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变局令上海家化元气大伤 资方管理层再动荡又有CEO离职

2016年12月05日 05:16 投资者报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投资者报》记者 潘亦纯

  由于资方和原管理层存在矛盾,被视为行业龙头的上海家化在被平安收购后未能延续昔日辉煌,资方代表谢文坚黯然离场。

  都说资本无情,阻碍赚钱的人终究会被拖出局。三年前是葛文耀,现在轮到了谢文坚。11月26日,上海家化发布公告称,谢文坚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包括董事长、CEO、总经理之内的所有职务。

  然而就在半个月前,谢文坚还在“双11”狂欢夜上为公司站台。业内人士解释称,或许是业绩不佳导致谢文坚此次出走,最新财报显示,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已跌去近五成。

  实际上,自2011年平安信托入主上海家化以来,资方与原管理层之间的矛盾频发,内斗不断,外界对公司状况颇为关注。

  此外,之前一直流传的平安将出售上海家化的谣言也并未成真,2015年9月,平安信托持有的股权转到了平安人寿名下,近期,平安人寿还进行了增持。平安集团方面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平安会一如既往支持家化,也对家化的未来充满信心。”

  无论如何,上海家化新一轮人事变动风波已基本结束,引入的张东方担任总经理及CEO职务,此前曾任维达国际CEO。对于人事变动、公司治理等一系列问题,上海家化进行了部分回应。

  离职后被前任举报

  在3年前的资本大战上,股东方选出的职业经理人谢文坚正式担任上海家化董事长一职。据公开资料显示,谢文坚早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化学系,此后留美,先后在波士顿大学和纽约大学获得生物化学硕士及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在入职上海家化之前,谢文坚曾于2000年进入强生(中国)医疗器材有限公司,供职期间,谢文坚凭借优秀业绩不断得到晋升,历任部门销售总监、商务总监直至部门负责人。随后,谢文坚被调往中国台湾地区,出任强生医疗台湾区总经理,2006年,谢文坚升任强生医疗中国区总经理一职。2013年,他加入上海家化并担任董事长、总经理等相关职务。

  值得一提的是,谢文坚准备进入上海家化之前,他的妻子持反对意见,但谢文坚对媒体表示,恰恰是这种复杂的局面,让他觉得这是一件既有刺激又充满挑战的事情。据了解,这也是谢文坚第一次回到本土企业工作,此前均是外资企业的工作经历。

  就在谢文坚离职后的第三天,其前任葛文耀凌晨发文,列举了包括谢文坚生活奢侈、每年出国十余次、花大价钱租办公室等行为给公司带来沉重负担,并以个人名义向家化董事会、平安集团等举报谢文坚。对此,谢文坚通过媒体回应说:“他年纪大了,随他去说。”上海家化是一家公开透明的上市公司,“这个没有什么好质疑的。”上海家化方面也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公司对市场的传言不予置评。”

  上位源于资本斗争胜利

  实际上,无论是谢文坚上位,还是葛文耀的退出,都是引入资本与原管理层相互斗争的结果。

  资料显示,上海家化是我国历史最悠久的日化企业之一,其前身是成立于1896年的香港广生行,产品包括:护肤品、彩妆等,“六神”、“佰草集”、“美加净”等诸多民众耳熟能详的品牌都源自上海家化。2001年,公司于上交所上市。

  谢文坚前任葛文耀1984年就在上海家化工作,1996年任董事长兼总经理职位,外界评价称,“没有葛文耀就没有今天的上海家化”,甚至将其称为“家化之父”。上述诸多著名产品皆在葛文耀任职时诞生并发展壮大。

  变化从2011年开始,在上海家化发展的过程中,国有企业体制形成制约,葛文耀希望能引入战略投资者,突破机制束缚。2011年,上海国资委挂牌出让上海家化集团100%国有股权,而上海家化集团又持有上海家化27.72%的股权,当时海航、复星等与平安竞争,希望买下股权,但最后资本实力雄厚的平安获得葛文耀的青睐。

  平安信托与葛文耀之间的“蜜月期”大约只有一年,随后便陷入了争斗的局面。双方矛盾点主要在于葛文耀一直力推股权激励计划遭到平安方面的阻碍,此外,平安信托入主后想变卖上海家化地产一事被葛文耀极力阻挠,在2012年12月18日的股东大会上,双方因为投资海鸥牌手表项目的分歧,矛盾进一步激化及公开化。

  2013年5月,葛文耀被免去上海家化集团董事长和总经理职务,由平安信托副总经理张礼庆替代,但上海家化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仍保留,好景不长,同年9月17日,葛文耀请求退休,辞去了上市公司董事长一职。

  实际上,资本市场对于平安信托与上海家化的“联姻”是看好的,即使是在内斗时期。Wind资讯数据显示,自平安加入上海家化以来,股价一路高升,2013年8月30日,上海家化最高股价为54.29元,收盘价为52.42元,超平安未入主之前股价的一倍有余,但自葛文耀辞职之后,上海家化股票即使在牛市也没有回到这个高峰,反而在震荡中下行,截至2016年12月2日,上海家化收盘价为27.66元,股价较高峰时期已跌去四成。

