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改编影视口碑差距悬殊 行内诉苦"别搞互联网思维"

IP改编影视口碑差距悬殊 行内诉苦"别搞互联网思维"
2019年08月19日 09:33 新京报

  有心的观众会发现,像《微微一笑很倾城》《七月与安生》《快把我哥带走》这样,把同一个IP分别改编为电影和剧集渐成常态,虽然都有蹭IP的热度,但口碑却大相径庭。

  新京报统计了近年来既改编成电影,同时也改编成剧集的多个IP数据,发现文学作品依然是IP影视化占比高的品类;同一个“热门”IP通常会先被改编成电影再改编成剧集;不论影剧,先拍的作品比后拍的口碑普遍要好;而同IP改编又在同一年上映/播出的影视剧,剧集的口碑高于电影。

  什么样的IP具备改编成影视剧的价值?哪些IP适合改编成电影,哪些又适合改编成剧集?为什么同一个IP改编的电影和剧集口碑会差那么多?新京报为此采访《七月与安生》剧集导演崔亮、爱奇艺文学事业部冻千秋总经理、剧评人等影视行业从业者,试图从中找出IP影视化成功和失败的规律。

电影版《七月与安生》(上)和电视剧版《七月与安生》。图片来自网络电影版《七月与安生》(上)和电视剧版《七月与安生》。图片来自网络

  文学改编占比大

  可改编的IP类型多 文学依然是富矿

  IP是英文Intellectual Property的缩写,意为“知识财产”。IP改编的影视剧指的是从“知识财产”(文学、动漫、音乐、电影、剧集、游戏等)衍生而来的电影和剧集。早年前,很多影视剧导演都是从《十月》《收获》等文学杂志,或者是当代作家的文学作品里寻找适合改编的IP母本。但按照现在影视行业的语境,IP改编不再指单一的文学作品,而是指本身就拥有一定的粉丝数量的IP母本,可以是热门的游戏,也可以是大火的综艺节目,甚至是一首传唱度很高的歌曲。

  过去的5年里,《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兄弟》等大热综艺就曾被改编成电影,并收获了不错的票房成绩;根据高晓松的成名作《同桌的你》改编的同名电影拿下近5亿票房,《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栀子花开》《爱之初体验》等曾经流行的金曲均被改编成了相关影视剧。一时之间,仿佛只要是个有粉丝、有知名度的流行文化形式都能改编成影视剧,是否文学作品并不重要,是否有文学性也不重要。但是,音乐、综艺等流行文化元素改编成影视剧只是事件本身比较受关注而已,数据统计结果显示,文学作品依然是影视剧IP改编的首选,所占权重非常高。本次纳入统计的30个IP改编影视作品中,2个改编自漫画;其余28个均改编自文学作品,占比高达93%。文学作品,依然是影视剧改编的富矿。

  尽管当下的流行文化里,观众第一时间会想到的是影视剧、动漫,甚至短视频,文学作品排位比较靠后,但凡是能产生持久影响的影视作品,大多是根据优秀的文学作品改编而来的,其本身也具有很强的文学性。张艺谋口碑最好的电影,几乎都改编自当代重要作家的小说,余华的《活着》、莫言的《红高粱》、苏童的《妻妾成群》;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改编自王朔的《动物凶猛》;冯小刚的《我不是潘金莲》改编自刘震云的同名小说……《破冰行动》的导演傅东育认为,文学的力量对影视作品是至关重要的。“影视作品有两个基础,就像一个人的脑袋之下有左右两个肩膀,左边的是文学,右边的是美术,它决定了你的作品未来的高度和深度。如果没有文学,我觉得影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不存在的。”

  先影后剧占比大

  互联网产品思维造就低分

  一个被影视行业认为有改编价值的IP,电影片方和剧集制作方谁会先下手改编?统计数据显示,先影后剧的占多数。14个文学作品IP里,有7部是先被改编成了电影,然后被改编成了剧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微微一笑很倾城》等4部IP,是改编的电影和剧集在同一年上映/播出。考虑到电影的制作周期普遍比剧集长很多,《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影版剧版同一年上映的IP,其实是电影版改编启动在先,应该归入“先影后剧”的序列。先影后剧总数多达11个文学作品IP,占比79%。

剧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图片来自网络剧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图片来自网络
影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图片来自网络影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图片来自网络

  值得一提的是,“先影后剧”的IP改编作品里,多数是青春题材,并且大都口碑不佳,网上评分不及格。广东省影协副秘书长郑炤魁向新京报分析指出,这与2013年-2014年《致青春》和《小时代》掀起的IP改编热潮,互联网资本大举入局电影产业有关。《致青春》改编自辛夷坞同名小说,由赵又廷、杨子姗共同主演,投资6000多万,上映后成功攫取7.19亿票房,成为当时国内票房最高的青春片,位列2013年全年电影票房榜第三名;郭敬明执导的《小时代》系列电影三部曲票房收益累计超过13亿。丰厚的投资回报比让资本市场闻风而动,阿里巴巴、乐视等互联网公司纷纷入局影视产业。

  2014年,时任乐视影业CEO张昭宣布进入电影“网生代”元年。“网生代”将作品视为产品,以产品经理的思维创造用户体验,打造电影产品。张昭眼中,郭敬明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电影产品经理。而郭敬明执导的三部《小时代》,网络评分没有一部超过5分。

