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分享”死掉一大片 幸存的旅游创业公司还能怎么走

2017年01月24日 09:02 新浪科技 微博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界面 饶文怡

  接受界面新闻采访不久之前,面包旅行的CEO彭韬刚刚组织了一场秘鲁+玻利维亚的南美跨年之旅。这次跨年之旅总共持续了19天之久,在自己的面包旅行账户上,彭韬用超过500张照片记录了自己这次行程的全过程。

  对于他而言,这一长串的记录,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自己过往遗憾的弥补。

  “2008年的时候,我去过一次智利,那时候玩得非常开心,”彭韬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但是因为后来换了电脑,保存的相片都没有了,后来我有时候还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去过这一次旅行。”

  出于对过往经历进行保存留念的初衷,作为技术男的彭韬希望能够制作出一款工具,来满足旅行过程中的这个痛点。“每个人在旅游的时候,都会希望能够通过一个方式,把旅途中一些难忘的时刻记录下来,”他说。

  2012年1月,彭韬开发的这款工具正式上线。最初的时候,它的名字还是“遨游记”,功能也比较简单。用户可以在旅游途中拍摄照片,添加文字描述;然后上传到云端进行备份。通过处理后,这些文字和图片会被整合“线路日程”页。页面上的旅行要素将结构化提炼呈现。

  之后,为了满足用户更深层次的需求,时间和空间信息被加入其中,游记也因而得以与地理信息整合在一起。到了2012年5月,“遨游记”也正式更名为“面包旅行”。

  乍看之下,面包旅行的基本功能和微信朋友圈没有两样:都是能够进行文字以及图片的分享,并且加上时间地点的标注。对此,彭韬说,面包旅行和微信朋友圈的最大不同点在于,朋友圈分享的旅游信息是散乱的,而面包旅行就没有这个问题。

  “每条朋友圈就只能发九张照片,照片之间又不一定有关联,所以会显得很散,”他说,“但是面包旅行里面每张照片之间都有时间先后顺序,这样就可以把前后的信息串起来,像一条线一样。”

  这种结构性的呈现方式,也在推出之初为面包旅行赢得了科技群的一些好评。果壳网的测评文章就认为,相比于同样有游记功能的蚂蜂窝,面包旅行的产品更具条理性。

  不过,彭韬也直言,自己在推出面包旅行之初,对于市场并没有太深的了解。起码在当时,他并不清楚这款工具能够为自己带来什么。

  但无论如何,2012年是游记类初创公司的“发展元年”。除了面包旅行外,同期涌现出来的同类公司还有蝉游记、淘在路上等一二十家。其中,由前网易网站产品部总监纯银创办的蝉游记,也获得了不少的关注。不同产品之间的竞争,也从那时候起变得不可避免。

  “三个产品各自都有自己的粉丝群,一个好的领域自然也会吸引很多玩家来参与,”彭韬似乎并不愿意过多提及当时的竞争;他表示,那些都已经是“陈年往事”,但自己并不抗拒这些竞争,“这些也是改善自己的一个方法。”

  而在竞争的过程中,彭韬也找到了自己认为最适合面包旅行的发展方向。

  “最初的时候,我们的定位就是一个工具,而工具的最大价值都是它的利己性的。”彭韬说,他们首先做的就是把这个工具的记录功能做好,为用户提供价值,从而让跟多的用户愿意在面包旅行上上传优质内容。

  彭韬透露,在此前发展比较快速的时段中,面包旅行的平台上每天几乎能新增2000条游记,日活达到了数十万。到目前为止,平台上已经积累了上亿张照片。在彭韬看来,这些内容就是面包旅行最宝贵的资产。

  对面包旅行来说,足够多的优质内容,帮助它们从一款纯工具变成了一个媒体平台,也为它们的后续发展创造了可能。彭韬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借助内容,面包旅行逐渐开拓了广告推广、品牌营销等营收渠道。

  “在信息不断增加之后,用户可以参考已有的游记,安排自己的出行日程。”彭韬说,面包旅行会在页面上,进行住宿、餐饮、购物等消费领域的推广;由于面包旅行的用户群体以中高端人群为主,当中的推广在某种程度上也能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从而影响消费习惯。

  除此之外,高端定制游也是面包旅行找到的盈利方式之一。2014年4月,面包旅行收购了年收入过亿的线下旅行社山水假日旅行社,开始试水O2O。前文提到的“南美跨境游”,就是面包旅行推出的一款定制游产品。

  彭韬透露,目前公司整体收入上,广告营销的收入占到了约70%,并且已经可以让面包旅行这款产品自负盈亏;而高端定制游的收入比例大约在30%左右。

  之前接受界面新闻的采访时,彭韬曾经描述过面包旅行发展的三阶段:“第一阶段是记录分享工具;第二阶段是资讯工具;第三个阶段是交易平台,即把旅游产品绑在结构化的兴趣点上,引导顾客在获取内容时进行预订。”

  根据他的设想,面包旅行已经基本走完了三个阶段,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把优势夯实。

  资本市场也在不断肯定着面包旅行的成绩。2014年12月,它们获得了腾讯领投的5000万美元C轮融资。这并不是一个小数目。

  然而,到了2016年,市场变了个脸。在蝉游记被携程收购后,纯银带领着原来的团队在2015年底又开发了一款游记应用“氢气球旅行”,希望继续在这个方向走下去。但到了2016年9月,纯银在自己的微博上宣布氢气球旅行融资失败,项目关闭。

