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矿场“挖矿”众生相:大矿主两月入七千万

比特币矿场“挖矿”众生相:大矿主两月入七千万
2018年01月29日 02:53 新京报

  比特币矿场“挖矿”众生相:大矿主两月入七千万

  “挖矿”众生相

  大矿主两月入七千万,小户“不做梦了”

  比特币上演过山车行情,监管风声收紧,挖矿“散户”、小矿主有人离开,大矿主加码返场,部分搬至海外

  “我们还是会选择搬迁到海外去,但具体哪个国家或地区还没确定。”资深矿主晓久(化名)说,“这已经成为一个趋势,国内规模稍微大点的矿场或多或少地都在考虑这个问题。”

  2018年1月初,传出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工作领导小组下发文件,整治违规矿场的消息。此前,市场上就曾有“央行召开闭门会要求限期关停比特币矿场”的风声,尽管随后被证实为不实消息,但这已让从业者们心生打算。

  根据媒体报道,1月23日的达沃斯论坛上,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表示,中国要对比特币加强管制。

  在监管风声趋严之下,将给比特币矿场的经营者们带来什么影响?他们会有怎样的打算?

  “行业可能会形成分流。”矿机销售者老Z分析称,“今后很可能会出现小矿主逐渐消失,比特币行业被大矿主分割把控的局面。”

  一部分矿场人士已经开始了“出海”计划。

  小挖矿者卖掉矿机

  风险增加,“算了,不做梦了”

  1月20日,思索良久后,老吴最终决定将手上的2台矿机出售。

  “谁也不清楚下一步会有怎样的政策决定。大点的矿主还无所谓,对于我们这种‘个体户’,本身挖币就难,如今风险也逐渐增大。”老吴无奈说,“算了,不做梦了。”

  2017年11月,随着比特币在国内市场的价格飙升,“挖矿”大军日渐庞大。老吴正是进入者之一。

  早在2014年时,老吴就开始涉足比特币。当时他获取比特币的渠道只是从市场购买。但比特币价格的飙涨,以及挖矿的热潮,让老吴坐不住了。去年11月中旬,他花费4万元购置了2台矿机,开始挖起矿来。

  那段时间,老吴每天都在群里和矿友们交流挖矿心得和市场行情,记录每天自己挖出多少比特币。“当时500人的交流群里每天都有上千条信息,所有人都在做着自己的比特币梦。”老吴说。

  让他措手不及的是,3个月后的2018年1月,一则消息让他还没来得及挖出财富,梦就被击碎。

  媒体报道称,1月2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工作领导小组下发文件,要求各地引导辖内企业有序退出“挖矿”业务,并定期报送工作进展。还有消息称,鄂尔多斯市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发布《关于引导我区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有序退出的通知》。

  “尽管这些要求应该针对的是各地大型矿场,但也给手中矿机数量不多的‘个体户’和小矿主们敲了警钟。”老吴认为,“现在‘个体户’再挖矿的话,意义不大。”

  老吴发现挖矿并不如自己想象般轻松。2台矿机每天24小时不停运作,至今没能挖出一枚比特币。

  老吴算了笔账:他所使用的矿机功率为1350瓦,按照每天运行24个小时,可以挖出0.0018个比特币计算,成功挖出一枚比特币的时间约为556天。按照功率1000瓦每小时约用1度电,矿机每天的耗电量为32.4度。每天耗电费用约为16.8元,成功挖到一枚比特币的成本约9367元。

  “这只是电费,你还得保证矿机安装的显卡不出故障,否则成本也会增加。”老吴表示,电费在挖矿中占据70%的成本,其他30%则来自矿机损耗、人力成本等。按此计算,一枚比特币成功挖出的成本约为13000元。

  以1月24日Coinbase报价显示,每枚比特币价格仍在7万元之上。而据彭博新能源财经数据显示,即使未来比特币价格下跌到6925美元,矿工们仍能赚到钱。

  “挖矿肯定还是有巨大的利润空间,但小户或许会逐渐离场。”老吴表示。

  记者调查时发现,个体挖矿人以及拥有矿机数量不多的小矿主,通常会在挖出币后选择第一时间交易。但由于受币价的波动影响,导致价格上下浮动较大;同时矿机数量稀少导致挖币时间过长,也可能会受到当时政策的影响。

