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深陷泥沼的易到和昨夜的满地鸡毛

2017年04月19日 10:38 南方人物周刊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一场罗生门正在展开,伴随着彻底的决裂。一场罗生门正在展开,伴随着彻底的决裂。

  对于吃瓜群众来说,这是一场突然上演的“互怼大战”,不仅搬出了经典的谚语故事,还出动了中华成语库,一个晚上,剧情的推进程度就堪比前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的头条八卦。

  大战的导火索是4月14日,一篇名为《易到老板跑路了 你们的钱都拿得回来么》的自媒体文章的热传,该文直指易到的数宗罪,包括“充值电视、手机根本没送”、“充完钱涨价、叫不到车”、“司机根本没法提现”、“CEO周航早跑路了”等等,虽然易到很快回应说是该公众号的“恶意攻击”,“将向公安机关报案。”但从稍后的舆论风向看,这篇四百字左右的公告既没能安抚好司机和乘客,也没能说服持续关注的媒体。易到无疑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局面。

  事情发酵数日后的4月17日晚间,寂声已久的周航突然发布声明,称据其所知,易到当前确实存在着资金问题,而资金问题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他提到,易到所面临的并非简单的债权债务纠纷,而是可能会引发妨碍社会稳定的群体性事件。“因此,我作为易到用车的创始人,代表易到的初创团队以及所有用户,强烈呼吁现在的实际控制人——乐视和贾跃亭先生,能够优先站在社会责任的角度,妥善处理好易到的问题。”

  随后,乐视生态与易到官方微博颇有情绪地回应称,“乐视挪用易道13亿资金”的说法是“农夫与蛇现代版”。数小时后,接近凌晨,一篇《易到与乐视控股就周航恶意诽谤的联合声明》发布,“乐视从未挪用过包括用户充值在内的易到任何资金,而且已投入近40亿元资金及大量生态资源,支持易到发展。”并对周航提出的“13亿”说法做了解释,“事实上是2016年11月,在易到单独贷款困难的情况下,乐视控股以名下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以乐视汽车生态内的易到为主体取得的一笔14亿联合贷款中的一部分。当时双方已明确约定,该笔资金用于包括易到在内的乐视汽车生态的日常经营资金周转,其中,1亿用于易到,13亿用于乐视汽车生态。”同时指责周航“公然撒谎、毫无诚信”。

  4月18日凌晨,周航在朋友圈就此回应,“我并不在乎你们泼向我的脏水,清者自清。我只是希望你在将脏水泼向我的同时,能够真正意识到并直面易到此刻的困境和问题,期盼你们能够真正去解决司机和用户的诉求,这样,今天我所做的一切就都是值得的,这就足够了。”

  一场罗生门正在展开,伴随着彻底的决裂。吃瓜群众叹息自己在易到账户里的钱可能真的悬了,而互联网圈内的人士也开始旗帜鲜明地站队,天平从目前来看似乎更多地倒向了易到的创始人周航。

  实际上,据百度指数,从2017年年初开始,在“易到”的相关词搜索中,“易到倒闭”“易到提现”等词的搜索趋势就出现明显上升。早在今年3月,新浪科技一篇题为《易到用车资金链断裂 拖欠七家供应商尾款:全怪乐视》的文章就曝出了易到的“资金链断裂”问题,并将矛头对准乐视。最近一周,海口、成都、广州、上海等城市的当地媒体也各自披露了本地部分易到用户面临的“叫车难”“退款难”“司机提现不成”等问题,甚至之前易到长期推出的“充返活动”也因为后续使用中的规则条款被一些网友质疑为“变相非法融资”。对此,易到当时的回应称,是因为正在与国家有关部门的监管信息交互平台进行数据对接,可能会出现短暂性不稳定情况,影响部分系统功能。

  让部分用户觉得“不安”的还有易到创始人、CEO周航的离职传闻,这也是此番乐视怒怼的论点之一。虽然从2015年10月,乐视斥资7亿控股易到7成股份开始,“周航离职”就成了月经帖,然而易到官方始终坚称,“周航先生并没有离职,目前的职务是易到CEO。”当时以周航为代表的创始人团队和乐视签有对赌协议,其中一条是,乐视投资后的一段时间内,易到的营收和市场份额达到一定规模后,乐视会购入创始人所持的易到股份,创始人正式退出;到2016年7月底,双方协议中创始人退出所要达到的业绩已经实现。但为什么没有彻底退出,一说是因为“平稳过渡的需要”,一说是因为“乐视承诺给创始人股份的回购资金迟迟没有到位”。

  而按照周航一直的口径,实际上他认为自己早已“淡出易到的管理层”。两个有趣的细节一个来自媒体的报道,据一位易到内部人士透露,2016年8月1日滴滴和Uber宣布合并当晚,易到以周航的名义发表的声明并不完全由周航本人操刀,“应该是公司的人给他打电话,也有可能是彭钢亲自致电,告诉周航需要以他的名义发这个声明。”而另一个细节则来自猎豹创始人傅盛,闹剧发生后,他在朋友圈透露,去年一篇《周航致马化腾公开信:弱者也有权利发声》的文章出现时,周航和他正在日本吃早餐,“我说你干啥写这个,他说我也是刚刚知道。”为什么那时候矛盾没有激化?通过去年年底一篇媒体专访,似乎可以大概了解周航当时的顾虑,“你知道游戏规则,也就知道必然会发生这样的变化。不管你喜不喜欢。”

  根据天眼查公布的信息,早在去年6月27日,易到运营主体(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完成了法人和注册地的变更,法人由周航变更为了彭钢(乐视控股前CMO,易到用车总裁),而注册地则变更为了乐视大厦所在地。关于周航履职动态的最新消息,则是今年4月9日顺为资本向媒体确认周航已加盟并担任投资合伙人。

  易到用车创立于2010年5月,那时,距离Uber创始人Travis Kalanick在旧金山正式推出第一版App还有5个月,距离程维从支付宝离职并创立小桔科技还有两年。所以,在很多场合,周航会被看作“第一个专车的拓荒者”,作为“中国第一家专业提供专乘约租车服务的电子商务网站”,周航的易到从商务租车切入,在国内专车市场几近真空的年代曾经“狂卷半个中国”,“当年,一位开迈腾的司机称在易到一个月2万元的净收入是保底基数。”

  起了个大早的易到为什么会糊掉呢?对此,评论众说纷纭,但结论大都逃不过人和人的决定。在去年接受36氪采访时,周航曾提到过几个他如今非常后悔的决定,比如,2013年携程创始人梁建章曾建议周航把专车价格压到最低,周航拒绝了,他觉得不符合经济学规律。比如2014年上半年,共有六家投资机构找到他,希望参与新一轮融资。如果全部接受,周航可以拿到三亿美金。但是他拒绝了,他觉得易到没必要拿股权去换那么多钱。“易到后来在市场上的失败,就是从2014年没有拿融资开始的。”

  犹记得周航曾对媒体谈到自己当初接受乐视控股的原因,让他改变想法的是乐视第一代手机的大获成功,他认为不断增长的乐视手机端口会给易到带来新的机会,“当时生死存亡的危难关头,乐视能出手已经很好了。”“这是很好的股权(变更),我没什么遗憾。”

  无论罗生门会朝哪个方向演绎,大战还要再来几个回合,时至今日,再看周航当年的话,唯有唏嘘,不知当初没拿钱和后来拿了钱,哪个更让他后悔。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