  而在早前的2016年6月,淘在路上也向供应商们发出公开信,称因经营陷入困境,将进行资产重组以谋求新的商业转型。

  “资本寒冬的影响肯定是原因之一,从根本来看,资本其实是一根指挥棒,引导着投资人们关注的方向,”谈到同行的没落时,彭韬说。

  在此之外,事实上,游记攻略这一块市场想象空间本就不大。在多家公司纷纷进入之后,行业的天花板已经显现——无论是什么公司,前期的声势多么浩大似乎都绕不过“内容-电商”这个变现链条。

  这样的链条本就简单,在2015年10月,携程与去哪儿两大OTA走到一起之后,更显脆弱。彭韬认为,在两家巨头完成整合后,小公司们的咽喉已经被它们扼住,空间越发狭窄。“这种垄断,已经让行业失去了想象的空间,所有愿景一下子就坍塌了,”他说。

  对于像面包旅行这样硕果仅存的初创企业来说,尽管它们在前期所创造出来的成绩并不算差,但是在市场空间越来越小的情况下,在原有的方向上继续蒙头狂奔已经没有了太大意义。它们必须找到新的路线,来保持自身的竞争力。

  2015年12月,青山资本的投资经理吴云飞在青山资本的微信公众号上撰写了《说携程拦路的,你绕着走不就行了》一文,表达了他对于在线旅游市场的看法。他认为,尽管携程这样的巨头尽管毫无疑问地占据着市场主导的地位,但由于旅游行业市场规模实在太大,总会有它们所触及不到的地方;而这些地方就是创业公司的机会所在。

  彭韬的想法与上述观点多有类似。在采访时,他将这类OTA巨头比作了曾经横亘在丝绸之路上的奥斯曼帝国。“以前的行业中,OTA的确是绕不开的,但是现在商业世界不同了,此路不通我还可以绕路走,”他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2016年6月,市场风声鹤唳之时,面包旅行对外宣布了新产品“面包猎人”的上线。

  根据官方的定位,这是一款主打同城出游分享的平台,参与当中的主体包括了提供服务的“猎人”以及购买服务的消费者,双方在平台上达成交易之后,再在线下完成交易。总的来看,这款新产品是共享经济与O2O模式的结合,也满足了旅游行业中对于消费升级的需求。

  “我们的团队发现,面包旅行上其实有一些用户的生活是特别多姿多彩的;又有一些用户比较内向,对新鲜事物没有胆量迈出第一步,我们就想着做一个平台,把这两部分的用户撮合起来,”谈到选择这个方向的原因时,彭韬解释道。

  在过往,市场上并不是没有同类型的产品。各色网站提供的林林总总同城活动平台中,豆瓣同城也许是最为出名的一个,不完全统计下,目前它们在中国大陆地区的注册用户数就达到了5000万。但这些平台始终没有一家能够一统市场,这也给了后来者进入的机会。

  2016年初,彭韬开始在面包旅行内部主导面包猎人的开发,在前路未知的情况下,他首先要做的就是说服生意伙伴和投资人们。

  哪怕有着如此庞大的用户基数,豆瓣同城的问题依旧很明显。由于活动都是非标准化的,平台难以统一活动的组织和发布,因而始终无法很好地通过这些用户来变现。更多时候,豆瓣同城给人的印象只是一个松散的布告板,用户有什么活动消息就往上一贴,能否吸引到同好全看运气。

  “团队成员们肯定是觉得有利有弊的,”彭韬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他们会认为,非标准化的话,产品肯定很难规模化扩展。但是我作为一个创始人,还是做出了最终的决定。”

  他说,在创业过程中,这种“赌博”的心态和直觉是不可避免的,“所有的结果都有不确定性,那你走还是不走?”

  出乎意料的是,投资人反而支持彭韬的这个决定。“整个2016年,旅游行业的创业公司都比较悲惨,这一点投资人也看在眼里。他们知道原路不通,所以与其看着我们走不归路,还不如支持我们去探索。”

  但在商言商,即便是探索,彭韬也需要想出一个可行的商业模式。同样是想造一个同城活动的平台,他则是希望将共享经济的模式加入其中,“我们让一些用户可以分享他们新奇的想法,从而获得精神和商业上的回报。”

  除了非标准化,难以扩张的问题外,面包猎人需要面对的问题还包括用户粘性。在知乎上,就有用户质疑这类平台的价值,称“交易双方完全可以在建立初步联系后,绕过平台,在线下达成后续交易”。这样一来,平台的角色就显得十分尴尬了。

  在彭韬看来,导致这种情况的根本因素在于平台的用户粘性是否足够,以及能否为用户创造价值。在采访的过程中,彭韬提到最多的词语就是“价值”,这和他曾经创办面包旅行时的思路一脉相通。

  “对于用户来说,他们可以从平台上获得很多周末出游的选择;对于猎人来说,他们能够通过平台获客;我们还会在整个交易的过程中制定基本的规则,提供保险等保障服务,为双方提供价值,”他说。

  诞生之后的面包猎人,已经成为了面包旅行的重点所在,彭韬说,公司里的80多名员工,有大约40人参与到了这个产品的运营之中。目前,面包猎人每周最高的订单数能够达到两万单,平均每周也有超过一万单,客单价大约在50-100元这个区间内,平台上的“猎人”数量也已经超过了一万名。在每一笔的交易中,面包猎人会抽取8%-20%不等的佣金,取决于平台在交易中投入的时间和资源等。

  面包猎人是旅游创业领域发生剧变后,彭韬和他的面包旅行走出的第一步。未来这个平台到底会发展成怎样,依旧是个未知数,但彭韬觉得,探索还会继续。

  “我对于之后的发展还有很多想法,”他说,“比如,以后会考虑怎么进入民宿这个行业等。面包这个品牌现在已经是一个IP,接下来就是怎么利用了。”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