  “买”与“卖”的火热

  新型矿机需预订VS老矿机遭抛售

  1月20日,新京报记者在多个二手平台发现,近段时间里关于比特币矿机、主板和显卡的交易帖增多。在比特币玩家QQ群、微信群里,不时有人弹出“出手矿机,有意私聊”的留言。

  在国内知名二手矿机交易网站“彩云比特”中,记者发现,此前市面上的挖矿主力机型,如今在二手平台被不少卖家抛售。

  “出25台在运S7,4800元每台,要的速度联系。”一位辽宁鞍山卖家发布交易帖。这款蚂蚁S7矿机,在2017年挖矿热盛行时,二手价格在5000-8000元,被不少玩家视为挖矿神器。不过有买家在其下方留言处回复,“现在你这价太高了,不好出了,2000出可以联系。”

  记者在该网站上看到多条出售自用S7的信息,出售台数多在几十台。

  业内人士向记者介绍,矿机芯片是决定矿机质量的核心因素,外国矿机生产商已经无法和国内矿机企业抗衡。蚂蚁矿机长久来都是市面上最受欢迎,同时也最难买到的矿机。

  莱特币现金技术总监缪可言称,蚂蚁矿机S9出厂价在1.6万元左右,由于很难订到,市面上的二手价格已经涨到2.8万元左右。类似蚂蚁、阿瓦隆在内的主流矿机,目前都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矿工需提前三个月支付矿机费用,才能按照普通售价拿到矿机,如果想拿到现货,只能额外支付接近两倍的价格。”

  但记者发现,这款矿机在二手交易平台中多次出现,价格也从24000元到30000元不等。

  “很多小矿主出于对风险的考虑,宁愿低价抛售也想抽身走人。”老吴解释到。

  二手矿机的大量涌现,导致交易市场价格下滑。不少矿主将显卡、主板等配件拆下来单独销售。

  在几个比特币QQ群中,记者发现除了有网友转让矿机外,还有抛售主板、显卡的消息。记者以“硬件销售商”的身份,联系上一位售卖显卡的网友“kiki”,据其介绍,自己手中有20片显卡,都是从才用了1个多月的矿机上拆下来的,可以以低于市场售价20%的价格打包转让。

  “现在市面上二手显卡和主板太多了,基本都是矿卡。”一位电脑硬件销售商表示,“很多小矿主在卖不出去矿机的情况下,选择拆分单卖来回本。”

  1月21日,记者在二手平台“闲鱼”以“主板 矿”、“显卡 矿”进行搜索时,能弹出不少兜售挖矿显卡和主板的卖家。

  电脑商改卖矿机

  小客户开始消失,大客户继续加码

  老Z的手机一阵震动,一位老顾客向他发来信息:“再来2台矿机,还是老配置。”

  所谓的老配置,是老Z手中一款装载6块1070显卡,定价为4万人民币的矿机。由于算力性能出色,不少老客户在购买时都会选择。

  “这个客户已经在我这儿买了10多台矿机了。”老Z一边安排手下调货组装,一边向记者解释:“通常小矿主不会一来就买太多矿机。大多数都是先购置一两台试下效果,看到实质利益后,再不断追加。”

  2017年3月,从事电脑硬件销售的老Z发现不少同行开始转型销售矿机。一打听,发现随着比特币价格的猛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购置矿机,从事起在家“挖币”的矿工生活来。让他心动的是,在如今电脑硬件销售市场竞争激烈,利润更薄的趋势下,矿机有着巨大的潜力市场,同时利润也相对高出不少。

  老Z介绍,如今一台3000~5000元主流配置的电脑,利润仅为两三百元。而一台2万元的矿机,利润至少在1000元上下。

  很快,老Z开始在自己熟悉的客户微信群、QQ群等平台上发出了“矿机销售”的宣传。他将自己所组装销售的矿机,价格定在2万~4万元之间。“其实组装矿机没有任何技术难度。决定矿机算力的最大因素,就是显卡。”老Z介绍称,他将4万元档次的矿机使用的配置都是比较高端的1070显卡。

