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勇第一刀:阿里巴巴组织变革

张勇第一刀:阿里巴巴组织变革
2018年11月27日 09:22 新京报

  11月26日,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一纸公开信打破周一市场的平静。

  阿里巴巴宣布组织架构调整,技术、电商等多个核心业务高层变更。上周五美股交易日结束后,阿里巴巴超越Facebook成为了美股市值第五大公司。张勇说,企业要面向未来,所以要升级组织设计和能力,但对阿里云总裁胡晓明的去向却并没有明确表态。

  这是阿里巴巴一贯的做法,对被调整的高层并不直接明确去向。但对胡晓明来说,四天前他刚对外展示了广州人才绿卡,声称要落户广州。虽然这里有它的老对手腾讯,但工业互联网浪潮下成千上万待改造的传统企业吸引着阿里巴巴决策者们的目光。

  与以往战术式布局不同,这一次攸关生死。几天前,腾讯公司的董事长马化腾在央视财经频道《对话》栏目中毫不掩饰自己在转型期的思考和担忧。面对其他传统企业主,马化腾认为互联网企业越做越大,永远没有边界,而这让他感到焦虑。

  尽管张勇并未对外表现直接谈到焦虑,但在刚刚过去的“双11”,他的憔悴亦显露无疑。张勇在公开信中写道,“(调整)这是主动创造变化”,而这一次变化最大的也包括他的嫡系部队天猫。几个月前,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刚刚宣布张勇将在2019年10月接替他的职位。

  当互联网进入深水区,转型又一次到来。

  产业PK升级

  过去几年中,阿里巴巴旗下云计算业务因为先发优势,在中国市场大幅增长。2010年,BAT三巨头的老板都曾对云计算表态,李彦宏和马化腾当时并不看好,而只有“不懂技术”的马云率先提出“如果我们不做云计算,将来会死掉”,这时候阿里云业务刚刚成立一年。

  胡晓明是阿里云第四位掌舵者。在他之前,阿里云陆续经历了王坚的开荒期,以及姜鹏和王文彬的过渡期。2014年,胡晓明接棒后,阿里云迅速扩大覆盖规模寻求商业变现。这一切的根源是,胡晓明曾是阿里云的第一个用户。

  在这之前,胡晓明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当时马云要求其主导成立的阿里小贷必须采用阿里云,“就像马被按在水槽上喝水”,不喝也得喝。事实上,阿里巴巴早期的高层们往往充当“救火队长”的角色,哪里有需要就被安排到哪个岗位,胡晓明是,同样被调整的樊路远也是。

  由于引入了商业变现的机制,阿里云业务从2015年第二季度开始增长,2016年增速甚至达到了138%。最新一个季度,2019财年第二季度,云计算业务同比增长90%。虽然增速放缓,但胡晓明却告诉记者,“我接手阿里云之初,阿里云的营收规模和亚马逊差了37倍,而现在差的话已缩短到了7至8倍,根本原因是我们的速度更快”。

  事实上,阿里云在中国市场份额超过了40%,全球市场挤入前五。腾讯直到最近一个季度才对外披露其2018年前三个季度云服务收入超过60亿元人民币,几乎同一时间,阿里巴巴披露云计算一个季度的营收为56.67亿元人民币。

  在这一年,阿里巴巴的老对手腾讯开始转变。9月底,腾讯披露的战略架构调整中,云计算业务从社交网络的附属业务,成为了新的六大事业部之一,即新成立的云与智慧产业事业部,有腾讯高层曾告诉记者,这一次调整独立,“很多人期待已久了”。

  在此之前,腾讯云的管理者曾想独立于其他业务,但上述高层表示,最终内部最后并未通过这个提议,而是对云计算业务做出了调整。与阿里巴巴通过统一的云计算部门对所有业务逐一改造不同,腾讯将云计算业务打散与其各自业务结合,如视频云业务就在即时通讯部门。

  伴随腾讯完成新一轮架构调整,腾讯云的业务亦随之调整。有内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部分部门的负责人发生了变化。2018年7月开始,腾讯云开始大幅招聘技术、产品等岗位。

  目前来看,BAT中只有百度对云计算业务反应迟缓。2017年初,陆奇担任百度集团总裁兼COO后,曾一度将云计算打造成百度AI战略的底座,列入战略主航道,向上承载DuerOS和无人驾驶等。但陆奇离职后不到4天,百度对外的战略口径已经发生变化。

  有一点得到共识,对于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投资不断加强,而这些业务被认为是互联网产业的“下半场”竞争的焦点。

  从全球来看,云计算业务对科技巨头而言,亦十分重要。亚马逊AWS凭借着市场规模依旧领跑产业,值得注意的是,微软依靠在云转型的成功,上周五交易日中一度超越苹果成为市值最高的美股上市公司。在科技股整体挤泡沫的时候,云成为企业的加分项。

