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十名商家退出京东商城 平台化发展遭遇严厉考验

2017年10月30日 15:14 投资者报

微博 微信 空间

添加喜爱

  《投资者报》记者 金见欢

  “双11”来临之际,电商平台与商家之间的关系问题又一次受到市场关注,法学界知名律师和学者为此还召开了一次研讨会,引发业界对此事的关注。

  9月初,灯饰公司红品爱家发布《红品爱家不忍京东霸权退出声明》,认为店铺应有的自主经营权、管理权和自主定价权等受到平台侵害,所以要退出京东商城。京东认为,红品爱家这一声明侵犯了其名誉权,将红品爱家诉诸法庭,目前法院已经受理。红品爱家代理律师乔春透露,目前双方已经在法院交换证据,等待开庭。

  此事引起法学界重视,业界认为这涉及电子商务反垄断法等各方面的盲区。红品爱家表示,店铺是商家自主的主权,商家拥有自主选择渠道商、管理和经营店铺、参与电商平台活动、维护产品定价体系的自由,并强调这种自由是不应受到任何渠道商或平台侵害的。而京东公关部人士告诉《投资者报》记者:“商家在平台进进出出是正常的商业行为。业务部门正在备战‘双11’,无暇顾及这方面的事情,一切等法院的判决。”

  频繁退店为哪般

  近期,宣布从京东平台退出的商家还不只红品爱家这一个孤例。如果说红品爱家退出的原因表述得相对模糊的话,中山世源灯饰公司在官方微博声明,关于退出京东平台的原因表述就更加清楚了。中山世源称,“京东在未经通知和征得同意下,锁定商品后台和库存,导致无法进行商品下架和减少库存调减操作。”为了维护品牌的定价体系和权利,世源灯饰选择从9月5日起退出京东平台,下架所有商品。

  除了两家灯饰企业,还有多家企业对京东行为表示不满,早在今年6月京东年中大促销时期,有报道称,部分商家表示遇到被京东“强拉会场”、“锁定后台”、“锁定库存”等情况。

  除了灯饰等家具外,服装类商家也面临类似的问题。

  2017年6月18日夜间,著名服装品牌裂帛创始人汤大风宣布关掉京东店,并发表公开声明称:“6·18年中大促期间,裂帛未申请参加京东女装会场活动,但京东强行将裂帛放入会场,并施加由商家承担的3.8折优惠券”,“为防止更加巨大的损失发生,裂帛不得不提出关闭京东旗舰店的决定。”

  不过京东方面对相关声明表示并不认可,对世源灯饰,京东方面表示,因该公司产品质量等问题主动关店,而对某些服装产品,则表示其售价在京东平台高于其他平台(因此才要求打折)。近日,京东对发表退出声明的红品爱家发起诉讼,指其侵犯了京东的名誉权。

  此次纠纷还在走法庭程序,谁是谁非未有定论,不过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自今年下半年以来,多家知名企业退出了京东商城,包括韩都衣舍、江南布衣、太平鸟、真维斯、GXG等40多家国产知名服装品牌的官方旗舰店从京东平台上消失。有媒体报道称,据不完全统计,在此之前,还有30多家灯饰企业从京东退店,自今年8月起,撤离京东的服饰品牌已有44家,家居家装品牌已有数十家。

  平台竞争激烈

  京东在消费者心中的形象一向较为正面,物流迅速、销售的东西物美价廉,但近年因为促销而和商家发生纠纷的事情也时有发生。至于这些纠纷背后的原因,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哪个平台上也有商家进出的情形,但今年闹成这样,不排除是企业站队的原因。

  京东公关部人士向《投资者报》记者表示,商家面临二选一的问题,有些商家可能在天猫上销售不错,自然会选择退出京东。去年“双11”期间,很多家居建材品牌被平台要求站队,也曾一度引发平台锁定后台的冲突。

  对于服装品牌退出京东的原因,据业内人士介绍,服装类商品讲究个性化,尤其是女性服装,天猫和淘宝作为平台,商家众多,同时消费者也众多,但京东以自营电器起家,服装品牌相对较少,因此,消费者也较少选择在这个平台上购买,因此这一品类上,京东并不具备优势。

  今年3月,在京东家居家装战略发布会上,京东提出将在五年内成为线上线下第一的家居家装零售渠道。此后,天猫电器美家也发布战略重点布局家居建材品类。两大平台在家居建材领域的比拼正面展开。

  有分析指出,目前,京东自营并不赚钱,尤其是家电、3C数码这些品类。京东商城主要靠第三方卖家营业额返点和平台使用年费赚钱。数据显示,2016年四季度,京东自营和第三方交易总金额分别为1150亿元和950亿元,第三方交易额占比达45.3%。2017年二季度,第三方交易额回落到41.8%。对此,京东希望第三方平台加大促销力度,以便吸引更多的消费者就不难理解了。

  电商平台发展之道

  在中国市场中,零售商与供货商之间的博弈已由来已久,格力电器曾与国美产生激烈的矛盾并对其断供,康师傅方便面也曾与家乐福产生矛盾断供。据媒体报道,有些商超进场费等各方面收费非常高,进场商家完全处于亏损状态,并且商超还不断增加各种费用,因此许多商品不得已只能选择退出。

  随着互联网的广泛应用,电商渠道在销售中的作用越来越大,商家与电商平台间的零供矛盾也日渐突出。

  国家行政学院副教授张效羽告诉记者:“权利与义务对等,早年沃尔玛也曾发生过与供货商之间的矛盾,但消费者在沃尔玛买一个假货,责任由沃尔玛承担,不是由厂家承担,责任很清楚。京东如果像沃尔玛一样,也可以锁定库存、锁定价格,如果有因侵犯消费者权益问题而产生了责任,京东是否会承担问题?”

  电子商务专家曹磊认为,平台上商家进进出出应该是平常的事,有些企业退出应该是引流不够,优势品类达不到预期的效果。而有些也确实因为平台强制关掉后台所致,不同的平台,管理和服务文化也不一样。

  毕竟,在以“流量为王”的互联网时代,拥有流量优势的电商平台自然拥有更大的话语权。但此次风波引起这样的反响确实少见。京东是否应该从维护品牌的角度考虑如何避免这一情况恶化?对此曹磊认为,京东需要合理处置好这一矛盾,否则会引起效仿,因此应该把精力放在对客户的吸引力和流量上来,导流给商家,精准匹配,并做好对接工作。一定要与商家共赢,而不是零和博弈。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