  所谓算力是指挖矿速度,也就是挖比特币的能力,算力越高,挖的比特币越多,回报越高。“这个配置的算力能达到270~280兆。按照现在比特币的行情计算,扣去电费后,每天挖矿都收入约人民币200元的纯利润。”老Z称。

  2018年1月,关闭矿场的消息传出,老Z发现,不少自己手中的客户逐渐消失,甚至很多此前购买过矿机的客户还试探性地问他能不能回收矿机。

  行情变了?老Z一度准备停止矿机销售,将业务核心重新回归电脑硬件。但他很快发现,仍然有不少大客户似乎没受到任何影响,反而追加购买矿机。

  “政策对从业者的影响肯定有,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还是看矿主规模。”老Z分析称,“手上仅有1~2台矿机的小矿主压力肯定大;但矿机数量超过20台的矿主,其实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老Z解释说,拥有一定规模的矿主挖矿之所以不受影响,原因是不少矿主早在政策下达之前已经将矿机成本赚回。如今一方面持币观望市场走向,一方面也尝试性转向海外市场进行交易。

  “目前生意没受太大影响。”老Z说,“不少大矿主最近还在不断地追加购买。甚至不少人看准了这一时机,用更低的价格从二手市场中购置矿机,继续挖矿。”

  大矿主离场又返场

  投资一个亿,每月挖币赚3000多万

  曾经在2013年套现离场的晓久(化名),去年又重新做起“矿场”生意。

  作为国内资深矿主,晓久2009年就开始涉足比特币行业。

  “当时一台普通的机器每天都能挖到10多枚比特币。但价格也极低,1毛钱能买到30多枚比特币。”晓久说,让他发觉其中巨大前景的是,2009年9月~10月,比特币价格疯涨,甚至最高涨幅一天能达到700%。而彼时手持10万个比特币的晓久和团队,“意外”赚到了第一个1000万元。

  真正让他持续性盈利的,是研发销售矿机。

  那段时间里,晓久和团队成员们将第一笔1000万元,拿出600万元来开发芯片硬件,历时半年时间,在2010年3月成功设计了一款挖比特币的机器。

  2010年5月,晓久团队在挖矿的同时开始销售矿机,“当时每台成本1万多元,而售价在30万元左右,每个销售成员每台能提成10万元,都卖疯了。”

  矿机的巨大利润,让彼时的晓久团队每个月利润都达到1000万元,几乎每天都能入帐30万元。“当时共赚了两三亿元,30多人的团队,核心成员每个人能分到两三千万元。”

  危机不久来临。

  2012年底,晓久决定开发第2代矿机,但他很快发现,此时有几家来自美国的矿机研发团队入场,而自己耗资1500万元所设计的矿机效率只是对方的1/20。

  “当时马上决定不做了。”晓久说。

  心灰意冷的晓久,于2013年5月,带着套现的3000多万现金离场,回归硬件行业。

  离场后的晓久曾在2014年涉足以太币市场,甚至搭建了以太币矿场,但比特币,再也没有碰过。

  转机来自2017年。一位做技术的朋友开发了一款可以同时远程监控5000台矿机运转的软件。晓久,决定豪赌一把。

  2017年6月初,他决定扫荡国内某电商平台旗下所有显卡。“当时扫了13000张显卡。”不仅如此,他还在其他渠道上扫了15000张显卡。20天时间内,投资近1个亿的资金,配置了4000台矿机来打造比特币矿场。

  晓久将这28000张显卡全部运用于挖矿,但同时他发现,市场中显卡数量的下跌,让显卡价格飙涨。经过短暂的考虑后,他决定将部分显卡转手卖出。

  “当时一亿的资金压力太大,所以决定一边挖矿一边出显卡,迅速回本。”那段时间里,矿场每个月为晓久带来3000多万元的回报。“我们最初以为会用6个月11天来回本,但比特币价格涨得太快,仅用了2个月17天时间就成功回本7000多万元。”

  “现在矿场主分为3类。”晓久分析称,此次政策的影响,势必会对前两类造成一定影响,但第三类则会全身而退。

  他解释称,如今挖币层次分为3种:手中持有一二十台,甚至一两百台矿机的小矿主,就是单纯挖矿,挖多少抛多少。第二层次则是手上有500~1000台矿机的矿主。这个层次的人会根据行情走势,选择是储存比特币,还是马上抛卖。

