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读会|《人类简史》作者说数据是新宗教 你没准是它的信徒

2016年04月27日 14:20 新浪科技 微博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知读会》是新浪科技推出的读书社群,致力于分享一流的科技智慧与商业实践。我们每周会从全世界的科技著作中精选出最有价值的书籍分享,并邀请到罗永浩、王小川等科技行业大佬分享他们的读书心得和推荐书单。本文来自知读会成员。欢迎加入新浪知读会及参加我们的线下读书会,如有投稿,请发邮件至zhoufeng5@staff.sina.com.cn,或扫描文后二维码,加入微信群交流心得。

《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

  新浪科技 周峰

  “人文主义通过感受来解决问题,但科学却说人文主义其实是一个神话。”4月27日上午,《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在猎豹移动CONNECT大会上,给人文主义判了“死刑”。他阐述人文主义的核心是听从自我,所以依赖的不过是人类的感受和情绪。但科学的解释告诉我们,这一切不过是生物层面处理信息的过程。我们的感觉已经转移到了外部,转移到了算法身上。

  “感受和情绪,都是生物层面的算法而已。”

  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历史教授尤瓦尔·赫拉利是分享知识与创意的TED上的“网红”,除了200万次的演讲播放量外,他的作品《人类简史》还在畅销书榜单上长销不衰。猎豹移动CEO傅盛在这场商业会议上进行的主题演讲,几乎有一半都变成了这本书的书评。在谈及猎豹的战略思考之前,他先从智人时代开始,重新浓缩了人类的进化,最终总结到科技和连接是这个世界上前进的两大重要动力。

  赫拉利对此的探讨却更多从人类信仰展开。在解释演讲主题“数据宗教的崛起”之前,赫拉利先回顾了人文主义的起源和本质。他表示,之所以将数据称为宗教,原因是宗教和神并无关系。宗教的起源来自于权威,人们听从宗教,其实是对权威的服从。

  进入人文主义时代之后,所有的意义和权威都源自于个人的情感和自由选择,因而人类的活动转向了与聆听自我相关。好坏的判断标准不再是宗教中的神,而是人类自己的好恶。在赫拉利眼里,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政治、经济、艺术、教育、伦理。在这些领域中,无一不是以自己作为最高权威来判断和思考。

  但科学却又从另外一方面告诉我们,人文主义信仰的自我感受并不准确。阐述了文章开始时的观点过后,赫拉利用非洲草原上一只饥饿的狒狒来作解释:前面有一串香蕉,再前面有一只狮子——吃掉香蕉,有可能被狮子吃掉;不吃香蕉,又有可能会饿死。狒狒的情绪、反应其实成为了这一难题的演算过程。

  不过赫拉利的探讨还是更深一步:既然感受和情绪都是生物层面的算法,那么算法输出结果所依赖的数据,自然成为了人类为了发现自我,所聆听的新对象。自然而然,数据就如同宗教时代、人文主义中我们所聆听的经典、自我感受一样,成为了一种新的信仰。

  在赫拉利眼里,我们日常使用谷歌亚马逊时,不知不觉中已经接受了它们为我们推荐的搜索结果和图书推荐。而这些推荐的根据,是通过数据解读出的自我。数据中诞生的宗教并不遥远,实际上已经发生。

  最后,赫拉利邀请现场观众一起做了一个简单的测试:去动物园看大熊猫,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如果是掏出手机拍照片然后上传社交网络的话,那你已经是数据宗教的信徒了。

  以下是赫拉利演讲全文,新浪科技整理:

  非常感谢各位,今天我想跟大家讲一些比较奇怪的事情,这就是宗教,为什么要讨论宗教呢?虽然今天我们大家讨论的是科技,但科技已经成为了改变现在世界的宗教。

  观察现在的世界,最有意思的角度就是宗教的角度。不过观察对象并不是中东,而是硅谷。就像今天的会议,从某种角度来说是一个会议,但这场会议也在创造一个宗教,叫数据宗教。我们现在整个宇宙都是数据,所有根据数据发生的事情都是数据处理的过程,这就像生物都是算法一样。这是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的最基本事情,也是我们思考的最基本的事情。

