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我创业是为改变世界,不是为赚你们几个臭钱

罗永浩:我创业是为改变世界,不是为赚你们几个臭钱
2018年05月16日 17:10 投资界

  文  |  投资界

  作者 | 斧子

  锤子科技开始盈利了,熬了多年的投资人终于可以松了口气。

  尽管罗永浩并没有透露锤子具体的盈利情况,但他的底气明显足了许多。“我做这件事是为了改变世界,而不是为了赚你们几个臭钱。” 5 月 15日,在北京鸟巢的雨夜中,当老罗说完这句话,台下三万多粉丝爆发一阵山呼海啸。

  过去6年,有了投资人“买单”,罗永浩正渐渐把自己吹过的牛逼一点一点地变为现实。尤其是锤子科技成为成都“准独角兽”后,这家公司的光芒越来越耀眼,甚至可以想象有一天,老罗带着锤子科技站上了IPO敲钟舞台。

  北京鸟巢雨夜:你们是来见证历史的!

  “拳打苹果,脚踢微软”早在发布会前夕,老罗就摆出了一副剑拔弩张的姿态。

  这场在蒙蒙细雨中进行的发布会,老罗一开场告诉现场的三万余参会者:你们是来见证历史的!他回顾了锤子科技成立六年来取得的成绩:发布了一个操作系统和七款手机。随后,罗永浩宣布,锤子科技以后所有手机都叫“坚果”,无论中低高档手机,但公司名称和Logo不变。

  从此世间再无锤子手机,只有坚果手机。其实这并不难理解,自从锤子科技把总部迁到了成都后,锤子这个名字就成为了一个尴尬的存在。

  坚果R1,成为了锤子科技的新开始。罗永浩将这款手机称之为:全世界最好看的白色手机。但从现场的反馈来看,在坚果R1介绍的过程中,台下观众的欢呼并不热烈。

  倒是最后的售价,令人有一点吃惊。6GB 内存+64GB 存储的最低配版是 3499 元,最高配的 8GB 内存+1TB 存储的最高配版是8848元。坦白说,这个售价大晚上把人吓得有点肾疼,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跟那款8848钛金手机有什么联系。

  不过,发布会的重点是一款“重新定义下一个十年的个人电脑和下一个十年次世代的计算平台”。嗯,手机还没做好,罗永浩又进入了一个比手机更大的坑里,他开始做电脑了。

  老罗说:自己定义下一个十年的个人电脑,这是一台基于Android的电脑,名字叫“坚果TNT工作站”。其外形类似微软Surface studio,采用27英寸10点4K触控屏,支持FACE+人脸解锁算法,具备9个数据传输接口包括TYPE-C和USB3.0等常用接口。

  听着这样的介绍,粉丝的期望很大,但现实似乎有点残忍。在现场演示时,坚果TNT工作站的反馈效果并不理想,语音识别率不够高,触控操作过于繁琐,发布会一度变成了一场“大型灾难现场”。

  为什么在台式机和笔记本成为夕阳产业时,锤子科技还做电脑?罗永浩表示,笔记本电脑还是人们办公的重要工具,而AR/VR、AI还要10年才能到来,锤子科技要引领这10年。最后,他用了滑翔机之父——奥托·李林塔尔临死前的一句话作了解释:“少许的牺牲是必要的”。

  罗永浩说,我们不关心这个市场是红海还是蓝海,我们看的是远方的海。不过,在布会结束后很多人的第一感受却是:憋了这么久就发布一个27寸安卓平板?有粉丝吐槽,在现在来说,这个TNT功能并无太多实用性可言,替代不了键盘和鼠标。

  罗永浩往事:拿了900万一头扎进了手机这个坑

  说了那么多漂亮话,锤子科技似乎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这次,老罗主动透露锤子的盈利情况,“赚了点小钱”。有粉丝很激动地表示,这是锤子创业6年来第一次迎来盈利。

  众所周知,老罗做手机这个念头源于雷军。他曾回忆,早在2011年11月初,自己应邀去小米总部和雷军会面。按照自己当初的本意,只是希望能和小米合作,但发现自己的一些理念和雷军有冲突,遂萌发了自己做手机的想法。

  当时据他自己测算,因为前期做硬件会非常烧钱的,他甚至不得不先搁置做手机的计划,而是绕道先做一款ROM来证明自己的能力。这其实是学习了小米的营销模式。小米MIUI系统早于小米手机2年推出,在网络上免费让其他手机用户安装使用,在实现上百万的装机量后,整机才在2011年8月推向市场,一炮而红。

  用老罗自己的话说就是,“自己是没钱分两步做,做个ROM一千万足够了,但是你要让我做一个手机出来,这个至少要一千万美元以上才能启动,要不然启动都启动不了。我当时就想实在不行,我就分两步走。”但即使是做ROM,前期启动资金至少需要上千万元,钱从哪来?

