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朔:当乐视和退市产生联想 贾跃亭请注意

秦朔:当乐视和退市产生联想 贾跃亭请注意
2017年11月04日 04:12 新浪综合

  来源:秦朔朋友圈

  “王天下”是中国男人的历史基因,但商海无情,真能雄霸天下恒久不衰的王者很少,反而是专注细分市场、脚踏实地的那些工匠活得更久。

  贾跃亭是想“王天下”的。所以他挑战,他颠覆,他的“生态化反”也不是皇帝的新装,而有真实的产品和服务。但他还是败了,“失天下”的速度远快于“争天下”的速度。估计一向不怕困难的孙宏斌也没料到,乐视的下坠力如此之强,跌的深不可测。知道有定时炸弹,会爆,没成想进了地雷阵,连环爆,爆不休,哪个排雷手受得了!

  我在7月写的《贾跃亭:有多少梦想可以重来?》中从经营管理角度解读乐视危机,基本观点是:乐视就像互联网时代的“标王”,资源和能力跟不上梦想和规模的扩张。乐视模式和乐视打法一次次得到市场和投资者的认同,这激励了贾跃亭一以贯之的扩张性——在乐视网享有创业板超高估值、很容易“衍生”出钱的岁月,这似乎可行,但钱来得太容易,反而让他忽视了商业的一般规律,尤其是信用。信用,就是相信你能把钱用好,用数据和事实兑现梦想。一旦不信,信用就消失了,寸步难行。乐视铺开那么多摊子,有几个现金流好的?

  去年年中,周鸿祎写过一篇演讲,《智能硬件创业反思:硬件免费模式不靠谱!》,他说软件产品成本相对固定,用户越多边际成本越低,所以可以做到免费;硬件产品成本较高,且边际成本不固定,无法做到免费;如果产品免费,那么就会有其他盈利模式来弥补,软件可以靠广告,而硬件却不行,用户不可能忍受太长时间广告;相对软件而言,硬件产品如果免费,获取用户的成本太高,这就导致产品基数不会太大,因此减小了通过服务盈利的空间。周鸿祎的反思其实也是在宣告,像乐视手机那样靠大量补贴运营商、亏损抢市场的模式,不可持续。

  商业逻辑不复杂,对乐视违反常识出牌、陷入管理错乱的问题,贾跃亭在2016年11月初的致员工信中也做过解剖。信的题目是《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现在,老乐视的很多版图已被吞没,孙宏斌的新乐视正艰难起航,昨天乐视新发布致全员信,“让管理回归常识”,要“重回智能电视第一品牌”,不过这已经和贾跃亭无关了。

  我的朋友中有不少认为贾跃亭就是庞氏诈骗,特别是9月13日央视1套晚间新闻以“老总”成“老赖”为标题,用6分钟时间质问贾跃亭到底是创业失败还是金融诈骗之后;也有些朋友认为是能力和管理问题。我倾向于认为,贾跃亭的探索有实体项目支撑,有消费者价值,并非无中生有的庞氏骗局,而在和天下众多高手的残酷竞争中,依赖上了过度宣传、吸引眼球、炒高估值、持续融资的套路,既可以说是不负责任的劣习,也可以说是以弱对强的招数,更是中国扭曲的资本市场的伴生物,带有一定普遍性。何况投资本身就有风险,商场如战场,成功和失败都是其必然内涵。把企业烧钱和再融资都视为庞氏并不客观,对努力为梦想和奇迹而奋斗的乐视员工来说也不公平。

  不过这篇文章不是讨论乐视管理的是与非,而是要分析涉及到法律范畴的问题。最近这几天,《财经》杂志最先引爆、多家媒体高度关注中国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若干名前委员被带走调查的新闻,而他们牵扯的问题可能和乐视网IPO涉嫌造假相关。

  假如最后查证乐视网IPO涉嫌造假,根据证监会《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2014年10月15日证监会令第107号,下称“意见”)中关于实施重大违法公司强制退市制度的规定,应该暂停上市。该意见发布时,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说,证监会将指导交易所落实退市责任,严格落实退市制度的规范要求,切实做到“出现一家退市一家”。

