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店向美SEC提交IPO招股书 拟筹资7.5亿美元

2017年09月19日 05:32 新浪科技

微博 微信 空间

添加喜爱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9月19日凌晨消息,趣店今天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IPO(首次公开招股)上市申请招股书。据招股书显示,趣店计划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QD”,拟议的最高筹资额为7.5亿美元。招股书显示,摩根士丹利瑞士信贷、花旗集团、中金公司及瑞银投资银行将担任承销商。

  以下为招股书概要:

  我们的使命

  我们的使命是利用科技,让所有人可获得个性化信贷。

  我们的业务

  作为在线信贷产品提供商,我们通过大数据使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等技术,进而改变中国消费者的金融体验。我们服务中国数亿优质但没有获得良好服务的消费者,这些人群通常年轻、使用移动网络,需要小额信贷进行自由消费。但传统金融机构因缺乏传统信用数据、机构运营效率低的原因,不能很好的服务这部分人群。我们相信,通过高运营效率和大数据分析,我们可以分析我们潜在客户的行为和交易,获得他们的信用概况,为他们瞬间提供可负担的信贷产品,并提供可体现公司业务和产品的定制服务协议。

  我们目前提供现金贷款产品,通过数字形式放款,同时提供实物分期产品。我们通过现金贷款产品、实物分期产品中的融资收入和销售佣金获得收益。

  同时,我们和我们的主要股东之一——蚂蚁金服建立战略伙伴关系。我们在蚂蚁金服旗下的支付宝中有服务入口,主要消费者由此得来;我们也和蚂蚁金服旗下芝麻信用合作,获得用户的信用信息。未来,我们将和蚂蚁金服寻求更多合作可能。

  为了提供良好的用户体验,我们利用多种科技和拨款安排使用户能够获得贷款。我们和银行、一家消费者金融公司等机构金融合作伙伴合作,保证用于放款的资金数额充足。机构合作伙伴看中我们周期短的贷款产品、科技驱动的信用评估能力和多样化的产品组合,愿意与我们合作。我们并未从散户获得资金。

  我们经过三年多的稳健运营,用户累计达数千万,是中国消费金融服务的领导者之一。根据奥维咨询报告的数据,截至2017年6月30日,我们是中国最大的在线小额信用贷款商。截至2017年2季度,趣店集团注册用户数约4790万,平均月度活跃用户数达2890.6万人,2017年第二季度实际交易用户数558.8万人。截至2017年6月30日的12个月中,交易额超过600亿元人民币,交易笔数接近7千万笔。

趣店财务与用户数据统计趣店财务与用户数据统计

  财务信息

  营收:

  截至6月30日的2017年上半年,公司总营收约为人民币18.33亿元(约合2.70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约人民币3.72亿元。

  其中,融资收入约为人民币15.27亿元(约合2.25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约为人民币3.24亿元;

  销售佣金费为人民币2.51亿元(约合3700万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约为人民币2770万元;

  罚金费用为人民币283.6万元(约合41.8万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人民币1993.1万元;

  贷款便利收入及其他费用为人民币5170.5万元(约合762.7万元),去年同期则并无这项收入。

  支出:

  公司2017年上半年总运营成本和支出约为人民币7.04亿元(约合1.04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人民币2.23亿元;

  利润:

  运营利润约为人民币11.66亿元(约合1.72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人民币1.52亿元;

  不计入所得税的净利润约为人民币11.65亿元(约合1.72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约为人民币1.46亿元;

  净利润约为人民币9.74亿元(约合1.44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约为人民币1.22亿元;

  每股摊薄收益为人民币3.23元(约合0.48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人民币0.41元;

  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的调整后净利润约为人民币10.06亿元(约合1.48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约为人民币1.22亿元。

  资产与负债:

  截至2017年6月30日,公司所持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总额约为人民币6.45亿元(约合9515万美元),相比之下截至2016年12月31日约为7.86亿元(约合1.16亿美元);

