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问摩拜与ofo:免费骑行真的值吗?面临监管有何应对?

2017年03月08日 23:09 证券时报网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证券时报网(www.stcn.com)03月08日讯

  见习记者 刘灿邦

  2016年的资本寒冬,共享单车无疑是个例外,2017年伊始,摩拜单车与ofo先后拿到了D轮融资。资本的趋之若鹜,使共享单车成了创投界的香饽饽,粗略统计,目前共享单车企业已经达到了十余家。

  但是共享单车面临的问题依然不少,既有内在的,也有外在的。内在的,例如钱一轮一轮地投下去,但合适的盈利模式似乎还是远在天边;外在的,例如,频频爆出的单车被集中收缴的新闻,相信也使企业及投资人捏了把汗。

  近期,共享单车再度成了热门话题,不仅蹭上两会,做起了免费骑行的推广,还成为代表委员们“鼓励、支持”的对象。然而,鼓励背后是规范,对于共享单车,要考虑的或许不再仅仅是商业模式,对单车的监管或许也已经悄然上路。

  一问:该考虑盈利了?

  春节前后,创投界的两笔巨额融资让舆论重新审视共享单车行业,摩拜单车先是于1月初宣布完成15亿元D轮融资,ofo又在3月初宣布完成了D轮约31亿元的融资。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注意到,ofo此轮融资中,多家跟投方已经参与过ofo之前的融资。例如,经纬中国曾参与ofoB轮融资,滴滴曾参与B+轮融资,Coatue及中信产业基金则参与了C轮融资。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摩拜单车上,摩拜历轮融资中,愉悦资本、创新工场、红杉、高瓴以及华平投资集团也是常客。

  然而对于这种情况,一方面或许意味着资方对企业前景的看好,然而另一方面,新股东面孔的减少是否意味着资本的不看好或者不敢投呢?这种质疑,也时常见诸于投资圈内。

  资本是逐利的,一轮一轮的钱砸下去,为的是能见到投资回报,不过,目前普遍认为,共享单车企业仍未能盈利。易观国际分析师张旭向记者指出,类似于摩拜、ofo这样自带互联网基因的企业可能在运营模式上走的更远,但是它们目前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

  谈到D轮过后,是否要考虑盈利的问题时,摩拜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公司的现金流和盈利情况是比后面的公司加起来都要好,“首先,现在还不到对外披露的阶段;其次,我们现在也还处于快速发展的资本投入期,现在每周都会进入新的城市,在原有的城市中,基本上我们都会拥有比同行多的车辆。”

  ofo方面人士则向记者表示,何时盈利属于战略性问题,并且公司D轮融资虽然已经公布,但还没有完全结束。

  如果要评判两家企业的运营成果,则需要参考其它数据,例如摩拜表示,目前已进入国内26个城市,拥有100多万辆自行车,同时第三方数据显示摩拜的用户量为1000多万;而ofo则表示,目前已进入国内外近40个城市,连接单车数量超过100万,注册用户数超过2000万。

  二问:免费骑行真的值吗?

  经过D轮融资后,无论摩拜还是ofo似乎都是弹药满满,除了加大单车投放外,大规模的免费骑行活动也必不可少。记者注意到,摩拜与ofo已经连续两周在每周的四、五、六开展免费骑行,而本周由于两会关系,两家企业也先后宣布本周北京地区骑行免费。

  摩拜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两会期间希望更多代表、委员以及大众来体验共享单车,希望将绿色出行的方式推广到更多群体中;而ofo方面的人士则告诉记者,ofo不仅仅在两会期间推出免费骑行,之前也有,“我们的免费活动都是公益性质的。”

  不过,对于类似免费活动是否会持续下去,两家企业人士都表示,目前尚未有定论。

  张旭曾向记者表示,免费骑行实际上还是沿用之前专车时价格战的模式,依靠优惠活动达到引流的目的,从而获得更多用户。不过对于这种说法,ofo人士回应记者,“不需要从活动中获得什么。”

