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作业帮、小猿搜题 一个丑闻的七天

2017年08月25日 20:05 新浪综合

微博 微信 空间

添加喜爱

  作者:冯超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8月9日,周三

  每逢周三,小猿搜题的高管们都会开例行的午餐会。副总裁李鑫连日来忙着月底即将上线的产品新版本,盯着灰度系统和测试包,测试学生用户的反应。午餐会上他介绍了产品的进展,稍后就又去忙了。

  小猿搜题的办公室在北京的望京,此处近两年已经成为互联网创业的新地标。数不清的创业者正在摸爬滚打,渴望出人头地。80后李鑫也是其中一位,从网易门户离职后,他作为联合创始人创业已有5年。他现在所在的公司估值超过10亿美元,产品矩阵已经形成。

  直到他下班,一切正常。

  晚上10点多,员工在工作群里发了一个链接:微博上的大V营销号发布了公司产品小猿搜题APP涉黄的帖子。其中,一个名叫“当时我就震惊了”的大V发了几张小猿搜题APP的界面截图,称小猿搜题“辣眼睛”。这些涉黄的帖子是用户的UGC内容,李鑫在群里建议立刻把评论关掉,第二天上班后具体讨论对策。

  这些帖子有两个疑点,其一,小猿搜题上的黄帖是在下午三点出现,而营销号则在晚上10点将其爆出,反应迅速;其二,多个大V在同一时间段参与传播,发布的内容高度一致。

  李鑫没把它当回事,只是潜意识觉得“有人在搞”。但不久之后他就会发现,疑点越来越多。

  8月10日,周四

  因为涉黄贴,有些互联网媒体拿着微博截图来问情况。李鑫觉得这不是多大的事儿,“媒体有时候批评是正常的,如果你有问题就改进,企业毕竟还是早期的阶段,有人不断约束你把这个产品做好是好事。如果一个企业在这个市场上媒体都不关心你,我反而会觉得有些失落”。

  小猿搜题运营和内容的几个负责人上午开了产品讨论会。李鑫本来没计划参加,但因为好奇还是去听了。会上,有人说,这种类型的帖子历史上都没见过。互联网公司都有一个关键词过滤系统,敏感以及违反相关法规的词汇通常会被直接屏蔽。但这些帖子巧妙地绕过了关键词过滤系统,跟小猿搜题以前出现的恶搞、广告内容不同。

  有人建议说,需要看看到底是谁发的帖,应该提醒警告一下这个用户。中午,小猿搜题的工程师开始寻找发帖人,但在这个过程中又发现了疑点。小猿搜题现在可以用手机号完成注册,在小猿搜题的后台,工程师找到发帖用户的手机号,但用户的电话打不通。

  工程师发现,发布黄色帖子的两个手机号利用的是同一个虚拟IP,手机号码无身份证实名验证。“就是说我先用这个手机号码登录,进来之后我发个帖子,然后退出去,再用另外一个手机号码登录,然后再发一个帖子,这个行为我们觉得非常可疑。”

  发帖人想通过无身份证实名的手机号,躲过追查。但是发帖人可能没有预料到,小猿搜题的工程师可以通过别的途径找到线索。

  小猿搜题上线第一个版本时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使用,没有手机号码注册系统,但每个手机终端设备都作为身份识别的标志留在小猿搜题,手机终端的访问痕迹都被小猿搜题记录了下来。更幸运的是,发布黄色帖子的手机并非新机,即使用了非法的手机号码,但这些终端设备都曾访问过小猿搜题。

  李鑫非常吃惊,他觉得这是“恶意陷害”。“锁定到设备上这个事情至少有结果了,就是我们是百分之百能找到人了,但是到底是谁我们没有预设结论”。

  工程师确定的是,发布黄色信息的手机一共有三台,并在后台调取了它们的过往痕迹。

  尽管这三台手机利用虚拟IP发布黄色信息,但是它们近一年来的访问请求都是通过210.12.147.107,210.12.147.108,210.13.41.83,210.13.41.84,210.13.41.865这5个IP地址访问小猿搜题。“这几台设备只有这次(发表黄色信息时)换了这个IP地址,以前从来没有换过。

  “商业人物”从小猿搜题获取了一份涉黄手机网络请求PDF格式的文档记录。在这份149页的文档里,三台手机通过上述5个IP地址访问小猿搜题达6000多次,占网络请求总量的95%以上。

