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李开复黎万强买画投资的Artand 如何让更多艺术家富起来

2016年05月17日 04:52 新浪科技 微博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Artand为Uber建的艺术等车位Artand与Uber合作的艺术站牌(雕塑/李绿野)

  新浪科技 李根

  要么暴得大名,从此衣食无忧专心创作;要么籍籍无名,隐忍着清贫等到某日被人发现,一洗前贫。这是艺术圈始终的状态,包括现在。

  类似的状态也在相似的领域出现过,比如文学,音乐。但现在,文学和音乐都已经有完善的发现机制和上升通道,凡有真才能者,虽不能保证大富大贵,但至少能保证基本的生活。

  然而艺术圈不是,如果不是被某个画廊老板发现挖掘并推崇,你需要甘忍清贫继续创作,直至不可预期的某一天“一朝成名天下知”,或者始终不为大众知——命运甚至没有中间选项。

  互联网汹涌30年,横扫千行万业,然而对于艺术、艺术家和艺术家们的生活,改变有限。

孙莹的作品孙莹的作品

  孙莹、刘强和Artand

  孙莹是一位当代艺术创作者,在豆瓣小有名气,如果不是好几万的粉丝,可能还得不到798画廊老板们的垂青。

  在当代艺术领域,如果你希望暴得大名,传统的方式是在798开画展,邀请到媒体、收藏家以及其他潜在购买客户。

  但不是每个艺术家都能享受到这种待遇,资源在画廊手里,画廊需要平衡房租、前期成本和所有开销,作为艺术家们的“经纪人”公司,他们同样面临现实的考量:新人的风险实在太高了。

  刘强是孙莹的丈夫,在抱着妻子的现代油画作品游走在798时,这位参与了新浪微博从无到有的产品经理,感到郁闷。

前新浪微博产品经理刘强希望有一条互联网渠道给妻子孙莹一样的艺术家前新浪微博产品经理刘强希望有一条互联网渠道给妻子孙莹一样的艺术家

  “798里可以分为两类人,一类是师出名门的那类艺术家,通过师门相互照应有强关系,画廊方面的风险更小。另一类是有才华但尚未攒下名气的艺术家,现实的专业渠道里,占大部分的他们却只有微不足道的机会。”刘强在多次游走798后得出总结。

  这位互联网时代里的产品经理决定做点什么,他告诉新浪科技:“打个比方来说,音乐领域可以按照帕瓦罗蒂、周杰伦和凤凰传奇分为三个层次,帕瓦罗蒂在最上层,曲高和寡,但一唱千金,有土豪金主和最好的资源欣赏他;周杰伦在青年群体中间广受赞誉,还能不断找到最优秀的词作家,开各种酷炫的演唱会;另外还有一种歌手,比如凤凰传奇,也有大众市场,可能比不了周杰伦和帕瓦罗蒂,但他们也应该获得机会,因为确实有需求,哪怕这种需求来自广场上的大妈。”

  刘强认为,更多艺术家,特别是当代艺术领域的艺术家,也应该在成为“帕瓦罗蒂”或“周杰伦”层次前,享受“凤凰传奇”的机会——至少有人欣赏你和你的作品,即使出价不高。

  沿着这种思路,刘强找到新浪微博负责技术的同事海东,开始搭建起Artand的原型,然后找艺术家、找创业伙伴、找投资人,以及找用户。2015年4月,刘强指着Artand的网页和IOS版本说:这会是中国最大的当代艺术社区。

创新工场是Artand投资方,李开复也成了社区用户创新工场是Artand投资方,李开复也成了社区用户

  艺术家、投资人和用户

  找艺术家并不容易,不是每一个艺术家都愿意放下身段。虽然在此之前就已经经常性游走于当代艺术圈,但刘强发现,说服艺术家们上传自己的作品并自标作品售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平均标价是从1.6万元开始的。“长久以来,艺术圈里形成的观念是价格即价值,所以很多艺术家哪怕希望更多人知道自己,也不想把价格标太低——这关乎自尊心。但我觉得比起价格,被更多人欣赏和鼓励也是至关重要的,这是一个特别需要知己的领域。所以Artand不会干涉艺术家们标价,但会建议他们:获得知音比一幅画售价更重要。”

  刘强透露,此后的艺术品自标价格从1.6万元,降至平均6千元,现在则是1200元。这位Artand创始人不认为是品质降低了,而是越来越多艺术家看到“原画”之外的价值和互联网的传播力量了。