  晓久向记者表示,2017年算是比特币全民热潮的爆发,2017年5月为业界分水岭。此前业内少有散户进入,但随着币价的飙涨,散户逐渐多了起来。更重要的是,来自新加坡、德国等区域的基金公司开始介入,让比特币可以在期货市场进行交易。

  “通常第三个层次是手上有几千台,甚至几万台矿机的矿主。这类矿主通常在2017年开始出现,而在挖币的同时更多地是介入比特币周边衍生出的期货。这类人群通常是手里有币,但一般不会抛。同时为了防止币价下跌,往往会在资本市场上做对冲,进而避免风险,获取更大利益。”

  比特币加强监管?

  部分比特币矿场“出海”

  2017年10月份开始,代币价格飞涨,比特币年内价格上涨超过13倍,一枚比特币超过10万元。暴富梦想让无数人涌入。12月末,比特币价格微调,逐步调整至7万元附近。

  莱比特矿池CEO江卓尔此前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比特币上涨,根本原因是比特币的使用人数越来越多,尤其是日本合法化比特币支付后。国际政治经济局势紧张,也使得避险资金涌入比特币。

  江卓尔表示,比特币适合长期投资,对于个人投资者来说,至少要保证拿住5年,并将比特币存放在自己的钱包。最大的风险就是买入后,被某一轮比特币熊市洗出。

  CSDN创始人蒋涛认为,比特币是数字货币的锚定物,相较于黄金、法币,比特币由算法驱动,数量确定,随着数字货币市场的发展,价格会不断上涨,此外人们对数字市场的预期会推高比特币的价格。

  但也有大佬对比特币的价值持反对观点,最知名的莫过于巴菲特。

  巴菲特在2017年12月曾公开评价比特币,他将比特币描述为“真正的泡沫”,“你无法给比特币一个估值,因为它不是能创造价值的资产。”早在2014年,他就呼吁投资者完全远离比特币。巴菲特称,这是一个海市蜃楼。

  摩根大通CEO戴蒙此前表示,他将会“分分钟炒掉”任何正在交易比特币的摩根大通交易员,并给出两个原因:“一这违背我们的规矩,二他们很蠢。”

  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飒律师认为,央行、工信部、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曾在2013年12月发布《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在通知中,对比特币的属性进行了描述:没有集中发行方、总量有限、使用不受地域限制、匿名性等。从性质上,给比特币一个法律定位:特定的虚拟商品。

  据媒体报道,近期,新疆、内蒙古多地传出提高比特币矿场电价的限制措施。对于监管的影响,莱特币现金技术总监缪可言认为,首先,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目前在中国,持有比特币、比特币挖矿不是违法行为,也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拟定出台,所以矿工在矿场放置挖矿设备,并不是违法行为。

  缪可言称,旗下矿场并没有收到网传的提高矿场电价的文件,但矿场电价较以往确实调高了30%。

  但监管层的态度已经显示了对比特币监管的收紧。

  2017年9月央行等七部委联合治理ICO,关停国内比特币交易所,导致比特币价格短期大幅下跌,比特币在一天之内跌去35%。

  “如果在几个月前,没有关闭比特币交易所,打击ICO;如果现在还是全球超过80%的比特币交易、ICO的融资都发生在中国,大家说,今天会是个什么样的景象?我想到这个问题会有些后怕。”2017年12月,央行副行长潘功胜曾表示。

  据媒体报道,今年1月23日,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达沃斯论坛时表示,中国要对比特币加强管制。他认为,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经济总量很大,对于中国来说比特币的交易是很重要的,需要加强管制,因为它现在交易非常频繁。

  一部分矿场人士已经开始了“出海”计划。据业内人士介绍,加拿大魁北克因为廉价的电力和较低的温度,已经成为矿场“出海”的热门选择地。晓久也打算搬到海外去,尽管具体哪个国家或地区还没确定。

  新京报记者 覃澈 王全浩

 

 

比特币矿场财富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评论排行榜

科学探索

苹果汇

众测

来电聊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