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造梦,然后把所有人困在梦里

2017年07月17日 11:03 新浪综合

微博 微信 空间

添加喜爱

  来源:IT时报 记者:王昕

  “人类因梦想而伟大。”这句来自英格丽·褒曼的鸡汤成就了许多人,但也害了不少人。别忘了,骨子里,褒曼是一位演员。

  另一位大师是马云,他说过:“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做成了呢?”

  没错。和马云、李彦宏、马化腾、刘强东一样,贾跃亭也是白手起家的创业者,凭什么他就不可以有一个睥睨世界的商业梦想。

  万一做成了呢!

  “乐视要同时挑战苹果Netflix亚马逊特斯拉。”别人眼中的疯言疯语,到了贾跃亭口中,成了偏执狂的战斗宣言。

  这句话的时间坐标是2016年11月,他和盘托出一个“大到无边”的梦想,也可以解读为贾跃亭向这个世界发出的最后吼声。因为,从此之后,他也许就会成为许多人眼中的偏执狂,甚至疯子。谁都知道贾跃亭只缺钱,而谁会向一个“缺钱的疯子”投资呢?

  事实证明,2017年以来,整个乐视系进入“摊牌时间”。梦想的另一面,是真相,是包不住的火,是迟到了良久的清算。

  面对多米诺骨牌式的负面新闻,贾跃亭仍在请求公众的宽恕,“恳请大家给乐视一些时间。”

  这已不是贾跃亭第一次提出如此“非分”的要求。虽然这是一个更加注重公司想象力的时代,资本愿意为想象力承担风险,但是,一个人可以“借钱”追梦,但不能“欠钱”造梦。梦想,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最昂贵的商品,时间,更加昂贵。

  被新闻媒体曝光讨债的人群在乐视大厦楼底赖着不走,而他们只是乐视千千万万债权人中的一小撮。在一次与一家小型软件公司负责人的闲聊中得知,原来这家看上去与乐视八竿子打不着的小公司有幸也被乐视佘了账,好在老板很豁达,已经压根不抱希望了。类似这样的乐视债主数目,车载斗量。

  率先发难的是招商银行,未来还会有很多,但也会有很多选择“不动手”,因为他们看明白了,即便“动手”,大半也是得不偿失,或是干脆空手而归。

  即便公司众多业务已进入近乎“休克”状态,贾跃亭依然成竹在胸,称自己会集中精力在造车这件事上。对不起,这看上去像是用一个更大、更虚无的“梦想”掩盖之前“失败的梦想”,贾跃亭欠下滔天的金钱债、人情债、梦想债之后,难道不应该先还债,再谈梦想。否则,就变成了赌桌上的游戏,只要赌本足够大,总能一把赢回前面所有的欠账。如果还有人信得过贾跃亭,大胆跟着下注就是。

  梦想,做好了,叫美梦成真,搞砸了,是噩梦魑魅。

  即便用最善意的揣测,一个人如果一直生活在梦里,永远不醒,就算梦再美妙,别人看来,不过就是装睡而已。

  如果用最“恶意”的揣测呢?

  2005年前后,贾跃亭结识了网通天天在线的总裁王诚。当年的网通天天在线,原名九洲在线,是一家电信和互联网增值服务提供商,也就俗称的SP。有了九洲在线的大量互联网内容做靠山,贾跃亭创办乐视网绝不缺内容。

  2009年,贾跃亭谋求乐视网内容变现,乐视网因势利导开始了互联网电视领域的研发,并成立了乐视TV事业部,这才有了后来的超级电视。

  2014年,苹果和小米的成功令贾跃亭羡慕不已,彼时,华为等国内手机厂商尚未崛起,每个人都需要智能手机,贾跃亭眼里充满了机遇。

  同年,贾跃亭还知道了一个牛人和一款很牛的车,埃隆·马斯克和特斯拉,他发现庞大的中国市场中竟然还没有出现互联网汽车的玩家,显然这是一个比手机更无限美好的蓝海市场。于是,他选择双线作战,急急下场。

  贾跃亭和乐视一步步走来,究竟是梦想驱动行动,还是形势决定梦想!也许贾跃亭会回答说:“这本就是一个时势造英雄的商业时代!”

  贾跃亭带着他的梦想,获得了社会舆论、产业、资本等几乎全方位的认可。这点可从乐视网一直是A股创业板和互联网板块的标杆中得到印证,一个并不算十分出色的视频类网站,竟然获得资本和散户如此追捧。2015年,股市一度突破5000点,乐视梦想与股市一同短暂的膨胀。

  难堪的是,根据2016年江苏扬州人民检察院的审理,乐视网2010年上市其实就存在争议,证监会官员曾利用职务之便,收受礼金为乐视网的上市提供帮助。

  带病上市的乐视,难道打一开始就是一桩“冤假错案”?梦想家也要有羞耻感。

  好在一个偏执狂似乎是不用背负道德和社会责任前进的。有媒体评论说,贝多芬是偏执狂,凡高精神分裂,贾跃亭的成就不足以与他们相比,他只有天才的梦想:改变世界。他的梦想大得没有边际,并且有强大的自我使命感驱动前行:乐视电视还没做好,就急着做手机,手机还没做好,又急着造汽车,如果这次汽车让他造出来了,估计马上要造火箭。这种天才的梦想造成了他当前极大的困境。

  好吧,我不想改变世界,我的梦想只是做惩恶扬善的蝙蝠侠,有谁愿意投资我的紧身衣和斗篷?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