  阿里巴巴对云计算的定位亦发生调整。在公开信中,张勇宣布,阿里云事业群升级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前后相比,增加了“智能”两字,其含义增加。胡晓明的接任者是集团CTO张建峰,他将兼任阿里云智能事业群的总裁。

  对于此时张建锋的接替,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只是阿里巴巴对之前中台战略布局的收尾。阿里巴巴一直在整合内部资源,张建锋成为CTO就是为了这一战略,并且阿里巴巴有意将阿里云和技术研究整合。张建锋2017年开始担任阿里巴巴研究机构达摩院的院长职位。

  张建锋曾接受媒体采访时对阿里巴巴技术体系的差异性做出回答,他认为其他按照事业群制度的公司,各部门自己做自己的,而阿里巴巴是统一的,所有的数据、计算是一体的,而上面的业务会细分。这样不仅降低成本,而且数据打通可以增加商业价值。

  不过,2018年乌镇互联网大会上,马化腾曾不点名批评了这一做法,并认为有些数据不能打通,而百度公司董事长李彦宏亦在现场表示,国内能做好人工智能的公司只有百度和腾讯。

  对于胡晓明的去处,阿里巴巴并未公布。四天前,胡晓明还以总裁身份在广东云栖大会上宣布,工业互联网云平台落户广东,成立广东研发中心,计划招募1000名工程师。胡晓明当时称,未来将根据业务发展继续扩充队伍。

  天猫要成为“造风者”

  阿里巴巴解释称,这一次调整是继三年前,阿里巴巴提出设立中台事业群和相应的“大中台、小前台”的组织机制,以及两年前宣布新零售战略后,对原有战略延续的一项调整。这一次,阿里巴巴渴望成为“造风者”,而不是站风口上的猪。

  阿里巴巴总参谋长曾鸣曾撰文指出,互联网的下半场竞争的焦点是协同效应,而其核心价值就是打破传统管理的规模不经济,特点就是连接、沟通。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汤道生则在合作伙伴大会上表示,未来20年,互联网与产业的融合是大势所趋。

  阿里巴巴宣布,成立新零售技术事业群,天猫事业部产品技术部研究员、阿里合伙人吴泽明出任总裁,将整合B2B、淘宝、天猫等业务技术部门,向张勇汇报。阿里技术变迁与核心商业务调整密不可分,双11就是一个最典型的案例,由技术保障驱动的商业大促。

  作为业务独立后首任总裁,天猫一直是张勇的嫡系部队。2015年以来,尤其是“五新”战略提出后,新零售加码。阿里路继续通过投资、收购和内部孵化等方式发展了多个业态,包括私有化银泰,孵化盒马鲜生,收购饿了么,以及成立本地生活服务公司。

  但对于核心电商业务,2015年3月,阿里曾将淘宝、天猫和聚划算统一管理,由张建锋负责。随着张勇接替陆兆禧出任集团CEO和张建锋负责中台事业群后,业务开始小团队化。直到2017年,阿里巴巴集团决定恢复设立淘宝和天猫两个总裁职位。

  2017年初,淘宝部分完成了用户产品和行业产品整合。在这之后,淘宝业务发生变化,并且开始布局短视频,而天猫却并没有对应的升级,直至此次宣布升级为“大天猫”,即下设天猫事业部、天猫超市事业部和天猫进出口事业部三个板块。

  其中,天猫事业群将负责帮助全球品牌商业数字化转型,线上线下融合经营,定位为主阵地;天猫超市事业群将整合天猫超市和淘鲜达,并和阿里旗下的大卖场、超市合作;天猫进出口事业部将履行其在进口博览会上的未来5年2000亿美元进口额承诺。

  从人事任命上,天猫事业群总裁靖捷、进出口事业部总经理刘鹏继续留任,原CEO助理李永和将担任天猫超市事业群总裁,三人分别向张勇汇报。同时,菜鸟网络将成立超市物流团队和天猫进出口物流团队,除了向菜鸟网络总裁万霖外,也将分别向李永和和刘鹏汇报工作。

  有业内人士表示,这次调整体现,新零售和全球化成为阿里巴巴未来投入和发展的重心。其中,超市业务是高频、刚需,在线上线下一体化和数字化运营等新零售领域,领先于其他零售业态,因为能够更大程度地对人、货、场进行管控。

  资料显示,李永和曾担任京东商城COO,并于2016年因个人家庭原因辞职。李永和曾负责京东商城仓储、华北区以及运营体系的管理岗位。与此同时,天猫超市发展之初倍受重视的原因,就是因为其作为与京东正面对抗的队伍,该业务负责人曾是原沃尔玛中国区高管江畔。

