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贫困地区的男女平等事业

2017年02月14日 17:51 新浪科技 微博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比尔:贫困是性别歧视的帮凶。(比尔:这句话是博诺曾经对我说的,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他在用词表达方面颇有一套。注:博诺,即Bono,本名保罗·大卫·休森)社会越穷,女性的权力就越弱。女人是否可以出门,是否可以和其他女人交谈,是否可以工作挣钱,这一切都由男人说了算。男人还能决定是否可以打女人。世界上最贫穷社会中男权至上的现象让人瞠目结舌。

  梅琳达:这对社会也危害不小。限制女性的权利会让所有人都贫困。好在当一个社会变得更加富裕时,女性在该社会中的地位也随之提高。(梅琳达:女性权利和社会财富呈正相关。在性别平等方面做得最好的国家有丹麦、瑞典和挪威。男权至上最严重的国家有尼日尔、索马里和马里。)但是如果一位生活在贫穷国家的年轻女性等到国家富裕那天才能获得更多的权利,又有何意义?她当下要如何争取到更多权利?

  比尔:梅琳达和我一次又一次地发现社会的变革源于人们之间的交流——这正是女性团体的神奇之处。如果你去一个村里观察,很难看到男性团体中的所有成员之间互相分享信息。通常情况是村里有一位最大的领导、还有几位服务该领导的幕僚以及一群在这几位幕僚手下工作的人。这种等级制度扼杀了交流,让人们无法谈论真正重要的事。女性团体就没有这种阻碍,所以她们更擅长传播信息,推动变革。

  梅琳达:目前仅在印度一国,就有大约7500万名女性参与自助团体。我们希望能提升这个数字。也许这些团体成立的初衷是为了帮助女性获得贷款或分享健康实践,但是团体开始正式运作之后,女性成员可以自由决定未来的发展方向。这才是真正的女性赋权!

  比尔:让我们触动最深的一件事就是帮助印度的性工作者建立一个社会团体,让她们有一个可以谈论如何预防感染艾滋病毒的地方。我们这么做是希望她们互相鼓励,坚持要求客人使用安全套。但我们当初的设想还是太过局限了,这些团体除了帮助这些女性预防艾滋病毒感染以外,为她们在人文关怀方面也带来了非凡的裨益。(梅琳达:女性从何处获得发声的力量?从其他女性那里获得。)

  梅琳达:这些团体首先采取的行动之一就是帮助成员减轻耻辱感。这些女性受尽他人的排斥,唯一接受她们的只有彼此——减轻耻辱感以后,内心的创伤才会开始愈合。因此当比尔几年前告诉我他安排了与一些妓女会面时,我为他感到骄傲。我也这么做过。作为一名在民风保守的德州达拉斯长大,在天主教学校上学的女孩来说,我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我会与性工作者会面,并且在会面结束后对她们产生钦佩之情。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比尔:沃伦,如果我们可以带你去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让你亲眼看看你的投资情况,那么我们很可能会带你去见见性工作者。我在班加罗尔见了一些性工作者,听她们述说自己的生活时,我落泪了。其中一名女性告诉我们,她被丈夫抛弃了之后开始从事性工作——这是养活她的孩子们的唯一办法。她所在社区的人们了解到这一情况后,逼迫她的女儿退学,这弄得她的女儿跟她势不两立,还以自杀相胁迫。

  那位母亲承受了社会的蔑视、女儿的怨恨、性工作的风险和去医院接受艾滋病毒检测的屈辱,在医院里没人愿意理她、碰她、与她交谈。然而在那次会面中,她却能带着尊严地向我讲述她的故事。这个团体中涌现出的女性领导是如此的坚强,对其他女性成员也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梅琳达:这些社会团体根据他们成员的需求扩展其使命。她们为了彼此倾尽全力。她们设立快速拨号电话网络以应对暴力袭击。她们建立了鼓励大家存钱的体系。她们利用金融服务帮助一部分人创业,从而离开性工作岗位。

  比尔:让这些女性团结起来,互帮互助能够带来巨大的好处。而在团体成立的初衷——预防艾滋病毒感染方面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据多份文件证实,印度性工作者坚持要求客人使用安全套有效地防止了艾滋病毒向一般人群传播。对这些女性进行赋权让每一个人受益。

  梅琳达: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全球健康行动中的一大任务就是接受那些被社会排挤的人——向被边缘化的群体伸出援手,努力让他们回归主流。于我们而言,“所有生命价值平等”不仅仅是一个原则,也是一大战略。创造各种各样的新工具固然好,但如果没有推动平等事业,那就不是在真正地改变世界,只能算是做出了一些调整。

  比尔:当女性获得与男性同等的机遇,家庭和社会就会欣欣向荣。性别平等无疑会释放女性的潜能,但其实这也会释放男性的潜能。性别平等可以解放男性,使他们能够与女性成为平等的伙伴,从而受益于女性的才智、坚韧和创意,而不是将精力浪费在打压女性的这些天赋上。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