  罗永浩第一时间想到了自己的好友唐岩,陌陌科技CEO。那时陌陌上线未满一周年,用户已接近500万,而且获得了紫辉创投的投资,彼时风头正劲的唐岩人脉广,办法多。事后,老罗谈起这事时似乎风轻云淡,“他是我朋友,我跟他说这个事的时候,他说我帮你想办法,后来他就给我弄了900多万元,然后就启动了。”

  除了唐岩,罗永浩一开始就集结了一群实力不凡的大佬股东,包括“网易系”猿题库CEO李勇和雪球财经CEO方三文,阿里巴巴18个创始人中的两个——吴泳铭和盛一飞。正是靠着这一群强大的朋友,老罗猛一头扎进了做手机这个坑。

  锤子从濒临死亡到盈利,

  老罗在成都买了人生第一套房子

  硬件“烧钱”无度,做手机,堪称是最昂贵的创业。资料显示,虽然锤子科技这几年在融资路上磕磕碰碰,但前后完成了数轮融资。而伴随着锤子这几年起起伏伏,投资人也备受煎熬。

  2016年,锤子科技一度发不出工资。危机之下,锤子早期投资人、紫辉创投合伙人郑刚和唐岩、元璟资本创始合伙人吴泳铭等众多锤子投资人以及罗永浩本人到处借钱才救过来。其中有一个细节:为了给锤子借钱,郑刚把自己的房子都抵押了。

  参与锤子科技C轮融资的合鲸资本,其合伙人熊三木曾表示赌上身家投资罗永浩,“作为一家刚刚起步,名不见经传的,原来打算聚焦天使阶段的小基金,我们投入了一半弹药在锤子上面。”

  这是一段惊心动魄的经历。在熊三木的自述中,到最后环节,有LP因为质疑锤子投资和投资体量,撤出了接近基金三分之一规模的资金,“而我们已经和包括锤子在内多个项目签订TS,这才让我们焦头烂额,穷于应付,差点崩盘”。

  所幸,一笔10亿元的融资将锤子救活了。2017年年中,老罗宣布锤子科技即将完成一笔10亿元的融资,其中成都东方广益投资有限公司领投6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成都东方广益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8月,注册资本3.5亿元,是由成都市成华区政府授权成华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和金融工作办公室履行出资人职责,组建的国有独资公司。

  融资完成后,锤子科技整体搬迁至成都。在当地,锤子科技堪称明星公司,被视为潜在的独角兽企业。

  成都无疑是锤子科技和老罗的福地。在去年11月坚果Pro 2发布会结束后,老罗在会后接受采访时表示,锤子已经不是过去那个严重亏损的锤子了,如今是“即将蒸熟的香饽饽”。这一年,45岁的罗永浩在成都买了一套房子,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置业。

  当锤子成为“独角兽”:走,上市去?

  回想2016年底,老罗发布了他的新年展望:“未来的目标是在下一代人机交互革命的时候,成为行业的领导者角色。明年的目标就很小,要赚钱,比方说先赚它一个亿。”到了2017年初,老罗表示:“今年95%以上能够实现盈利,除非天灾人祸。”

  短短三年,锤子科技仿佛从地狱到了天堂,完成了一次堪称传奇的“起死回生”。

  作为锤子的早期投资人,郑刚曾经说过,自己对罗永浩很有信心,至少要等到锤子科技的估值达到300亿人民币的时候才考虑退出。他认为,300亿对于老罗这个注定要影响一代人精神的企业不算什么,还特意算了一笔账:锤子只要卖出5百万部手机,每部手机利润500元,那么纯利就是25亿,市盈率10倍就是250亿。

  那么,现在锤子科技离300亿的估值还有多远?一直以来,锤子科技的估值成谜,公众只能从其投资方之一苏宁的年报中寻找蛛丝马迹。

  2018年3月31日,苏宁发布的年报显示,“2017年7月,锤子科技进行D轮融资,本集团持股比例从1.89%被动稀释至1.54%,且撤回在董事会中委派的董事。”

  在知乎上,有人深扒:当年苏宁投了锤子约5000万元,获得1.89%股份,按此计算,当时锤子估值约为5000万/0.0189=26.45亿。在去年成都投钱时,估值不变的话,苏宁的权益就被稀释为1.89%*26.45/(26.45+6)=1.5405%,可以看出与苏宁年报的数字完全吻合。

  换言之,直至锤子完成最新的一轮10亿元融资,其估值仍然保持在26亿元左右,这距离投资人眼中的300亿元似乎有点远。即便如此,凭借着浩大的名声,锤子科技早已被人视为独角兽了。

  中国人总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刚刚才经历“起死回生”的锤子科技,无疑迎来了一个好时机。过去几个月,中国内地A股和港交所上市制度进行了巨大变革,独角兽企业遭到了疯抢。对于锤子科技来说,无论是港交所的新经济政策还是国内A股的独角兽“绿色通道”,都是一大利好。

  不久前,小米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估值有望达到1000亿美元,当年受到雷军刺激而做手机的罗永浩,内心恐怕又是一番触动。不知昨夜站在发布会舞台上的老罗,是否曾经幻想过,有一天自己也带领锤子科技站上IPO敲钟舞台呢?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苹果汇

众测

来电聊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