  我们看一下人类,也看一下蘑菇,你可以看一下这些蜜蜂,其实看到的就是不同的算法,为了可以理解这个概念,我们首先要看一下宗教。

  宗教其实不是天堂上来的东西,而是地球上的东西。宗教不是说上帝,而是说权威。宗教就是我们要在世界上建立一个绝对的权威。如果你不喜欢宗教这个词,你也可以用另外一个词来称呼它,叫意识形态,它们本质上都是一样。

  过去有几千年的时间,全世界的意识形态都认为,我们的绝对权威是超脱于人的。比如天堂在上帝那里。当今社会有很多宗教改革,把权威从天堂从上帝转移到人类身上,所以人文主义变成了新的权威。

  人文主义是一种新型的宗教:我们认为每一个人都有神奇的地方,它帮我们建立起某一种权威——我们的自由意志,我们的选择——他们都是全世界各种权威的来源。如果我们有任何的问题,无论个人也好,集体也好,我们都不是去找上帝帮忙,而是让我们自己的情感,自己的决定,还有自己的意志来帮助我们,让我们倾听自己的声音,跟着感觉走。

  这就是人文主义告诉我们,指导我们做的。在我和大家解释新的宗教,也就是把权威转移到数据身上的数据宗教之前,我们来讲一讲目前的人文主义信仰,大家就知道我在说什么了。

  人文主义指的是什么?从政治角度来讲,人文政治就是在选举当中体现的,之前大家想知道谁最适合统治这个国家的时候,可能就会向上帝、向牧师、圣经来寻找答案。现在我们不会这么做了,我们会问自己。这就是人文主义的思想基础,也就是选民才知道谁是最好的。

  对于人文主义来说人才是最大的权威,我们可以提出各种政治方面的主张,经济上面也是一样的。在政治上面,选民知道的是最好的,选民才是最大的权威。在经济上,人文经济认为消费者永远是最正确的。经济最高权威就是消费者,没有人告诉消费者是不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比如我们可以把全世界所有的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得主,甚至工程师等等召集起来,让大家在一起磨合5年,也许就可以做出最好的汽车。我们可以把这辆车生产出来,发送到全世界各个地方。但是没有人会买,因为消费者不愿意买。

  相反,你必须要告诉消费者他们自己有着什么样的想法。你不能跟他们讲这个是伟大的艺术家设计出来,这个是伟大诺贝尔经济学奖设计出来的,消费者认为这不是一辆好车,那它就不是一辆好车。这就是我们讲的人文经济。

  美学也是一样的,最初大家认为美的来源,艺术的来源来自于天堂,来自于常人之外。但现在人文主义的艺术都认为艺术和美学是来自于人的眼睛。

  我们都知道杜尚把一个小便池搬进了艺术馆,大家都在想这到底是不是艺术。如果你是个人文主义者的话,你就会认为只要人说艺术就是艺术,只要人觉得美就美。但在之前,美是由宗教决定的,它觉得这是美就是美。权威不是人,人的感觉都没用。

  再比如说中世纪欧洲的时候,如果上帝、教皇和圣经说同性恋是罪恶,大家都觉得同性恋是罪恶,人的感觉对在那个时代是没用的。在当今,当伦理学得到发展之后,同性恋在美国和欧洲都已经不是罪恶了。

  同性恋婚姻变合法了,为什么?因为人们感觉良好。如果两个相爱的男人感觉良好,他们也不会给任何其他的人造成坏的感觉或者坏的影响,那他们感觉就是好的。不像过去你可能感觉良好,但是上帝、教皇、其他人感觉不好就是错的。

  同样,人文主义也体现在教育当中,过去几千年所认为的唯一的权威不是别人,是自己。人文教育的最高目标。就是要独立思考。如果你去找人文主义的教授或者老师,问他们这个问题,你到底想教学生什么呢?这些老师会说我希望教学生独立思考,为自己而思考。这也是人文主义最高目标。如果你不能够为自己思考的话,你就和世界的最重要的权威剥离开了。

  再讲讲非人文主义。科学现在在说,人文主义其实是一个神话,是一个虚拟的,根据科学的趋势,人文主义是没有一种神奇的亮光的,人文主义是不存在的。因为所有生物的发展流程,都要遵循两大原则:有些流程是有决定性的,是一定这么发展的;而且其他的流程是偶然性的。

