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互联网-国内 > 张峰专栏专题 > 正文

财务、合同内幕揭出谁糟践了《传奇》?


http://www.sina.com.cn 2003年02月19日 10: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盛大自2001年10月开始对《传奇》测试收费至今,总的收入数字是5594万美元,其中413万美元分给了韩方合作伙伴,从2002年7月至2003年1月欠下分成费总计1160万美元。盛大自2001年10月份以来的实得收入5179万美元。《传奇》开发商Wemade上海代表处首代崔淇喆认为合作不快的根本问题就是盛大“不透明”的财务问题。

  本报记者张大峰北京报道

  记者得到的3份核心财务表:

  表1:盛大自传奇以来收入明细表(附文章后)

  表2:盛大2002年7月/8月/9月详细销售、财务表(附文章后)

  表3:2001年10月-2003年1月盛大付韩方分成费应付、实付日期、延期时间表

  财务内幕

  在2月13日报道了盛大2002年7月-2003年1月欠应付韩方分成款逾1000万美元以后,记者在近日通过《传奇》开发商Wemade公司进一步获得了2001年11月-2002年7月韩方Actoz和Wemade实得分成款的详细数字,以及自收费以来盛大的详细收入情况,和盛大2002年7月、8月、9月等3个月的详细销售、财务报表。Wemade对盛大报给自己的这些帐目表示很大的质疑,Wemade公司上海代表处首代崔淇喆(Casey Choi)在2003年2月16日专程飞到北京,和记者进行沟通,“我们怀疑盛大通过恒康隐瞒了部分收入,特别是2002年7月以前的那几个月。虽然暂时没法取得有效的证据,但对于盛大所报给的财务数据的质疑,是韩方一直在怀疑和合作不快的根本问题。”

  根据崔提供的数字,占有去年中国在线游戏市场近70%份额的《传奇》游戏,在2002年11月以前收入还仅仅为零。而在2001年12月,盛大一举获得5262645.52美元收入,开始进入盈利。(后来盛大称自己占有2001年在线游戏市场20%,由此可以推算盛大所称的2001年在线游戏市场应为26313227.6美元,即大约2100万人民币市场,和当年赛迪数据所认为当年“在线游戏市场销售额超过了3亿”相差甚远,就是和最保守的MIC研究报告“2001年中国大陆在线游戏市场规模为1.63亿人民币”相比,也是相差近8倍,不知是盛大故意夸大了数字还是这些研究机构的研究数字确实有问题,盛大的数字是没有问题的,他就是按照这个数字给韩国合作方付的分成费。)

  2002年1月到6月,根据盛大提供给韩方的财务数据,《传奇》销售业绩稳步增长(表1),6月达到2872625.74美元,当时最高同时在线人数为45万,但2002年7月,盛大所报收入一下子越升到4682468.06美元,“增长的有些莫名其妙”,而最高同时在线人数仅是增加到50万左右。韩方于是进行了调查,发现盛大从2002年7月开始接触软银亚洲基金,“也许为了做出业绩,盛大不得不,把数字还原,”崔说。

  另一个事实是,盛大从7月开始扣下了10%的分成,并从8月开始全部拖欠分成费用。韩方于是要求7月之前的帐面有一个合理的说法。“我们很是质疑盛大是否通过恒康网络进行了某些财务操作。”崔说。

  盛大公司到底赚了多少钱?根据最少计算(见图表1),(崔对记者说,韩国人从2002年4月开始质疑盛大的财务数字,到现在更是如此,所以韩方拿到的分成所反映的盛大收入只可能少,不可能多),盛大到2003年1月,总的收入数字是5594万美元,其中413万美元分给了韩方合作伙伴,从2002年7月至2003年1月欠下分成费13万美元(7月)、221万美元(8月)、163万美元(9月)、150万美元(10月)、233万美元(11月)、180万美元(12月)、200万美元(2003年1月),总计1160万美元。盛大自2001年10月份以来的实得收入5179万美元。

