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未来十年将有巨大变革 金融体系应支持年轻人

2017年07月11日 17:37 新浪科技

微博 微信 空间

添加喜爱

  新浪科技讯 7月11日消息,阿里巴巴主办的2017天下网商大会在杭州召开。阿里巴巴董事长马云接受了访谈,他表示未来十年各行各业都会有巨大变革,是属于年轻人的时代。

  在马云看来,现在的机会非常好,但如果用原来的固定思维太多,用原来过去成功的基础的越多,你会越痛苦。未来30年,世界的变化超乎想象, 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以及人工智能的变化之快超乎想象。未来10年会发生巨大变化。今天的金融制度的体系,是工业时代,现在需要的,是什么样的金融体系能够支持中小企业,支持年轻人。

  “原来制造业较B2C,现在制造业需要C2B,要的是围绕消费者需求反向定制。原来流水线制造业将会面对生死冲击。刚才岳云鹏在讲食品不能按需定制,对于商人来讲,只要给钱都能定制。这个想法在互联网上非常贵,未来不做定制就很难做起来。”马云说。

  针对阿里对数据的掌握带来恐慌,马云觉得今天的数据垄断和霸权远远没开始。“我们8年以前做了重要的战略选择,大数据计算将成为未来,当时我们判断搜索引擎、社交网络和电子商务会起来,最重要的还是解决数据和计算问题,于是我们把兵马全押在了大数据,转型成数据公司。”

  尽管这样,我们今天做到了亿分之一都不到,未来是万物互联,所谓物联网,只要通电的东西都会有芯片,都会通往操作系统,都会产生数据。

  其实阿里巴巴也非常恐慌,马云说,“我们从没有想过垄断和控制,这是不可能的。21世纪还想着垄断和控制,基本没机会赢。这是工业时代的词。”

  我们想帮助中小企业、年轻人、妇女,找到全世界的买家、卖家和合作伙伴。全球付,全球运,8年内,24小时全国所有地方都能把货送到,北京上海快不叫快,边缘地区快才叫快。72小时全球购物,货一定到你们家。最后叫全球游,中国有一亿三千万人在全世界旅游,一台手机一本护照就能到处玩,未来凭脸就可以到处游。

  在访谈中,马云再次提到了大企业和好企业的问题。马云认为,本世纪以前工业时代企业一定做得越大越好,标准化规模化是上世纪最关键的词,从现在开始,个性化是关键智慧化是关键,体验是关键,好企业不在于多大,越大越累。我是真挺后悔的,圣彼得堡那几天有人问过同样的问题,那几天我真的是累晕掉了。

  阿里巴巴能够小一半,小三分之一会非常舒服,但是今天没办法,搞大了是个责任。没办法,祸已经闯下了,很多人对我们有期待有信心,很多人把身家性命搭在上面了,就有压力了。

  阿里巴巴这个公司已经很麻烦了,以前叫管理能力,后来强调领导力,现在叫治理能力。我们必须把阿里当做经济体来看,是相互依赖的生态。我们希望2036年成为一个经济体,任何一个年轻人小企业有一个想法就能做,就像淘宝造物节一样。我们今天提供云计算和服务不是多重要,而是小企业IT成本太大,希望他们能享受到大银行一样的技术。

  “我希望这个公司不存在的时候,别人说的不是这家公司卖多少货,而是对互联网的普及对年轻人做过多少帮助。”马云说。(肖鹏)

  以下为对谈实录:

  张斌:很好的机会跟马老师交流,这个后面的Made in Internet,你五六天前定下来了,这个事情,你想了多长时间,跟以往完全不同的概念出现了?

  马云:这次网商大会是去年开始构思的,但是到现在这个话题,这个Made In Internet的主题提出来,就是五天前,我们不能为开网商大会而开网商大会,我们必须跟五年以前不一样了,不一样在哪里,很多人说你很会讲话,其实我每天在准备,我每天在思考,我很奇怪,我只要口袋里放着稿子的时候,我永远讲不好话。但是每天在思考这些问题,到一定时刻,它逼着你出来的时候,你会想到。五天以前,我把Made In Internet,定出来,我还是很兴奋的。

  张斌:我听您的同事讲,您去年一年站着跟大家分享,差不多讲了一百场,平均三天一场,为何有如此高密度的表达,这是为什么,很多人看来,阿里用您的形象表达,比以前的密度更高了,这是为什么?

