳:两条线,一个是资本市场,一个是企业发展。在资本市场我历经了4次融资和1次上市,每次都成功说服了投资者,给自己创造了发展的机会。企业方面,从门户概念的确立到实践,再到搜狐品牌的建立,我们做得还是比较到位。

  我不会离开通讯和媒体

  主持人:您目前在搜狐是否大权独揽?最近两位高层的离职是否和您的“专制”有关?

  张朝阳:我其实是很open的,而且现在整个公司是规范化运做,公司的各项决策都是整个管理层集体决策的结果,相信在这样的管理机制下,搜狐一定能少犯错误,加速发展,早日赢利。企业壮大之后,我也会逐步把自己的精力转到把握公司整体的大的发展方向上来。

  几个高层的离职有些是公司发展的选择,有些是他们个人发展的选择,不论怎样,搜狐现在是一个规范的公司,也是一个高速发展的公司,一切的发展都以企业利益最大化为出发点,而非什么个人情感的抉择。

  主持人:您目前的成绩与您的创业预期是否有差距?

  我当时回国创业对生活上并没有太高的要求。我住在并工作在一个条件并不好的旅馆里,我当时的愿望就是有车开,能住国际饭店。这算最高理想。我现在的情况比理想要好多了。我对于自己的成绩还是满意的:搜狐现在没有外债,有5亿人民币在银行里。第四季度营业额接近2000万,这还不算一个好成绩吗?大家不能因为股票下跌否定我的成绩。

  主持人:如果有一天您离开互联网,您最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除了互联网,您是否还有其他喜欢的事业?

  张朝阳:我们现在做的是通讯和媒体这两个领域,我对这两个领域也很了解。如果有一天我从搜狐功成身退,要再开一家企业,肯定也和这两个领域有关。主持人:谢谢您。


发表评论】【IT业界论坛】【科技聊天】【关闭窗口

新 闻 查 询







 相关链接
纳指跌破2000点,互联网也该作反思(2001/04/12 12:35)
e龙唐越坚决否认公司会在近期关闭(2001/03/30 10:46)
网易公布财务报告 自言实现对股东承诺(2001/03/09 18:05)
评论:搜狐,流落在华尔街的孤儿?(2001/02/27 13:33)
IT“三家村”专题
 新浪推荐:定制您关心的新闻,请来我的新浪
美军侦察机撞毁中国战机事件
春游前别忘了看看“北京郊区旅游手册”
同学们在等你呢! 快来新浪同学会
新浪网网友个人专辑全新改版
乐坛群星闪耀5-1工体 新浪网与你同申奥
独家连载中国第一部足球小说《假球》
情感专题:贫穷的爱情你要不要?
享受手机短信息服务


网站简介 | 用户注册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中文阅读 | Richwin | 联系方式 | 帮助信息 | 网站律师

Copyright © 1996 - 2001 SINA.com, Stone Rich S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四通利方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