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后的乐视体育:从高调激进到“埋头做事”

2017年04月24日 01:20 每日经济新闻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每经记者 陈耀霖 每经编辑 张海妮

  798艺术园区,4月14日中午,阳光正好,草坪冒出了新芽。电通创意广场18号楼前行人如织。这里是乐视体育新办公楼的总部所在地。两栋三层的平房,灰色的水泥墙和落地窗并未有过多装饰。因为CEO雷振剑兼任乐视音乐董事长,乐视体育还与乐视音乐共用了一层办公楼。乐视体育旗下所有赛事的直播、转播等工作,也都在这里完成。

  此前,这家明星互联网公司正处于舆论的风暴眼。随着亚足联、中超等版权的丢失,“缺钱”和“违约”等字眼成为乐视体育被舆论轰炸的对象。而在“风暴”过去后,乐视体育的行事风格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还有英超等赛事版权

  在办公区里,乐视体育的工作气氛并不紧张,甚至显得十分放松。

  在记者探访过程中,一些员工在休息区打台球、闲聊。更多的人则是坐在工位上,处理转播工作等日常议程,愉快的说笑声始终在办公区回荡。

  “没有听说外界传言的大规模人员流失。目前足球版权还有英超等赛事,部门也不是没活儿可干。”一位乐视体育员工告诉记者。目前公司仍有800多位员工。在去年底的那波裁员中,离职的人都得到了相应的工资和补贴,也没有出现传闻中的欠薪、违约等现象。

  2015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探访位于六里屯的乐视体育总部,彼时其还处于“蒙眼狂奔”时代,员工一度突破1000多人,办公室人满为患,甚至在卫生间门外都有工位。此外,办公电脑也不够用,很多员工都是自带笔记本,将一张办公桌上摆得“五花八门”。

  如今,换了“新家”的乐视体育,工位已不再拥挤,公司规模也有意进行了控制。一切看起来井然有序,日光灯把办公区照得通透明亮。

  “之前,整个乐视系的做法都是高举高打。做融资的时候势头很猛,看起来不可阻挡。”一位乐视体育员工告诉记者,“但在出事的时候,人们就会把你以前说的话再翻出来放大,让你成为众矢之的。”

  实际上,乐视体育设计生态的理念先进,但或许有点太超前了,毕竟整个体育产业还不够成熟。而整个乐视系的打法也是如此——“先设计一套先进的生态,然后拿未来的钱办现在的事。如果事情办成了,那还钱就是小意思。如果事没办成,那就继续找钱。”公司一位员工表示。

  虽然这半年来不断受挫,但没有人希望乐视体育真正垮掉。虎扑体育CEO程航曾表示:“最想祝福的就是乐视体育。”多位从事体育投融资工作的人士也对记者表示,“乐视体育如果真倒了,其他体育公司想在市场上融资绝对会更加困难。”

  “如果龙头公司都不行了,说明这种模式也走不通。一大半资本都失去了信心,以后谁还敢再往体育产业投钱呢?”一位业内人士不无惋惜地谈道。“而且,乐视体育好歹是一个产业的先行者和拓荒者,不管是推动尊重版权,还是付费观赛模式都做过贡献,没必要落井下石。”

  从发布会不断到“少说两句”

  高调、激进是乐视体育曾经的标签。在过去的2016年,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乐视体育总共召开了超过20场“够规模、上档次”的新闻发布会,其中B轮融资盛会更是成为一场资本盛宴。在媒体报道中,出现频率最多的字眼则是“疯狂”、“豪赌”、“狂奔”……

  以27亿元天价拿下中超版权,乐视体育喊出了“无乐视,不中超”的口号,然而不到一年,如今乐视TV里的中超栏目就已经下架。

  此前,重重压力下的刘建宏也有过炮轰“不应该有那么多电视台免费播出中超,这是对中超商业价值最大的伤害”。然而,乐视终究未能留住这个重要版权。

  “我觉得公司受到了媒体的过度关注。”在探访过程中,一位乐视体育员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状况好的时候,媒体就一个劲儿夸;而遭遇了一些挫折的时候,落井下石的人也不少。“很多人就喜欢写乐视体育的资金问题蹭流量。”

  对于舆论压力,乐视体育的感受是从上到下的,在记者多次尝试联系采访乐视体育CEO雷振剑的过程中,雷振剑也坦然表态:现在更愿意埋头做一点事情,少出来说两句。等到时机真正合适后,会再出来跟大家聊一聊。

  在雷振剑看来,“乐视体育没问题,挤掉了一些泡沫,基本面也更健康了。”对于精细化运营,他也直言不讳:“未来所有的投入、所有的成本费用,都要花到刀刃上,都要花出更高的效果。”

  “我们也许会成功,也许会死在成功的路上。”这句话,是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发表过的一封公开信的结尾。作为“生态七子”之一,乐视体育的生死,或许在今后最关键的两年里就将见分晓。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