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商讨债 乐视股东会变味

2017年07月18日 01:26 北京商报

微博 微信 空间

添加喜爱

  或许没有哪一家公司的临时股东大会受到这样的关注。7月17日,乐视网召开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此前外界猜测乐视网新董事长将在本次股东大会中产生。不过,新掌门人未能投票出炉,大量乐视移动供应商却齐聚股东大会现场讨债。在不到半小时的大会上,乐视网高管强调要解决乐视上市体系与非上市体系之间的关联交易问题。同时,在乐视资金危机和舆论危机不断的背景下,该公司需加速分割上市体系与非上市体系的进程。

  解决关联交易

  在乐视网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上,乐视网董事候选人孙宏斌、董事候选人兼公司CEO梁军以及董事候选人、乐视影业CEO张昭等高管出席,受网络投票结果时间较晚影响,股东大会并未公布最终审议结果。乐视系创始人贾跃亭当天并未出席这场临时股东大会。7月17日晚间,乐视网披露公告称,公司当日审议议案全部获得通过,包括《关于修改的议案》、《关于修改的议案》(7月6日)、《关于继续推进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暨公司股票延期复牌的议案》以及《关于公司第三届董事会改组暨补选非独立董事的议案》。本次会议后,孙宏斌、梁军、张昭当选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

  对于关联交易及与关联交易有关的乐视非上市体系股东的问题,孙宏斌和梁军都表示现阶段会优先处理。梁军表示,关联交易是乐视现在非常关注和急于优先解决的重大事件,并强调关联交易是乐视现在正在解决的、关系到整个上市公司业务的重要环节,目前上市公司正在与乐视非上市体系的各个公司,包括实际控制人贾跃亭紧密地沟通。“大家会在半年报以及后面陆续的报告中看到。”

  孙宏斌坦言,目前的新乐视比较稳定,具备新团队和新文化,资金也不是问题,关键问题是如何处理关联交易。在谈及乐视未来发展情况时,孙宏斌强调,未来乐视将强化自制和大屏业务,包括乐视超级电视和乐视影业。“现在的成绩没有五年是做不来的,现在乐视超级电视是互联网品牌第一名,乐视影业也是中国最好的影业公司之一,还有乐视上市公司,这三块我肯定是看好的。但现在确实有些困难,第一步需要把债权人稳定,然后我们再借些钱。”

  现场有股东提问,融创收购万达资产后,是否会和乐视影业进行电影方面的合作,孙宏斌表示,合作的可能性很大,但并未有具体方案,现在乐视影业的股权都冻结了,什么也谈不了。

  “讨债”大会

  当日,乐视股东大会会场外聚集了多名乐视移动供应商,他们为乐视网股东准备了资料,详细列出了各家供应商的欠款情况。据了解,他们此前已在乐视大厦静坐讨债多日。乐视移动属于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与乐视网并不属于同一体系。

  一位来自天津的供应商在现场表示,据他了解,目前乐视仍欠28家供应商总共4000多万元的欠款。这位供应商是从2015年9月为乐视手机做店面装修,去年11月,乐视开始拖欠货款。乐视原计划每月底还款5%-10%,但自4月14日以来,乐视再未偿还任何欠款。目前,乐视只偿还了该供应商20%的欠款。

  另有一位供应商代表表示:“不管今天结果如何,孙宏斌是否会接任,我们都希望有人能出面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复。”

  此后,乐视控股方面的赵磊现身对讨债的供应商代表解释称,乐视与跟贾跃亭及高管团队一直都在讨论,只是从目前来看,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案,“我们看到贾跃亭房产都已经抵押了,希望大家给我们一点时间,贾跃亭公开信已经说了,不逃避责任,这些债乐视永远认。只是贾跃亭在海外,目前还没有回来,他应该是在融资,在积极地想办法”。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当天的股东大会会议室门口拥挤混乱。酒店工作人员随即报警,数名警察到场维持秩序。

  加速分割

  就在乐视股东大会召开期间,刚被乐视出售的易到通过官方微博发消息称,易到CTO任汝娴、CTO袁斌、法务VP刘晓庆和HRVP马冬,已分别向公司提交辞职申请,易到尊重并批准以上辞职申请。

  据了解,上述四位易到高管均来自乐视。资料显示,任汝娴此前为乐视控股的高级财务总监,袁斌之前则是乐视网CTO,刘晓庆此前任乐视控股法务总经理,马冬此前则是乐视控股人力资源高级总监。

  作为乐视非上市体系曾经的一部分业务,易到早在6月28日便首次对外释放了股权变更的消息,核心内容即为“公司已变更控股股东,乐视不再是易到的控股股东”。这次股权变更也被业内解读为乐视的断臂之举。

  关于乐视的新掌门人,虽然截至记者发稿时还没有确定,但业内包括不少供应商代表都认为非孙宏斌莫属。1月15日,乐视与融创联手召开战略投资暨合作发布会,孙宏斌以其实际控制的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出资150亿元,成为乐视的战略投资者,以每股35.39元得到乐视网8.56%的股权,以及乐视影业15%的股权和乐视致新33.5%的股权。贾跃亭虽然仍是乐视网第一大股东,他直接与间接对乐视网持股25.67%,对应5.12亿股份,不过这笔股权已被债仅人申请法院冻结,其中4.98亿股仍在质押中,质押比例高达97.27%。

  北京商报记者 孙麒翔 石飞月/文 CFP/图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