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贫困地区推广避孕器具 关注妇女健康

2017年02月14日 17:51 新浪科技 微博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梅琳达:这是另一个我们密切关注的数字。在发展中国家,超过3亿妇女使用现代方法避孕,这在历史上尚数首次。这一数字达到2亿历经了数十年,而从2亿达到3亿只用了13年的时间——这在拯救生命方面影响重大。(梅琳达:沃伦,当我第一次公开宣传家庭生育计划时,你发给了我一条信息:“有胆识,做得对。”我还保留着那条信息。)

  比尔:在发展中国家,如果妇女两胎间隔时间为三年或更久,那么胎儿顺利成长到一周岁的几率就能增长一倍。从长期来看,妇女使用避孕药具以及安排怀孕间隔的能力成为降低儿童死亡人数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沃伦,你曾把自己的投资理念与泰德·威廉姆斯的棒球击球理论进行比较。威廉姆斯等待的是合适的投球,你等待的是合适的交易机会。而沃伦,我所讲的这些正是这样的机会。同疫苗一样,避孕药具是史上能够拯救生命的最伟大的创举之一。

  梅琳达:避孕药具也是史上最伟大的除贫创举之一。当妇女能够计划怀孕时间和安排怀孕间隔,她们就更有可能在学业方面取得进步,获得工资收入——那么她们就更有可能拥有健康的子女。

  比尔:她们孩子的数量也更有可能控制在她们的抚养能力范围以内。这会减轻政府公共服务的负担,让更多的女性成为劳动力,政府也会有更多的资源用于儿童教育。

  梅琳达:当健康、受过良好教育的一代年轻人加入劳动力后,整个国家就走上了脱贫的道路。但这一切的发生绝非偶然。过去50年中每一个成功脱贫的国家都扩大了避孕药具的普及程度。

  比尔:刚建立基金会那会儿,我低估了避孕药具帮助家庭脱贫的能力。我认识到这一点是因为梅琳达很会讲故事——这包括她提取故事素材的能力。当我还在微软上班的时候,她每次外出考察回来都会与我分享途中的所见所闻。(比尔:每次梅琳达外出考察的时候,她会跟所有人交流并带回一些无法从图表中获取的见解。)有一次数据上说家庭生育计划诊所“储备充足”,但梅琳达了解到这些诊所实际上只提供避孕套,而大部分女性都不会要求她们的另一半使用。

  梅琳达:那次旅途中跟我交流过的妇女大都提到了避孕药具。我还记得在尼日尔碰见的一位名叫萨迪的母亲,在我们交谈时,她的六个孩子都在争相引起她的关注。她告诉我:“如果让我再生孩子是不太公平的,我连抚养现在这六个都很困难。”

  在肯尼亚的一个贫民窟,我遇见了一位叫玛莉的年轻母亲,她使用废牛仔裤布料制作背包并出售,以此为生。她邀请我到她家中做客——那是她平日缝纫布料和照看两个年幼孩子的地方。她使用避孕药具的原因正如她所说:“日子过得艰难。”当我问道她丈夫是否支持她这样做时,她说道:“他也知道日子过得艰难。”

  比尔:目前发展中国家仍有超过2.25亿名不希望怀孕的女性无法获得避孕药具。印度北方邦最近一份对年轻人的研究表明,64%的20岁以下的已婚女孩希望能够推迟怀第一胎的时间,但是只有9%的受访者使用了现代的避孕方法。

  梅琳达:“家庭生育计划2020”是盖茨基金会参与的一个全球合作伙伴项目,该项目计划在2020年之前将能够获得避孕药具的女性人数再提升1.2亿。我们目前重点关注南亚和非洲,在这两个地区分别只有三分之一和少于五分之一的女性使用避孕药具。

  比尔:这一数字在过去四年中增长幅度最大,但如上图所示,任务时间已经过半,但目前我们只完成了既定目标的四分之一。我们需要提速。

  梅琳达:目前的挑战在于要在避孕药具方面给女性提供尽可能多种选择,这样她们能够从中挑选符合自身情况的避孕方法。

  最新的一种方法是一款药效可持续三个月的避孕针剂,装置非常小巧,药物和针头合起来不过巴掌大小。该针剂操作便捷,光是设计本身就有助于避孕药具的普及。我与一位带孩子来打针的女性交谈时,她说:“我的打针问题该如何解决呢?为什么我要在如此炎热的天气里走上20公里路才能打到针呢?”不过现在情况不同了,医疗人员会去她的村子给她打针,她再也不用去遥远的诊所找护士了。未来她还可以在家里给自己打针。

  比尔:这些改变正在发生,而这令人振奋。但是我们还面临一个“老大难”的挑战:如何确保人们理解避孕药具拯救生命、终结贫困的作用。

  梅琳达:公众倡导者十分重要,这也是为什么我过去扮演了这样的角色。但最好的倡导者莫过于当地社会中德高望重的人士。几年前在塞内加尔的时候,我拜访了几位伊玛目,他们当时说到避孕药具符合伊斯兰教的教义。其中一名年轻伊玛目的几个孩子年岁相差很小,他告诉我们:“我的妻子死于难产,这都是我不让她使用避孕药具造成的,而现在只剩我独自抚养我们的孩子。”说完他的泪水便淌了下来。如今他通过分享自己的故事拯救着他人的生命。

  比尔:男性的支持很关键,特别是丈夫的支持。但是还有一点也很关键——那就是其他女性的支持。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