  总负债约为人民币78.52亿元(约合11.58亿美元),相比之下截至2016年12月31日约为人民币46亿元(约合6.79亿美元)。

  用户数据:

  在2017年上半年,公司的平均月度活跃用户人数约为2609万人,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约为1068万人;

  活跃借贷人数为702.3万人,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248.8万人;

  新借贷人数为335.4万人,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189.3万人;

  交易数量约为4051万,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约为1113万。

  主要股东

  我们的主要机构股东包括:

趣店主要机构股东与持股比例趣店主要机构股东与持股比例

  趣分期,持有约6349万股普通股,持股比例为21.6%;

  凤凰祥瑞金融科技有限公司和华声投资(Wa Sung Investment Limited),持有约5807万股C-5系列优先股,持股比例为19.7%;

  昆仑集团,持有约3849万股B-1系列优先股和约1947万股C-2系列优先股,持股比例为19.7%;

  源码加速器有限合伙公司,持有约4780万股A-2系列优先股、约3187万股B-3系列优先股和约1082万股C-4系列优先股,持股比例为16.7%;

  API (Hong Kong) Investment Limited,持有约3772万股C-1系列优先股,持股比例为12.8%;

  蓝驰创投旗下Ever Bliss Fund, L.P.和Joyful Bliss Limited,持有约262万股A-1系列优先股、约523万股B-2系列优先股和约1339万股C-3系列优先股,持股比例为7.2%;

  Ark Trust,持有约829万股普通股,持股比例为2.8%。

  同时,公司董事和高管持股情况如下:

趣店董事与高管持股比例趣店董事与高管持股比例

  趣店创始人及CEO罗敏约持有6349万股股票,持股比例为21.6%;

  凤凰祥瑞负责人杜力持有约5807万股股票,持股比例为19.7%;

  源码加速器投资人曹毅持有约4747万股股票,持股比例为16.1%;

  蓝驰创投合伙人朱天宇持有约2124万股股票,持股比例为7.2%;

  Lianzhu Lv约持有427万股股票,持股比例为1.5%。

  前述董事和高管的总持股比例为66.1%。

  公司高管

公司高管公司高管

  公司结构

趣店公司结构趣店公司结构

  风险因素

  我们的业务发展和战略能否成功执行,取决于一些挑战、风险和不确定因素,包括:

  与我们业务和行业相关的风险:

  - 在一个正在发展中的全新市场,我们的经营历史有限,这意味着较难评估我们的未来前景。

  - 如果我们无法维持或增加交易量,或者如果我们无法维持当前借款者或吸引到新的借款者,我们的业务和运营业绩可能会受到不利影响。

  - 蚂蚁金服为我们业务运营的多个方面提供服务。如果出于各种原因蚂蚁金服为我们或借款者提供的这些服务以任何方式受到限制、效率降低,或是成本上涨,甚至完全不再可用,那么我们的业务可能会受到实质性的不利影响。

  - 在消费信贷业务方面,我们可能会与蚂蚁金服展开竞争。

  - 我们依靠私有的信用评估模型和风险管理系统去完成信贷审批和额度分配。如果这种私有的信用评估模型和风险管理系统未能有效发挥作用,那么随之而来的后果将会对我们的运营业绩造成实质性的不利影响。

  - 如果无法维持交易的低逾期率,那么我们的业务和运营业绩将受到实质性的不利影响。此外,历史逾期率无法预示未来逾期率。

  - 如果我们无法以可接受的条款确保融资,那么业务将会受到不利影响。

  - 我们的小额网贷公司和信托可能无法提供足够多的资金,支持业务的发展。此外,针对小额网贷公司的监管体系和行为处于不断变化之中,因此存在不确定性。

  - 我们可能会被中国监管部门视为贷款机构或提供金融服务的机构。

  - 中国在线消费金融行业的法律和监管规定尚处于起步阶段,有可能出现进一步的变化和解读。如果我们的商业行为或机构资金合作伙伴的商业行为被认为违反了中国的法律或监管规定,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经营业绩和前景都将受到实质性的不利影响。