  上述业内人士称,天猫超市业务地位的提升,意味着案例新零售战略的强化。

  另一方面,11月21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延续和完善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政策并扩大适用范围,扩大开放更大激发消费潜力,这被视为一个积极的产业信号。与此同时,跨境电商扩大了试点城市范围,并增加优惠政策的商品范围。

  过去几年,中国进口跨境电商已形成了层次鲜明的市场格局,天猫、京东、网易考拉和亚马逊为头部平台,且寡头效应初步显现。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行业巨头将更加凸显自身供应链管理及资金运营优势,带动整个行业走向更加规范的道路。

  双11当天,天猫国际品牌成交人数占四成,天猫国际单日订单贡献整个中国跨境进口订单近八成。业内人士认为,阿里将进出口事业部的定位升级,尤其是或将强化进口业务。11月6日,张勇曾宣布未来五年将完成超过2000亿美元的进口额。

  其他头部玩家亦有相同表态。进博会期间,京东预计直接签约并采购近千亿元进口商品,网易考拉则通过自营直采方式签订了近200亿元人民币的订单,而苏宁披露其预期签约额达150亿欧元。跨境电商之争已经点燃,而进出口事业部的独立有助更加灵活应对。

  “老”阿里人上阵突围

  与技术和商业调整不同,其他的几项调整则颇为碎片化,但整体来看,老阿里人权限得以扩大。无论是开始担任第二届阿里大文娱事业群轮值总裁的樊路远,还是回归阿里接管阿里妈妈的张忆芬,抑或是得以提升的陈丽娟,他们都是阿里的早期员工。

  在公开信中,张勇宣布,樊路远接替优酷总裁、阿里音乐CEO杨伟东,担任阿里大文娱事业群第二届的轮值总裁。2017年10月,樊路远开始担任阿里巴巴影业集团董事会主席兼CEO,他目前还兼任大麦网CEO。

  对于这轮换届,阿里巴巴内部的声音是轮值期满,正常交接。但摆在樊路远面前的则是,已经全产业链覆盖的大文娱板块,如何加强内容端的发展,尤其是数字音乐和在线阅读领域,腾讯对市场的主导地位明显,并且该业务仍在亏损,最新一个季度亏损48.05亿元人民币。

  大文娱是阿里巴巴业务管理体系最为复杂的,各业务板块的商业模式不同,对应着管理架构几经变革。最新一次调整是,前大文娱董事长兼CEO俞永福2017年退出后,该业务开始在班委基础之上实行轮值总裁制。

  当时披露的成员除樊路远、杨东伟外,还包括UC事业群总裁朱顺炎,时任阿里音乐CEO和大麦网CEO的张宇、阿里巴巴集团人力资源副总裁常扬和阿里文学CEO黎直前。

  在杨伟东的管理下,阿里大文娱业务开始向体育扩张,努力完成张勇对该业务希望提升用户黏性的要求。2018年夏天阿里巴巴拿下了世界杯播放权,第三方机构QuestMobile数据显示,优酷移动端日活跃用户数在6月23日破亿,人均使用时长上涨9.8%。

  与杨伟东因优酷土豆进入阿里体系不同,接任者樊路远,早在2007年就加入这家公司,并且曾在支付宝工作十年,余额宝、快捷支付都是在他主导下推出,不过让支付宝做社交却饱受争议。接手影业后,樊路远的策略与行业有所不同,不断强调“慢慢来”。

  樊路远接手前,阿里影业刚刚“拿下”淘票票,但高层不断更迭导致财报经营亏损大幅提升。2016年唯一的主投项目《摆渡人》惨败,与派拉蒙合作的两款电影也不甚理想。但在最新的2019财年中期报中,收入同比增长29.4%,净亏损较去年同期缩窄64.1%。

  走马上任后,樊路远直接否认了不做内容,“没有内容的公司,不是一个好的影视互联网公司“。跨界之后,在上海电影节论坛上,相对于敢说的于东和王长田,樊路远的发言并不多,更多的是线下高举高打,以互联网速度攻城略地。

  在樊路远的管理下,在线票务平台淘票票、宣发平台灯塔和影院售票平台凤凰云智共同驱动,宣发业务增长了19.2%,扭亏为盈。虽然电影大盘整体票房同比仅增长1%,但淘票票票房收入同比增长14%。

  内容方面,阿里影业在暑期档凭借两部高口碑电影的带动贡献接近半数。业绩发布后一天,阿里影业发布了樊路远推动的“锦橙合制计划”,将在未来五年、四大档期,推出20部合制计划电影。案例营业将以主投、主控或主宣发的身份加入。

  不过,目前业界担忧的是,樊路远上任后,杨伟东此前定下的项目是否会继续。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杨伟东此前的一些项目投资额巨大,目前不知道樊路远是否会对整体内容的调性、题材,以及与产业的合作方式做出重新规划。

  记者 梁辰 编辑 陈诗怡 徐超 校对 郑厚今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来电聊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