  摩拜方面则回应称,目前,关于免费骑行的各种评论都会有,但是从公司的角度来讲,发展自己是最重要的。“这是一个综合的事情,不能说哪个方面是最重要的,包括我们的技术、车辆、供应链,加上我们的市场推广活动,应该可以更快地发展我们自己。”上述摩拜内部人士向记者说道。

  谈到免费骑行活动的利弊时,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副教授张效羽认为,共享单车推出免费骑行是比较聪明的做法,特别是相比于网约车每单一、二十块的获客成本,共享单车的获客成本要低很多;但是由于共享单车平台本身拥有自行车,这又使得其投资成本比网约车高。

  “虽然单车平台给消费者补贴的成本低,但是车辆投入成本高,综合起来,免费骑行活动的性价比还需要权衡。”张效羽说道。

  不过,记者也注意到了不同的地方,特别是摩拜与ofo在免费骑行活动种采取的不同方式。例如,摩拜近期的两次活动分别是与招商银行及华住集团联合推出的。

  对此,摩拜方面人士向记者解释称,由于公司股东背景更多元,近两次市场推广实际上是与股东方的合作,而合作的内容也很多,包括相互的引流。“比如,招行在它们的网站上会给用户推送我们的信息,华住全国门店的电视频幕上,也会给我们做推广;同时,我们也希望给它们带来一些独特的渠道。”

  三问:羊毛出在猪身上?

  互联网企业的发展似乎都经历了先免费再收费的过程,亦或者说,久经考验的消费者们也总结出了“羊毛出在猪身上”的经验。但是,对于共享单车企业而言,骑行真的是终极目的吗?

  纵然像摩拜创始人胡玮炜说的,如果失败了,就当做公益。但是在多数人看来,诞生两年有余的共享单车们仍然没有找到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式。不过免费骑行的出现,似乎也预示着单车企业正在争抢下一个入口。

  张效羽向记者分析道,互联网公司都是这个特点,从一个服务开始,把支付、社区做起来,暂时免费,之后可能会做其它东西,如果仅仅是“互联网+自行车”肯定是不会融到那么多钱的。

  “免费活动希望获得用户以利于在别的业务上发力,但是假设大家都习惯骑自行车,这个也是一个很大的用户群体,互联网关键是获得用户,假如中国每天5000万人用自行车,只要打开单车app也会有很大流量。”张效羽说道。

  此外,记者注意到的一组数据或许也能说明一些问题。根据摩拜、ofo向投资人披露的财务模型,中国共享单车市场一年的收入,在理想情况下,也就是180亿元到300亿元,相比于滴滴代表的网约车,其市场预期规模超过5000亿。

  不同之处在于,共享单车的客单价只有五毛到一块,按180亿元年收入计算,一年起码会产生180亿单的数据,折合下来每天将有超过四千九百万单的交易,而当前几乎垄断中国市场的滴滴,每日撮合的订单量不过千万单。

  当然,对于这种算法,这意味着共享单车蕴含着成为下一个入口级应用的巨大潜力。也有质疑认为,高频并不意味着赚钱。

  在谈到是否计划通过单车拓展其它业务时,摩拜方面人士告诉记者,公司会跟股东做各种探讨以及跨界的可能;但是,从目前来看,都还不到披露的时候,但是仍然会做很多的尝试。

  谈到这一问题时,ofo方面的人士则表示,目前还没有拓展其它业务的考虑,暂时也没有获得这方面的消息。

  四问:单车已经背离共享初衷了吗?

  近期,关于共享单车的指责也时常出现,特别是在新一轮投放后,共享单车的乱停乱放,带来了城市管理的困难,现在的共享单车,不是现有存量的有效利用,而是增量的不断抢夺。

  另一个层面,人们也愿意拿共享单车与当年的网约车作比较,网约车平台被认为是轻资产的代表,平台没有车,也没有雇佣司机,但是共享单车企业确是实实实在在的重资产,因为车都是自己的,而且造价不菲。

  基于上述认识,不少人认为共享单车失掉了共享本质,造成了另一种的资源浪费。然而,事实到底如何?企业如何看待这种说法?

