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上市公司高管:董秘去哪儿了

2017年02月20日 05:52 投资者报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专访建行董秘陈彩虹——董秘:不被市场了解的“协调人”是时候亮出自己了

  《投资者报》记者 张诗雨

  按理说,在上市公司高管中,董秘应该是和投资人接触最直接、最充分的人之一,但很多投资人对于董秘的具体工作却不知就里。

  董秘也有很多时候要忙于公司内部事务,但对于他们究竟是如何忙碌的,投资人也知之甚少,以至于建设银行董秘陈彩虹对《投资者报》记者说:“对于董秘到底是做什么的,不仅投资者不了解、政府部门不了解,甚至单位的很多同事也不了解,有人说这个位置太舒服了,其实,这完全是误解。因此,我认为董秘有必要把自己亮出去,要让人们了解董秘这个职位对公司的意义,否则国内公司的治理结构永远完备不了,永远在探索。”

  那么,董秘究竟承担上市公司的哪些工作?他的一天通常是怎样度过的?履行好哪些职责才称得上是“称职董秘”?在上市公司与投资人的接触中,董秘又起到了哪些不为外人所知的作用?曾写下《董事会秘书究竟是种什么动物》的陈彩虹接受了《投资者报》的专访,详细为投资人解答了种种问题。

  记者:在您眼里,董秘的职务具体是做什么的,在上市公司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陈彩虹:2007年我接到通知让我做董秘的时候,我给我父亲打了个电话,那时候我在建行的一个分行当总经理,我父亲听到我的职务要从总经理变成董秘,他先是半天没说话,最后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你这么大年纪再做秘书吃得消吗?”这句话说明什么问题呢?老百姓对这个职位不了解。

  2009年3月,美国银行的CEO到建行来访问,他在接受我们宴请的时候问了两个问题,其中一个便是董秘是做什么工作的?当时在餐桌上,我就对他讲,首先,我们不是做饭的;其次,我们不是端饭的;最后,我们也不是点菜的。我们只是在这个场面上来维持宴会正常运转的一个人。

  对于董秘,有个很接地气的说法,在英文中叫coordinator,翻译成中文就是“协调人”。这个美国银行的CEO一听好像他们也有相对的职务,叫做公司秘书,跟我们类似,但也不完全相同。

  这两个例子说明什么问题?不光老百姓不懂董秘是干什么的,就连国外的同行对董秘的身份也很困惑,它是一个不被中国老百姓和社会各方了解的“中国特色”岗位。

  记者:在您看来,一个优秀的董秘需要做好哪些工作,在实际工作中又面对哪些困惑?

  陈彩虹:要想了解董秘的工作内容,得先知道董事会的常规工作,我认为董事会主要做三件事情,第一做决策,通过议案;第二为需要研究的问题做调研;第三走程序,很多事情需要董事会程序去完成。围绕这三方面,董秘的工作就是给董事会的决策做智囊、为研究工作做助手、为程序事项做服务。

  我很早就在逻辑上知道董秘是干什么的,但实际上做起来发现还是有困惑。首先,董事们认为战略和决策问题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不需要你来做智囊,我也就很长时间没去做这方面的工作。其次,董事会研究的很多问题,对于董事自己也是有难度的,介入其中要耗费太多时间,还难有成果,也就先放弃了。

  因此,我任职后的前期工作,主要是做好程序方面的服务。这也让我迅速成为这个领域的“技术高手”。只要是治理程序上的问题,通常找我就能解决。我虽然不是学法律出身,但一般学法律的也没有我更了解治理程序问题。但这样的董秘绝对不是一个好董秘。现在有很多金牌董秘的评选,如果仅凭这些,就给董秘一块金牌,其实含金量是很低的。为什么?因为他或她没有帮董事会解决大问题。

  最近几年我们高层发现我的研究能力其实也不错,所以就希望我多给董事会决策做智囊、给调研做助手的工作,因此我这两方面的工作也在逐渐增加。这几年我自己带队跑了几十家分行,还直接牵头了流程银行、产品创新、农村惠农金融等研究,并深度组织和参与了我们行转型发展规划的制定。

  所以我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把上述三件事情都做到极致的才能叫做合格董秘,才算有点含金量。

  记者:我们知道董秘很忙,您能否为我们描述一下日常工作的一天是什么状态?

  陈彩虹:我把董秘的日常工作概括为一句话——不是别人找我开会,就是我找别人开会。光是今天上午我就有三个会,第一个会是召集中国银行业股份制改革史的写作准备会,我们是编写单位之一;第二个是我们全行2017年的工作会;第三个会是参加讨论、选择我们行新楼的设计方案会议。

  为了对这些会议做好前期准备工作,我7:30分就到了行里,吃了简单的早饭,就看为会议准备的提纲。会议要开出效果,必须提前做好准备,免得仓促应战。例如,第二个会议,为了把准备工作做到位,我把该找的材料也都找到了,包括四大行当前的市场占比,我们行2016年的业绩情况,行里目前新兴业务、战略业务的进展状况等,做到心中有数了,主持会议时就能讲到点子上。

  我一上午基本就耗在这三个会议上,其间偶尔接个电话、我签个字这些都不算在内。一直到中午12:30分,我才吃饭,然后休息十几分钟,又一个电话打来了,告诉我下午董事会有个会议,大概要从14:00开到17:30分,需要我参加。

  这就是一天参加的会议,如果我在行里的话,大部分时间都是这种状态。

  记者:最后,请您介绍一下贵行董秘办或其它部门日常是如何与投资人沟通和联络的?

  陈彩虹:我们每一个季度要都会公布一次业绩,每次公布业绩之后,我们会专门召开一次投资者交流会。交流会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开现场会,邀请一些大的机构投资者来参加。另一种形式就是网络交流会,因为网络的公开、直接,投资人要是愿意来随时都可以提问题。

  我们董事会办公室(董办)也时常安排现场接待投资者,这些投资者主要是一些投资银行、中介,此外还包括一些咨询机构介绍的投资者。因为我们有太多的投资人,不可能谁都接待。于是,我们就有选择地接待,就是先由中介安排好,我们一拨一拨来接待。我一年大概要接待一二十拨这样的投资者。

  董办投资者关系处主要负责和投资人的日常联络。同时,投资人还可以通过拨打95533(建行客户服务热线)向我行咨询问题,对于一些投资人常见的问题,我们董办已经把它编成了具体资料交给了95533。

  一些简单的,比如说建行地址在哪之类的问题,投资人可以到我们网上的投资者关系里面去查阅。

  在维护投资者关系问题上,应该讲现在我们能使用的手段都使用上了,我们尽量让投资人的一般性问题通过简单途径就能解决,对于常规问题,投资人通过拨打95533、登录官网查询就可以得到解答。如果这两种途径就可以把问题解决了,投资人就不用通过更复杂的渠道来解决疑问了。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