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到司机合法权益,不能仅靠企业维护

2017年04月18日 13:39 北京时间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昨天,易到创始人周航公开信指责乐视挪用13亿,而公开信中一大槽点就是批评乐视拖欠司机们的费用。

  面对乐视和易到的反击,周航再次拿易到司机们说事儿:“需要你们全力以赴的,是替司机、用户去解决易到当下面临的困难和问题。”

  尽管周航发布公开信的做法并非正常解决问题的渠道,但北京时间“锐评”(微信ID:Btimelun)认为,这封公开信恰恰说出了许多网约车司机的焦虑:在面对强大的网约车平台时,作为个体的司机维权的力量显得十分弱小,而相关法规的保护又存在提升空间。

  根据此前北京时间“财镜”的报道,由于不能及时返给司机应得的费用,已经有司机堵到公司去维权,这种场景已成为易到总部门口的一种常态。

  实际上,俗称“网约车新政”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对此是有规定的,比如第十八条要求网约车平台“与驾驶员签订多种形式的劳动合同或者协议,明确双方的权利和义务”,并且专门提到“网约车平台公司应当维护和保障驾驶员合法权益”。

  但相比起关于司机资质、运营安全等方面的细致规范,在维护司机权益方面规定显得偏于原则。

  具体说来如何保障司机权益、如果不保障对企业有什么制约措施、司机是否有其他的专门救济措施等,都规定的不够明确。

  特别是规定“劳动合同或协议”,等于同时规定了劳务关系、劳动关系甚至服务合同关系等几种可能情形,而不同情况适用的法律规范和程序都或多或少存在差异。指望企业在自身利益和司机利益矛盾时做出保护对方权益的选择,显然不切实际。

  比如目前易到司机们遇到的问题就是,究竟提钱的期限应该是多久?超出期限是否有补偿措施?拖欠款项的情况究竟是按劳动争议找先劳动部门解决,还是按照债务纠纷直接去法院起诉?难道这些都等着易到自己解决么?

  正如周航在公开信中说的,“易到所面临的并非简单的债权债务纠纷,而是可能会引发妨碍社会稳定的群体性事件”,而更多的网约车司机面临的维权风险,恐怕又不仅仅是某一家平台可能出现的问题,易到只不过是率先爆发出来问题而已。

  锐评君认为,面对网约车这样一个新兴事物,不论是规则制定还是执法实践都需要逐步完善,既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能坐等问题发生,需要相关部门及时对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做出响应。

  比如面对易到司机目前遭遇的“提现难”,一方面运营主管部门及劳动部门应当适时介入,引导司机正确维权,规范企业经营行为,让司机觉得有人替他们做主;另一方面也应该研究现行的法律规范,尽快做出符合实际情况的更加细化的规定,明确网约车司机和平台之间的劳动关系,为司机维权构建规则层面的保障,从而促进整个网约车行业的健康发展。

  文/梁千里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