  “联系这些艺术家的人多了,而且Artand也会帮着做一些原画拍卖之外的事情。比如IP的衍生上。”刘强还举例称,就目前的国民情况,购买一张上万或几千的原画放家里,还不是一个大众主流的事情,但每一个人都有爱美爱艺术之心,他们愿意花钱购买高品质的打印画和周边产品回家——总比在宜家买的要好。目前,Artand上的艺术家超过3万人,Artand让他们每一个人都有了一个“天猫店铺”,面向26万垂直领域用户。

  这26万用户是2016年春节以后才固定下来的,此前Artand只有稳定的6万注册用户,原因是安卓版一直没有上线。但也有另一方面的原因:刘强希望掌握好节奏,控制好核心用户体验,根本上来说Artand还是一个艺术家社区。

  “有一周时间,被iOS官方商店推荐了,注册用户暴增,但后来真正沉淀下来的其实有限,这还不是一个大众喜闻乐见的领域,换言之艺术还不是衣食住行那样的刚需。”于是刘强也不再强求于用户数字,他认为这个行业“精”比“泛”要重要。

  不过这不意味着这会始终是一个“小众”市场,至少刘强把创业的想法和模型拿出来时,得到了前微博副总经理芦义、创新工场合伙人郎春晖、合鲸资本熊三木、PPS创始人张洪禹和小米联合创始人黎万强的支持,成为了Artand的投资人。

  刘强说,春节后刚完成了新一轮730万元的Pre-A轮融资,估值7000万元。

罗永浩在坚果文青版发布会上郑重推荐了Artand罗永浩在坚果文青版发布会上郑重推荐了Artand

  审美、画廊和艺术电商

  在接受创新工场投资时,刘强被问到“当代艺术普及需要多少年?”

  刘强当时的回答是5-10年。“我知道可以说更短的时间,毕竟投资人也有LP的压力,有资金存续时间的诉求,但我觉得要说真实的情况,这不是一个风口即将到来的产业。”

  不过,情况发展比刘强预想得要顺利。在锤子科技的坚果手机文艺青年版发布会上,刘强的Artand受到了罗永浩的专门推荐,Artand迅速收到了一批精准用户。黎万强则尝试着把Artand社区里的艺术家和作品作为小米手机的“可选”屏保,此后迅速受到了大量“订阅”。

  这两件事让刘强感慨很深,他刷新了自己的判断,“都在谈消费升级,这也是一种吧。以前会认为欣赏艺术进展不会很快,毕竟我们不像欧洲,缺乏土壤基础。但通过这两件事,我看到了大众对于美的追求,大家其实都有内心里的这种渴望,具体实现形式不同而已,把一幅作品设置为屏保,难道不是对这幅作品的认可和艺术的追求吗?”

  另一个转变是画廊的态度。Artand所做的事情一度让画廊经营者很紧张,这些传统艺术渠道里最重要的中介方觉得Artand是在“取而代之”。但逐渐发现,这二者并不冲突,甚至是相互合作的,Artand为早期诸多不知名的艺术家提供了发展的基础和上升渠道,保证了这些艺术家继续创作和发展的物质基础,而等到可以开画展的时机,画廊也不必再大张旗鼓地宣传和找潜在用户,因为Artand早就为艺术家们在早期培养了粉丝。

Artand创始人刘强Artand创始人刘强

  现在,在创业2年后,刘强再次回答创新工场的“普及年限”时,给出的答案变成了“3-5年。”

  实际上,3到5年还包含了刘强保守的成分,这位会因为PPT上一个像素而通宵较真的“处女座”,对这个年限也纠结了很久。

  但越来越多的合作诉求让他看到了前景。一方面是艺术圈的合作,艺术家、画廊到各种展览;另一方面则是跨界的衍生品合作,从手机厂商,到旅行箱的生产商,都希望把Artand的艺术品囊括其中。

  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意味着Artand不会只是一个当代艺术家社区了,它会成为当代艺术品数据库、当代艺术品版权交易中心,以及垂直的艺术品电商。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
原创策划

新闻早知道

谷歌面临34亿美元天价罚单

谷歌面临34亿美元天价罚单

除了面临天价罚单,谷歌将被禁止继续操纵损人利己的搜索结果。 [详细]

2016年亚洲电子消费展

消费电子的“以人为本”

消费电子的“以人为本”

随着智能手机市场的饱和,手机已经不再是CES大会上关注的焦点。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