  李鑫的同事们通过相关渠道确定了这5个IP地址,这5个IP地址均为“作业帮”办公所在地使用的IP地址。

  下午,小猿搜题报警,并给新浪微博及相关营销号发去了律师函。次日,大V发布的小猿搜题涉黄帖子被删除。“当时我们百分之百肯定是他们(作业帮)在发帖,然后去找公关公司去做传播,抹黑我们。”

  但当天晚上,中国教育台的节目又进行了报道。在接下来几天,这个有关小猿搜题涉黄的新闻视频又开始在互联网上传播。这个视频却又给了小猿搜题追查的线索。

  8月11日,周五

  中国教育台的这个视频新闻,在周五以《学习APP惊现“黄段子”,熊孩子父亲投诉无果将其曝光》的标题出现在互联网上。在视频中,一个声音和影像都经过处理的李姓家长,称自己的孩子长时间不做作业,发现自己的孩子在小猿搜题看到的是黄段子、荤段子,通过客服电话与小猿搜题进行对话。视频中介绍,李先生为此已经致电客户投诉,但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决定再次进行投诉。

  客服系统都会记录来电人信息并录音。通话录音与电视上王姓家长的讲话内容进行核查和适配后,小猿搜题从后台找到原版录音。“商业人物”从小猿搜题获取了李姓家长通话录音资料。

  电话录音共有两份。8月10上午10:56,李姓家长投诉说小猿搜题出现黄色信息。8月10日11:03,客服回拨李姓家长的电话,做进一步沟通。而教育台的视频新闻则是对两次录音进行剪辑而成。

  这位李姓家长的手机号留在了小猿搜题。小猿搜题则通过招聘网站等多方渠道,开始寻找这位家长的真实身份。

  到此,小猿搜题涉黄的传播链条逐渐清晰。8月9日下午,小猿搜题出现涉黄信息,当晚微博大V进行传播;8月10日上午,李姓家长投诉小猿搜题,当晚中国教育台报道了李姓家长的投诉,随后这个视频新闻开始在网络上传播。

  通过对发布涉黄帖子手机设备过往痕迹的追踪,小猿搜题锁定了IP地址,锁定了作业帮;小猿搜题正凭借李姓家长的电话号码进行追踪,以找出他的真实身份。

  “真的是一个非常周密的计划。我感觉他们是很认真的在做这个事情,不是说两句就完了,吵吵架就算了,或者让你恶心一下。”

  小猿搜题很快确认了负责传播小猿搜题涉黄信息的公关公司。下午,派人带着一封警告信去了这家公关公司。

  “商业人物”从小猿搜题获取了一份视频资料。在这份视频资料里,小猿搜题的涉黄帖子被录制成时长28秒的视频。李鑫说,这份视频是公关公司为了让大V们放心,“因为有的人觉得发负面,很敏感,不敢发,万一这个涉黄帖子人家产品里没有怎么办呢?”

  李鑫组织会议讨论要不要公开揭露这件事。有人担心百度接下来报复怎么办。

  因为作业帮由百度孵化,原本属于百度知道旗下,后来经过分拆,成为独立的公司。百度是作业帮的第一大股东,而作业帮的CEO侯建彬也是百度出身。

  “坦白讲,我们觉得有必要让行业知道这个事情,让整个社会知道这个事情。”“我就不希望作恶还能成功,我就要检举抵制这种行为。”

  下午5点左右,李鑫决定在8月14日的周一召开发布会。他首先想到的会场是国家会议中心。小猿搜题自己产品的发布会都没去过此地。他告诉团队,这件事情既然我们要披露,要有社会责任感,就应该找一个大一点的地方。

  但申请场地遇阻,活动人数超过50人,场地方审批流程长,时间来不及,最后就决定在公司召开发布会。小猿搜题发布声明,称自己遭到竞品的恶意攻击。晚上6点,小猿搜题对外发布了媒体邀请函,题为《致XX帮 关于商业竞争小猿搜题要说的话以及你们在做的事》。

  一天工作忙完,李鑫嘱咐同事,周六休息一天,周日来公司加班,准备发布会的内容。

  晚上8点,粉笔网的CEO张小龙找李鑫聊天。粉笔网是小猿搜题旗下的子公司。张小龙问他声明和邀请函是怎么回事。李鑫把这事情一说,张小龙就愤怒了,想在微博上吐槽。李鑫劝他,这事情又不影响粉笔网的业务,律师还嘱咐不要乱说话。张小龙忍住了,不过只是暂时忍住了。