  经营三年营收几近腰斩

  葛文耀离职后,谢文坚时代正式开启,一边是将公司做大的原管理层灵魂人物的黯然离去,另一边是资本层派驻的职业经理人的风光上任,上海家化人事整顿的潘多拉魔盒正式由此展开。

  2014年6月,葛文耀一手培养的王茁总经理职务遭遇免除,董事职务也被投票罢免,而后的2015年,王茁重新回到了上海家化,但目前仍与公司方面存有劳动合同的纠纷。与王茁同时离职的还有公司总会计师兼财务总监丁逸清。2014年6月之后,公司先后引进了包括首席人力资源官在内的11名总监级以上的中高层管理人员。

  同样是2014年6月,谢文坚及公司高管团队在5年战略发布会上首度集中亮相,谢文坚也表示,在其战略中,希望上海家化2018年销售收入突破120亿。

  当时谢文坚还对媒体表示,“相信自己过去20年的企业管理经验,可以带领家化走向更高的增长。”

  然而事与愿违,谢文坚担任公司董事长的三年间,上海家化业绩呈现波动下滑的状态。历年财报显示,公司2015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仅为8亿元,是11年来出现的首次下滑,2016年前三季度,公司营收43亿元,同比下降7%,净利润4亿元,同比下降45%,公司方面预计,2016年实现的归母净利润同比减少80%~90%。也就是说,今年全年的净利润大约在2.1亿元~4.4亿元之间,四季度将收获甚微,甚至有所亏损。此外,公司的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出现了断崖式下跌,前三季度仅为0.86亿元,较去年年底已跌去超八成。

  在任三年到底做了什么?

  虽然不得不承认谢文坚在任时期,面临着日化品行业本身增速放缓、百货渠道受到网络电商的大冲击等现实状况。但几乎腰斩的下滑依然让外界好奇,谢文坚在任这三年到底做了些什么?

  谢文坚上任之后表示,将集中资源发展“5+1”品牌矩阵,包括六神、佰草集、高夫、美加净、新品牌启初和产异化品牌家安。特别是化妆品佰草集,近两年来被公司大力推广。但今年上半年化妆品营业收入依然下降了13%,佰草集今年上半年占总营收比例由去年年底的36%下降到不足30%。而佰草集在营销推广上则不遗余力,发动“佰草节”,联手知名艺人柳岩进行网络直播,还与电影“功夫熊猫3”合作产品大白泥。

  据中怡康市场研究公司数据显示,上半年佰草集的市场份额为2.8%,较去年年底并未有所变化,也就是说即使如此大规模的宣传,佰草集依然没能俘获更多消费者的芳心。上海家化方面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只有在调整期加大市场投入才能巩固市场地位。不过佰草集确实是目前百货渠道中唯一进入前10的国产品牌。

  在谢文坚明确品牌矩阵之后,其他的公司品牌如 “玉泽”、 “双妹”品牌都暂停了市场投入,收入来源逐渐减少。

  此外,自2014年以来,谢文坚还大力发展电商渠道,上海家化方面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电商不仅是销售渠道,更是与消费者进行品牌沟通和互动的高效快捷平台。

  今年上半年,上海家化电商业务实现营业收入3.4亿元,同比增长46%,但由于这个部分占总营业收入的比例仅有1/10左右,所以对提升公司总体业务收入贡献不大。电商渠道占比小,而线下的百货渠道又持续下降,营业收入自然有所下降。

  值得关注的是,谢文坚2015年、2016年连续两年都砸亿级投资参与到阿里的“双11”晚会上。今年“双11”上海家化更是拿下了独家冠名权,谢文坚亲自为公司站台,这也说明谢文坚拥抱电商渠道的信心和决心。

  品牌年轻化业务是谢文坚的产品规划方向之一,在今年7月份的新品发布会上,“美加净”换了更小清新的包装,希望能吸引年轻群体的注意,此外,在代言人选择、产品购买渠道上,公司的品牌都在向年轻一代靠拢。

  但上述种种手段并未给家化成绩单锦上添花,反而加大了营销费用,削薄了利润。公司今年上半年销售费用已达12亿元,同比增长14%。上海家化方面曾对媒体表示,根据近几年的经营策略,仍会继续加大营销投入。

  接任者为“铁娘子”

  现在的上海家化已历经百年发展,其规模逐渐壮大,又在强大资本的搅局下,愈发如一位百岁老人,步履蹒跚。

  实际上,由于资本入侵,原管理层离席,企业迅速衰败的例子并不少见,关键点主要源于“道不同不相为谋”,其次是新旧企业文化的冲突,最后,出钱的人总是硬气,上海家化只是其中的一个缩影。毫无疑问,谢文坚时代已经过去,现在的上海家化留给下一任领导者的就是一个棘手的残局,接任的董事长、总经理将背上重振国产日化品牌的重担。

  近日,上海家化方面宣布,来自于平安信托的刘东将担任代理董事长一职,张东方则担任CEO兼总经理,在男性天下的日化圈内,张东方这位“铁娘子”备受市场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张东方生于1962年,在快消品行业有着二十多年的经验,2010年~2015年于维达国际担任CEO一职,在她领导下,维达销售收入增长数倍,市值也大幅增长,2014年,维达发展达到顶峰,净利润6个亿,由此看来,张东方时代的上海家化依然值得期待。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