  2002年一年盛大实得销售数字4801万美元,欠款960万美元,应得3441万美元,实得4401万美元。

  根据记者得到的另外一份详细财务数据(表2),盛大2002年7月/8月/9月详细销售、财务表,韩方越发质疑盛大是否通过恒康网络进行了某些财务操作。据崔淇喆介绍,韩方质疑的问题主要是恒康几乎垄断了《传奇》卡整个的市场,这个公司所存在的意义为何?为什么不可以向合作伙伴公开财务数据,特别是线上销售的数据。(关于恒康公司详情,请查阅本报2月13日的报道)

  “盛大历次以来提供的财务数据仅仅这么一张小表,2001年12月开始到2002年9月我们得到的财务报表仅仅这么10页小纸,而且您(指记者)一下子就得到了3张。”

  韩方于是在2002年初一开始就对盛大财务进行了紧密追近,并多次引起不快,2002年1月17日,盛大曾给了韩方一个“billing system”的用户名和密码。但韩方对记者说,韩方至今一年多,从来也没有进去过,“盛大刚开始借口系统检查,后来3、4份借口防黑客,后来干脆不让进了。”

  韩方于是在2002年7月9日提出中止合同的要求的通知,盛大也在7月18日由评测部李亮提出《传奇外挂报告》,指出11个问题点,当场有5个被确认。双方在各自有理的情况下达成补充协议,“韩方在收到盛大解决《传奇》BUG等具体要求后,对这些问题进行技术解决和支持,如2个月内仍不能解决,扣除当期分成费的10%作为惩罚。”

  合同内幕

  但盛大在应付2002年7月款日期的8月15日拖了3个月加7天的11月21日,竟向韩方扣除了当月分成的10%,并以9月28日开始大规模出现私服为由拒绝支付以后分成。韩方表示不解,根据7月的补充合同,“即便是7月的问题没有解决,也应该扣2个月以后,即“当期”9月份的分成。”

  盛大总裁陈天桥对记者表示自己在公布财务数字上的谨慎,“毕竟现在正在盛大融资的关键期。”记者在1月17日参加盛大新闻发布会时,也看到了欲投4000万美元到盛大的软银亚洲高级管理层,会后的专访时,汇丰银行的高管甚至也追陈天桥到北京,消息人士透露:“风险投资一般主要看以后,而以前只是评价参照,盛大目前的处境很是微秒,也许钱还会照投,但价码就会变了。”

  记者追问这新融到的4000万美元将怎么花时,陈天桥表示谨慎,并不告知记者详情,只是说日后不久会有交待,但他对记者说:“签是没有大问题的,希望大家可以理解。”

  延期付款2个月为什么会成为韩方指责的问题,记者拿到了盛大和Actoz当时签署的合作合同,根据合同中止条件,即合同的7.01条款的c款:“支付分成费的日期为下月15日之前,延期付款超过两个月”,Actoz即可中止合同。

  但根据记者拿到的2001年10月-2003年1月盛大付韩方分成费应付、实付日期、延期时间表(表3),盛大竟然没有一次在“下月15日”之前付款。而且多次超过2个月,构成韩方可以按照合同规定中止合同的条件。

  陈天桥对记者解释说:“问题主要出现在外汇问题上,当时盛大没想到自己会做这么大,因而申请的外汇额较小,而分成都是通过外汇汇过去的。”

  但记者从其他几个和韩方合作的从事在线游戏的公司了解到,外汇问题其实并不是那么大,而且可以在1个月左右时间完全解决,“也不用拖大半年时间。”但记者从合同中也了解到,合同中没有任何地方出现Wemade的名字,也没有出现任何关于Actoz之外还有第三家公司的说明,盛大据此认为Actoz对盛大有合同欺诈嫌疑(本报已有报道),但据记者后来调查了解,Actoz和Wemade本是合作关系,且Actoz拥有Wemade的4成股权,而且根据记者拿到的Actoz和Wemade的合作合同,Actoz有权就《传奇》和合作伙伴全权合作,处理相关事宜,并且由Wemade进行技术支持,Wemade作为《传奇》开发商和技术服务提供商,可以获得80%的分成,而Actoz仅仅可以得到20%。

