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秘密研发一款新App 想用投票抢走微信上的年轻人

2017年08月12日 09:57 PingWest

微博 微信 空间

添加喜爱

  我发现了一款特别无聊的投票App——虾头。

  这款App每天都会精选12个问题进行二选一投票,没投够还可以在“发现”中继续投,还可以自己发布投票内容。

  里面的投票主要是这样的:

  你和朋友聚餐,吃小龙虾还是烤串?

  你喜欢咸豆腐脑还是甜豆腐脑?

  你和男友分手了会删除所有联系方式吗?

  你在休息日愿意打王者荣耀还是和朋友出去唱KTV?

  假如地球上只能有空调和冰箱中的一个,你选哪个?

  夏天应该穿拖鞋还是凉鞋?

  ……

  系统会跟据投票计算和匹配值高的用户聊天。玩了一周,我被推送的匹配值最高的两个用户分别为100分和88分。

  虾头7月25日在App store低调上线,运营公司北京慕远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全新成立的神秘公司。但官网的源代码里出现了快手的CDN,xiatouapp.com域名曾经标题为“快聊”上线前一刻才改为虾头,而至今虾头的Android版安装包至今还是kuai.chat.app。

  在虾头里,我最终发现了快手创始人程一笑——虾头正是出自快手,而且它目标可能是一款面向年轻人的聊天、社交产品。

  大家都以为快手在憋了半年大招之后,会开怼今日头条,没想到它却调转了炮口对准了微信。

  投票,一个奇怪的切入角度

  如果说将App与公司主体切割的这么开,而且藏得这么深是为了避免引起竞争对手的怀疑。

  那么更让人产生疑惑的是,为什么看起来前期筹备了许久的“快聊”,在上线之后变成了一个以投票、表态为主体的奇怪App。

  在社交领域里,微信、QQ、微博霸占了用户必需的强关系链,其他App再想抢夺这些关系,需要付出很大的成本,也未必能做得成。

  而投票其实只是一个“边缘功能”,微信、QQ和微博里都有对应的投票插件可以在用户主动提出需求的情况下实现这一功能。

  但我玩了虾头之后,发现确实有一种社交需求在这里被满足了——站队。

  站队这件事我们经常在社交产品里见到——“什么,地震你不捐款?你是个傻x吧”,“什么?三生三世很好看?你是个傻x吧。”,“什么?你竟然觉得凶手很可怜?你是个傻x吧。”

  不管哪个平台,都有你看着不顺眼但干不掉的傻x。

  当你看着心机婊同事在朋友圈晒他(她)工作有多努力,父母阿姨舅舅们在朋友转发“不转不是中国人”,有没有拉黑的冲动?

  当你的QQ空间被同学晒娃刷屏,而且娃的裸照连马赛克都不打的时候,有没有一种愤愤不平叫“就你们家有娃,就你们家有男娃”?

  当你看不惯某个微博大V的装x,喷了几句就被挂出来的时候,能不能就此退出微博?

  作为生活的必需品,你只能容忍微信、QQ、微博志不同、道不合的“朋友”,甚至也要不定期晒晒加班,假装一下岁月静好。

  可是,除了你的同学(QQ空间)、你的父母(朋友圈)和你的兴趣(微博)之外,再也没有一种强关系能让用户容忍“一个傻x出现在我的时间线”里——其他的所有社交App里,你和那里面的用户建立的都不是强关系,所以一旦有傻x出现,你就会拉黑,甚至卸载App。

  微信、QQ、微博之外的社交App让用户愿意用的前提就是,不要让用户眼中的傻x出现在他眼前,并且让他找到认同感。

  豆腐脑是吃甜还是吃咸,夏天该吃小龙虾还是烤串,没有标准答案。可是在暴躁、易怒、爱撕x、爱站队的用户心中,他喜欢的就是对的。

  有这样一群人需要站队,也是商机嘛——让他们开开心心站队,找和自己看法一致的陌生人。于是,投票App产生。

  从我肉眼观测到的虾头用户来看,这种投票App确实能显著的吸引年轻用户——或者反过来说,对于我这种已经工作了许久的上班族来说没什么吸引力。

  在虾头里,我遇到的最小的用户只有10岁,最大的也只有16岁。在系统匹配的时候,如果你自己的性别男就是一堆小妹妹,如果你自己的性别女就是一堆小弟弟。

  我在里面只有被称作“阿姨”的份儿了。

  但二选一能投出朋友吗?不能!

  然而,有人的地方一定会有意见冲突。

  在微博上,你表达一下意见,可能就被“大V”挂了;在朋友圈里,你表达一下意见,可能就会被父母教训;在QQ空间里,你表达一下意见,可能会被同学嘲笑。

  在投票App上,你在豆腐脑是吃甜还是吃咸的问题上找到同党,可以愉快的做朋友了。可这个朋友在夏天未必和你一样喜欢吃小龙虾,朋友又做不成了。

  除非一直能保持每个虾头用户之间若即若离的状态,否则虾头的用户之间是“社交不起来”的。我分别和之前与我匹配度为100、88的用户都打了招呼,但他们都没有回复我的消息。

  而就算真的回复了,我也很难把话题继续下去,我能怎么说?“Hi,我看到你也喜欢吃小龙虾,我们一起去吃小龙虾好吗?”——可虾头的匹配又不是同城的。

  在之前探探火的时候,有一款类似的产品叫“如故”,这款产品初衷是好的——让每个用户除了在颜值上互相匹配之外,还要三观一致。这个如故的解决方法和虾头差不多,每个用户进去之后,要先做一大套心理+三观分析题。

  结果是,志同道合的看不顺眼,看顺眼的互相觉得对方人美智商低,在实际体验中匹配成功率比探探低了一个数量级。

  这种以投票、兴趣或三观切入的社交App其实并不是一个新的品类,早在2014年,就有过类似的创业产品叫爆炸投。然后,就和其它许多诞生于那个年代的社交App一样,迎来了死亡的结局。

  95后00后用户总是标榜拥有自己的个性,但其实在一次又一次寻找强烈的认同感的站队过程中却失去了真正有可能抱团的机会。以二分法来看待一切事物的人,没有办法理解世界上不会有两个人对所有问题的看法都是一致的。

  利用二选一的投票机制,也许确实能把一些在QQ空间、微博和微信里“玩的不顺”的年轻用户吸引过去。但如何让他们在App里社交,似乎暂时仍然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

  稍微想远一点,虾头里其实内置了群聊和用户发起二选一投票的功能,也许未来虾头会主攻中小学校园市场,这是一块在人人网之后再也没人攻占下的领域。

  如果真的是如此打算,那虾头已经成功了一半。

  因为,在那种以班级为单位的封闭小环境里,“谁和谁是一派”的总是最能挑动每一个成员的积极性。一旦班级里有两三个用户开始玩一个产品,那么其他同学就要为了“不被排挤”而被迫参与社交。

  但是,站队并不能让你交到朋友,只能让你和朋友划清界限。就算真的吸引了这样的校园用户,虾头还要解决“一毕业就卸载”这个克死人人网的老问题。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