  我说的偶然性并不指自由,决定主义也不是自由。什么是自由意志?根据现代的化学家和物理学家的想法,自由意志在宇宙中不存在。说自由意志是人的大脑创造出来的,就像说人创造天堂地狱一样。

  那么人的感觉又是什么?人文主义通过感觉来解决问题,但根据目前的生物理论,人的感觉其实就是生物的化学算法。这些算法通过过去几百万年的自然选择得出来,帮助我们做决定做计算,在个人的生活中做决策。

  现代科学还说如果你可以收集到某人足够多的数据——不只是茄子的数据、细菌的数据——如果你有足够多的计算能力,有好的算法,就可以完美了解他/她到底在想什么,这个人身体中到底发生什么。可能不是100%准确,但是这就是一个外部的数据处理流程。

  如果有足够多的计算能力、数据,算法就可以了解我和我的想法,还有我的感觉。而且了解程度超过我自己。如果你可以在外部建立出这么一个数据算法,那么这个算法了解我的程度比我了解我的程度还要高,这个时候权威就从人身上转移到外部算法机器上了。

  这听起来可能非常抽象,我来举个例子:首先,生物的原则,也是说过去的150年最大的生物的发现,就是我们的感觉也是生物的算法,外部的这些东西都是。

  什么意思呢?让我找一个生存的例子来解释。在非洲大草原有一个狒狒想吃香蕉,但是不远处有一个狮子。狮子当然危险,但为了生存下来,这个狒狒要计算出这些可能性:如果不吃香蕉,我饿死的可能性有多少?如果我吃香蕉被狮子吃掉的可能性有多少?

  狒狒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如果想要通过正确的解决这个问题的话,狒狒得收集很多数据,也就是外部世界的数据,比如说香蕉在哪儿,有多少个香蕉;狮子的数据:狮子有多大,醒着的还是睡着的,能跑多快。狒狒还需要自己的身体数据:我到底有多饿,能跑多快?

  收集到这些数据之后,狒狒得计算一下,做出正确的决定。怎么算呢?是不是拿出一个计算机、笔、纸算呢?当然不是。狒狒的身体就是一个计算机。我们感觉到的情绪其实就是帮助我们计算可能性的生物算法。

  狒狒并不会看到数据,但能感觉到数据从身体流过。不到一秒时间,它的计算结果就会出现,这个计算结果也不是一种数据,而是一种能感知的情绪。如果狒狒决定拿走香蕉,它并不会看到“可能性=1.5”这样的数据,而会觉得自己的毛发站了起来,觉得张开身体冲向香蕉。如果狒狒决定不吃香蕉,那数据也会以情绪,比如说恐惧的方式体现出来。

  所以生物学家说,情绪只是生物化学的算法而已。这种生物算法并不是由计算机科学家,花一两年时间进行计算机编程写下来的。它是在几百万年非常艰难的自然选择中算出来的。每一个生物算法都经过了最严格的检验。这是自然选择的检验,跨时超过几百万年。

  我们现在是在两大科学时代的交替当中,科学的海啸即将出现。海啸的一边是生物科学的巨浪,生物学家开始真正地了解身体是怎么样运转的,生物化学的算法是怎么样运行的。与此同时,海啸的另外一边是计算机科学,现在计算机科学给了我们足够多的计算力,能通关算法破解我们的身体,进而超越我们的身体。

  现在两股趋势正在交汇。比如苹果、谷歌,他们现在雇越来越多生物化学背景的人,他们觉得自己不是科技公司,而是生物科技公司。这些流程的关键就是算法。

  这会产生什么的结果呢?我们会看到很多大数据系统,对你的了解程度要超越你自己对自己的了解程度。从此之后,权威从人类的自我感觉中转移到大数据系统当中。其实这件事情在医学界已经发生了,我可以很放心地打保票说,以后你对生活、对健康、对身体作出的最重要决策,都不会基于你的感觉,而是会基于计算机的大数据算法。