  李鑫的电话响了。这是公司的一位投资人打来的。这位投资人说,作业帮的CEO侯建彬给小猿搜题的CEO李勇打电话,发短信,李勇没回。侯建彬便委托这个投资人带话,大意是小猿搜题别搞事了,如果再搞的话,作业帮会奉陪到底。通话快结束时,投资人说,还是需要给对方一个回复,李鑫说回他四个字:我知道了。

  一旁的张小龙听说后,说了句:让他滚。

  这时,李鑫脑子里想到了一件事:侯建彬接下来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让他取消这个发布会。“我后来想想,没用,到我办公室给我道歉我都要揭露这件事,这已经是危害社会了,不是公司之间的竞争,我从来没认为作业帮和我们是竞争关系。”

  “商业人物”检索信息发现,8月5日《长江日报》以《学习软件“作业帮”竟含不良信息》为题报道了作业帮内的不良内容,引起不少媒体转载和报道。而作业帮随后关闭了具有社交属性的“同学圈”功能。

  8月12日,周六

  这是个休息日。李鑫主要忙着家里人房子装修的事情。晚上因为口腔上火,李鑫担心影响到周一的发布会,便在8点左右到北京口腔医院看病。医生开了药,说没事,一个星期就好了。

  就在他进入医院那会儿,中国教育台20:30《长安街》栏目播出,侯建彬是这期节目的嘉宾,谈起在线教育APP火爆背后的隐忧。节目开头使用的素材有8月10日中国教育台播出的的李姓家长投诉小猿搜题的视频,也提到作业帮内的不良信息。

  在这个时长25分钟的视频节目里,穿着短袖衬衫,戴着黑框眼镜的侯建彬谈起了作业帮对内容的监管以及创立公司的初心。李鑫有些疑惑。这是作业帮计划的一部分?先抹黑一家公司,之后上电视发出正面声音,说作业帮很厉害?

  他不确定。

  张小龙的微博在晚上爆发:XX帮就是作业帮,参与此次构陷行动的公关公司叫蓝色光标,作业帮的大股东百度也成为他批评的对象。接下来,张小龙火力全开,甚至开起直播批评起百度。

  同事说,张小龙生气的原因之一是,涉黄帖子里调侃了四川地震。他是四川人,非常生气。

  8月13日,周日

  中午11点,李鑫来到了公司,跟同事们一起准备发布会的讲稿PPT和其他工作。让员工加班让他觉得不好意思,中午他就请大家吃了顿昂贵的外卖套餐。

  在中国教育台出现的投诉小猿搜题,有“钓鱼”嫌疑的李姓家长的背景调查出来了。通过多方渠道,小猿搜题确认李姓家长是作业帮的销售员工,名叫王浩。这个人的姓名以及手机号码的前七位数出现在PPT上。“我们没有打电话给他,怕泄露我们掌握的东西,但是我们已经非常确定他是谁、叫什么名字,名字也得写对。”

  如果真的是作业帮销售员工打的投诉电话,那么他为何要用自己的手机打呢?用了自己的手机,留下了手机号码,不怕被查到吗?李鑫说:“我猜测他以为这事没人会去调查。我用常人的逻辑都无法理解这个事情。”

  在会议室讨论时,大家谈起侯建彬。有人说,侯建彬不久前接受过媒体采访。他们把那篇稿子找了出来。在这个稿件里,侯建彬说:“教育的情怀和资本无关,也和互联网无关,教育的本质是服务于学生,为社会培养更多的人才。做教育事业,就是做培养人的事业,企业肩负着重大的责任和义务。”于是,侯建彬的这句话成为李鑫讲稿PPT的结尾。

  李鑫和他的同事们还讨论了一个问题:明天小猿搜题发布会后,作业帮会有什么反应。

  李鑫从投资人那边已经获得消息,作业帮早在今年7月就完成新一轮的融资。他认为,作业帮很有可能会公布自己融资的消息作为公关策略,“让行业认为你是忌妒他对吧?这个对我们是有点挑战的,但是我使劲想了这个事,我列了这么多证据,关键是你做了这件事,所有的公关策略都是无效的。”

  晚上,张小龙邀请李鑫去他家吃鱼,说是钓到了大鱼。李鑫说,天不早了,得回家陪孩子。

  8月14日,周一

  早上,李鑫收到同事发来的发布会PPT讲稿。这个熬到凌晨1点做出的,点名作业帮作恶的32页PPT,还有几个小时就要公布了。

  上午时,公司董事会微信群里,有人转了一条作业帮融资1.5亿美元的新闻。李鑫回复说:他们今天公布消息,是因为我们下午有个新闻要发布。

  另外一个微信群里,也有人转发了类似的新闻。这个群是中国互联网在线教育机构的CEO和高管搭建起来的近两百人大群,侯建彬在,李鑫也在。群里人看到作业帮融资的消息后,纷纷祝贺。中午12:27,侯建彬在群里发了个红包。