  马云:其实我自己也挺讨厌的,很多地方不断请我去讲,包括我们自己要讲的东西很多,一讲非常累,每一次讲,明天要讲,一个晚上是睡不着觉的,讲之前也很紧张,尤其你讲对的,还好,讲错了,就乱套了,像我今天讲话,我倒从来不怕别人批评,但是可能角度被误导,或者我没讲透、没讲清楚,把很多人引向歧路,这也不对。

  我自己是老师出身,我也很幸运,这么多年来,尤其最近几年,接触了大量优秀的政治家,社会活动家,大量的企业家,以及很多的年轻人,尤其掌握了大量的数据以后,我发现这个世界在发生巨大的变化。我有这个责任把这些话跟更多的人去分享,我觉得这是一个责任。并不是我喜欢讲。

  我每答应一场去讲,我心里面要纠结很多,讲之前的紧张程度,大家并不能想象,看我在上面很好,我又不能带稿子,我必须把我当时的感受讲真话,我讲的不一定正确,我可能第一份工作的训练,是老师,你发现不对的情况,你发现有机会的时候,你必须跟大家去分享,形成我今天至今这样的习惯。

  第一次网商大会是2004年,我在2004年刚刚做淘宝的时候,我在上海跟当时的Ebay的一些卖家做过交流,我记得很清楚,在一个咖啡馆里,下了很大的雨,我问大家,你们觉得未来电商怎么样,那些卖家都说我们都是大卖家,我们都做得特别好,最大的一个卖家一个月卖五万块钱,他营业额是五万块钱,然后他们听听,他说马云,你讲讲你们未来淘宝的想法。我听那个小伙子讲五万块钱一个月营业额的时候,我觉得他的这种自负、那种感觉,我的看法,十年以后,你一个月营业额低于一百万人民币,你都不好意思说你是卖家。当时晚上所有的人都哄堂大笑,他说你根本就是一个外行,你都不知道,一个月卖万块钱营业额意味着什么。

  我那时候隐隐约约觉得很多人并不相信电子商务,很多人并不相信互联网,很多人并不认为互联网对很多行业,特别对零售行业会有巨大的冲击,我那次跟同事讲,我们要培养一个新的群体,网商群体。因为原来的商人,像浙商,山西的晋商,安徽的徽商,都是按区域的,我认为互联网将没有区域,大家都在网上做生意,最早在2004年,我们第一届、第二届开得既成功,但是每次要讲很多,跟现在一样。

  但是后来到了2012年,我突然觉得没有必要再开,因为网商不进行改革、整个形态不进行改变,就是在倒退,网商也需要提升,特别零售行业在2012年的时候,逐渐开始相信,2004年我们刚开始做第一届网商的时候,淘宝一年的销售额只有80亿人民币,现在我们一天的销售额超过了那时候整个一年的销售额。

  我发现不需要再做了,需要思考一段时间,现在我们觉得要恢复网商大会,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人们从不相信互联网、不相信电子商务,到恐慌互联网、恐慌电子商务,觉得电子商务要把所有的行业都摧毁掉了,觉得电子商务再下去可不得了,所有的实体行业特别担心,我觉得这个时候,我们又需要开网商大会,是告诉大家,我们应该怎么样从事网商。商人英文叫Entrepreneur,互联网上的商人叫做Netrepreneur,都是在互联网上做生意,已经不能纯线下做,到底怎么做,过去的一百场里面,我讲得特别多的,所有制造业要高度警惕,如果过去十年对零售行业有巨大冲击的话,那么未来十年,对制造行业的冲击将会越来越深远。

  所以从零售到制造,到供应链,到整个的变革会越来越大,所以如何通过网商大会,使得大家去思考我该怎么做,我应该做一些什么事情,所以这是我的思考。

  张斌:可以讲2004年的时候,你说服别人需要大量的时间,需要大量沟通成本,但是现在环境发生变化了,遇到挑战了,那你现在需要什么说服别人,以前遇到的是冷笑,现在感受到的可能是阻力或者是并不怀有完全善意的目光,遇到一些什么?