  - 我们可能会被中国监管机构认定为经营融资担保业务。

  - 我们向借款者收取的融资服务费可能会下降,而这种费用的下降可能会损害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和运营业绩。

  - 我们对贷款本金限额和融资服务费应收账款的管理经验有限。此外,我们的贷款本金限额和融资服务费应收账款由一些主观和客观因素来决定,如果我们未能准确预测预期的亏损,那么就有可能无法充分抵消贷款亏损。

  - 我们面临激烈的竞争。如果我们不能高效地参与竞争,那么运营业绩就可能受到损害。

  - 我们或许会被要求获得额外的电信增值业务牌照。

  - 关于向海外控股公司所属中国实体贷款和直接投资的监管规定,以及政府对货币兑换的控制有可能限制或阻止我们运用IPO的收益,向我们的中国子公司,以及合并报告业绩的VIE提供贷款,或向我们的中国子公司提供额外的资本。

  - 我们可能需要额外的资金来寻求商业目标,以及响应商业机会、挑战和不可预见的状况。我们可能无法以可接受的条款完成融资。

  - 我们以往曾出现过净亏损,未来也有可能出现净亏损。

  - 如果我们的信贷产品未能获得充分的市场接受,或者说如果我们无法管理信贷产品的发展,那么财务状况、运营业绩和竞争地位都将受到实质性的不利影响。

  - 我们从其他各方获得的、关于潜在借款者的信用分析和其他信息有可能是不准确的,或可能无法准确反映借款者的信用状况。这可能会影响我们对于信用评估的准确性。

  - 我们品牌或声誉遭到的任何损害,或是消费网贷行业声誉遭到的任何损害有可能给我们的业务和运营业绩造成实质性的不利影响。

  - 我们同时也面临与合作各方有关的风险。如果其他合作方未能提供可靠、令人满意的服务,那么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和运营业绩可能会受到实质性的不利影响。

  - 欺诈活动有可能给我们的运营业绩、品牌和声誉造成负面影响,导致对我们信贷产品和服务的使用出现下降。

  - 我们依靠机构资金伙伴为借款者提供信贷资金,这可能会包含中介服务条款。根据中国的《合同法》,我们与这些机构资金伙伴和借款者之间的协议可能会被认为是中介合同。

  - 我们的业务依赖于对交易服务收取费用的能力。

  - 利率波动可能会给我们促成的交易量造成负面影响,增加借款者获得资金的成本。

  - 如果我们无法提供高质量的借款者体验,那么业务和声誉可能会受到实质性的不利影响。

  - 我们的季度业绩可能会有很大波动,有可能无法充分反映我们业务的基本表现。

  - 中国零售行业整体,尤其是零售电商的发展存在不确定性,这可能会给我们的现金营收、商品信贷产品和业务前景造成不利影响。

  - 我们的成功和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成功的营销。如果我们无法以有效、高性价比的方式来推广并维护自己的品牌,那么业务和财务业绩可能会受到损害。