  贾跃亭请注意,这是一个全称判断,没有例外。

  出现什么问题要暂停上市?第一种就是,“上市公司因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或者披露文件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致使不符合发行条件的发行人骗取了发行核准”。

  当然,退市不等于公司消失,强制退市公司的股票会统一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设立的专门层次挂牌转让,相关主体股份减持有所限制,会设立“退市整理期”,重新上市则需要符合有关条件及程序。但地球人都明白,在A股上市和退到股转系统,那是霄壤之别。

  更要紧的是,乐视网是在创业板上市,而根据深交所相关规定以及中国首家因欺诈发行被退市的上市公司欣泰电气(证券代码:300372)的判决,创业板没有重新上市的制度安排。也就是说,创业板公司被强制退市,就永远回不来了。

  有人说,乐视网上市在先,而“意见”发布在后,新规不溯及旧账。可是不要忘了,欣泰电气也是上市在先,一年后“意见”才正式实施。所以只要想追溯,就可以追溯。

  贾跃亭,以及乐视网的前高管们,请再注意,尽管乐视网现在不姓贾了,但如果触发退市,你们的责任也少不了。“意见”中明确,如果上市公司存在重大违法行为,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等相关责任主体,应当按照《证券法》《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资本市场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保护工作的意见》的规定,赔偿投资者损失;或者根据信息披露文件中的公开承诺内容或者其他协议安排,通过回购股份等方式赔偿投资者损失。

  请贾跃亭第三次注意了,假如真的查证IPO造假的话,责任并非经济赔偿那么简单。2013年2月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云南绿大地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欺诈发行股票案进行一审判决,董事长兼总经理何学葵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还有数人也分别被判处6年至2年3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及罚金。何学葵不服,上诉,4月“绿大地”收到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13)云高刑终字第365号],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是终审裁定。

  贾跃亭为什么不回来?是忙着汽车的事,还是早已意识到乐视网问题可能触及法律甚至触发刑责,抑或两者兼而有之?

  希望中国所有已上市、想上市的公司高管,以及相关中介机构,都仔细读一下“意见”和相关案例。这是非常严肃、严峻的问题。不是说上市了,就永无退市之虞,就算你把股份转让了,如果是你的责任,还是逃不掉,严重的甚至可能坐牢。

  写到这里,相信大家会问,那到底会不会退市?概率有多高?

  退市是涉及方方面面尤其是投资者的大事,不能臆断。我求证到的情况是:一开始并非是因为发现乐视IPO有问题而对相关发审委委员进行调查,而是由于多方对股票发行审核体制以及某些发审委委员不端行为的不满,高层要求严查。证监会原副主席姚刚、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李量涉案被查后,交代了一些情况,所以今年有若干名原发审委委员被调查,关在贵州。在这次调查中,乐视相关问题再次浮出水面。

  之所以说“再次”,是去年11月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李量受贿案时,指控他为乐视网等9家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帮助,收受这些公司的投资人所送财物,提请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也就是说,乐视网上市存在问题,只是当时界定为行贿问题。目前,随着调查深入,可能又冒出了新问题。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昨天(周五)下午表示,已经注意到媒体报道的多位涉及乐视网IPO发审委委员被查的报道,已经转给相关部门,正在进一步了解核实。如果有结果,也将及时向社会公布。这一方面说明,媒体报道不是空穴来风,而有一定依据。另一方面也说明,乐视IPO的问题如何认定和处理,尚无定论。最后如何认定,关系到最后如何查处,因为一旦认定造假,按照“意见”没有理由不退市。这涉及到更深入的调查,也涉及权衡,所以还需要时间。