  马云:其实我没什么感觉,因为总会有一大堆人不相信你,而且相信你的人不会说,不相信你的人都会跳出来,这是人性,讲的对了,人家也不会支持你,讲的错了,大家都会来骂你。

  现在的难度,我自己觉得,可能就像爬山一样,我也是从山脚下面,像爬珠峰一样,现在爬到五千米、六千米、七千米,我们看到的东西,跟在山脚下是不一样的,山脚下的人并不一定相信你山上看到的是这样,尤其现在人家觉得你有钱,你利润很好,你担心什么,你恐慌什么。其实当你看得更清楚的时候,你其实挺恐慌的,恐慌的不是我们,恐慌的是很多人在这个行业里面,可能做的不对,可能做的方向要调整一下。

  我自己觉得阿里巴巴作为一家这么大的电子商务基础设施提供商,我们有责任告诉大家,我大概在2008年、2009年跟公司同事全体员工讲过一句话,中国绝大部分从事电子商务的人都在我们公司,如果中国电子商务做得好,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但是中国电子商务做得不好,跟我们一定有关系。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坚持这个观点,所以我们发现有任何问题,任何迹象、任何可能的好和可能的坏,我们都希望跟大家分享,因为只有这样,因为阿里巴巴不做电子商务,阿里巴巴帮别人做电子商务,所以别人的客户越好,做得越顺畅,我们就越好,如果电子商务整个市场不行了,那我们好不到哪儿去,任何好都是短暂的。

  张斌:刚才你描述站在6300或者7000的高度,很多人像我一样站在山脚下高山仰止,我们对未来觉得模糊或者看不清的,你具体看到什么了,跟网商或者各个行业从业者分享,那个未来到底有多远?

  马云:其实现在的机会非常之好,同时如果你由原来固定的思维太多,固定资产太多,特别是昨天的成功的业绩越多,你会越痛苦。阻碍进步的往往是昨天的成功人士,天下最难改变的人是那些成功人士,所以我自己觉得未来三十年,这个世界的变化远远超过大家的想象力,尤其是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特别是现在的artificial intelligence ,所谓的人工智能,我们称之为Machine Intelligence,这个的变革速度之快,远远超过大家想象,未来十年,各行各业都会变化,而且这个变化,如果不处理的好,某种程度会引起社会震荡,会出现一些情况,比如制造业会像今天的零售行业一样受到冲击。

  我提出五个新的变革,就是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金融行业也会挑战非常之大,因为今天的金融已经不能适应二十一世纪的金融,今天的金融制度和体系是两三百年以前设计,工业时代的,对大数据时代,什么样的金融体系能够支持创新,支持中小企业、支持年轻人?

  第四件事情就是新技术,在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的变革过程中,很多行业会迅速灭掉,我的担心是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从国家、社会、企业、个人,都没有变革到这个社会的冲撞。

  我自己觉得现在很多人在反对全球化,今后几乎你的企业如果没有全球化的思考,你没有机会。今天是不可能不全球化的。所以我刚才讲Made In Internet,以前我们称之为Made in China或者Made in India、Made in France,法国造、美国造,以后不会存在纯美国造、中国造,原来大企业可以做这些东西,今天由于互联网,每个人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几乎今天最大的变革,由于按需定制,大家知道制造业最大的冲击,原来制造业叫B2C,未来制造业叫做C2B,是倒过来,根据消费者的需求,每个制造业将会进行个性化定制。那么原来的大批流水线制造业公司将会面临第一大冲击,原来的品牌商是多么的重要,今后是个性化的东西很重要,我前段时间碰上一些搞时装的这些女孩很逗,以前觉得讲买衣服要买法国、美国著名品牌的衣服,现在觉得穿品牌的衣服,就像当年最早穿工作制服差不多。今天最时尚的人能够在网上,在淘宝上这儿找一件衣服,那儿找一个衬衣,这儿找一双鞋,拼在一起,这一套时装的设计,这才叫Made in Taobao,这才叫Made In Internet。

  我自己觉得各行各业的冲击之大远远超过大家的想象,所以作为我们看到大量的数据,看到行业的变迁,看到即将来临的制造业的变动,我觉得会很大。刚才岳云鹏在讲食品不能按需定制,对于商人来讲,只要给钱,我们什么都可以定制。

  张斌:只要出钱,都可以定制,所以今天定制非常之贵,可是未来如果你不能做定制,你根本就很难做企业,这是每个企业都需要去思考的问题。

  马云:阿里巴巴想做的是这五件事情,我们想帮助中小企业、帮助年轻人、帮助女性,如果你想全球卖,我们帮你把全世界的买家找到,你想全球买,我帮你把全世界的卖家找到、把合作伙伴找到。第二是全球付,付钱、汇款,安全的支付,这是我们的全球付。然后是全球运,你要运到全中国任何地方,我们还有七年时间,在中国任何城市、任何地方、任何农村,24小时以内货必达到你们家里面,这当然北京、上海24小时算太慢了,但是今天阿里巴巴认为北京、上海快不叫快,云南、贵州、西藏、内蒙快,才叫快。