  - 我们的业务和内部系统依赖于高度技术性的软件。如果其中存在尚未被发现的错误,我们的业务可能会受到不利影响。

  - IT系统的任何破坏,包括发生超出我们控制的事件,都可能导致我们无法提供产品,从而降低产品吸引力,导致借款者和机构资金合作伙伴的损失。

  - 我们员工和合作方的不当行为和错误可能会损害我们的业务和声誉。

  - 如果我们无法保护用户的机密信息,遵循相关的监管框架去保护这些信息,那么我们的业务和运营可能会受到不利影响。

  - 如果我们无法维持适当而高效的内部控制,那么及时制作准确财务声明的能力将受到影响。

  - 我们可能无法阻止其他人未经授权地使用我们的知识产权,这可能会损害我们的业务和竞争地位。

  - 我们可能会遭遇知识产权侵权诉讼,而进行辩护可能成本很高,并可能影响我们的业务和运营。

  - 对于平台上销售的未获得或尚未获得授权、侵犯他人知识产权,或是违反相关许可和备案要求的商品,我们可能需要承担责任。

  - 我们可能会被要求划分自有资产和机构资金合作伙伴及借款者的资产。

  - 如果我们、机构资金合作伙伴,或支付处理服务违反了反洗钱和反恐金融法律法规,那么我们的声誉将受损,导致我们面临高额罚款,影响我们的营收和盈利能力。

  - 我们可能会不时评估并完成战略投资或收购,这可能会需要管理层的大量精力,干扰我们的业务,不利于我们的财务业绩。

  - 我们的业务取决于高级管理层的持续努力。如果一位或多位关键高管无法或不愿继续担任目前的职位,我们的业务可能会受到严重影响。

  - 对人才的竞争非常激烈,我们可能无法吸引和留住高质量、有能力的员工,以支撑业务的发展。

  - 截止2016年12月31日,我们已找出了内部控制中的实质弱点。如果我们未能维持高效的内部控制系统,那么准确及时报告财务业绩,阻止欺诈的能力可能受到不利影响,而投资者的信息,以及我们ADS股份的价格可能也会受到不利影响。

  - 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上涨可能会对我们的业务和运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 如果我们平台上提供的商品和服务给财产或人员造成损害,那么根据消费者保护法,我们可能会遭到起诉,这其中包括健康和安全方面的问题,以及产品责任方面的问题。

  - 随着业务的发展,如果无法维持企业文化,那么我们可能会失去业务成功所需的创新、合作和专注度。

  - 我们目前没有任何商业保险覆盖。

  - 中国或全球经济增长的严重或持续下行会给我们的业务和财务状况造成实质性的不利影响。

  - 移动端借款者的增长和活跃度取决于有效利用移动操作系统、网络和标准,而这是我们无法控制的。

  - 我们的运营依赖于中国互联网基础设施和固定电信网络的性能。

  - 我们面临着与自然灾害、流行病,以及其他疾病爆发有关的风险,这些事件将极大地干扰我们的运营。

  与我们公司结构有关的风险:

  - 如果中国政府认为,我们与合并报告业绩VIE之间的合约关系不符合中国对相关行业外资投资的监管规定,或这些监管规定及其解读未来发生改变,我们就可能受到严厉处罚,或是需要放弃我们在这些业务运营中的利益。

  - 与合并报告业绩VIE之间的合约协议可能会给我们造成不利的税务后果。

  - 我们依靠与合并报告业绩VIE及其股东之间的合约协议来经营业务。相对于直接所有,这样做在提供经营控制方面可能效率较低,因此可能会对我们的业务产生实质性的不利影响。

  - 我们合并报告业绩VIE的股东可能与我们存在利益冲突,这可能会给我们的业务和财务业绩造成实质性的不利影响。

  - 我们的企业行为由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和CEO罗敏控制。对于需要股东批准的重要事项,他拥有控制权,或是可以施加较大的影响力。这可能会导致你无法获得ADS股份的溢价,并明显降低你投资的价值。

  - 如果我们无形资产,包括印章的保管人或授权用户未能履行他们的职责,或是以不当方式利用这些资产,我们的业务和运营可能会受到实质性不利影响。

  - 正在制定中的《中国外资投资法》在时间表、解释和实施方面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其颁布可能会对我们的业务和财务状况造成实质性的不利影响。

  与中国国内业务开展相关的风险:

  - 中国政府政治和经济政策的调整可能会对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和运营业绩造成重大影响,可能导致我们无法维持增长和扩张战略。

  - 中国法律、法规和规章的解读和执行存在不确定性。

  - 根据中国的监管规定,此次IPO可能需要获得中国证监会的批准。这样的监管规定给国外投资者的收购带来了更复杂的程序,使我们更难通过收购去实现增长。

  - 关于中国居民投资离岸公司的监管规定可能导致我们居住在中国的实益所有人,或我们的中国子公司需要承担责任或罚款,限制我们向中国子公司注入资本的能力,或是限制我们的中国子公司增加注册资本和分配利润的能力。