  举个例子,两三年前,安吉丽娜·朱莉做了DNA测试之后,发现她有一个很罕见的基因突变。数据显示她有87%的概率患上乳腺癌,50%概率患上卵巢癌。她很快就去检查了自己,发现没有乳腺癌,而且感觉非常好。

  但计算机算法却告诉她:你身体有一个定时炸弹,你得采取行动。朱莉很明智地倾听了计算机算法的声音,她进行了双乳切除术。这成了重大新闻,全球都有报纸报道。但倾听数据很有可能会成为你对身体作出医疗决定的方式。

  我们已经能在更多其他领域听到更多类似的故事了。几千年前,有一些不同的宗教,相信不同的主,但你有问题的时候,它们都会告诉你去问上帝吧,圣经吧。在人文主义时代当中,你有问题的时候,就要倾听自己的感觉,自己的内心。而现在有了数据的宗教主义,你的感觉都成了过时的数据,因为它们是7万年前在大草原上产生的算法。别听你的算法,听微软、谷歌、苹果的,他们了解你的程度远远超过你自己了解你的程度。

  我们其实已经看到它在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影响了。比如我要买一本书,我可能跑到一个书店里面去,跟着自己的感觉选书,我觉得和这个书和那个书有心灵相同之处,这是人本主义买书的方式。但你去亚马逊,首先会调出来一个通栏推荐,这个推荐根据的是算法和大数据,告诉你应该买哪本书。这只是第一步,亚马逊的推荐书单,只是是基于一丁点的数据,基于并不算好的算法,但是这个技术还是在不断地发展。

  今天,如果你在kindle上读电子书的同时,把Kindle和面部识别技术联系在一起,或者把它和计量生物数据的传感器连在一起,和可穿戴设备联系在一起。那么你的感觉如何,你所读到每个字对你血压的影响、血糖的影响,Kindle都会知道,而且每一分每一秒都知道。基于这个数字亚马逊不光光对你提供新书的推荐,还可以推荐更多的东西,比如你应该娶谁嫁给谁,我想这是人类生活中最重要的决定。

  过去人们结婚之前,会询问父母或者牧师,问我要娶谁,嫁给谁。但是数据宗教说不行,我们必须从数据的角度来走,你要想知道跟谁结婚,有候选人A、候选人B。谷歌和亚马逊都可以告诉你。

  比如我问谷歌的时候,谷歌会说:“我认识你,我从你一出生就开始跟踪你,你所有的邮件、读过的书,心率、血压,你的DNA等等生物特征我都知道。不只是你,我还跟踪很多人。根据这样的深度了解,从这样大的统计层面来看,我可以告诉你,你和A结婚的机会可能有87%。你应该跟A结婚,不要跟B结婚。

  “但是我特别了解你不大听别人的意见,比如你为什么讲A和B呢?因为我知道B颜值比较高,其实我也没有说完全忽略掉这一点,我把颜值也算到算法里面了。何况你在选择结婚问题上,把颜值比重给得太高。但可能很多年前的情况是完全不一样的,你给我的颜值的比重跟现在颜值比重是不一样的。所以建议还是跟A结婚。”

  最终这只是经验上的问题,可能下一次谷歌说得对。人类就听它的意见,越来越的多人听它的意见,这样权威就变成了一种算法。

  最后和大家做一个简单的测试,看看大家是不是数据宗教的信徒。你去动物园看到熊猫,或者来到大会会场看到我之后,如果你是一个人文主义者,你可能说感受比较重要,我终于看到熊猫,我的情绪怎么样;如果你是一个数据主义者,那你会把手机拿出来拍照,上传到朋友圈上面和Facebook上面,因为你期待外部的环节外部的数据处理的过程,可以给你的经历带来一些意义。

  所以纵观整个人类历史,现在的时代其实非常特殊。过去几百年,整个社会由人文主义所主导,但现在我们感觉已经转移到了外部,转移到了算法上面。

  谢谢大家!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
原创策划

新闻早报

SpaceX计划后年登火星

SpaceX计划后年登火星

SpaceX公司搭载龙飞船飞往火星的计划可能最早提前到2018年。 [详细]

热门话题

iPhone销量不好或因这些

iPhone销量不好或因这些

iPhone的数据不好看,或因:国产厂商拉低苹果销量;“s”版手机变化不够大… [详细]