  中午吃过饭后,市场品牌部的负责人说李鑫的衣服不行,有点皱。他就跑到附近商城买了件黑色短袖T恤,换上。下午3点,他穿着新衣服,走上台前,讲起了PPT。

  PPT开篇写着他对这件事情的定义:有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卑劣、最肮脏的事件。讲PPT的时候,他说,这是无比无比无耻的事情。跟他相熟多年的员工说,李鑫语气很重,从没见过他这么生气。

  在自己公司举办的发布会上,却又讲别家公司的事情,李鑫心里别扭。“但是我觉得这事必须要讲,讲的时候我又要控制情绪,也不能太气愤对吧?我心里是冷静的,但是讲着讲着就有点气愤了。”

  发布会在下午5点结束。媒体的稿子陆续出来了。晚上8点,“商业人物”以《1.5亿美元丑闻:谁的血管里流着肮脏的东西?》为题,报道了小猿搜题掌握的证据。晚上8:39,有人将“商业人物”此篇文章发到在线教育的CEO群里。

  有人在群里回复说:百度是个贬义词。这个上午还在庆祝侯建彬融资消息的群,瞬间沉寂了下来。

  “我认为他公布融资一定不是在计划时间内的,一定不是,就是因为我星期五说了开这个发布会,所以他在星期一早上发的内容。”

  当晚,作业帮发布公告称,作业帮“持续遭遇来自某同行无端的攻击和诬告”、“某同行的陈述与事实相悖”、“作业帮不做口舌之争”。并且表示,已经“对于任何故意诋毁和诽谤作业帮的行为”进行了证据保全,将通过司法途径追究其法律责任。不过,该公告中并未明确“某同行”是否为小猿搜题。如果“某同行”确实是小猿搜题,那么它的公告还缺少最为关键的部分——对小猿搜题提交的证据进行反驳。

  小猿搜题发布会结束后,多位记者尝试联系、采访侯建彬,未果。

  8月15日,周二

  作业帮给部分自媒体发来公司法务部出具的“律师函”,要求删稿,否则将会走法律途径。

  8月16,周三以及之后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舆论发酵,百度被批评。百度公司发表题为《即使树大招风,依然谢绝碰瓷》的公告,将小猿搜题与作业帮的纷争定义为“公关恶斗”,称百度只是投资作业帮,不参与运营,称张小龙的个人微博、直播内容中,蓄意绑架“百度”品牌,肆意攻击诬陷,经协商警示后仍不停止此类侵权行为,给百度公司品牌及商誉造成显著伤害,准备起诉。

  百度到海淀区人民法院起诉了一家自媒体和张小龙,索赔1500万元。目前尚无作业帮去法院起诉小猿搜题的信息;百度也没有起诉小猿搜题。

  而小猿搜题则到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指控作业帮在小猿搜题产品内蓄意发布非法内容,并通过公关传播、散布虚伪事实,严重侵害小猿搜题名誉权,要求作业帮赔偿经济损失5000万元,并在公众渠道向小猿搜题正式道歉。同时,小猿搜题另案起诉作业帮控股方百度公司,指控其在发布的官方声明中违背事实严重诋毁小猿搜题商誉,并要求百度公司赔偿经济损失1501万元。

  在李鑫看来,对方之所以敢构陷小猿搜题,是因为“过往有类似的案例,成功了还有收益。所以有人认为可以继续这么干。所以我也是基于这一点,要把这么荒谬的事情讲出来。讲了之后,有些人至少不能再如法炮制了吧”。

  而李鑫的上司,小猿搜题公司的CEO李勇则在朋友圈里说:“这两天不少朋友道贺,说我们打了个漂亮仗。其实感觉远没有这么好。作业帮构陷小猿搜题,组织员工在小猿搜题上发黄帖被揪出来了,媒体人行业人士搞清楚了(且不说还有少数公关媒体人和稀泥),有多少家长用户愿意厘清千字长文,这么细致地保存记忆呢?90%的反应可能都是你看这些在线学习软件还是不靠谱……我们是没得选,所以说对方蠢,还不仅仅是手段拙劣被抓,而是不具备行业思维能力。最无奈的不是猪队友,而是对手真的是猪。”

  *图片由作者提供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