  所以我们整个的思考,如何在农村地区、边远地区把物流体系做好,还有做到十年以后,72小时全球购物,72小时货一定到你们家。

  最后一个是全球游,由于出现了中国现在有1.3亿人每年在全世界旅行,这可了不起,相当于一个国家在全世界移动一样,我们希望今天你是一台手机、一本护照,就可以到全世界任何地方,未来可能护照不需要、手机不需要,凭脸在全世界畅通无阻,因为移动互联网的这种识别技术。

  所以阿里巴巴根据这些方面,我们一定要建立强大的技术力量、数据力量,去支撑全球买、全球卖、全球付、全球运,还有全球游,这是我们希望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移动。

  张斌:您的五个全球一定会渗透到很多行业,以前说渗透到产业链上下游,现在你是全方位的渗透,给别人压力,我们看到自己的物流与别的物流产生直接的碰撞,这当然是利益、生意的搏杀。

  马云:别的物流是谁啊?

  张斌:顺丰,此前会有简短的交锋,这种交锋达成某种新的平衡,这个过程当中产生的一定是对商业价值的攫取还是未来道路的选择,还是什么?

  马云:讲讲顺丰,王卫给我发了短信,我们通了电话,这个事,跟我们的摩擦,他也不知道,我也是在法国看见媒体报道的,两个公司闹起来了。其实也蛮正常,小摩擦都很正常,两夫妻也要吵架,我们跟顺丰合作得很好,它是一家很了不起的中国品质也做得很好,服务也做得很好的一家快递公司,除了价格好一点。

  所以我觉得像顺丰这样的公司是不错的,但是我们公司自己不做快递,我们跟快递公司、物流公司没有一家竞争,我们从第一天确定,我们参与物流,但不做快递,我们不可能去自己运送。而且我们不可以把所有……那时候我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我跟同事们讲,阿里巴巴不能把别人的饭碗抢光,阿里巴巴要做的,因为我们今天的体量够大,我们必须做别人不愿意做、不能做,但又不得不做的事情,这是我们的定位。

  未来的机会实在太大,我们没必要去冲击别人。阿里巴巴可能跟别的公司真不一样,但是不管你好和坏,你都会走向死亡,所以我们只是希望在我们有一天,这个公司不存在的时候,别人说过,这家公司最大的贡献不是它曾经卖过多少货,而是这家公司对互联网的普及,大数据的普及,对基础设施、对很多年轻人有开拓的思想,这是我们最大的乐趣所在。

  张斌:你提出过未来的阿里巴巴将成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这是一个公司化运营可能最高的目标,现在按GMV来讲,排在全世界第20左右的排名,您给出的时间就是十年左右的时间,达到第五?

  马云:2036年。

  张斌:还有将近二十年的时间,对您来讲,是不是完全超出公司治理的层面?

  马云:是,阿里巴巴这家公司,以前我们叫管理能力,后来我们强调Leadership领导力,今天我们叫Governing(治理),它没有办法,管理是一个基本的,M1、M2、M3,初级管理者必须学习管理能力,到总监、副总裁一级必须要有领导力,到阿里巴巴高层管理者,必须思考怎么治理这么一个经济体,我们必须把阿里巴巴当一个经济体来看,它是一个生态,互相依赖、互相生存。

  所以我觉得2036年,我们希望参与、倡导、建立一个经济体,这个经济体是网上网下的结合,在这个经济体里面,我们希望任何一个年轻人、任何一个小企业,他能够有一个想法,他就能够做,他就能够实现自己的想法,就像今天这个会场二楼的淘宝造物节一样,我们在做的另外五件事情,一个是阿里巴巴帮你找买家找卖家,一个是阿里巴巴帮你支付,一个是阿里巴巴帮你运,还有一个是阿里巴巴帮你提供云计算,我们今天提供的云计算和服务不是因为看到数据多么重要,而是我们看到绝大部分的中小企业,他们的IT成本太高、技术难度太大,如何把技术能够变成共享技术,让很多小企业用最小的成本也能够使用今天大银行一样拥有的技术。

  我自己觉得我们的想法是2036年之前,我们倡导并且参与建设一个经济体,但是我们不会拥有那个经济体,我们只是那个经济体的倡导者和建设者,我们希望这个经济体能够为全世界创造一亿的就业机会,服务二十亿的消费者,希望这个经济体能够为一千万家企业创造盈利。

  所以这些想法使得我们每天思考的都是这些东西。

  张斌:您在昨天妇女创业大会上面提到如果自己来世是一个女性的话,想当个好妈妈,生两个孩子,经营两个好公司,而不是做一个大公司。你是不是经营大公司累了,心累了,什么是好公司?