  由于和盛大的合作是Actoz一手谈成的,Wemade最后没有参与,因而Wemade只能拿到分给韩方的分成里面的70%,而Actoz可以拿到30%。

  而根据Actoz和Wemade的合作协议,Actoz对《传奇》的所有权也仅仅是和Wemade签到2003年12月31日,在某种意义上,Actoz和盛大其实是在一个标准上:大家谁都没有《传奇》最后的真正版权和《传奇》处置的主动权。真正版权和主动权在开发商Wemade那边。

  Actoz对盛大到底有没有构成欺诈,资深人士告诉记者,Actoz和盛大签约签到2003年9月28日,在拥有《传奇》版权的合同期内,不构成欺诈,并且,开发商和贸易商的紧密合作,也是韩国在线游戏产业布局的一大特点,“是专业分工的需要”。

  韩方对盛大的质疑主要还是在诚信和财务的公正、透明度上,这一点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可以解释清楚。

  做生意的人虽然有国籍民族之分,但生意毕竟是生意,和民族情绪相差甚远,特别是在一个并不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产业上。对民族产业的支持和鼓励是应该的,但不应站在违背商业原则的基础上,“合同的白纸黑字是民族情绪难以抹煞的。”

  不会不了了之

  1月17日,盛大强调自己推出了自主研发的新产品《新传奇》的大型网络游戏,姑且不说《新传奇》是否构成对《传奇》知识产权的侵犯,根据合作合同的7.02条款,“在合同中止后,原游戏、游戏数据还给Actoz”这一条盛大也没有做到。

  立马去新加坡打官司的扬言迟迟不见动静,陈天桥对记者说是“等着Wemade找到新的合作伙伴后就告Wemade,”殊不知Actoz已经在1月24日根据当初和盛大签署的合作合同的7.01条款的c款中止了合同。盛大为了讨公道早就应该去和Actoz打官司去了,为什么还不见实际的行动?不然根据Actoz中止合同的理由,盛大从1月24日开始,“已经使中国7000万在《传奇》注册的玩家缴了钱以后去买了非法的东西”,“玩私服是不应该付费的,或者至少不应该付那么多。”

  Wemade对盛大的技术支持仅仅到了去年的10月30日,10月31日开始盛大已经完全自己做《传奇》的升级和技术维护,姑且再不论盛大没有侵犯Wemade的知识产权,“中国人的能力已经超乎了韩国人的想像”,盛大有钱干什么?资深人士说:“花大钱赶快找一大批程序员,干啊。”

  Wemade那边也是糊涂帐一大本,该接触的国内大的在线游戏商几乎接触完了,包括网易、智冠、大宇等,但还是没有谈成,新合作伙伴成了Wemade最头疼的问题。“和盛大闹出这么大的丑闻,Wemade也难逃其咎,何苦逼人太甚?而且他们还把Actoz也给卖了。”

  《新传奇》是什么,盛大副总裁瞿海滨介绍,《新传奇》提出了全新的“平行世界”的概念,即同时存在一个快意恩仇的武侠世界和一个丰富而平静的文明世界,并且两个世界可以互通,由玩家自由选择。所有目前《传奇》的游戏用户都可以根据自身需求平移到新游戏中,由于具有完整的知识产权,新游戏的服务将得到强有力的保障。

  业内人士指出:“盛大的胆量真大,《新传奇》摆名就是盗版,但过渡过来以后,就难说了。”

  但愿问题不会不了了之。

财务、合同内幕揭出谁糟践了《传奇》?

财务、合同内幕揭出谁糟践了《传奇》?

财务、合同内幕揭出谁糟践了《传奇》?

财务、合同内幕揭出谁糟践了《传奇》?

财务、合同内幕揭出谁糟践了《传奇》?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