  2015年11月,时任阿里影业副总裁的徐远翔提出了“IP为王,不再请编剧”的观点以及“IP+明星+概念”的票房收入公式。

  “产品经理”和“IP为王”的思维之下,每个人都想着把一个个IP项目尽快变现盈利,每个人都在问票房怎么样,没有人去问影片好不好。结果自然是一批同类型的青春题材IP改编电影项目上马,然后遭遇口碑滑铁卢。侯孝贤2015年在北师大演讲时曾痛批电影产品经理导演:“每天忙着抓各种流行元素,这次想10亿,下次想20亿。你每天盯着观众干吗?电影是关于人的,你对人彻底理解,拍出来就能打动观众。你可以成功一两次,不会永远成功。因为你不是在创作,你是在帮观众找东西凑合看。”

  先拍比后拍的口碑好

  先发优势一直存在 后作难以超越

  同一个IP改编,不论是先影后剧,还是先剧后影,从网络评分统计数据来看,先拍的作品普遍比后拍的作品口碑更好。例如,2016年播出的剧版《最好的我们》网络评分8.9,2019年上映的影版《最好的我们》网络评分只有5.4……基于同一个IP改编的影视作品,“先发优势”十分明显。

《最好的我们》剧集(上)和电影。图片来自网络《最好的我们》剧集(上)和电影。图片来自网络

  郑炤魁表示,同一个IP改编的影视剧,如果前作口碑不错,后作的确很难超越,因为观众会以一个更高的标准来要求后作。“类似的情形也出现在影视剧续集上。好莱坞的经典影片,狗尾续貂的比比皆是,续集能超越前作的非常少,《终结者》算一个吧,《银翼杀手》只能算达到了前作差不多的水平。”在他看来,虽然观众对后作的要求会更高,但无可否认前作的成功会为后作积累观众,只要创作者认真打磨内容,他的用心是能够得到观众的认可的。

  安妮宝贝的《七月与安生》先被曾国祥拍成了电影,于2016年上映,豆瓣评分7.6,周冬雨和马思纯凭借该片获得了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七月与安生》剧版正在播出,导演崔亮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坦言,他更希望观众把剧版当做一个全新的故事去审视。“但创作者也有秉持着打造一个全新的故事的初心去创作。不能光纯粹要求观众用一个不一样的标准,宽容地看待,而我们自己创作的时候,却没有带有真正从0到1的创新意识去做,这样的话,是对别人太过于严苛,而对自己太过于放松了,其实应该反过来,当我们带着真诚的创作理念去做了这样的内容,观众是可以清晰地用这样的标准去看待你的。”但从该剧播出后几无水花,连网络评分都没有的情况来看,“创作一个新故事”没有被接受。

  同一年面世,剧比电影口碑好

  剧集创作空间更大 网络文学还需自我提升

  如果不考虑“先发优势”,只对比同一IP改编又在同一年上映/播出的电影和剧集,剧集的口碑评分明显要优于电影。改编自同一个IP,又在同一年上映/播出的电影和剧集,并不存在谁受谁影响的问题,为什么口碑表现会出现差异呢?

  剧评人李楠分析认为,对同一个文学IP而言,剧集和电影,谁拍得更好,并没有一个固定的规律。首先要看原著的体量,内容体量较小的,在改编上更适合拍成电影。因为电视剧篇幅的原因,需要大量的改编和扩充,很难避免部分创作者为了充集数而注水,或者在改编过程中不按照创作规律、人物个性作为创作原则,以至于最终不仅原著粉不接受,丢掉了原著的初衷,新观众也会觉得不明所以。而对于篇幅较长的小说,可能电视剧二度改编时会更加有迹可循;而对电影来说,则需要梳理其中的结构,保留最精华的部分,并进行适度的提炼萃取。相较而言,这个维度上电影的改编难度会大于电视剧。

  崔亮表示,剧集的篇幅比较长,会更有利于创作者去塑造多元化的一面,因此针对同一个IP,改编成剧集的时候拥有更大的创作空间。“我不知道其他的改编是怎么样的,至少在《七月与安生》这部剧上,IP给予我的空间是我能够让今天的安生和七月更立体、饱满的一个前提。”崔亮也强调,不管把原著小说改编成剧集还是电影,都是一种再创作。“创作人员一定要知道哪些是可取的,哪些地方一定要下工夫去做大量的改造。只有找准了这样一个点,把握住这样一个度,这个作品才不会走上老套的翻拍之路,炒冷饭,才会常变常新。这才是创作的真谛,而不是简单意义上的模仿。”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改编之后的剧集口碑优于电影的IP绝大部分是网络文学,而不是传统文学。

  事实上,近年来既被改编成电影又被改编成剧集的文学IP中,网络文学占了大多数,传统文学反而是小众。是否网络文学IP更适合改编成剧集而不是电影?爱奇艺文学事业部总经理冻千秋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的确改编成电影之后口碑和票房比较好的都是传统文学,比如《流浪地球》。网络文学改编成电影,口碑和票房都好的不多。电影院的用户构成跟网络文学的用户构成是有偏差的,网剧和网络大电影和网络文学的用户则是一脉相承的。很多人看剧可能就是为了娱乐,看完聊聊天;看电影需要买票走进电影院,看完大家还是希望有一些思考的。当然,这也会倒逼网络文学创作出真正能产生深厚影响力的作品。”

  剧评人李楠表示,无论是改编成电影还是电视剧,最重要的都是遵循合理的创作规律,保留原著最想要传达给观众的理念、人物性格、剧情特点,并在此基础上进行改编、选角。很多口碑不太好的作品,大多都是因为改编、剪辑混乱,选角不符合人设,有“炒冷饭”的嫌疑。如今IP已经不再是万能的,IP好,改得不好,照样没有人买单。内容才是最重要的,所有创作永远要从内容出发。

  新京报记者 杨莲洁 张赫 编辑 佟娜 校对 赵琳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