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只松鼠IPO“取消审核”风波:真假拦路虎两遇波折

三只松鼠IPO“取消审核”风波:真假拦路虎两遇波折
2017年12月17日 07:02 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标题:三只松鼠IPO“取消审核”风波:真假拦路虎两遇波折

  发审的“三只松鼠”现象

  不久前的“双11”,三只松鼠刚刚完成了一轮促销推广。按照惯例,这家倚赖电商平台销售的“互联网品牌”企业,会在“双12”释放最新的营销成绩。

  但当晚,刷屏的却是证监会“取消审核”的公示,其后一天,是原本定好的“上会日”。

  一个新的资本故事发生,发酵的,却不止是故事本身……(李新江)

  众说纷纭,跌宕起伏。

  2017年“双十二”晚间,证监会发审委发布第72次会议的补充公告,三只松鼠被提及“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13字一笔带过。

  第二天,恰是“互联网休闲零食网红”三只松鼠上会的关键节点。后者因“取消审核”暂缓上市进程。

  三只松鼠由此成为新一届“大发审委”亮相以来,首家IPO申请被取消审核的案例。今年以来,被取消审核的企业已有9家。

  无论是三只松鼠对某媒体回应遭受“自媒体团队”500万元与之“合作”,还是财经博主对于“近期发审委空前严厉,部分待审公司为了避风头请人自黑”的戏谑之谈,都为其IPO进程留下了想象空间。

  如此种种,也给其他拟上市公司带来联动效应。

  两遇波折

  2012年2月在安徽芜湖成立的三只松鼠,以松鼠小贱、松鼠小美、松鼠小酷三个卡通形象,为大众所熟知。

  但,其上市之路可谓坎坷。

  今年3月递交IPO申请后,10月20日,审核状态变更为“中止审查”, 10月31日,其再次向创业板发起IPO申请,孰料临门一脚被按下了暂停键。

  上一次,中止事项后被证实与其签字律师离职需要更换有关。这次引发的市场“猜忌”显然更重,尤其得到财经圈人士和食品行业人士的广泛关注。

  “三只松鼠遭遇了什么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近期发审委空前严厉,为了避开这个风头,部分待审公司绞尽脑汁拖延时间,其中包括请人自黑,然后借机临停。”一位财经博主如此评论。

  一石激起千层浪。该微博一经发布,被分别拥有34万、45万、95万粉丝数的三位财经博主饭统戴老板、八大山债人、向小田评论转后,迅速发酵。

  12月13日,三只松鼠官方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处于上市的缄默期,无法透露更多信息”,让其IPO中止一事,似乎成了无法求证的“秘密”。

  一种逻辑代表了不少市场人士的真实想法,“随便报点负面消息,这边赶紧临时停止IPO自查,半年后等上市审查松了以后,再公告什么问题都没有,其他人造谣,一举两得。”

  事件的另一个焦点在于三只松鼠究竟遭受某一家“自媒体团队”500万元“合作报价”?本报记者联系多位资深业内人士,对此猜想“众说纷纭”。

  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包括财经类、快消类、IT类、品牌管理类,甚至诸如“反做空研究中心”和“P2P观察”等至少30家自媒体对其上市进程予以关注,流传出《三只松鼠IPO“闯关”受阻,是什么拽住了它的尾巴?》、《三只松鼠“病了”》、《三只松鼠IPO:二次中止,道阻且长》等文章。

  一个微妙的印证是,不少其他拟IPO企业有了IPO“拖延症”,试图推迟上会时间。

  截至12月7日,沪深两市共有411家未过会IPO排队企业,其中275家处于已反馈状态,54家处于预先披露更新状态;另有65家企业正处于中止审查状态。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获悉,据监管层估算,上述排队企业中,约40-50家拟IPO企业存在拖延不报上会材料问题;另有部分中止状态企业影响了IPO审核的正常推进。

  真假“拦路虎”

