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情VR的冯鑫:颠覆这词没法定义 VR也只能颠覆一两个方向

2017年01月16日 10:45 新浪科技 微博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新浪科技 谭宵寒

  进入2015年下半年,人们发现,这家曾被人们视为足够幸运的公司也挽不住A股市场整体下跌的趋势,三百多亿的市值到现在仅剩三分之一,虽然在很多场合冯鑫表现出对于这些账面上的起起落落并不在乎。但在行动上,冯鑫和暴风必须为上市公司的利润考虑。

 图为暴风集团董事长、CEO冯鑫 图为暴风集团董事长、CEO冯鑫

  2016年上半年,暴风魔镜从母公司暴风科技(现暴风集团)剥离,这家正处于快速发展期或者说是处于大规模烧钱期的公司无疑会拖累上市公司的业绩;而在今年的1月12日,暴风集团投资的暴风新文化公司成立——在官方定义中,暴风新文化被描述为一家以科技+文化+旅游为本,以VR、AR为核心,专注文化旅游等领域的IP投资、项目孵化和产品运营的公司。在应用中,它打造了旅游场景的预体验,旅游观光、景区、城市体验中心,以及文博类、景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类智能化IP。

  无疑,冯鑫所钟情的VR依旧是这家公司的核心之一,甚至在业务协同上,新文化公司的许多业务实际上也是由暴风集团和暴风魔镜共同支持,但它却没能被划入同属VR业务线的暴风魔镜。“这是一家能贡献利润的公司,这对上市公司是有帮助的。”在新公司成立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冯鑫说,“至于说成立这家公司就能拉升股价,不可能。”

  在某种程度上,暴风新文化更像是由暴风集团控股的暴风魔镜的子模块,“或许有一天它就独立了,或许有一天它就被暴风魔镜并购了。”只是这或许要等待一个VR行业整体快速发展的良机,“上半年很热,下半年就不热了。”他略有无奈。而同时,对于VR的作用,冯鑫也不称之为颠覆。“颠覆这个词我没法定义,拿理科思维,颠覆起码要做到60%的不同,或许只有VR电影和VR社交能做到。”

  而在行业遇冷期成立这样一家公司多多少少又反映出冯鑫对于VR的某种热情,”我对VR情有独钟。” 他说。但同时,这家公司的成立也是实验了许久后的选择。

  李媛萍是新文化公司的发起者——暴风新文化执行总裁,她的身份还有暴风集团副总裁和暴风集团营销中心总裁。起初,她负责帮助VR实现商业变现,但从第一个案子起,她发现,接连接下的单子都与旅游相关,这或许可以证明,暴风新文化在成立之前就已经创造利润,并且收入多元——相关内容的制作费、解决方案以及旅游体验中心。

  何况,在冯鑫看来,VR+旅游是天作之合。“互联网+旅游只是提升了效率,并没有给传统旅游产生带来增值空间,VR+旅游是旅游公司能够改善自己服务的出口。”

  而成立新公司的同时,暴风新文化也宣布与重庆成立暴风VR和数字创意产业投资基金,首期拟募资2亿创投基金,将投向数字创意产业、VR内容、VR硬件创新、科技场馆建设运营、景区VR项目,暴风三级体验中心建设等。

  产业基金,这是出现在暴风集团新动向里再熟悉不过的名词了,在暴风的体系中,几乎每一块新业务的成立都将会成立一支产业基金,虽然它们的规模并不很大,公开的投资数据也并不多。这或许与冯鑫设立这些产业基金的初衷相关——产业基金会让我们知道自己去哪儿,做什么、不做什么。

  冯鑫告诉新浪科技,暴风的产业基金的投放有三个原则:其一,将来有可能为暴风贡献核心利润或必不可少的核心竞争力,即便项目可能还不够成熟;其二,暴风有能力帮助其快速成长的公司,能够成为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其三,在行业中碰到的极为优质的项目。

  与产业基金同样被人们认为撒网过多、过快的还有暴风的业务们,去年9月,暴风宣布了它的“N421”计划:依托4块屏幕(PC、手机、VR、TV),打造2块核心的内容再生平台(影业、体育),以DT这1项核心技术打通平台与服务,此外到现在,暴风金融和暴风电商产品已经上线,整个体系显得过于庞杂,短时间铺开这些业务也略显激进。

  “我们要屏幕、要内容、要商业,是一个基本逻辑,只是无论财力资源还是团队人才资源包括业务的理解和学习,都需要时间。”

  对于冯鑫这样的企业家而言,这个局早晚都是要布的。

标签: VR暴风冯鑫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