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资本之恶拖垮的雅虎 死亡是其对社会最后一次贡献(2)

2016年07月29日 17:26 36氪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在短短的20多年间,互联网以突飞猛进的速度发展,以至于20多年前最大胆的预言家都没有想象出今天互联网的繁荣。在这样也个飞速发展的年代,会不断成就新的伟大的公司,也会宣布那些曾经伟大的公司被淘汰了。像Google或者腾讯那样,几乎错过了互联网2.0时代之后,还能在3.0时代再次赶上来的,可以说是奇迹,这里面运气的成份要远远大于所谓管理者的水平。而雅虎则没有Google和腾讯的运气,它是被时代淘汰了,因此它得到今天这个结局在很大程度上是历史的必然。

  资本之恶

  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些雅虎的失策之处,以便在今后吸取什么教训的话,那么它一开始在基因上就出现了问题,而这个恶果在后来渐渐显现出来了。

  每一个公司都有自己的基因,这个基因很难改变,而公司的命运又和它的基因有很大的关系。比如服务于大型企业的IBM公司,很难做好个人电脑这种面对消费者的产品,传统的软件公司微软,很难做好互联网的服务。因此IBM错过了引领个人电脑时代的机会,微软错过了互联网时代的机会,这毫不奇怪。而一个公司的基因,在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创始人。Google和百度的创始人都是工程师出身,因此这两家公司发展成了以技术为主导的公司;腾讯和Facebook的创始人从本质上讲是产品经理,因此这两家公司注重产品体验;亚马逊阿里巴巴的创始人是商人,因此这两家公司是以商业驱动。我们很难说,注重工程,注重产品和注重商业哪一个特点更好,但是有特点总比没有特点好,因为在公司困难的时候,它能够想方设法把自己的特长发挥到极限,把全部的力量聚焦在一个点上突破困境。

  如果一家公司创始人比较弱,或者说缺乏一个坚定的理念,那么他们对公司基因的影响力就比较小,而且公司会显得没有特点,很不幸的是,雅虎的创始人本身没有明显的特点,导致了雅虎就是这样一个没有特点的公司。应该讲作为斯坦福的博士生,雅虎的杨致远和菲洛还是重视技术的,菲洛自己甚至一直作为他们系统管理员的第一替补,但是相比Google,雅虎算不上一个好的技术公司,因为它并不相信技术做到极致可以完全取代人,而Google相信这一点。雅虎对产品的体验非常在意,它比Google更加迎合用户,但是它并不像苹果那样知道如何引领用户。在商业上,杨致远天才地发现了广告这种适用于互联网的商业模式,但是他和菲洛都不是好商人。

  杨致远和菲洛很清楚自己的不足之处,因此他们采用了教科书里(和现在媒体上)一直赞誉的做法——引进职业经理人。早在雅虎上市之前(1995年),它就引入了第一位CEO(Tim Koogle),而杨致远则成为了雅虎的首领(Chief,有的地方称他为酋长),菲洛则专注工程细节,因此雅虎的基因在开始就没有很好地形成。

  在引入职业经理人做CEO的同时,雅虎在很大程度上就已经被资本控制了。最初控制雅虎的是像孙正义这样的风险投资人,好在这些人不太干涉雅虎的业务,但是上市之后,追求快速利润的华尔街资本逐渐控制了雅虎,那么雅虎就逐渐变成了将目光放在下一年财报上的公司。在互联网泡沫破碎之前,虚假的繁荣掩盖了雅虎的问题,但是到了2001年美国经济下行,互联网泡沫破碎之后,雅虎的问题就开始显现。这期间来自华尔街的CFO德克尔(Susan Decker)通过她所擅长的成本控制方法帮助雅虎扭亏为盈,但是德克尔缺乏技术经验的问题使得雅虎无法准确把控未来技术的发展。德克尔甚至不看好Google的未来,以低于Google上市价的低价私下里卖掉了所持有的大量Google股份(这部分股份入股如果持有至今,价值超过它向Verizon出售业务和房地产的总价)。而同时,来自传统媒体的新CEO塞谬尔虽然有心致力于打造一个技术公司,但因为不懂技术又缺乏这个能力,因此,在Google 上市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靠逐渐出售Google的股票维持表面上还说的过去对财务报表,直到能出售的Google股票告罄。在这期间,杨致远和菲洛所拥有的股票数量已经占到了雅虎的10%以下,因此他们在雅虎的作用仅限于了精神领袖。值得一提的是,幸好当时杨致远做了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以雅虎中国的资产加上十亿美元的现金从软银集团孙正义的手中收购了阿里巴巴40%多的股份。