  - 如果我们的员工股份激励计划未能满足中国的监管规定,那么中国计划的参与者或我们可能会面临罚款,或其他法律和行政处罚。

  - 我们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主要运营子公司发放的股息和其他权益分配来获得离岸现金,满足财务要求。

  - 根据中国的企业所得税法,我们可能会在中国税务计划中被视为居民企业。因此,我们的全球利润可能适用于中国的所得税体系。

  - 向外国投资者支付的股息,以及外国投资者出售ADS股份或A级普通股所得的收益可能适用于中国的税法。

  - 关于中国居民企业的股权利益、归属于非中国企业中国部门的其他资产,以及非中国企业拥有的中国国内不动产的非直接转移,我们和我们的股东面临着不确定性。

  - 我们受到货币兑换的限制。

  - 汇率波动可能会导致外汇兑换损失,从而大幅降低你投资的价值。

  - 本招股书中包含的审计报告来自未被“公众公司会计监管委员会”监督的审计员,因此我们的股东无法享受这种监督带来的好处。

  -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此前指出,中国“四大”会计公司,包括我们的独立注册公众会计公司,未能满足其有关文件制作的要求。在行政程序的推进过程中,如果这些会计公司需要采取额外的补救措施,那么我们可能会无法及时提交未来的财务报告,从而满足证券交易法的要求。

  与此次IPO有关的风险:

  - 在此次股票发行之前,我们的股票和ADS股份没有任何公开市场。你可能无法以等同或高于所支付的价格重新出售ADS股份。

  - 我们ADS股份的交易价格可能会波动,这可能给你造成严重损失。

  - 关于我们的业务,如果证券或行业分析师没有公开发布研究报告,或发布了不准确或不利的研究报告,那么我们ADS股份的市场价格和交易量可能会下降。

  - 由于我们的IPO价格远高于每股净有形账面价值,因此你会立刻看到明显的稀释效应。

  - 在此次IPO后,我们不打算在可预见的未来支付股息,因此你必须依靠ADS股份的价格上涨来获得投资回报。

  - 我们ADS股份未来在公开市场上的大量销售,或是大规模出售的预期可能导致股价下跌。

  - 作为ADS股份的所有者,你拥有的权利相对于普通股持有者要少,且必须通过受托人来行使这些权利。

  - 你参与未来股票销售的权利可能会受限,这可能会导致你的持股被稀释。

  - 如果受托人认为,向你提供现金股息是不切实际的做法,那么你可能不会收到现金股息。

  - ADS股份的转让可能会受到限制。

  - 我们股东对我们行为的某些判断可能不会得到执行。

  - 在保护你的利益方面你可能会面临困难,你通过美国法院保护自己权利的能力可能也会受到限制,因为我们是根据开曼群岛法律注册的一家公司。

  - 我们第二次修订并重申的备忘录和组织章程包含反收购条款,这可能会不鼓励第三方收购我们,从而限制了股东溢价出售股份,包括ADS股份所代表A级普通股的机会。

  - 我们是证券交易法规则内的国外私人发行者,因此我们可以免于遵守某些适用于美国国内上市公司的规定。

  - 作为一家在开曼群岛注册的公司,在企业治理方面,我们被允许采用某些本国行为,这将与纽约股票交易所的企业治理上市标准存在很大不同。相对于我们完全遵守纽约股票交易所的企业治理上市标准,这样做对于股东的保护可能较少。

  - 有很大的风险,我们可能会被归类为被动的国外投资公司,即PFIC。这可能导致美国投资者面临不利的美国税务后果。

  -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我们的成本将会上升,尤其当我们不再是“新兴成长型公司”之后。(维金 唐风 李明 轶群)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