  马云:你讲的非常好,昨天我说下辈子当个女人,生两个孩子,有一个网友说,长成你这个样子,嫁不嫁得出去都是一个问题。有人转告给我的,这个人讲得太有道理了。后来说什么马云版的孙俪,我觉得这样还能接受,下辈子长成这样还挺好。

  本世纪以前,在工业时代,企业一定要做得越大越好,标准化、规模化是整个上世纪最关键的词。而从现在开始,个性化极其关键,智慧化极其关键,体验极其关键,所以好企业并不在于多大,企业越大越累。我可以告诉大家,我是真挺后悔的。那次我在圣彼得堡,有一个记者问我,马云你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其实圣彼得堡那几天,我真累晕掉了。其实我今天也一样,明天还有一个会议结束以后,我要去美国,然后要去非洲,一大圈回来,其实挺辛苦的,非常之累。

  所以我自己觉得,我们阿里巴巴公司能够小一半,小三分之一,这个公司会做得非常舒服,但是今天没办法,因为谁让你把它搞大了,这是一个责任。

  张斌:就要担当。

  马云:你没办法,而且很多人对你有期待,有依赖,有信心。网红姑娘们,刚才有十二年的网商,他们跟我们走了这么多年,越来越多的小企业说我把身家性命放在这个上面,你们的好坏决定我们的快乐的时候,其实你压力会挺大的。

  什么是好企业,讲过两个故事,这两个故事,很多地方讲过很多遍,但是我要不断的讲,好故事好事情要连说三遍,还是要让大家记住。

  我的朋友,星巴克的舒尔茨,他是星巴克创始人。他去伦敦的一个剑桥的小街,那边很小的一个店面在卖Cheese奶酪,就像油盐酱醋一样,根本不可能赚钱,他就很好奇跑进去问那个人,那个老头唱着歌,胡子拉渣的打理小店。他就问他:“我问你一下这个小店在这么贵的地价怎么可能生存下来?”老头说,先买20块钱奶酪再回答你。然后他买了,他说老头到底你怎么活下来,房租付得起吗?老头跑出来说:“年轻人你看一下这条街,从这儿到这儿都是我们家的,我们家祖祖辈辈开奶酪,除了做奶酪以外,啥事不会做,赚钱了就买店面,这边店面都是我买的,我自己依旧开我的奶酪店,我热爱我的奶酪店,他说我儿子还在伦敦郊外,还在做奶酪,半个小时以后开着车把货送到这里。这个我觉得是好企业。我在日本看到一个小企业,门口写,本店纪念146周年,一个很小的店面。我跑进去看,一对老夫妇在做小糕点,很认真,我说你这个店怎么146年?他说是啊,天皇的亲戚有时候也在我们家买一些糕点,这种洋溢的幸福感和快乐感,这个我觉得是好店。你的员工高兴,你的客户高兴,你自己高兴,这样的店才能走得久、走得长。

  张斌:高兴最为关键,心理感受,其实好公司就是好的心理感受。

  你刚才谈到每个人都希望看到未来,芸芸众生,往往被历史潮流裹胁向前,阿里下一步迈向哪里?阿里的无人超市,还有盒马生鲜已经送到人们的餐桌之上了,阿里下一个脚步,未曾感知的是什么?