  华尔街虽然能够靠资本控制着雅虎,但却不能给雅虎指引方向。互联网行业不同于传统工业,发展比较缓慢,可以任命一个职业经理人守着现有的生意。在急剧变化的互联网产业,只有在这个行业里一直打拼的老兵,才有可能把握它发展的脉络,而雅虎的管理者塞谬尔和德克尔都不具备这个能力。当一个企业的盈利不再能快速增长时,华尔街(和其它资本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换CEO,这中间时不时地出现像伊坎(Ichin)这样投资人动不动就跳出来要罢免董事会的事件。于是从2007年-2012年6年间,雅虎前后经历了6任CEO,也正是因为看到了华尔街给雅虎造成的混乱,我在那个时期才敢大胆预言雅虎作为独立公司的日子不长了。

  接下来在2012年,新锐的梅耶尔接管了雅虎,作为工作狂的梅耶尔以身作则,一度给这家死气沉沉的公司带来了新气象。而华尔街也一度给予她扭转乾坤的时间,但是在一个缺乏灵魂,被资本左右的公司里,任何人都很难扭转乾坤。从投资人到角度看,在雅虎的业务还能卖点钱的时候将它变现,最符合他们的利益,这样无可指摘。

  可以讲,雅虎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不缺钱,直到今天它的账上还有的是现金,更不要说大量可以变现的其他公司的股票了。但很多时候光有钱是办不成事情的,毕竟事情是需要人来做的。因此如果一定要评断一下在成就事业时,钱和人谁更重要,至少雅虎的教训告诉我们,人最重要,而钱不仅是次要的,而且有时会帮倒忙。

  连接的时代、智能的时代

  虽然历史不能假设,但总有人会想,如果让雅虎重新走一遍,它是否能够不再错失一次又一次互联网的发展机会?事实上这是非常困难的。应该讲,雅虎在战术层面并没有太多的失误,它的很多抉择在当时看来都是正确的,虽然在今天我们把它们称为失误。在那个什么都需要做,什么都可以做,而又不缺乏资金的互联网1.0阶段,选择这种到处圈地、到处撒种、四处开花的策略显然是合理的,而如果像Google那样只专注于一项技术反而显得不合理。Google之所以选择把搜索做精做好,除了佩琦和布林能够对钱财看得比较轻,能耐得住性子做一件事以外,客观条件也促成他们只能这么做。Google在第一次正式融资(A轮)之后,互联网泡沫就破碎了,它再也融不到钱了,好不容易融到的2000万美元得省着花,因此只能做好一件事。

  到了互联网2.0时代,雅虎作为当时全世界最大的网络媒体,有着最多的展现广告收入公司,如果让它搞制播分离,走互联网2.0的道路,无异于壮士断腕,谁在CEO的任上都不会去做这个决定。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梅耶尔是想引导雅虎转型,但陆奇等工程精英悉数离去,这时已经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当我们回顾一段历史时经常发现,若将自己放到当时的历史环境中,就能理解当时的人所做的那些事后看似错误的决定,其实完全是不得已,换了我们也会这样做的,这似乎就是历史的必然性。

  技术总是要不断往前进的,任何人和公司都不可能靠守着一种技术而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站在浪潮之巅,远比固守现有的地盘更重要。以雅虎所代表的互联网1.0时代早已过去,移动互联网时代也已渐近顶点,大家不禁会问接下来的浪潮是会什么?我们人类正在进入一个全面连接的时代和超级智能的时代。

  从雅虎时代那种机器和机器的联网(互联网1.0),到今天人和人的联网(移动互联网),再到今后万物之间的联网(IoT),我们越来越发现连接比拥有更重要。我们今天常说的O2O,共享经济,就是以此为前提的。Google和Facebook,不拥有多少内容,却能成为最大的互联网公司,淘宝不拥有商品和物流,却能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商场,滴滴和Uber不拥有一辆汽车,却是世界上最大的出租公司,它们所具有的共同特点就是连接,既包括人与人的连接,也包括人与物,以及在未来物与物的连接。

  连接会产生大数据,数据的处理需要智能,而这个智能远非人类每一个人的智能就够用的,它需要超级的、机器的智能,这将是我们人类智能的延伸。在未来,我们的社会将是一个全面智能化的社会,我们将获得无限的机会,同时也将迎接空前的挑战。

  死亡是一个公司对社会最后一次贡献

  从雅虎的兴衰我们可以看到互联网技术跌宕起伏的发展历程,也能够体会在信息时代其实很难追求办一个基业长青的百年老店,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尽量把握每一次技术大潮。对于任何公司来讲,它都属于一个时代,当一个时代过去了,它的历史使命就已经完成了,因此它的终结并非是一件坏事,只有这样才可以释放出资源投入到更重要的产业中去。从这个意义上讲,死亡是一个公司对社会最后一次贡献。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

新闻早报

微软手机部门裁员1850人

微软手机部门裁员1850人

未来12个月,微软计划在全球范围内裁员2850人,其中手机部门将裁员1850人。 [详细]

ChinaJoy2016

CJ观察:娱乐公司和网红来袭

CJ观察:娱乐公司和网红来袭

游戏公司和Showgirl或不再是CJ最大主角了,泛娱乐公司和网红们已经来势汹汹。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