  乐视网还有个复杂之处,它历史上涉嫌违法的一些问题,是孙宏斌接棒贾跃亭后冒出来的,如果退市,孙宏斌的受害要远远大于贾跃亭。

  2010年6月首发过会、8月上市的乐视网,一度是创业板龙头,走到今天,贾跃亭不仅天下已失,还有瞒天之嫌,实在是资本市场一个值得透彻反省的案例。

  乐视网从上市到去年11月危机爆发,历年年报的利润斜线堪称漂亮,从2010年利润7000万到此后的1.31亿、1.94亿、2.55亿、3.64亿、5.73亿、5.55亿,而今年头三季度就亏损16.5亿元,资产负债表中还有不少bug(如无形资产80多亿中不少是早已热播过的版权)。乐视网这十年的三张表(资产负债表、损益表、现金流量表)以及招股说明书,可以给中国所有会计专业的学生当案例。而在每张表上都出示“标准无保留意见”的会计师们,扪心自问,你们是怎样变出凤凰的!

  网友把贾跃亭的名字解释为——造假,猛涨,跌停!涨跌关系成败,造假则关乎违法和刑责,这一点,贾跃亭到底清楚不清楚?

  中国股市的造假顽症,业内都清楚。之前中小板的“绿大地”,创业板的“万福生科”,在虚构收入、虚增资产、虚构交易、伪造合同以及发票和工商登记资料等方面,已经把“造假大跃进”推进到魔术般的境地,这些公司老板的“欺诈创新”让人匪夷所思。

  所有这些欺诈,是因为中国老板在商德方面天生就如此不堪和劣质,还是我们的发行审查体制天然就具有寻租基因,加上市场利益如此之大、被惩处的概率如此之小,因此对老板们构成了无法抗拒的诱惑?资本市场的守夜人、看门狗,都到哪里去了?而投资者高溢价投入的资金,又到哪里去了,真的用于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了吗?

  美国南北战争后到19世纪末,有所谓“镀金时代”,在疯狂的财富欲望和松散的监管下,官商合谋,商业中充满了一波又一波沸腾的浪潮,诞生了无数神话,创造了美国历史上最富有的企业家,但也充斥着欺骗、无耻、垄断和无情,整个过程中,社会成了最大的牺牲品。在我们国家前些年的某些要素市场上,权贵资本的疯狂已经有些“镀金时代”的味道,其代价是割了又长、长了又割的“韭菜”,而各种法律法规看着很好看,执行起来却不是高压线,没有威慑力,而是软弱无力的毛线。

  毋庸再讳言,没有权贵的帮助,贾跃亭的乐视网想上市比登天还难。正是那些不受约束、肆无忌惮又道貌岸然的掌权者,给了贾跃亭方便,他无法拒绝,从此注定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即使他想用再大的努力实现梦想,从内心洗清昨天,证明他是一个有抱负和能力的男子汉。这应该是贾跃亭悲剧更深的一面。

  幸好,中国最近几年的市场前进航向得到了一定校正。权贵介入少一些,贾跃亭们面对的无法摆脱的缠绕和致命的诱惑就会少一些。

  最后用我和一些投资界朋友的讨论结束这篇文章——

  “各位大咖怎么看乐视可能会触及退市的问题?”

  “它不退谁退?”

  “企业出问题要退,衙门出问题能退吗?”

  “涉及股民利益,最好易主重组,就像当年的琼民源变成中关村科技,万福生科变成佳沃股份。”

  “老重组,岂不是刚性兑付?”

  “不重组,韭菜都活该倒霉?”

  “发行制度弊端,发审委失职,应该民告官。”

  “走上层路线的民企,股票都不能碰。”

  一个跌倒的乐视,其对我们的教育意义,远胜过乐视曾经的奇迹。

  我想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假如在远远的高空,上帝观察中国的互联网公司,看到BATJ新浪搜狐网易携程们都在海外上市,独独留下乐视网这样一个奇葩在A股,而且是投资者保护局局长帮助它上市,不禁长叹一声:Oh,My God,天下竟有这样的市场!

贾跃亭证监会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评论排行

科学探索

苹果汇

众测

来电聊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