  时间巧合不止于此。

  北京一位投行人士受访时,特别提及三只松鼠背着一份“对赌协议”。

  2012年7月-2015年12月,IDG子公司NICE GROWTH、今日资本全资子公司LT GROWTH等投资方,在增资三只松鼠后,在2015年12月17日签署附条件终止上述特殊权利安排的协议。

  该协议中,三只松鼠与各方约定,若其在该协议签署后24个月内仍未向证监会提交上市申请材料,则投资人自动恢复其在投资文件项下的优先权利,包括随意售权、回购权、连带并购权、优先清算权、反稀释权等等。

  据此推算,该协议于今年12月17日到期,与12月13日的上会时间,仅仅相隔4天。

  “取消审核”的真相悬而未决,事件的本质也就回归到企业基本面是否遇到上市“拦路虎”。

  根据招股书,三只松鼠采取代工生产模式,坚果、干果、果干、花茶、零食等产品从供应商处采购后委托给加工厂生产。在整个环节中,其主要负责质量检测、筛选及分装和销售。

  不过,连日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联系三只松鼠实体店,获得的信息显示,近来并无经营层面的异常情况。

  而三只松鼠的食品安全问题,则更像是老生常谈。

  2016年2月,2016年5月,2017年8月,三只松鼠均曾陷入食品质量安全门。

  如今年8月15日,国家质检部门抽查到三只松鼠的夏威夷果霉菌值超出1.8倍。

  “三只松鼠”官方微博在8月16日凌晨回应:霉菌超标的主要原因是储存运输不当,并对问题产品进行了召回并做销毁处理。

  但事件影响早已扩散,彼时,也有无数财经、食品快消等领域的自媒体关注此事。

  产融续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其招股书获悉,截至2017年10月27日,三只松鼠及其子公司有10起尚未了结的诉讼,其中9起是作为被告。7名为消费者起诉。

  “三只松鼠作为坚果行业的领头羊,它的上市对于整个行业有着标志性的意义,不排除其发现一些漏洞和问题,主动中止审核”,12月13日,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就认为,三只松鼠如何保证食品质量是上市的关键。

  “三只松鼠取消审核,和来伊份的情况不太一样”,一位曾接触上市项目的投行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取消审核或因企业出现了一些申请材料中所没有的新情况。

  其认为,三只松鼠“大概率不需要重新排队上会”。

  除了食品安全问题,市场更为关注的是其过于依赖线上渠道的销售模式。

  2014年-2017年上半年,通过天猫商城、京东商城、天猫超市等五大电商销售平台,三只松鼠获得收入占其总营收的96.53%、95.06%、89.71%以及90.41%。

  “互联网坚果行业竞争激烈”,一位关注食品饮料行业的券商人士指出,中粮旗下每日坚果、百草味等其他企业纷纷“触网”,与三只松鼠均形成正面竞争。

  不过2017年上半年其获得了2.41亿元净利润,已超过2016全年的2.37亿元。

  12月15日,一位IPO项目律师认为,三只松鼠暂缓上会“可能是毛利率异常”。

  招股书显示,2014-2017年1-6月,其毛利率分别为24.15%、26.9%、30.2%以及30.9%。

  “三只松鼠2015年、2016年销售单价增长幅度比较大,但2017年销售单价增长幅度很小,会被质疑其持续经营能力”,12月15日下午,一家新三板公司财务总监还分析认为。

  尽管基本面不够尽善尽美,不可否认,三只松鼠正成为互联网新零售业态的一支重要力量。

  除了线上销售,线下布局成为其谋变之道。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在安徽、浙江、江苏、湖北、重庆等多个省市,三只松鼠开了35家线下投食店。12月8日,投食店2.0版本在其大本营安徽芜湖开业。

  2014年4月成立的松鼠萌工场动漫文化有限公司,参与“三只松鼠”品牌IP的动漫、绘本及周边开发。2017年6月,三只松鼠成立全资子公司松鼠影视,聚焦动漫、影视项目的投资。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评论排行榜

科学探索

苹果汇

众测

来电聊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