  摩拜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共享经济分很多种,一种是平台型的,也就是用第三方资产来做共享;另外一种就是一个产品服务系统,以单车为例,产品服务系统的概念意味着,从产品特性上讲,单车原始的特性是一对一,即一辆单车服务于一个人或一个家庭,但是通过对产品系统改造之后,单车变成了一个服务系统,可以在一天内服务于多个人,“从这个意义上讲,它是共享的,通过模式、技术创新,把这些东西串联起来了。”

  张旭也向记者表示,不能因为这个行业进入的企业多,就说它的共享本质消失了,其本质依然存在,模式也没有发生根本的改变。

  ofo方面暂时没有就这方面的问题回复记者。

  在记者看来,共享单车企业可否变更为类似控股型企业,对业务进行拆分,下设重资产的单车企业(意味着单车所有权),以及轻资产的单车运营企业(单车经营权,类似于网约车平台)?

  摩拜单车有关人士向记者分析指出,在这种模式下,好比一家自行车生产商向某个单车平台做投放,并由平台的运营团队来运营,这种模式最后将演变成融资租赁或者采购后分成。“然而,我看不出这种变化有太大的意义,第一,自行车厂没有特别强的动力去做这个事情;第二,自行车厂也没有特别强的资本去做这个事;第三,最后的分成都是运营平台来决定,对于自行车生产商凭什么信得过你?”

  不过,该人士也向记者表示,某些城市的创业者愿意出钱,然后由共享单车企业出车并负责运营,这也是一种轻资产的模式,相当于某种程度上把股份众包出去,把风险也众包出去了。“但是,从公司发展角度,肯定是优先占满我们可以占满的一二三线城市,最末端的才可能会考虑众包。”

  五问:面临监管有何应对?

  今年两会前夕,上海黄埔扣押4000余辆共享单车,原因不外乎乱停乱放,给基层管理带来压力;而在北京的门头沟及朝阳区均出现过共享单车因违规停放等原因被集中收缴的情况。

  两会期间,共享单车同样是热们话题,记者注意到,包括交通运输部、上海市及北京市,都在近期提到过共享单车的问题。

  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表示,共享单车是一种模式创新,积极鼓励和支持,鼓励各地人民政府因地制宜、因城施策、加强管理。

  上海市委书记韩正也表示,共享单车是一种创新举措,应该鼓励和支持。“现在上海共有750万辆共享单车,每天使用大体超过100万辆次,这表明老百姓对它很欢迎,共享单车已经不只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北京市人大代表宋慰祖则提出,应该为自行车停放创造充足的硬件条件,也就是应加密建设自行车停放区。宋慰祖表示,自行车停放区可以设置在主要地铁进出口、公交车站等比较集中的地方,甚至可以在住宅小区内划出专门的共享单车停放区。“

  谈到共享单车的监管问题,张效羽向记者表示,虽然政府部门提到对共享单车鼓励、支持,但是鼓励背后还要有规范,“无论是网约车,还是共享单车,最宽松的时候就是还没有出政策的时候。”

  张效羽认为,未来可能会出台的措施包括停车规范制度,甚至还会要求停车收费等;但是,他也指出,出台相关政策也会有一定利好,比如,对于毁坏、盗窃单车的行为,可能行政规范就会要求打击这种行为,保护企业的利益。

  摩拜内部人士认为,共享单车实际上是一种交通方式的增量和转型,用市场化的办法解决了传统的政府用自己的钱去做,但做不好的公共职能的问题,也因此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共享单车管理是可以通过精细化管理及绣花式的管理来提升、充实、改进的,城市空间非常宝贵,但是也可以非常有效集约地进行利用,当然这方面是需要政府、企业和用户一起去做很多努力的。”

  在谈到监管问题时,ofo方面的人士则回应记者称,具体情况会研究后再做决定如何应对或者回应。“现在一切事情都有可能,我们不能以某种可能性来做我们的规划,我们要实打实地做,知道确切消息才去做相应的调整。”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