  马云:前面一个问题,我想说一下,为什么做淘宝,我有一个设想,我边上很多朋友、很多女孩,都希望自己开一个小店,白天有份工作,晚上开个小店,很有乐趣。所以淘宝最早是这样。后来很多姑娘把店开大了,开好了以后,把工作辞职了,专门开店了。本来是一种乐趣,后来一定要跟别人去比营业额、比利润,痛苦就来了。所以继续做自己的理想,这是好公司。

  刚才你讲的无人超市也好、盒马鲜生也好,我自己觉得阿里巴巴不是说我们要真正的把这个东西推向社会,让所有的商店都没有人,也不是说我们要让盒马抢占中国所有的生鲜市场,而是我们要给业界一个信号,一些灵感,一些震撼,一些思考。最后比盒马卖得好的生鲜店一定会很多,最后无人售卖的商场零售店会让中国零售行业去反思可以做得更好,这是阿里巴巴今天起到的最大的作用,不是说我们真准备去干这个事,或者我们把所有的资金往这儿去,这不是我们要的,而是唤醒零售行业。

  前几天发布的天猫精灵,那个智能音箱,不是大力进入制造业,而是告诉制造业,你的产品必须要有这样的思考,必须要跟智能、智慧合在一起,你才能有未来。所以阿里巴巴未来的方向还是这样,我想第一,我们做了零售行业的东西,我们觉得未来是线上线下必须结合,而接下来我们进入的是制造业,IOT就是互联网的物联网,所有的机器设备,所有东西都会C2B,全部都会以消费者,整个供应链,我觉得这一两年来,我听了很多人在讲供给侧改革,但是几乎没有多少人讲得清楚什么是供给侧改革。其实是很危险的。这次网商大会讲的Made In Internet,就是你的供应链系统,你的供货系统,你的制造业系统,必须全面改革走向C2B,我想告诉大家,这就是社会趋势,不是阿里巴巴推进了这个趋势,而是我们适应了这个趋势。

  实体行业不会死,死不了,是你的实体行业由于不思进取,才会死,看看楼下的Made in TAOBAO,看看楼下的淘宝造物节,实体行业并没有死,实体行业会越来越多,只是实体行业的方向变了。

  第三,我们希望对金融行业进行补充,我觉得Fin-Tech,金融技术,让金融越来越强大,我们希望让每个消费者、每个个人越来越强大,他们有权利在获得融资资金面前有平等的机会,而不是等待被施舍,所以这是我们金融的方向。

  我希望任何一家大公司,任何一家小公司,在座任何一个年轻人,你有一个想法,我们的云计算一定能够帮你实现,一定有人能够帮你实现,一定有人帮你搞设计,一定有人帮你供货,一定在互联网上有相同的人买你的东西。最后我们希望你的数据分享能够让你的产品更加直接达到你的消费者那里,这是阿里希望推进的新经济体的方向。

  张斌:谢谢马总用一个小时时间跟我们分享关于未来的洞见,以及关于未来的一些建议。大家今天很多人没有拿小本,但是手机一直在录着。2012年第九届网商大会,是这个时代很好的标识,五年以后,进入澎湃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移动互联网进口让未来电子商业生态发生根本的变化,今天大家离开这里的时候,重新开始一轮新创业,对他们这一次的创业和重新出发,您有什么寄语是他们可以带走的?

  马云:今年的网商大会千万不要再当作五年以前的网商大会,今天我们提出的Made In Internet,千万不要认为它是一个口号,它会影响每一个人,从现在开始,重新思考你的商业模式,重新思考你的消费者,重新思考你的供货商,重新思考你的整个物流体系,你的融资体系。我自己觉得如果你不进行重新规划,改造自己,越成功的企业,今天做得越好的企业,越要进行反思。

  这次冲击不是危言耸听,所以我尽我最大的努力,很多人说马云你冲击了我们零售行业,我十三年来从来没有停止过呼吁零售行业高度关注,今天我们呼吁制造业高度关注、金融行业高度关注、技术领域高度关注。今天来的网商,我想大家不要当听脱口秀,回去要调整自己,不管你今天做得多好,都要重新理一下自己的商业模式。

  做一个好产品容易,做一个好服务也容易,做一个好的商业模式的金融体系也容易,但是把它整合好、适应未来,并不容易,多花点时间去思考未来。

  张斌:最后一个小建议,您在Made In Internet前面站好,现场所有人手机拍摄一下。这是阐释一个新鲜概念,五年十年以后用这个瞬间,印证马老师所思所想。让我们所有人举起手机,记录这个时刻,这是一个对于未来的思考,对于一个新的商业模式,对于人的未来生活的一份思考。记住今天我们传达的这一切。

  马云:谢谢大家,从明年开始我们要把整个网商大会真正整合产业链、供应链,每个人都要加入到这个Made In Internet的大潮中,因为你加入就是机会,不加入是肯定没有机会的。

  张斌:谢谢马老师,谢谢您的分享。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